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于逆境中盛放 > 焰尾蝶
10、你的眼中 明暗交杂 一笑生花
作者:谢步东  |  字数:4674  |  更新时间:2019-12-30 11:39:48 全文阅读

寻城记是中国地理杂志特约的一个分栏,主要负责寻找记录和发掘传承中国城市的故事。

  有北上广这种大城市的历史变革,也有地图上都找不到的那些小村落的人文记录。

  从西藏地区出来后,记者团一行直接杀入云南省境内。

  像丽江、大理、香格里拉这些地方,已经被游人走烂了,自然也被挖掘的差不多了。

  记者团另辟蹊径,前往了人迹罕至的虫谷地区。

  没错,就是《鬼吹灯》里面的那个虫谷。

  虫谷的原型大概是在云南省南部的高黎贡山脉附近,那里有不少原始村落等待着他们去开发。

  具体的行程和工作细节就不多描述了,说多就变成纪实文学了。

  在几个月的跋山涉水下,徐朝阳一行人走遍了云南省大半个领土。

  随着时间的变迁,这一次的行动也接近了尾声。几个月的相处徐朝阳已经和记者团成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是随大部队回北京,还是继续的飘荡。

  凭着徐朝阳的学历和经验,本没有任何机会进入寻城记这种高大上的公司,可是记者团团长拍着胸脯担保,只要徐朝阳同意跟他们回北京,他绝对可以把徐朝阳塞进公司成为正式的记者。

  所有人都看着徐朝阳,徐朝阳却看着平措央宗。

  他并不在乎什么正式工作,他只在乎平措央宗的选择。

  记者团里的人都以为平措央宗会毫不犹豫的跟他们回总部,都以为徐朝阳不会回去。

  可是他们想错了,徐朝阳可以跟他们走,但是平措央宗不会。

  谢谢大哥哥们这么长时间的照顾,我是个野孩子,在森林里生活惯了,怕不能适应大城市里的生活。咱们就到这里分别吧,什么时候哥哥们再来南中国,一定要叫我,我请你们吃糌粑。

  平措央宗笑着跟记者团成员告别,眼中含着热泪。

  ......

  走吧妮儿,你想去哪?

  我想回西藏,离开家快一年了怪想念的。

  回家之后呢?

  找份工作养家喽,不然吃什么喝什么,你养我呀。

  我可养不起,不过工作有份现成的,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徐朝阳坏笑着从怀里掏出个小卡片说道:我以寻城记特约记者的身份,聘请李香兰女士成为我的助理,帮助我寻访西藏地区的风土人情,薪资待遇可以详谈,请问女士是否有兴趣呢?

  平措央宗笑了,行啊哥,这你都能弄到,特约记者?工资多少钱?怎么不聘请我呢?

  徐朝阳尴尬的挠挠头说道:他们不给钱,我自费给他们拍纪录片写材料,满意的话才付给我钱,算是个兼职吧。

  ......

  “让人魂牵梦绕的川藏北线康巴,我一直坚信自己无数劫的轮回中,定有一世曾于此生老病死,或是一只牙齿焦黄的獒,或是一只牙齿雪白的豹子。”——大冰

  当初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徐朝阳还嘲笑冰哥的矫情,哪有那么多的震撼和感触,只不过是笔者的矫情而已。

  可是当身临其境,看着苍茫的大漠连天,满地黄沙尘土飞扬。徐朝阳认可了大冰书里的那段话,他想,可能某一世自己也是曾在这里生活过吧,或是一只豹子,或是一只鹰,或是一个打着英雄结的康巴汉子。

  平措央宗补充道:就算你生活在这里,也是一只豁牙漏齿的豹子,豁牙漏齿的鹰和豁牙漏齿的康巴汉子。

  这丫头,东北话学的不错。

  徐朝阳舔了舔门前少的一颗牙想到。

  哥你这颗牙到底是怎么掉的啊,跟我说说呗。好奇宝宝央宗不止一次问过,都被徐朝阳搪塞了过去。

  要说这颗牙啊,那是献给了我伟大的祖国。徐朝阳沉思着缓缓说道:那是一次秘密的军事行动,排长带着我们去突袭一个匪巢,当时匪徒手里有枪有人质,不能强攻,排长对我说......

  好好说!说实话!平措央宗怒了,每次的故事都不一样,开始她都兴致勃勃的听着,后来发现都是徐朝阳编的谎话。

  好吧,当初跑400米障碍摔得。

  ......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在距离康巴不到十公里的川藏北线公路上,徐朝阳依靠着大树休息。

  平措央宗像只不知疲惫的小路一样东跑西颠。

  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影洒在了徐朝阳的脸上,撒满了一地细碎的光斑。

  徐朝阳看着身边转来转去的人,轻轻问道:你愿意做我的阿佳么?

  跑动的人儿站住了,她愣愣的回头看着徐朝阳。

  阿佳,在藏语里是奶奶的意思,也泛指大姐,姐姐。更多的含义是妻子。

  平措央宗很认真的看着徐朝阳,说:我愿意。

……

川藏北线,康巴地区。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徐朝阳仿佛开玩笑一样向平措央宗求了婚。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一切又都是那么的自然。

  两年的相处,从藏地到云南又回到西藏,徐朝阳和央宗总有一种仿佛深入骨髓的默契。

  不论是在学校里当老师的时候,还是后来当记者的时候。

  后来呀,在一群康巴汉子的见证下,徐朝阳按照汉族的方式向央宗正是求了婚。

  没办法,门巴族的求婚仪式太过于隆重,他们没有时间。

  没有钻戒,就用草环代替。没有宾客,就拽着康巴兄弟们一起喝酒。没有见证人,就以这四千多平米的高原,以这仿佛触手可及的蓝天,以这巍峨的剪子弯山作为见证。他们的爱情起于西藏,也总结在了西藏。从此不谈爱,只论情。

  匆匆的举行完了仪式后,两个人又开始了长途跋涉的旅行。

  ......

  十月,在结束了最后一个周期的采访后,徐朝阳和平措央宗回了北京。

  走出了机场,东子纵横等人早已在恭候,意外的是纵横和小沫也来了。

  徐朝阳回来结婚的,东子给放下了狠话,要是敢不会来结婚,那就别结了。

  老大,这一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东子一边开车一会回头看。

  哥,你好好开车,别回头。徐朝阳紧紧的拽着拽着车门,瑟瑟发抖的说。

  东子刚刚考下驾驶证,非要开车,驾驶技术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今年就不走了,过几天带你们嫂子回家看看,我跟我爹打过招呼了,估计这次擅自决定结婚又少不了一顿胖揍吧。希望看在漂亮的儿媳妇面子上老头能下手轻点。

  央宗羞涩的坐在后排,依靠在徐朝阳肩膀上。这是她第一次见这帮弟弟妹妹们,虽然总是听徐朝阳说起,也在视频里见过面打过招呼,可是真的面对面坐着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

  车子开进了城区,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吸引了央宗的注意力。

  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高楼,即使是这一年多的采访,也多是行走在偏僻的山区。这些水泥森林并没有让她如何的向往,反而感觉一丝的不自在。

  仿佛是囚牢,仿佛是枷锁。

  她还是喜欢郊外的风景,森林里她可以熟悉的辨别方向,根据野兽的足迹找到水源。

  在城市里,所有的本能都消失了。

  她略有惊慌的看着徐朝阳,徐朝阳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他们很有默契,默契到此刻徐朝阳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

  放心。徐朝阳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说道:等婚礼结束,忙完了这里的一起我们就回山里,那里是你的家,也是我的家。

  ......

  婚礼一切从简,并没有邀请太多人。

  可是很多人也慕名的不请自来了,其中有某三线演员,有之前的合作伙伴,有寻城记记者团的成员,也有以后想和朝阳传媒合作的一些企业代表。

  东子上次“结婚”的时候,徐朝阳是主持人,在YY上。好多大人物看在徐朝阳的面子上都来祝贺,不管认不认识东子。

  这次轮到徐朝阳结婚,东子是主持人,在京城一家颇具规模的酒店里,也有好多在以前看来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请自来的祝贺,他们都是东子的旧识或合作伙伴,看在东子的面子上,来给原朝阳传媒的董事长庆贺。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到来,一个从遥远边疆飞了几千公里的祝福。

  陈老师带着当初全班同学写给徐老师和李老师的祝福信,带着现在朝阳希望小学所有教职员工的祝福,从西藏飞到了北京。

  说好的一切从简呢?你大爷的。

  ......

  木子和小鸟也来了,接到徐朝阳的微信后两个人放下了手里的一切,订了最近的机票飞往北京。

  机场,小鸟勒着徐朝阳的脖子,木子在使劲掰他的胳膊。

  姓徐的,你出息了啊,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都在前一天才通知我。怎么着怕我不来你尴尬啊?木子彪悍依旧,大声吼着:算你有良心,这次你要是敢不通知我,我保证只有在你葬礼的时候才会出现。

  小鸟色眯眯的看着央宗说道:嫂子,大哥这次估计是要死在木子手里了,趁着你俩还没结婚,要不考虑考虑我吧。

  兄弟几个打打闹闹的,完全忘记了当初的不愉快。木子和小鸟已经分手了,但是并不影响当朋友。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不住一起了而已。

  东子也有了女朋友,一个本地姑娘。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京城少女,居然能看上东子那个东北糙汉,真是个奇迹。

  婚礼现场,东子操着标准的东普(东北普通话),拿着话筒说道:很荣幸,今天能主持我大哥和大嫂的婚礼,这一路走来。。。。。。

  婚礼的流程就不说了,回家见父母的场景也不描述了。至于洞房花烛嘛,写了也发不出去。

  .......

  

   宾客名单中,有一个人被刻意的忽略了。

  可心儿,那个曾经被深深刻在徐朝阳灵魂深处的名字,如今却被遗忘了。

  其实不是遗忘,央宗曾经提醒徐朝阳叫她。

  她并不在意徐朝阳和可心儿曾经的故事,真的不介意,反而她也很喜欢徐朝阳故事里那个蹦蹦哒哒的小兔子。

  徐朝阳苦笑,叫她干嘛,怪尴尬的。

  不过婚礼前,他还是给可心儿发了一封很长很长的邮件。

  小兔砸:

  哥要结婚了,后天就是正日子。

  就不邀请你来参加婚礼了,你在家里默默的祝福我们就行了。

  你嫂子是个门巴族的姑娘,少数民族中的少数民族。准确点的说是藏族和门巴族的混血儿,她叫平措央宗,汉语名字李香兰。

  就是李香兰的那个李香兰。

  我们相识于墨脱,一出恶俗的美女救狗熊的故事,那一年我抽风徒步翻越南迦巴瓦峰,筋疲力竭差点跌落悬崖,是她路过救我了,把我带出了那片死亡之地。

  也是她,让我对原始森林中的村落和居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个地方真的很穷,贫瘠的土地即使最顽强的农作物也很难生存下来。这里的孩子辍学率非常高,一百个家庭里只有十个孩子能上学,十个孩子里达不到一个能上初中。至于那种走出大山走进大城市的逆袭故事,在这里几乎是天方夜谭。

  于是我选择留下了,和央宗一起为这里的教育事业贡献出一点力量。

  央宗是大山里差点走出去的学生,她可是个学霸呢,当初高考省里都名列前茅,也是因为贫穷不得不放弃大好的人生。

  我们在学校当了一年的半吊子老师,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这个贫困山区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终于有一批正式的支教老师到来,我们在离去。

  离开墨脱后,我联系上了寻城记的主编,跟着记者团去采访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城市和居民。

  就这样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走遍了南中国两个省十七个城市五十三个自然村,从北藏康巴地区,到卫藏,到安多,到云南曲靖,到红河,到昆明。

  很自然的,我跟她求婚了。

  很自然的,她就答应了。

  我还以为我会一个人一辈子呢,谁知道就这么顺其自然的结婚了。

  后来我们一起回了黑龙江,家人对我的决定无条件的支持,只是怕我定居藏区以后不方便见面。

  我怎么会定居呢,从12年开始,我定居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了,从寻城记里,我找到了热爱的工作和生活,全中国二十三个省,五个自治区,四个直辖市,两个特别行政区。共计四万多个村子,七千多个岛屿,这么多地方需要我们去探索,又怎么会选择“定居”这一方式来禁锢我自己呢。

  当然这个事是不能让我家人知道的,不然他们肯定以为我疯了。他们认为结婚了就应该找份稳定的工作,朝九晚五的生活,要个孩子,闲暇了约几个朋友喝点酒,偶尔出去旅旅游。这是中国90%以上的人认为正确的生活,当然我也认为是正确的,可是我不喜欢,难道就是错的么?

  我向他们保证,最多每两年,回家一趟,最少一趟要住上一个月。

  人生本无定数,回首已是天涯,五味杂陈的劣酒,总好过一杯温吞水吧。

  等南中国转完了,我们会专门抽出一段时间回东北做专栏,虽然已有东三省篇了,但是他们这些“南蛮子”怎么会了解我们大东北的风土人情呢,有缘的话也许路上会相见

  恐是相见不相识,相遇两不知罢

  就写到这里吧,打扰了。这是最后一封邮件,故事还有很多,若有兴趣可以等明年初寻城记西藏篇发布后去那里找我,我是徐朝阳,一直在路上的徐朝阳

  一路走来穿林海过草原,从央宗那里也学会了真正的野外生存,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她可以轻易的在丛林里发现蛇的存在,也能从粪便中知道是什么动物,离开了多长时间,有没有攻击性等等。

  你嫂子像你问好,她说很喜欢你这只小兔子,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你。

  她不说谎哦,她真的很喜欢我和你的那段故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