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墓记 > 第一卷空山王陵
第一章 老宅
作者:瞑渊  |  字数:3384  |  更新时间:2020-01-05 15:11:08 全文阅读

我爷爷是这方圆几百里特别有名的人,就拿他的身手来说吧,他的功夫可谓是出神入化,神乎其神。相传在他年轻时是一个盗墓贼,积了不少阴德,也因此在晚年是落了个毛病。

事情发生在今年的七月份,我爷爷莫名其妙的生了一场大病,有人说这是年轻时干的亏心事让鬼神报复喽,可也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人一旦年至耄老,身体机能就会大幅度下降,也因此会很容易得病。

众人眼瞅着我爷爷要走,却无动于衷,因为我爷爷的病非常罕见,医生也弄不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依照各项检查都没有问题,这让医生摸不着头脑。

我奶奶知道我爷爷此时的状况,便对周围围观的人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求个清净。”说完,将众人推了出去。

依照我们那的传统,人在临死前要见到所以的亲人,以便死后了无牵挂。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爷爷的情况,还是我二舅给我打的电话,我才急匆匆的赶回家。我二舅在电话里说道:“你快回来吧,我找你有事,还有,你也别问是什么事,总之你回来就行。”我深知我二舅的脾气,只要他不想说的事,我在过多的问他非得打死我不可,于是,我便订了一张飞往山东的机票。

 我订的是下午一点的机票,看了看时间,还有大约三个小时,我收拾了收拾东西,便打车向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去。

我到机场时才十一点,我在机场的饭馆里吃了顿饭,你还真别说,机场的。饭是真贵,一碗面居然收我五十,真够黑的。

我吃完饭在那歇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才十二点,还不急,于是我找了一处歇息的地方玩去了吃鸡。

很快就到了一点,我坐上飞机,带上眼罩在那睡了起来。当我醒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啦,我看了看周围,我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西装,里面穿着一个蓝色的衬衫,带着副墨镜,显得非常端庄淑雅。

快到目的地时,那个蓝衬衫突然说道:“我猜你是去看秦山老头子的吧。”说完,推了推眼睛看向我。

我皱了皱眉,说:“你怎么知道的?”

蓝衬衫轻蔑当然笑了一声,说:“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总之我认识你,你可能不认识我。”说罢,递给我了一个名片,当时飞机已经停了下来。我将他给我的名片接过来,便拿着行李下去啦。

我并没有把这张名片当一回事,一下飞机就将那张印着“上官”二字的名片给扔进了垃圾桶。

我下了飞机后,看到了来接我的猛子,他还是那样,一脸的粗犷。

我朝着猛子打了声招呼,看到我的猛子将一桶泡面放在车上,向我挥了挥手。

我坐上猛子的车后,便回到了我的老家。

我刚一下车就看到老家的庭院里集满了人,每个都左右张望,我再猛子的带领下才勉强挤进了院长。

  “小宇回来啦!”一个人奋力的往里面喊,生怕别人听不见,我刚进家便看到了几十个人挤到一起,都异口同声的说:“小宇,快,见你爷爷去。”究竟有什么话要这么着急,要知道,我爷爷打小就不愿意看我,就跟不认我这个孙子一样,可不管啦,那毕竟是我爷爷。

  我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了老爷子的房间,里面昏暗的灯光和时不时响一下的钟声,让人不禁背后一凉。

  我奶奶守在我爷爷旁边,看到我来后,便让了一个座位给我,老爷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向我奶奶摆了摆手,示意让我奶奶出去,让我过来。

  当我奶奶出去后,老爷子让我坐在他旁边,我连忙服他起来,扶起后,我爷爷拖着虚弱的身子对我说:“小宇啊,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理你,不看你吗。”我摇了摇头,他接着说:“呵呵呵,傻孩子,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对我有所牵挂,我这辈子啊,造的孽实在太多啦,这才落得如此下场。”我爷爷说完摇了摇头。

  “爷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对我爷爷说。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到头来不还是人去楼空,事到如今,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你啦。”

  “快说,快说。”我实在耐不住性子了。

  “记住了,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能跟他们说,包括你奶奶。”我连忙点头。

  于是我爷爷别和我讲起了我们秦家的历史。讲了有一个小时,我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又很疑惑,因为他讲的有很多地方很矛盾,却又感到匪夷所思。不禁感叹道,原来我们秦家发生过这么多事。

  然后他给我说了一句话。我瞬间恍然大悟。感到非常惊异。这是一首诗:

  丑时望月,神兵降世。东武山门,自在其中。

  我连忙的记下了这首诗,而我爷爷也冲我笑了笑,离开了人世。在我爷爷离开之前,我爷爷将一个紫金盒子递给了我,我接过来盒子,我。,对我爷爷笑了笑就离开了房间。

  这些事让我彻底的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我爷爷给我讲的我们家的历史和那首诗,让我感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感觉我陷入了一个庞大的局。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棋子。

  为我爷爷办完丧礼之后,我开始专心致志地研究哪首诗,前面的两句非常的简单。就是在夜里十二到一点左右望月,就会有神兵降临。

  可后面那两句是我始终捉摸不摸不透,东武山门?难道是在东武山望月。可我们这没有东武山啊。

  于是我开始问村里老人。

  可是问了村里大部分人也没有线索,见到无望,我开始自己推敲,我爷爷说的东武山不可能在外地,而我们这只有两座山,门东山和门西山,是因为这两座山分别在武门的东边和西边。不对!“门东”和武门,我知道啦!极有可能在门东山。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地起了床上山,从早上七点一直找到晚上五点都没有找到山门,我也已经精疲力尽,就找到一块石头,坐在上面休息了一会儿。

  休息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就回想起一些细节。我开始想到一个地方,我爷爷的老宅。既然这个地方没有那我就去那个地方看看吧。

  我马不停蹄的跑下山去,跑到老宅里。

  我爷爷的老宅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极其的难找,但我不一样。我在这生活过一段时间,来到老宅后我才知道,老宅门上刻着三个字“咚唔门”

  我这才明白,原来是我听错啦,大意啦。

  经过岁月的摧残,这个老宅已经变得破旧不堪了。

  我来到老宅已经是下午六点,离丑时还剩很长一段时间。

  看到这座老宅,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一种怀念的味道吧,说完,眼泪瞬间涌入心头。

  “你是谁?”一个男人的声音把我震到啦,在这座房子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吗。

  紧接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秦...秦林?”我长舒了一口气。

  “你怎么在这。”他问。

  “我爷爷临走前留给我一段线索,我顺着就过来啦。”我说。

  “哦?秦山这个老东西吗?你说他死了?呵!死了好啊。”他漏出那种很欠揍的表情说。

  “你什么意思!”我生气的说,那时候打死他的心都有。

  我们开始了冷战,秦林这个人我和他接触的不多,只知道他是我爷爷捡来的孩子,从小被我爷爷交武术,我见他与我爷爷的关系这么好,也和他发生过矛盾,但无奈,只好让他接着和我一爷爷在一起,秦林在我爷爷身边受了很多苦,也难怪他这么恨我爷爷。

  我坐着一个板凳,他就在床上坐着。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二点。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等到的,我边玩手机边等都还很烦躁,他居然只在那坐着,真是搞不懂他。

终于到了凌晨十二点,我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起身,在屋子里开始寻找起来。晚上皎洁的月光投射到房间,找了有大约半个小时,还是没有找到。于是生气地说:“我靠!他妈的不找啦!”

  

就在我的耐心快被消磨完的时候,一面铜镜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在我的印象之中,这面铜镜应该是放在桌子之上,而不是像现在,被扔在一处角落之中,我走上前去,捡起这面铜镜。

只见铜镜上面全是灰尘,我使劲的向着铜镜吹了几口气,“咳咳”,灰尘呛得我咳了几声。

寂静的夜晚,屋外几只寻找食物的老鼠,被我的咳嗽声吓的跑向了黑暗之处。

没有灰尘的铜镜镜面,清晰的映照出我帅气的面容。

我仔细观察着这面有点印象的铜镜,铜镜边缘雕刻着一些来自古代的兽纹和一些篆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只是看的有些入迷。

我拿起手中的铜镜,下意识的摆放在了桌子中央,就在这时,不知是我因为疲惫眼花了,还是其它原因,我看到窗外的一丝月光照在了铜镜的镜面,月光又被镜面反射到了书架之上。我百般疑惑,难倒有东西在书架后面,我怀着猜测的心理来到了书架旁。

  我来到书架的旁边后,将书架放倒,发现了后面有一扇石门。

  我瞪大眼睛,石门上布满了花纹,还有文字。中间有一个半圆装的凹陷,我立马想到了我爷爷留给我的手镯,于是我便把我爷爷临走前给我的手镯放了上去。

  轰隆一声,只见那不满花纹的石门缓缓的打开了。

我向着打开的石门里面瞅去(望去),石门后面是一条很长的台阶,只能看到前半段的台阶,后边的台阶隐藏在黑暗之中,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我看着黑暗之处有点恐惧,并没有贸然先行,因为秦林的身手比我厉害许多,秦林还在我的身后,我对他很不放心,万事小心一点为好。

  我等了大约有五分钟,便不再等,取下手镯,就下去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