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全能逆袭 > 正文
第一章 生与死的规则
作者:李呆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19-11-18 13:16:36 全文阅读

8月19日

此时的临城虽已立秋已久,但比以往要炎热许多,

北蒙大道,属于临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整个城市的核心地段,无论是购物,办公,甚至吃喝玩乐都非常集中,高耸林立的写字楼坐落在整条北蒙大道的左右,而在最近几年突然如暴发户一样,迅速崛起的立志集团就坐落在北蒙大道与青州街处

立志集团,整栋大厦四十六层,涉及的行业无论从房地产,到AI智能,还是娱乐餐饮,赌场,从大到小,只要是赚钱的行业无一不涉及

没有人知道其背后的势力,更没有人甚至媒体狗仔队见过立志集团的老董,唯一外界传说的就是,至今有二十七八左右,或是某个大佬家族的后起之辈,姓谁名谁其他的一概不知,至于是与不是众说云云

中午时分,立志集团顶层,大约八九百平,奢华的装饰,却显得内敛不张扬,此时整个楼道满满当当的都是人,时三三两两,时四五个交头接耳,似讨论着什么,似等待着什么

屋内,三男一女

“公子”

一身正装,笔直的身躯,四十五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满脸的沧桑望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子,轻声的喊道

“嗯”站在窗前的男子,似乎是轻声的应答着,又像是在琢磨着什么,”老墨,你跟我有四个年头了吧”

“是的,公子,四年零86天”

“时间过的真快,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而你,老墨已经是一方的领头人,却力排众议选择跟了我,后悔吗?”被称作公子的人,抬头望着远方,四十多层不高,但也不低,看着下面形形色色的路人,像是在回忆什么

“公子,他们?”老墨担心的喊道,不想沉浸在回忆中,哪怕是回忆也不是现在这个时间

“因为有你,五次死里逃生,是你把我从死亡边缘给拉回来的,还有你尹姐,还记得当时找你帮忙来管理立志集团,你不屑一顾不愿意来帮忙,反而和我打起赌了,如果我能做到,你就同意来立志,其实我知道,你是让我知难而退,一个月两千万的利润进账,对于一个刚建立的公司来说,无疑于做梦,可是没想到,我用了二十五天便做到了,也给你开出了天价待遇

男子一边说,一边看着他们,细细的道来,似乎给三天三夜的时间都说不完,

听着男子的诉说,老墨和尹姐陷入了沉思

“包括坤哥,黑暗世界得帮衬与管理,让我一身轻松,可以说没有你们三个左膀右臂,不会有我现在的成就,”被称作公子的男子,似乎没有听到老墨喊他一样,沉浸在回忆之中,

名叫坤哥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男人,不对,应该是大男孩,因为跟在他身边快三年了,从来没见过他有一个女朋友,哪怕是走的近的女生都没有,要说有一个,那就是尹总经理,而对于别人来说,二十六七处于正在上升的年龄,属于从大学出来刚踏入社会没几年,而坐在对面的这个大男孩却奋斗到了别人一生都有可能达不到的高度,甚是不易

“公子”老墨没有说别的,仍是喊了一声,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老墨心里不知道该如何说,有口难言,看着坐在对面的大男孩,拇指在轻轻揉着左手腕的刺青,那是一只凤凰的刺青,涅槃重生的凤凰刺青,从认识公子开始,那个刺青就一直在,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老墨都提问过刺青的来历,但每次公子都闭口不谈,似乎公子心里很讨厌这个刺青,哪怕关于刺青丁点的事都不想说,甚至有很多次见公子用匕首去刮过,不知疼痛的刮,每次刮的鲜血累累的,然而第二天都会恢复如初,恐怖如斯不外如是

但老墨更知道的是,每次只要公子破釜沉舟,放手一搏的时候,都会揉捏凤凰刺青,老墨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他算是跟在男子身边最久的一个人,从一无所有,拼搏如今,吃了多少苦,又付出了多少努力,这是说想放手就能放手的吗,

七天前

一个自称隐世的宗派来到立志集团,直接找到被称作公子的人,要他交出东西,他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门派是什么鬼,也不知道他们要寻找什么东西

不交,死。交,生死不定

公子不知道此宗派来自何处

但老墨知道

一袭黑衣,从头到脚看不清脸,浑身散发着死气,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到寒冷,哪怕是酷暑夏天也会让人忍不住打颤,却是来自西省大山深处的魂宗

是的,魂宗,如其名,飘忽不定,无影无踪,其修炼之法,阴险歹毒,以死人之气,御身而养,哪怕以老墨现在的境界,对上起一二也是非常吃力,

老墨没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这是强者制定的规则

当然这个规则,只是针对弱者说的,只要你够强,够厉害,你也可以制定你的规则,包括生死,在强者的规则前,法律的约束显得特别渺小

但是.....

现在的公子,正在崛起的公子,晚了

晚了么?未必,莫欺少年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例子数不胜数,或许在他身上也会发生

“都散了吧,坤哥和尹姐先走吧,对方的强大不是我能抗衡的,免得受牵连”

“老墨留下来,我有几个问题”

似是决定了什么一般,公子淡淡的说道,

坤哥和尹姐,欲言又止,想说几句话,却见老墨朝他们摇了摇头,便作罢,朝外走了去

“哎,坤哥,坤哥出来了,出来了”

走廊的众人见坤哥走了出来,一拥而上挤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询问了起来

“坤哥,老大怎么说,真要解散啊”

“坤哥”

“尹姐”

“散了,散了”坤哥没好气的喊到,见坤哥没有继续说的样子,众人便让出了一条道,坤哥拍了拍头,叹了声气,似乎说了什么,又像没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办公室内,老墨,公子

“老墨和我说说墨宗,还有他们的事吧”

听到公子的问题,老墨惊讶的看着公子,老墨还是有点小看了公子,宗派,炼气者,炼体者,在世俗基本是属于稀缺东西,哪怕是一个外围的宗派练气者,在世俗的世家中也会被作为座上宾,而今天公子能说出墨宗这句话,显然是知道了些东西,但不全面

“我只是一个被驱出的弟子,算不上墨宗的”老墨没再做过多的解释,缓缓的说道,

“其实我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之前来的属于魂宗,除了墨宗,上面还有几个宗派,无论哪个宗派的传承至少都在两千年,每个宗派都有几个老不死的少则一二百年,多则几百年上千的老怪物存在着,或者说甚至更久远,每个宗派都有自己的修行之法,,

“魂宗,属于歪门邪道一列,其他几家宗派都不屑与之交际,我只知道他们是以死人之气,修炼身体,但他们有一个弊端,凡是以死人之气修炼的,最后都不能生育,所以魂宗在几大宗派之间人数是最少的,他们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寻找有资质的少年,或者更年幼的儿童,无论是拐卖,还是抢夺,只要能得到,无所不用其志的各种手段,为自己门派添加新鲜血液,”

“我知道您会问,既然这么歹毒,为什么没有人去制止”老墨似乎看出公子的疑问,“现在的修炼界,像一盘散沙,加上世俗的人在他们眼里都是蝼蚁,没有人去管这些蝼蚁的死活,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大能者,踏碎虚空而去之前,制定了一个修炼规则,俗称强者规则,所有的修炼界宗派,同气连枝,共同御敌,不得参与世俗竞争,不可滥杀无辜,说白了强者规则,也就是写给弱者看的,能达到踏碎虚空的大能之人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地球炼气的灵气非常匮乏,所以宗派除了在世俗寻找可供修炼提升的辅助材料,历练,其他时候都不会出现在世俗之中

“一旦被魂宗看上的东西,不是人死就是物毁,无一例外”

“但现在的宗派全部变了味,世俗中,随处都有可能见到宗派的势力,哪怕小到混混头子,大到地方官员,世家子弟都有可能是宗派的外围弟子甚至内门,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入世”

“蝼蚁?强者?” 这是第一次听老墨说,也是第一次接触所谓的修炼层次,以前也只是跟随老墨练一些强身健体的动作,和一个对打招式,至于修炼之法,几千年岁月,踏碎虚空去其他世界,那更是扯淡。但..

“我李扬是蝼蚁吗”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把默默无闻的公司发展到现在几十亿的规模,不靠谁,就靠自己的努力,付出

短短几年,整个临城的地下帮派,全部被自己收归手中

“我李扬是蝼蚁吗”

“是吗”

一连串的问号,表示着心里的不甘,而至此李扬才明白,再多的财富,没有能力守着,终将是别人的,再多的财富在一群自以为优越感十足的人中,也只是一个蝼蚁,挥之则来,呼之则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