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须臾剑 > 第三卷 灭城之祸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他哭了
作者:飞来剑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20-03-31 22:31:45 全文阅读

白枣正是最脆弱的时候,高负有着保护弱者的天性,见他如此可怜,就不由得想要保护,此时转移话题,商谈队伍的接下来的计划最合适。

引导大家的关注点到争取团队积分上来,而不是争吵,互相调侃。

“是,高大哥!”

后记收起自己的弓,将它仔细擦拭干净后背在自己身上,向着三人走了过去。

“后记,这张图是你带回来的,你说说看,我们这块区域各种妖兽和魔族的分布情况,先了解一下,我们才好讨论。”高负说道。

地图是零陵镇高层发的标准图,山川河流画的非常详细,他们的实战区域像是一片树叶的形状,后记就直接在上面做标记,把地图上涂满之后就是全部走遍了。

后记这一张地图,一回来就给交了队长,表示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然后就跑去练习箭法了,一直到现在。

高负第一眼就没有看清楚他画的是什么东西,也不好当场就说什么,先自己研究研究看能不能够看懂,野猪林自己也常来,常见的有那么几种妖兽后记应该都遇到了,仔细查看应该能够看懂。

然而高负高估自己了,待到后记回去练习弓箭的时候,他偷偷拿出来看过几眼,居然一个都认不出来,地图上密密麻麻的被他画满了标识和画像。

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些妖兽的轮廓,高负分析了好半响,才分析出一种妖兽。

这小子实在画的非常抽象,有大师风范,他承认作为队长他认不出来。

后来与谭志鹏聊天的时候,高负又拿出来与谭志鹏交流,两个人讨论的好一会儿工夫,终于认出了四五种妖兽,但是远远不够啊!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需要后记亲自来解释清楚。

两个人才放弃了研究,这种费时间又没有收获的事情,开始修炼汲取灵气。

“他带了一张图回来,直接看图不就是了,为什么还……”

芝山还年轻,见识还少,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最厉害的就是看图,看图答题,看等高线,看矿场分布,看气候图等等这些,每次他都考满分!自然不明白高队长为什么一张图,还要让后记自己来说。

结果,靠近高队长一看才知道,自己想的太天真了,这图恐怕还真是后记自己才能够看懂,这小子简直就是画画鬼才!

鬼画符莫过于此。

“额,我来看看,这个是灵火凤,这个嘛……夏凉圆角……”后记皱着眉头指着一个个地方吞吞吐吐的说道,似乎画上的东西他自己都不太认得。

芝山直冒冷汗,莫非这小子连自己画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记,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妖兽吗?”

看着地图上黑黢黢的那一坨,芝山搜索完脑海之中的知识存储都没有认出来,然后用手指着那里对后记问道。

“这……这好像是,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应该是三重境以下的妖兽,我对三重境以上的妖兽记忆深刻,一重境和二重境的妖兽就太多了,记都记不来,积分也少,所以我就没有特别的记忆”后记解释道。

“那你就把三重境到五重境的妖兽,重新梳理一遍,我这里有一张新的地图,梳理清楚之后你将它们画在这个新的地图上面,然后我们再来规划狩猎的路线,你看怎么样?”高负没有纠结这一张乱糟糟的地图,直接拿出来了一张新的地图递给后记,让他筛选出那些高等级高积分的妖兽,这一次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把自己区域内高等级的妖兽全部屠杀殆尽。

若是这还拿不到名次,那只能够怪自己这一队运气太差了,抽的区域值钱的妖兽太少。

“哥哥们你们都看好了,三重境以上的妖兽,我可都是刻在脑子里的,闭上眼睛都可以带你们过去。”后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胸有成竹道。

顺手接过新的地图还有笔墨,他的那一支笔早就用完了,后面是自己烧了炭在地图上面做标记,所以地图被他画得非常漆黑。

有一些碎了的炭,被放在怀中的时候碾成了粉末,随着汗液渗透到整张纸,自然就看不太清楚了,这也不怪他。

“在哪里画呢?这会没有平坦的石头。”

谭志鹏看见后记拿到新的地图还有笔墨后,小脑袋东张西望,便知道他在找可以画画的地方。

于是想帮他寻找,往四周看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这么一块地方。

“你们谁,把后背借给后记用一用,让后记可以画得更详细一些?”高负问道,眼睛看向谭志鹏。

“别,我的腰不好,一把老骨头了,可做不了这种事情,交给年轻的吧!”谭志鹏立刻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拒绝道。

随后他的眼睛看向了芝山。芝山双手叉腰,抬头看天,装作没有看见,时不时的用眼睛余光瞥了瞥白枣。

这种时候还不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最后谭志鹏把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白枣身上,白枣虽然无奈,他不敢看芝山,生怕芝山盯着自己的屁股看,或者再给自己一耳光。

“啊,那么好吧!能够为队里做贡献,是我们每一个成员应该做的事情。”白枣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下来,把自己做的事情说高尚一些,其实心里非常不情愿。

白枣找了一块比较宽敞,光线比较好的地方,躬下了身子,让后记把地图铺在自己的后背上开始作画。

很快可以画好地图的后记此次出笔却非常认真,每一笔、每一画都认真勾勒,他想要画一张完美的地图出来,让大家能够一目了然的知道哪里有妖兽资源,他不想再被大家嘲笑他的画技。

平时出去打猎,无聊的时候,他就会作画,画画技术因此锻炼出来,还是很高的好不?今天居然被这样嘲笑了,他一定要争回这一口气,他决定要把妖兽画的纤毫尽显,栩栩如生!

后记需要争回一口气,却是让白白枣非常的劳累,苦不堪言。

我说你画个妖兽有必要这么认真么,你会不会画,不会画就是写个名字再地图上相应位置就好了啊,你这一笔画几个呼吸的时间是什么意思?

“我说小兄弟,你画好没有啊?我这腰可不行了啊!腰背弓久了有多劳累,你是学射箭的应该清楚啊,你给个准信多久能够换好?如果还要不少时间,可不可以休息一会儿?”白枣终于撑不住了,求饶道。

他确实撑不住了,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这是到了极限的表现。

“要不这样吧!芝山,你替白枣一会儿。”高负思索道。

高负又同情起了白早,谁让白枣脸上红色的印记一点都没有消下去,非常明显,现在还可怜兮兮的被当做画桌,这富家公子也太欺负人了,得让他也吃吃苦!高负届时心中如此想到。

“行吧,队里要互帮互助,白大哥确实坚持不住了,那我就把他替换下来,让他好好养伤。”芝山答应道。

随手拍了拍后记小兄弟的背,这小兄弟一时受力,拿笔不稳,手上稍微用力,往下一戳。

啪!

后记多出来的这一点点力,戳到了白枣的背,成为了压倒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濒临崩溃的白枣直接趴到了地上,摸着颤抖的老腰,就差口吐白沫了。

“你真不行啊,才这么一点时间就腰不行了!”芝山噗嗤一下乐呵地说道。

呜呜!

“你行你上啊,我看你能够坚持多久!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向你道歉,我以前不该找你单挑,都是我的错,现在我向你认错好不好?原谅我吧,啊,公子哥!我日后再也不叫你风流少爷,碰见你管你叫声哥!”大男人白枣居然哭了,抽泣地服软道,就差给芝山跪下了,随过去一两个实诚了,他仍然一想到芝山盯着自己屁股看就毛骨悚然。

“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话!不就是输了吗?珍惜每分每秒好好修炼,待你修为强大了,再找他挑战,把他打败才是,你这样子算什么?以后还要不要修炼了?还要不要晋级了?还要不要修炼更高的境界?如果你这就被打垮了,以后怎么进入人族卫队,去屠杀魔族?”高父训斥白枣道。

好好的一小伙子竟然在自己眼前崩溃了。

似乎想要安慰白枣,也想着顺便把二人都教育一番,高负转过身对芝山道:“你也是,不要占着自己家族是零陵镇的四大家族,就可以为所欲为,那四大家族的族长对我们零陵镇做了多少贡献?而你呢?作为大家族之后,你在做什么?欺负同胞吗?有这个精力和力气,为什么不多屠杀妖兽和魔族?白枣他撑不住了,你马上去接替他,直到后记把图全部画出来为止,否则你就不要休息!”

芝山被高负队长狠狠的训斥,他还没被外人这么狠的训斥过,顿时有些不开心了,芝山其实并没有错。

他觉得有必要说几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