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一章  一身独挡万军势
作者:留云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9-11-14 19:38:21 全文阅读

云山界,槐镇神武殿前,一座十米高的人像傲立于天地之间,是整座槐镇最显眼,也最另人瞩目的建筑。

人像上所刻画的这个人,手拄一柄布满裂痕的长剑,昂首向天,神情傲然,眉眼间带着坚毅与不屈,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将他打倒。

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年,默默地站在人像前,不乏英气的面容上不自主地透出一种自信与景仰。

楚痕双眼注视着人像,脑海中却回荡起那首广为传唱了三百年的诗句。

“仗剑补天痕,血肉护生门,一缕英魂归故里,遥遥唱来,神武永相存。”

那一日,沉浸于杀伐的血狱魔界以宏力强行打开云山界的界门,意图血洗实力较弱的云山界。

云山界虽然闭塞,但血狱魔界的凶名还是有所听闻,知道他们所到之处必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论男女老幼,尽遭屠戮。对于自己的未来,云山界的所有人都清楚,等待自己的将是灭亡与无休止的杀戮。

就在众人都感到绝望之时,一人一剑挺身立于界门前,独挡军容齐整的血狱魔界十万大军。

血狱大军魔威赫赫,阵中所散发的肃杀之气充斥天地,纵是云山界内的众人也可感到冷冷杀意直入骨髓。

可面对近在咫尺的界门,血狱大军却是按兵不动,目光所指,皆是界门前那抹燃烧正盛的战魂。

此时,那一人一剑正在奋力厮杀,挥洒的是游走生死之间的快意,更是肩挑亿万生灵的重担。不过数个时辰,足有数千人之众的血狱将士就被这一人一剑取走了性命,而刚刚攻过来的百人队也已折损过半,眼看着也要成为界门前的一缕亡魂。

血狱大军统帅东宫少卿冷眼一凝,轻轻一挥手,又一支百人队从大军中疾奔而出,杀向拼死护守云山界的那一人,步渊亭。

步渊亭披头散发,血染衣襟,但却目光如炬,看向杀过来的百人队的双眼无惊亦无惧。

纵使身上铠甲已经破破烂烂,纵使手中利剑已经铺满裂痕,纵使遍布全身的伤口已经血流如注,染红了自己的衣衫与铠甲,可步渊亭知道自己不能停,更不能退。

身后是妻儿挚友,身后是云山界亿万无辜生灵,为搏得最后一线生机,体力渐感不支的步渊亭却是硬撑着重伤之躯,往前轻轻挪了一小步。

快剑不停挥舞,取走一条又一条生命。

利刃砍中肩胛,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无妨;长枪刺透胸膛,损毁了脏腑,无妨;飞溅的鲜血喷洒到脸上,染红了双眼,也无妨。此时此刻,步渊亭心中唯有一念,战。

战,战到奇迹出现,战到生命终点,战到流尽最后一滴热血。

很快,这支百人队也全部命丧当场,成为尸山上的一具无名尸。

步渊亭紧握宝剑的手在轻轻发颤,一双腿也因体力的严重透支而止不住地颤抖,但他的目光中却仍是充满坚毅与不屈。

只见步渊亭一扬眉,一挥手,在身后划下一道深长的剑痕。

“哈哈哈,残刀断剑筑荒山,枯骨万里掩黄沙,生既无求,死亦无恨。”

张狂的笑声,高傲的气势,不屈的斗志,早已突破了肉体的极限,拖着伤躯的步渊亭让杀气腾腾的血狱大军也不禁为之动容。

看着视死如归的步渊亭,血狱魔界全军将士的眼中并没有因他屠杀族人而表现出恨意,反倒流露出浓浓的敬佩之色。

“勇者。”

血狱大军统帅东宫少卿低吟一语,随即往身侧轻轻一瞥。

东宫少卿身旁两名杀将立即心里神会,狂奔而出,一刀一枪齐挑力战不屈的步渊亭。

眼见刀刃袭来,步渊亭提剑一挡,却忽感对手刀劲凶猛,脚下忍不住往后稍稍退了一步。

后退的脚步紧贴划下的剑痕,步渊亭眉头一凝,高喝一声:“不退。”

脚底用力,步渊亭脚下大地顿时裂开,双足死死陷入地面之下。他用力挡开刀刃,挥剑再挡冲杀过来的长枪。

枪势狠厉不输刀劲,但这一次,步渊亭却是凭身体硬抗力道,说死不退出自己划下的那道剑痕。

霎时,只听“咔”的一声脆响,步渊亭在猛喷一口鲜血的同时,身体内再传出骨骼断裂的声音。

在大军前观战的东宫少卿见步渊亭如此骁勇,眼底不由得露出一丝敬意。

转眼间,数十招已过,两名杀将刀沉枪狠,很快便占尽优势。

看似败局已定,但步渊亭却是眉头紧皱,眼露决然之色。

长枪,刀刃同时夺命而来,步渊亭面色平静不躲不闪,也不挡。

就在长枪刺中身躯的一刹那,步渊亭沉声道:“抓住你了。”

随即,他竟一把抓住长枪,用力拉向自己,使得长枪登时深入数分。

就在使用长枪的杀将诧异之时,步渊亭手中长剑猛然一挥,几乎在同一时间刺穿了对手的胸膛。

临死前,这名杀将难以置信地看着步渊亭,他没想到步渊亭用这样的方式终结自己的性命。

可就在这时,锋利的刀刃冷然贯穿了步渊亭的身体。

“嘿嘿。”

眼见步渊亭无力反抗,第二名杀将发出两声残忍的冷笑。

可是他笑声还未停,就见步渊亭目光猛然一寒,竟伸手折断穿透自己胸膛的刀刃,随即不顾致命创伤,用力向后一挥。

残破的刀刃瞬息划开第二名杀将的喉咙,使得他圆瞪着眼睛,至死未能瞑目。

两名杀将的尸体先后倒地,气空力尽的步渊亭也不由得膝盖一弯,眼看着就要跪到地上。

忽然间,步渊亭脸上再显不屈之色,以长剑拄地,硬生生又站了起来。

血狱大军内静寂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统帅东宫少卿身上,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号令。

而步渊亭同样在盯着东宫少卿,他也在等待,等待着那个奇迹。

沉默若久,东宫少卿终于面色一松,饱含敬意地说道:“好一名不屈的勇者,合该葬入圣陵,供我族瞻仰。”

话音一落,东宫少卿突然一字一顿地高声大喝道:“请五刑——”

此话一出,血狱大军杀气顿散,转而透出一种悲壮的气息,每个士兵看向步渊亭的目光也充满敬仰之色。

随之,五名身穿白衣的刀斧手一步一顿,一步一停,迈着庄重的步伐缓步自阵中走向屹立不倒的步渊亭。

而在五名刀斧手身后,五名同样身穿白衣的士兵各自怀抱着一口古朴的青铜箱,紧随着身前的刀斧手,也缓步走了过去。

看着不断靠近的刀斧手,步渊亭神情一松,这一次他放弃了抵抗。

步渊亭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云山界,轻轻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这一眼足够了。”

轻声一语,步渊亭转回头,缓缓闭上了双眼。

五名刀斧手分立步渊亭周围,随后高高举起透着寒光的利斧。

“行刑。”

一声高喝,五把利斧同时劈下,刹那间撕碎了步渊亭的身躯。

残躯四散,双腿、双臂、上半身躯、下半身躯、头颅分别飞入五口青铜箱中,随之箱盖紧扣,五名刀斧手与五名怀抱铜箱的人再次迈着庄重的步伐走回血狱大军。

如此惨烈、悲壮的死法便是血狱魔界流传万载的五刑礼,也是其他诸界从血狱魔界手中获得喘息之机的唯一希望。

血狱魔界嗜血、好战,却也尊重勇者。血狱魔界在征服一方世界的时候,如果这方世界中有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获得血狱大军统帅的认可,触动五刑礼,那这方世界便可获得三百年休养生息的时间。三百年内,除非这方世界主动攻打血狱魔界,不然血狱魔界绝不来犯。

不过,一旦触动五刑礼后,只要三百年时间一过,血狱魔界必定来攻,届时将不会再有一丝保留,直至这方世界沦为死境。

步渊亭死于五刑礼,正是他所盼望的死法,不管将来云山界是存是亡,但此时此刻他为云山界争来了三百年后拼死一搏的机会。

当装着步渊亭残躯的五口青铜箱到达大军面前的时候,血狱大军顿时分列两侧。随即兵跪地,将下马,看向铜箱的眼中尽是崇敬。

随着铜箱渐渐消失,血狱大军再次恢复原状,军容整肃,气势滔天。

盯着不远处的界门看了几眼,东宫少卿眉头微蹙,向后一挥手,高喊道:“退兵。”

军令一下,血狱大军霎时转身,随之迈着整齐的步伐退回血狱魔界。

而在云山界内,劫后余生的众人纷纷朝着界门的方向下跪,他们在跪拜的不是退去的血狱大军,而是那个凭一己之力,救云山界于水火的英雄,步渊亭。

眨眼之间,两百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距离血狱魔界再次进犯还有三十年的时间,这些年来,云山界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迎接这场不久将至的劫难。

而对于年仅十六岁的楚痕来说,当这场劫难降临时,他必定是为生存而战的一员。

朝着歩渊亭的塑像恭敬地三鞠躬,楚痕转身步入神武殿,他仍显稚嫩地身躯,却留下一道略带狂傲的背影。

留云
作者的话

新人作者才到纵横,敬请诸位可爱的读者们多多关注,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