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墓记 > 第一卷空山王陵
第二十六章 头发
作者:瞑渊  |  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19-12-10 21:57:31 全文阅读

我被墙顶的水滴给弄醒,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我拍了拍胖子,让他赶紧醒来,咱还要赶路呢,胖子费死劲起了过来,看了看四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了看表,道:“才他妈的九点,叫醒我干嘛?”

我猛呼了一下胖子的大圆头,道:“你他妈的一点危机意识都没吗?你看看咱在哪,咱要在被那头发缠上还想活吗?再说了,你不找浩天他们啦?”

胖子揉了揉头,道:“你丫挺的打那么大劲干嘛?把你胖爷的神头打坏了怎么办?我说你这个小同志,你怎么一点意识都没啊?”我向胖子瞪了瞪眼,没在理他。

“哎!得得得,都听你的,咱这就走!”胖子一脸不情愿。说完,就想要拿起背包走。

我一手拉住了胖子,道:“你不吃东西吗?”

胖子听到后,破口大骂道:“嘿!你他妈的不是说抓紧时间赶路吗?这倒好,你反说要吃东西,你丫有病吧!”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几袋压缩饼干和几条能量棒,有将水壶拿了出来。

我把两袋压缩饼干和一条能量棒递给了胖子。我们两个就在幽静的墓道里吃了起来,嘿,你还真别说,在墓道里吃东西还真有一番风味,吃的还挺香。不一会儿,我就把两袋压缩饼干和一条能量棒吃完啦,有猛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喝的太急,还把自己给呛着啦,笑的胖子直达滚。

吃完,我和胖子又起来朝着墓道深处去。

朝着墓道走了有十分钟,还是一眼望不到头,虽然我们带的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手电筒,可以照几百米,可面对着条墓道,手电筒还是显得有些渺小。

我和胖子越往里走,这周围的环境就越潮湿,我不由得怀疑,这是昆仑山内部,不应该是极其干燥的吗?怎么会这么潮湿。

这条墓道越往里走,就不单单是潮湿了,气温还有所降低,我冻得直打哆嗦,搓着肩勉强的走着,胖子问我要不要衣服,我摇了摇头,还是哆哆嗦嗦的走着,胖子见状不妙,道:“不行,我还是把我的外套给你吧,你这样会得低温证的,我皮厚,抗冻,就给你吧。”说着,胖子将外套脱给了我。

我道:“你他娘的别说那么严重好吗,还得低温证,听你瞎扯。”我当时实在忍不住寒冷啦,就将胖子的外套接了过来。

我把胖子的外套穿上后,接着朝里走。我们又走了有两分钟,那墙壁上赫然冒出了寒冰,着实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他娘的这地还有冰?我手贱,非要摆弄那面有冰的墙,可这不碰不知道,一碰吓一跳。

我将墙上的冰用铲给刮了下来,然后我发现墙里居然镶了一个人!我被吓的坐倒在地,胖子听到我的叫声后,连忙赶过来。

我指着墙说:“这……这墙里镶着一个人!”我几乎叫了起来。

胖子胆大,直接走了过去,看了看,道:“要不,咱把他给挖出来?”

我知道胖子又动了歪心思,:便点了点头,让胖子小心点。

胖子将工兵铲改成镐子,这种工兵铲是一铲多用的,到关键时刻可以用来挖土、砍树、凿石,并且还可以当做武器来使用,这种工兵铲的更是可以直接消掉人的整个头。

我举起工兵铲,径直砸向墙壁,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一会儿,胖子将那具尸体给凿了出来。

胖子将尸体搬到一个相对宽敞的地方,我坐在地上看着这具尸体,这具尸体已经变成白色的了,但却没有腐烂,我猜应该与这的环境有关。这具尸体还穿着六七十年代的衣服,应该与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几具尸体是同一伙的,可奇怪的是这个人身上长满了黑毛,我非常的奇怪,难倒这具尸体是“猴”?

我让胖子将尸体翻过来,胖子破口大骂,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尸体翻了过来,可这一番着实将我和胖子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的后背上居然长满了黑毛。

我跑到一边大吐了一顿,胖子见状也有些恶心,但还是忍着了。

胖子用手抓了一堆毛,看了看,我连忙让胖子放下,胖子不听我的还是看着这撮毛,我走到胖子跟前,突然感觉这毛竟有些熟悉。

“你是不是也看出来啦?”胖子道。

我点了点头,道:“这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头发嘛?”我几乎吓的挑了起来。

胖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将头发扔到一边,道:“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就呆,如果我们在不走,我们俩就会和这具尸体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我听到胖子说的这一席话,赶忙的收拾东西想要走人。可这一切都完啦,我们周围已经被无数的“头发”包围,已经没有退路啦。

“胖子!这怎么办?”我道。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随机应变吧。”

“随机应变?怎么随机应变啊,这东西将我们围了个遍。”我道。

眼看着这“头发”越靠越近,我们也越来越着急,我当时吓得腿都软的站不直了,搀扶着胖子看向那些“头发”。

“他妈的,这是把我们当成唐僧啦!老子的肉吃了又不会长生!你们要吃就出去,外面有七十多亿人民呢,我们两个算啥啊!”胖子说完,一堆“头发”朝着胖子刺去。

还好胖子反应快,一个转身躲过了攻击,我看向上面,“靠!”他妈的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头发”,我问胖子有什么好法子,胖子只顾那些“头发”,我们的神经处于高度集中状态,随时应对“头发”的进攻。

“胖子有火吗?”我问。

“火?他妈的都什么时候啦!你还想着抽烟?”胖子道。

“你瞎扯什么?我要火是因为我要看看这东西怕不怕火源,一般这种常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东西都怕光源,特别是火。”我说。

胖子听完觉得也有道理,便说:“要火没有,要火折子有两个,你要吗?”

“快快快,拿来。”我急忙的说。

胖子小心的将两个火折子递给了我,我接过后,讲其中一个农着,朝着“头发”较为集中的地方丢了过去,嘿!还真管用,只见那“头发”朝着两边散去,在中间形成了一个通道。

我笑着看了看胖子,胖子也满心欢喜,道:“得嘞,弟兄们,咱们朝着胜利前进!”说完,拉着我跑了过去。

在跑的时候,我的脚莫名其妙的崴了一下,心想,他娘的,这次算是栽里了。胖子看到我停了下来,便朝着我跑过来,我让胖子回去,可胖子还是朝着我跑,突然,我被“头发”猛刺了一下,那一下几乎刺穿了我的肚子,并且,我瞬间就感到我的后背好像被人撒了种子一样。

我倒在了地上,胖子哭着将我抱起来,向墓道深处去。

“小宇,你千万不能死啊,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咹?小宇!你醒醒!可千万不要睡啊,咱们马上就有救啦!我一定会救你的!”胖子破声大哭道。

很快,胖子抱着我到了墓道的尽头,那是一个圆形的墓室,墓室中间放着一个九尾狐的雕像。胖子就将我放在地上,抱着我,还是哭着。

“小宇,我跟你说,你小时候,你因为弄丢里你爸爸的一件古董而被你爸爸打,那是我……是我偷的你的,还……还有,就……就是,那一年,你爷爷的烟斗没啦,那……那也是我干的,我……我对不起你!我……我立马给你敷药,给你包扎,你……你可要忍着点昂。”胖子哭着给我包扎着伤口。

我一手拉住胖子的手,道:“你他娘的,原来,你做了那么多的亏心事,我真想一巴掌扇死你,没……没用的,咳...咳,即使你将我的...伤口处理好,还有我的后背,我的后背是治不好的。”

胖子立马将我的衣服拉下来,看向我的后背,胖子抽搐了几下,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背上怎么长了这么多的‘头发’?你等等昂,我先加热刀,等会我将你后背上的头发全弄干净。”

我咳嗽了几声道:“胖子,你别弄啦,反正我活不长啦,这种头发和我们之前遇到的不一样,这种是弄不干净的。”说完,我咳了一地血。

接着说道:“其实,跟你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真的把你看成我真正的朋友啦,其实,你说的那些事,我都知道是你干的,我只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罢了。”

胖子这会更痛苦啦,哭着让我不要死。

事实终究是事实,不一会儿,我便闭上了眼睛。

……

一阵剧痛,我醒了过来,发现,我居然醒啦,我没死?我连忙起来,看到我醒了的胖子连忙跑过来,将我扶了起来。

我问胖子是怎么回事,胖子说,在我睡的时候,来了一个人,那人我不认识,只见他将你头昂起,往你嘴里塞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你就醒了。

我忙问道那人呢?胖子指向一旁,我看到一个异常熟悉的背影,他转过身来,一个异常熟悉,并且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面孔出现我眼前。

“秦……秦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