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道圣途 > 正文
第一章 嗜睡症
作者:七个矮小人  |  字数:6275  |  更新时间:2020-02-13 14:49:18 全文阅读

庚子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其实从公元2000年——辰龙年起,地球就进入了活跃期,各种各样的事物开始活跃了起来。

“人类基因工程”第一次有了全世界范围内所有大国参与,五常国家的领袖在几乎轮换一年之内轮换。

然后随着工业发展,人类开拓领地无限的扩大,地球上的生物种类减少数量开始极具活跃,局部战争也活跃了起来,伴随着战争的还有,邪教,恐怖组织,等等事物,虽然他们都遭到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抵制,但却像野草般“烧不尽,吹又生。”

往往几个大国通力合作按下去了几个恐怖组织,但过不了多久另一个恐怖组织便会在另一处地方,莫名其妙的出现,随后发展壮大,然后又被打击……

战争带来恐怖组织的同时,还有贫穷与落后,不过在远离战乱的地方,事物的发展却相反。

各个大国用强大的军事武力将混乱拒之门外,国内虽然小有灾难,总体来说秩序井然,经济和科技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生活在其中的人民,安详的享受着科技带来的变化与财富。

不过地球却不像是不愿让人类过得安然一般,各种各样的流行病毒,超级病毒,地震,火灾,风灾,水灾开始活跃了起来。

七级地震,八级地震,甚至于九级地震接撞而至,就在人类刚刚抗震成功之时,却发现飓风带着洪水降临到城市。

好不容易撑过风灾,病毒又开始蔓延,当所有科学家开始为从未见过的超级病毒抓耳挠腮,所有普通人被流行病毒搞得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之时,却发现火灾又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里蔓延。

与此同时,多灾多难式各国之间的交流降到了极点,交通阻断带来的便是经济发展的滞步,没有金钱的支撑,科技无可避免的陷入了停滞。

其实距第二次大战落幕已经有了几十年。

在2020年之际,就算没有灾难的影响,也科技同样无可避免的会陷入僵局,毕竟工业革命虽是必然会产生的,但这种必然性却是由偶然性带来的。

国家自然不会将希望寄托于偶然性,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抱团形成地域式组织,地缘政治版图之然而然的发生了。

同盟国各个成员之间主动取消相互之间壁垒,互通经济、科技,又对非组织成员提高壁垒,借助自身优势,或发动真枪实弹的战争,或用影响力,经济、科技封锁等手段,与其他方进行没有硝烟的争斗。

就人类被灾难困扰之时,眼睁睁的看着世界进入的多事之秋,不断滑向全面战争的深渊之时,有一些部分人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收获——当然得到收获的人绝不是发灾难财的无良商人,黑商的收获只有法律的惩罚与牢狱之灾而已。

地球像是用腻了天灾惩罚,看腻了人类在灾难中惊慌失措,同时却在慌忙中,越来越沉着,应对灾难越来越迅速有序。

它换了一种方式……

世界各地的神官,道士,和尚,巫师,忍者在同一天,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回到了父母的怀中,又像是被大人物醍醐灌顶,突然惊觉的发现,天地中多出了一种东西。

西方称之为‘神力’,神灵见众生多灾多难,将将自己的力量降临于世间,让神官们代之履行职责,庇护众生;东方称之为‘气’,气的出现便代表了仙界回归,所有人都有了超脱尘世,羽化无极,登临仙界,享受再无灾病,长生久视的希望。

世界上所有的难题,在一夜之间便得到了解决,超级病毒?不存在的,理论上只要人人体魄健壮,那么病毒自然无用武之地。

不论是‘神力’还是‘气’,这种本质上是一样的东西,但这偶然出现的东西,却正好弥补了科技的停滞。

自称‘神’、‘道’、‘佛’等等之类的人,用神迹、仙术,佛法,治愈了令科学家束手无策的疾病,安抚了令科学家束手无策的天灾。

在事实面前,所有人都发现世界上真的出现了前卫有为的东西,一时间人类疯狂的称赞自己是天之宠儿,是地球的主人。

科技树的旁边,早已干枯,即将死亡地的修炼之树又长出了绿叶,发了新芽。

2020年,庚子年,史称灵气涌起之年。

在‘气’被印证有效之后。相对于修炼这种时时刻刻都能看得着摸得见,只要修炼了就是属于自己的,科学这种蹉跎岁月,往往熬白了头发,面对灾难亦会束手无策的道路,立即陷入了停滞。

不用比较,所有人都只觉得从科技树转移到了‘修仙之树’下,全球掀起了一股狂热的修炼潮,人类的进化道路从此有了变差。

不过修炼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如科技壁垒一样,修炼也有壁垒,一开始各个宗教,门派,还未有警惕,认为天地突变,‘道’或者‘神’站在了自己一方,于是广开门路,大收门徒。

可渐渐的却发现……现代人对宗门的归属感却没有古时候强,说是加入宗门,更像是加入公司,对自己有利之时便留下,对自己无利之时便离开。

让新入门的弟子做事也都相互之间推诿,没落了几千年的修炼宗门实在没有办法管束现代人精明,自利的思想。

虽然培养弟子投入不小,但他们要离开也只有只认倒霉,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根据法律,几乎没有收回成本的可能性。

加上修炼的人数越来越多,一些另外心思的人也不少,功法不可避免的流传了出去,现代社会可不比古代,信息传播之迅速,让一些避世许久的宗门根本想象不到。

经过网络的传播,短短时间便泛滥得不可收拾,一些宗门甚至连立宗秘法的前几章都被传了出去。

于是乎,在大宗门的带头下,所有修炼门派同时提高了招收弟子的门槛。

不过他们没料到得是,这样做虽然符合自身利益,但却等于切断了,大部分人的‘长生梦想’。

原本触手可及的功法突然被施与者收回,并且还告诉说以后不会也不可能再有,几十亿场成仙美梦骤然惊醒,摆脱平庸的幻想破灭,成神成佛的希望断绝,长生久视化作泡影。

向上层名流进发,跨越阶层,谋取从有过,只出现在想象中的名利、金钱、权势,等等念头亦随着宗门一声令下皆烟消云散。

一夜之间,仿佛从能看见天门,迈过去就能成仙的碧落青天,跌入滚滚红尘,被三千俗事锁身,明珠就此蒙尘,长生一世无望。

一直时间,民怨愤然!

几年下来,他们觉得那些功法本就是自己的东西,现在宗门的做法无异于强盗行径。

这一幕被各个大国看在眼中,虽然人类从科技树切换到了修炼树后,各国同盟不攻自破,都盯着自己领地上那些修炼宗门去了。

但宗门切断了修炼道路之后,却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一起,利益纠结,战争随之而来。

这次的战争不像以往那般,各个大国选一个地方角力,反正局部战争不会影响本土,能悠闲的打下去。

而是真正的全面战争,同一年同一月同一天,所有国家都燃起了硝烟。

也不知道是修炼道路没落太久了,还是科技树本事就不必修仙树差,在史书中这次全面而又局部的战争,民心所向,战果斐然,最后以掌握顶端武力的大国,大获全胜,宗门雌伏,接受法律的约束为终结。

一本前所未有的法律《修炼基本法》,在以‘人权’为口号的呼声下,应运而出,同时《基础气引》这本人人能修炼,可以将所有人引入修炼道路的法门,在世界上流传开来。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大获全胜的局面开始改变,修仙者以傲视常人的体魄,超乎常理的头脑,站在了各类行业的顶端。

经过另一种‘和平演变’之后,宗门又有了和国家角力的资本,同时还有一些财团趁着机会,使用大把大把的资源和金钱,利用人性与利益,也开始在世界的话语权上崭露头角。

当然受益的也不仅仅是这三方,天地巨变,德泽万物,邪教趁着大国的精力被宗门牵绊,暗中滋生成了所有势力头疼的对象,也成了普通人的梦魇。

野兽本就比人类更能感受到天地的变化,他们虽然没有语言,但亦能修炼,其中强大者,化身妖族,与人族对立。

人类在解决了病毒,天灾之后,便要开始面对人祸与妖乱了,后两者带来的伤害一点也不比前两者少,人类的伤口更深,流血更多。

大国还好,又武力威慑,修炼巨擘都当不下的热武器,让邪魔主动躲避。

但小国却血流成河,杀戮的血水,交织着战争的伤痕,掩盖了文明的边际。

大国歌舞升平,仙道俯首,神道不显,邪魔辟易,面对乱世佁然不动,奋力发展己身;小国悲切怆然,兢兢战战,左右逢源,却依旧经常遇劫逢灾祸,血流遍地。

乱世之中,绿意带来的生机盎然与血色带来的疮目狼藉,从太空中看去,地球上,世界各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不知道地球看到人类走向这种发展是否高兴;每日不断上演的杀戮,每天不断出现的死亡是否让其欣喜。

时间是一切的催化剂,促使旧时代在不经意间离开,新时代在悄然间来临。

俗世沉浮,人人皆关心己身前途,家家都为了自身利益。

灵气涌起二十年后……故事开始!

‘···神魂一念分清浊,引入五腹常无疵。四达方能查希夷,明缺求盈人常欲。气之冲,和之至。象之肖,得一而守。守心兮明天地,负阴阳兮合太虚。’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略显壮实的少年趴在课桌上双目紧闭,眉毛微皱,神情似乎有点痛苦,而嘴里似呢喃似梦话般念着一段经文。

“嘣嘣嘣”敲桌子的声音把李叙庚吵了起来,昏昏沉沉之间听到班主任张和安的声音“12点了,睡神快去吃饭!”

“唔,又梦到了么,还是中午12点醒的?”李叙庚回忆起刚刚梦到的场景。

自己在群山中最高的一座山峰的山顶,放眼望去周边全是古木齐天的山峰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而这山林之间却看不到任何一条河流小溪甚至飞鸟走兽,而自己面前的却不是树木而是大理石铸成的阶梯,7层阶梯立着96根大石柱撑起宫殿的穹顶,穹顶上雕刻着象征着太阳,月亮,水火,大地,山川,闪电,风暴等各色花纹。

一片昏黄的天空中挂着一金一白的两个圆形,太阳一直挂在宫殿的左边不曾落下,月亮一直位于宫殿的右边不曾升起。

然后…李叙庚悲催的发现只能前进后退或者左右移动一步距离,就有出现一堵看不见的墙挡着他或者说他被一堵看不见的墙围着不能移动。

在梦中,直到这里李叙庚都无比清醒,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清醒的思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而大概过了将近200次心跳声之后,他就像寻常做梦一样了,不知时间,不知空间,混混沌沌,醒来后只记得清醒梦时观察的环境和混沌恍惚之间听到的呢喃。

李叙庚慢慢的回想这梦的始末,16岁的时候上课无聊发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消失了或者说变成空气了。

然后只听见一个尖锐的‘嗡!’声。自己的意识或者说是灵魂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自那之后,不论是上午上课中,还是晚上正常睡觉,只要进入了那个梦境必然会一次睡到正午12点,别人怎么叫都没用。

而家人因为怎么都叫不醒自己,还把自己送进了医院,医生也判断不出得了什么病,直到正午12点的时候自己醒了父母才松了一口气。

一开始李叙庚和李家父母都担心得不得了,医院检查了无数次,寺庙道观不少跑,想着不论是生病还是别的什么总要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然而都是无用功。

从一开始的惊慌到现在的淡然已经有两年余。

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和探索,李叙庚发现这梦境只有在凌晨12点到正午12点之间才会出现,并不怎么影响生活,只是上学需要父母送,休息日上午不能出门而已,也放心下来不在惧怕。

转而是去探索梦境,却悲催的发现自己在梦境中不能动,而且总会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集中到宫殿上去,紧接着就没自己什么事了,没有意识,没有思维。只会记得一阵阵呢喃。

而每年都数十次甚至上百次会梦到同样的场景听到同样的呢喃之后。李叙庚慢慢的解读出了那段呢喃的含义。

那是一篇一段没有名字,不知意义的经文。

“快点,醒了就去吃饭!”班主任的催促声让李叙庚从回忆中清醒过来。“额,好的,好的,谢谢老师了”

张和安看到李叙庚醒了也就放心的出门了走之前还嘀咕:“真不知道是怎么了,年纪轻轻还会得嗜睡症。”

李叙庚就像往常一样,迅速拿出纸巾把课桌上的口水擦干净,然后在飞快的从教室跑向食堂。

“张老师等等,等等我。”张和安回头“又有什么事?”

“张哥,张大帅哥,带我一起去教室食堂吧,好不好啊!”李叙庚拉住张和安一脸恳请道“现在去学生食堂的话肯定会排超长的队,等排到了我,饭估计都凉了,吃完饭还会耽搁我补笔记的时间,张大大带我一起嘛。”

张和安瞪了李叙庚一眼:“补笔记,你脑子睡坏掉了吧,吃完饭要一起去市中心广场,今天是仙门考核”

“唔...对哈,仙门考核”李叙庚一脸尴尬“这样的话,张哥你就更应该带我去了,仙门考核耶,如果因为去吃午饭而迟到那不是很囧,比我这个睡神的称号囧多了。”

这时候一阵李叙庚的电话响了起来:“喂,妈,我起来了,吃饭?嗯张老师说带我一起去教师食堂吃,对对对,谢了他的。放心不会忘记仙门考核的,张老师刚刚还提醒我要注意考核呢,好好,不说了,我和老师在一起呢,挂了啊。”

李叙庚一挂电话看到张和安已经走远,连忙追上去:“张大帅哥,等等我啊,我们一起,一起!茶杯我来拿,茶叶我帮你加,茶水我来泡。”

张和安一阵无语,心想‘这孩子平时对人挺冷淡,性格也比较孤僻,怎么到了吃饭这件事上变得怎么开朗?双重人格?或者脑子一抽一抽的?’

见李叙庚跟上来,张和安毫不客气的把手中茶杯递了过去说道:“可以去教师食堂,不过自己刷自己的卡,到了食堂看到上午上课的老师自己去道歉。”

“好的,好的,好的,没问题,张哥,你见过我没道歉过么?”从高一起,李叙庚只要上课睡觉,吃过午饭都会去给上午任课的老师道歉,还会认认真真的把笔记补上,所以科任老师们对李叙庚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总会趁中午饭后,或者晚自习时间,给李叙庚多以讲一点知识。

不过因为正课一节没上的原因,李叙庚虽然努力,勤奋,而且头脑灵活,但依然还位于学渣的范畴。

就因为这样,老师们一开始对这个经常睡一上午的家伙从同情,怜悯,讨厌,慢慢变成了不再讨厌,只有同情和怜爱,甚至还有点替李叙庚不平,总想着一个这么努力的乖学生要不是得了嗜睡症的话,高考肯定能去一所好大学。

到了食堂,“李老师,对不起啊,我又睡觉了,王老师,对不起...苏老师...”李叙庚在食堂找到人就一脸诚恳的道歉,不过科任老师们也都习惯李叙庚上课睡觉了。

没怎么责怪他,教英语的苏老师反倒笑着说道:“又来食堂蹭饭了?上午几乎是自习,没怎么教课,所以你就不用补笔记了。老张这个月被你蹭了又10多次了吧,”

“额?没上课,全是自习?”李叙庚诧异的看着苏老师心想‘虽然全校都知道苏老师上课随心所欲,不拘一格,进度又快,经常在通宵麻将之后让学生上自习,那也不要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啊,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都在食堂吃饭呢。’

“苏大爷,苏大哥?在食堂呢,您也这么奔放啊,不怕年级主任和校长们听见?现在可是4月末啊,离6月7号没几天了。”

“听见?听见就听见了啊,今天本来就基本上是自习嘛,这有什么?”苏老师看着李叙庚又诧异又佩服的表情,反应过来他想的什么骂到“你睡傻啦,今天下午仙门考核,所以上午是自习,真是个睡神仙!我看啊,你去当和尚吧,不是说什么佛门可以睡觉成佛么,滚滚滚,我不是你哥,你找你的张大帅哥去。”说完便换了个位置吃饭

李叙庚被训得一脸尴尬得,灰溜溜的找张和安去了。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张和安看着李叙庚吃得挺欢,板着脸问道。“忘了,没忘啊。欠道了,笔记吃完饭再说,这有菜有肉的,挺好!还能忘什么?”李叙庚被问得一脸迷糊。

“今天你是因为什么才能来蹭我饭的?”“因为什么,因为老师心好呗,老好人张帅哥,全校都知道。学生不仅能蹭饭还能蹭车,没学懂的晚自习还可以开小灶”

“我是说,今天上午最后一节是什么课,我白等你啊!”看到李叙庚给别的老师都道了歉,而爱自己面前却一副笑嘻嘻,丝毫没有愧疚感的样子,张和安脸黑得不要不要的。

“额,什么课,数学啊”李叙庚反应过来“对不起,张老师,我又睡觉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吃饭。下午考核的时候,要注意不要再让你脑子抽筋了,不然就难办了。”张和安脸色稍缓“记得如果,考核不过的话,最多最多就只能读到本科,再想要提高学历,不说没有,那才是真正的十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

“知道,因为只有通过考核的人才能学习基础气引,而基础气引能强身健体,开发大脑增加记忆力,高学历,高技术因为难度大,记忆范围广,而相对应的工作有要求身体素质过硬,所以学习基础气引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李叙庚一脸认真的说道。

“知道就好,快吃饭,1点半就要集合出发去广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