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最强街区 > 正文
黄昏人种
作者:合格绅士  |  字数:2468  |  更新时间:2019-11-29 02:29:04 全文阅读

清晨苗紫羽被摔门声吵醒,白发青年左边的胳膊有这图腾一样的花臂,样子很是古怪,脖子挂的链子和那天接她的卫衣男一模一样。这位白发青年开门看到是一女孩,问道:

“嗯?你是干啥的?鱼晓呢?莫非他开窍了?”

“鱼晓应该还在睡觉,我是她的员工。”苗紫羽虽然穿着睡衣,但被突然闯入的白发男子的一下吓得不轻,赶忙拿被子捂好自己。

“他还雇员工?”白发男哈哈哈大笑起来。

“鱼晓呢?你怎么睡他的房间?”

“这房间现在归我了,请你先出去好吗?我要换衣服。”

“哦?你待遇不错啊,先告诉我鱼晓在哪儿。”

“滚蛋,你瞎了眼吗?老子就这儿你都没看见?别特么骚扰我员工。”慵懒的声音从客厅传出,沙发上鱼晓睡眼朦胧的坐起身,叼着烟管骂着白发男子。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别扰我睡觉。”

白发男子从苗紫羽屋里出来后坐在鱼晓对面的沙发上对着鱼晓说:“街区上又死了几十个人,我的人占了一半。”

“嗯,然后呢?”鱼晓吐这烟圈看着天花板,仿佛白发男子说的他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肯定是有人在被后搞事,而且最近死人越来越多了,在这么下去就只剩链子们了。”

“哎…真特么麻烦,死人了你就去查啊!与我何干啊!难不成链子他们也敢动?”说这话的鱼晓一脸怕麻烦的表情。

“当初是谁让我成立黑门的?我们死的人当中可是有两个个鬼。”白发青年瞪着鱼晓,鱼晓此刻终于不在迷糊,收起一贯懒散之气。

“什么级别的?”

“都是青,昨夜11点统一被人拔清的。”

“什么人敢挑衅我们?是那个家族?还是世界高层的?”

“估计是慕家,有人发现一张纸,上面用血字写着让秽街的人里穆染远点。”

“…”鱼晓吸着烟管,沉默许久。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好,我走了。”说罢白发男子就走了。

“苗苗,出来吧。”

躲在门后偷听的苗紫羽听到鱼晓喊自己吓了一跳,“吱”苗苗慢慢走出门,坐在鱼晓对面看着他。

“知道你偷听完了,一肚子想问的吧?”

苗苗点点头然后张口问道:

"那个白发男是谁?"

"他叫刘默,是代替我出面传话的人."

"带你出面?什么意思?"

"我出入不方便,总要有人替我跑腿代替传话,仅此而已."

“哦..那你又是什么人?”

“一个游手好闲的闲人”

“到现在了你还说这种话?”

“我说的是实话,不过在这里,在秽街,我就是王”

“那链子又是什么?”

“就是我们脖子上带的链子。”鱼染在说话的过程中也从袖口中掏出一条链子,然后继续说道:“对与我们来说链子是一种耻辱,但是不带就要死,对于你们普通人来说他就是警告。我们是人,也不是人,因为我们不被世界所承认。”

“…为什么?”

“曾经有一项“超人”实验,起初是实验想开发大脑,渐渐变为了全身开发。强化人的体力,身体素质,身体强度,视力脑力听觉反应速度等。在药剂开发成功以后,实验室就世界各地招人试药,吃过药的人体魄都比常人强十倍百倍千倍。”

鱼晓抽了口烟继续说:“但是这些药物其实都是失败品,吃过药的人虽然如药效一样体魄个个都强的不得了,但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副作用,比如失言,耳聪。并且平均寿命也只有普通人的三分之一。但是后来实验最主要的核心成员遭到暗杀,实验也不告而终。而他们这群失败品则遭到世界高层的全力追杀,高层称他们为黄昏人种,认为他们不该活着,这样会影响普通人的生活。所以,为了活,他们团结一致脱逃成功,再后来我成立了秽街区聚集他们。最开始的时候,高层花费大量的精力来毁掉我们,可都没有成功,我们坚持了下来。渐渐的从世界各地逃出来的黄昏人种都到我这里寻求庇护,秽街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慢慢的这里开始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的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有的为了敛财,有的只是单纯的喜欢这里,就这样秽街成了无法无天之地,成为恶人的天堂。秽街就这样慢慢拥有了自己的势力,大到了连世界高层不容小窥之时,世界高层只能和我做出谈判,高层可以默认我们的存在但是我必须接受他们提出的要求:

1.所有黄昏人种不得凭自己的意志加害于人类。以及不得对波及人类的危险视而不见,不得破坏现有一切均衡。

2.黄昏人种终生不得娶妻生子。

3.黄昏人种终生不得踏出秽街。

4.黄昏人种终生必须24小时携带链子证明身份

5.黄昏人种死后必须火葬,不得立碑,不得存在任何照片,不得留名。

如有发现任何黄昏人种违反以上任何一条规定,高层将派出重型热武器进行歼灭。这就是秽街和链子的由来。”在说这些的时候鱼晓牙齿几乎要咬碎,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他的心。

“……这是真的吗?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哼,高层就是要我们死。”

“那…你们还会反抗吗?”

“……你觉得呢?”

“当时你没有被追杀吗?为什么?”

“没有。”鱼晓好像不想回答一样不再说话。

“…那你刚才就没戴链子啊…?”

“闭嘴。”鱼晓一脸黑线,大口地吸着烟管。

“…那你的副作用是什么?”

“我是黄昏人种中最特别的,我的体力身体素质没有得到强化,所以也就没有副作用。”

“那你强化了什么?”

“药物在我体内产生了变异,我只有怪物般的自愈能力而已,也就是说我特别抗揍,基本死不了。”

“???我说穆染怎么敢这么揍你。”苗紫羽没心没肺的笑着。

“........闭嘴”鱼晓一脸黑线。

“那慕家呢?为什么会牵涉到穆染?”

“这话你为什么不去问穆染?你还真是没心没肺啊,自己好好想想,你和慕染的关系要是真的这么好为什么她还要把你放在我这个秽街之主这里?”鱼晓偷偷地坏笑了一下。

“因…为…,穆…染她不可能害我…她不可能!你在挑拨离间!”

“那,你自己告诉我她为什么要把你放到我这里?这里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而你现在就在最危险的人手里。”鱼晓晃着二郎腿玩儿味的看着穆染。

“那是因为她…她相信你…”苗紫羽后面的话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慢慢的苗紫羽捂着脸哭了起来…她没办法在劝说自己了,她心里一直都有疑问,为什么慕染会让她来这里。只是她之前一直没敢仔细想,现在鱼晓吧这件事情挑明了,让苗紫羽不得不去想,摆在眼前的事实真的经不起推敲。

“哎,不哭不哭。”说着鱼晓张开双手,抱着苗紫羽。“借你个肩膀用用,这样吧你带我去穆染家,让我替你问个清楚怎么样?”苗紫羽抱着鱼晓哭到失声,才哽咽着说,“…好”抱着她的鱼晓一脸坏笑,闻着苗紫羽的长发,真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