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最强街区 > 正文
柳慧
作者:合格绅士  |  字数:2291  |  更新时间:2019-11-25 06:47:21 全文阅读

鱼晓终于从快要结痂,满是血液的地毯中醒来“这娘皮…越来越狠了,差点还以为在也醒不过来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全身都是血…还好没穿郁子的衣服…先去洗个澡吧。”

过了一会鱼晓洗干净身子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坐在客厅看着二人的房间点起烟枪吸了起来…

隔天清晨,穆染和苗紫羽起床后发现鱼晓早也不知踪迹,粘满鲜血的地毯也被人洗过。只有客厅的桌子上留这一张字条:我出去办点事情,慕婆娘你把拍好的照片洗出来让苗苗带回去。

此时鱼晓正在医院门口发愁“出门没带钱,又不能找刘默,血又不能卖…”突然鱼晓被一人狠狠撞到。

“不长眼睛吗?别在这儿杵着碍事!”一个护士对着鱼晓狠狠的说道。她扶着一位花甲老人,老人一直捂着腰,斗大的汗珠一直往下掉,但老人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样子像摔了一跤腰上出大问题了。这老头的气质…很熟悉…生意来了,鱼晓便张口问道:“抱歉抱歉,这位老人家属呢?”

这护士恶狠狠的说 “你又不是他家人你管那么多干嘛?别碍事!走开!”

“这老先生已经花甲有于,你们无非也就是让他静养而已,我是这方面专家,他家属在哪里我需要和他家属谈。”

“再不走我可叫保安了!你这骗子倒是挺嚣张的!?”被人说成骗子鱼晓也很无奈,毕竟他现在确实和骗子没什么两样。鱼晓还是真挺怕护士叫保安的,便不在和护士纠缠,四处张望寻找这老人的亲属。这时鱼晓看到一位气质出众长发齐腰的气质出众的女子,她的眼神紧紧盯着哪位老人,眼神里充满了担心。“找到了。”鱼晓微微一笑。

“你好,小姐,前面哪位老人是你爷爷吗?”哪位穿着名贵的女士仿佛没听到鱼晓说话一般,继续往前走着。

“我就直说了,你爷爷这个年龄的摔伤几乎致命,医院无非给你爷爷吃药静养,并不能解决问题之根本,说白医院并不能医治,但是我能。我不敢会骗你,就凭你爷爷的本事,骗了你我根本跑不掉,我只是想卖你爷爷一个人情。你去等结果,我在这这儿哪儿也不去。”女子听到这话双脚停了下来深深的看了一眼鱼晓,便继续向着老人走去。

“唉…希望能骗到那女的,出去抽带烟把。”鱼晓站在急救门口吧嗒吧嗒抽了好几袋烟。“两三个小时了,估计没戏了,接下来……去抢劫吧!最近的银行在哪里嘞?”

“喂,你嘟囔什么呢?不是说在原地等吗?”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抽烟,没看到吗?你爷爷呢带我过去吧。”不用听声音鱼晓也知道鱼上钩了。

“跟我来,你是谁?既然知道我家的背景那你治不好就不要走了。”

“我叫鱼晓,你放心,你也我不仅能让治好我还能让他在延几年的寿。”长发女子显然没把鱼晓的话放在心里,默默地在前带路。

医院的顶楼,两排军装壮汉守在vip看护房外,屋内老人躺在病床上已经昏睡过去。长发女子一脸担忧的看着老人并且再次警告鱼晓“你要是敢乱来后果自负!”说罢便示意鱼晓开始医治。鱼晓看了看老人看了看长发女子开口“先去给我拿把刀,是刀都行。”

长发女子睁大了眼睛瞪着鱼晓“这是我爷爷,你还是不要治了,请你离开”

“…不是给你爷爷开刀用的,总之你别管去给我拿来就是。”长发女子想了想还是按照鱼晓所说,去护士站拿了吧手术刀来。

“我治病的时候别人不能看,你能出去吗?这是规矩请还请谅解”鱼晓接过手术刀说。

“这绝对不可能,本来我就不信任你。”

“那好,你转过身总没问题吧?不能偷看,我的唯一要求。”鱼晓无奈的说。

终于长发女子点了点头背过身去,鱼晓看着女子背过身,便吧一掌砍在老人的后颈上,折没折不要紧,只要老人不会醒来就行。鱼晓去除老人的上衣,割开自己的手腕任由鲜血留在老人的身体上,奇怪的是粘稠的血液滴落在老人身体上后并没有流淌,反而被那干枯的身体一一吸收一滴也没有剩下。数十分钟,鱼晓脸色越来越白,血液也越流越慢。终于,手腕的刀口愈合不在流血,鱼晓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长发女子听到动静后赶忙回头看着老人,此时她看到场景吓的女子叫出了声,门迅速被打开,门外的军衣壮汉迅速敢来拿枪指着鱼晓。女子呆呆看着病床上的老人,老人已经不在垂暮,干枯的身体甚至比来之前壮上好几分。满头的白发也以有了丝丝黑色。这简直是年轻了数十岁,长发女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摸了摸老人又听了听老人的呼吸,很均匀。女子又是一系列的检查过后终于才想到被一众人等拿枪指着的鱼晓。“刚才是我失态了,你们下去吧。”持枪大汉严而有序的退下,关门。见保镖走后长发女子“噗通”一声竟直接跪在鱼晓面前对着鱼晓说道 “多谢鱼先生延爷爷寿命,此情恩重如山,请受柳慧一拜!”

鱼晓有气无力的对着跪在面前的刘慧说: “…我没劲…你能先扶我起我不?”

“……”柳慧只能起身扶着鱼晓将他放在看护床上。

“你是究竟怎么做到的?”柳慧问道

“就…总之…就是那个了…祖传秘方…用时需要按摩穴位…可以美容养颜,排毒瘦身,舒筋活血,延年益寿,强身健体,滋阴补阳,救死扶伤的天下仅此一袋,刚才问你要刀就是拆开用药的。”鱼晓躺在床上吧唧吧唧悠哉的抽着烟枪。

“是…是吗,真是可惜了,那我爷爷什么时候醒呢?”虽然柳秋惠觉得鱼晓说的实在是不靠谱,但是事实如此她也只能相信了。她虽然能想到鱼晓能治病,可她跟本没想到鱼晓真的能让她爷爷年多活几年,这岂止是几年简直就是好十几年!可她并不知道,鱼晓的血是救命的圣药也是致命的毒药,如若两年后鱼晓不在像这般输血,柳慧爷爷两年后的今天就会突然暴毙,但这与他鱼晓又有什么关系呢?

“药性挥发出来需要1-2天吧。总之这两天就会醒,让你们手下在这儿守这就行。”鱼晓躺了一会儿脸色就已经红润很多,头也不做不晕。

“那,鱼先生可要什么报酬?”

“叫我鱼晓就成,不用这般客气,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我没有钱…”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想吃什么?”

“嗯…煎饼果子盖浇饭,兰州拉面串串香。什么好吃来什么吧。”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