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风寒剑炽 > 第一卷 红尘铸剑等风来
第三十四章 不如相忘于江湖
作者:萧衫  |  字数:4209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12:13 全文阅读

众生皆苦,天地有不仁之心。大道三千,世人有不及之力。

李溪臣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哭。

他的泪水,是因为他明白了自己要选的路已实在容不下一点情思。既然自己不能让父亲白死,也不能让母亲苦熬余生,那他便只能选择与天下众生为敌。若真的是五圣说谎,又或是有人篡改了遗谶,那他即便真的灭了这个圣朝,也一定会为父母和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而这条路太难了,像吴易之那般的拥有夺天地造化之力的战神也无法抗击的宿命,凭李溪臣一个百漏残躯,又如何还能在追寻真相的同时护住墨溪的现世安稳呢?

世间岂有双全法,不负本心不负卿!

可是天道虽艰,溪臣有必伸之理;此心已定,匹夫无不报之仇!

李溪臣明白,自己只能选择做一个负心之人了。

……

第二天一早,李溪臣躺在床上怔怔的望着天花板。他忘记了自己是何时从观想中醒来,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爬回到这张床上的。他现在唯一还能意识到的,是他的双眼由于瞪的太久而变得无比的干涩和胀痛。

满身泥泞和伤痕,活像一个在沙场中被砍了无数刀的垂死之卒,本该好好安慰肉体的李溪臣却直挺挺的躺在床褥之上,任由泥垢塞入伤口,任由伤口发炎导导流脓。他觉得与其让心空的发酸,还不如让这种痛苦分散内心的煎熬。

就在李溪臣即将要痛的失去知觉的时候,木门“嘎吱”一声被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光中,看不分明。

虽然这个身影也极尽窈窕婀娜,但与墨溪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李溪臣知道,自己是没法在诀别之前再见墨溪最后一面了。

“你怎么了?”绿衣看见李溪臣伤痕累累的样子,赶紧上前关心道,“你们俩这是何苦啊?”

李溪臣没有说话,或者说,他已经无法说出话来了。

绿衣疑惑的看着双目无神,满面通红的李溪臣,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后瞬间惊叫道:“怎么烫成这样?”

绿衣着急的取来温水灌入李溪臣的口中,又细细的用毛巾替李溪臣擦了擦头颈,见李溪臣还是没什么反应,连忙喊道:“有没有人啊,赶紧去叫大夫,有人要死啦!”

但李溪臣并不想被任何人打搅,所以他只好用尽全力抿了抿如同枯树皮一般的嘴唇,拉了拉绿衣的衣袖,艰难的道:“别喊,我不会有事的。”

“这样还能说话啊?”绿衣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李溪臣居然还这么嘴硬,竟然有一点生气,“一个饿的快要晕过去了,一个病的马上就要死了,按理说都该知难而退的,却偏偏一个比一个犟。”

李溪臣听到这里,再也扛不住心头最后一丝坚持。

“桌子上的砚台下面压着一张纸,你帮我交给门主吧。”李溪臣想哭,但干涩的眼角却划不出泪来,“替我告诉墨溪,我只能食言了。但和秦澈的那场比试,我还是会去赴约的。”

绿衣听到这里,竟也有心酸的感觉:“掌教怕你下不定决心,偏要我来劝你。看你的样子,我倒是省了许多口水,只是成了个棒打鸳鸯的恶人。”

“其实这事也不怪他爹,你说呢?”李溪臣撑起身子,干咳了几声,“告诉墨溪,就说我为了一本《墨经》把她从心上放下去了。”

沉思了片刻,李溪臣又再次苦笑的问道:“在心上过却放下了,和从来没在心上过,也不知道她听到哪个答案会好受些?”

绿衣看了一眼形容枯槁的李溪臣,叹了口气:“有你这句话,墨溪这三天的苦总算没白吃。”

李溪臣惨然一笑。

这种没有能力的温柔,根本不值一提。

“回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把这套文房四宝还给墨枫掌教。”李溪臣对绿衣挥了挥手道,“记得给墨溪做碗蘑菇粥吧,她爱吃那个。”

“可是你的身体……”绿衣看了看李溪臣,欲言又止。

“墨老马上就来了,你放心吧。”李溪臣知道墨燃一天没见着自己,肯定马上就会来质问他。

绿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踱步走向桌边,小心抽出了已经叠好的信笺,又拿起了那副还留着墨水的砚台和玉笔。

走到门口,绿衣还是回了头:“我其实挺感激你的,毕竟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你和墨溪,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完,便走出了那扇木门。走的时候,还顺便帮李溪臣把门带了回去。

于是,一切又黑了下来,静了下来。

这种黑暗,让李溪臣忽然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原来,尘埃落定之后,便不用再去多想了,剩下的事,只要熬过去就好了。

“都要一心求道了,总得睡饱了再说吧……”李溪臣忖完,便翻身转向床的内侧,慢慢的闭上了那双已经睁了几个时辰的眼睛。

……

祖庭后院,墨溪的二层小楼,结界已经退去。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墨溪念完用满是枯笔飞丝写成的句子,眼泪早已夺眶而出。

“门主,李溪臣他说,《墨经》和你,他只能选一个。而他,更想要一个江湖……”绿衣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着颤抖,“所以,喝点粥吧。”

墨溪将烫金小笺折的整整齐齐,藏进胸口,和那块糖人放在了一起。随后推开了眼前的冒着热气的蘑菇瘦肉粥,摇晃着从榻上站起,艰难的走向楼梯。她不信李溪臣会为了一本《墨经》放弃自己,但她要亲口去问一问李溪臣,为什么面对苏雩沫的时候是豪气干云的“不如舞雩而求乎雨”,而到了自己这里,稍稍遇上了一点挫折,怎么就成了“不如相忘于江湖”。

“门主!!”看着墨溪苍白的脸色,蹒跚的身影,绿衣的语气中已经有了恳求,“他都说了已经放下你了,干嘛还要强求呢?”

墨溪听到这里,停住了脚步,双手扶在楼梯的栏杆之上,闭紧了双眼,极力克制住想嚎啕大哭的冲动,轻声问道:“他亲口说的吗?”

“我亲耳听见他亲口说的。”绿衣这句话倒是没有撒谎,所以语气坚定,格外令人信服,但接下来的话,却格外随意发挥:“他还说他虽然食言了,却依然会赴秦澈之约,帮你赢得自由的人生,让你可以找一个发自心底喜欢,又能相守终生的爱人。”

墨溪听完绿衣的话,情绪竟然不再失控,反而沉静的转身坐回荷花榻上,端起了那碗李溪臣亲自点下的“蘑菇粥”,不紧不慢的细细品尝了起来。

绿衣看到这里,以为墨溪终于想通了,心中瞬间卸下了多日积压的担心,俏皮的调侃道:“就是嘛,男人哪有热腾腾的粥暖胃啊~喝完粥,赶紧洗个澡,你瞧瞧你,头发都油了……”

更让绿衣开心的是,墨溪居然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观点:“帮我准备一桶最香的浴汤,然后把我从衣柜里找出那件御赐的绣羽霓裳。”

绿衣虽然疑惑墨溪为何能这么快走出失去恋人的阴影,却没有多想。被喜悦充满头脑的她连忙冲下了小楼,按墨溪的吩咐准备起来。

墨溪终于喝完了最后一口粥,她小心的放下手中的青花小碗,拿起铜镜走到面朝空谷的窗户,借着日光将散乱的发丝细细的挽于耳后:“既要相忘于江湖,那你干嘛还要为我得罪皇族?既然放下了我,怎么还记得我曾经为你做的蘑菇肉丝粥?”

说完,墨溪的嘴角扬起一抹无比动人的笑意。

它并不摄人心魄,却春风化雨。这恐怕是人世间最温柔的笑意了吧。

……

半个时辰后,墨溪已经将满头的青丝梳成乌黑的发瀑,她本想涂一点胭脂,却想起了李溪臣说的那句“天然去雕饰”,只好选了一只坠玉金簪插到刚挽成的垂鬓元宝髻中。

三天的不休不眠,三天的不吃不喝,墨溪的脸本有了疲态。但此刻心中的喜悦加上一点修饰,却让那副本就天下无双的容颜恢复了倾国倾城。

“门主,如此的金贵的衣服,平白无故的穿它干嘛?”绿衣虽然疑惑,却还是把挂着御赐的“绣羽霓裳”的木人衣挂,从错金的紫檀衣柜中推了出来。

墨溪笑着,却并不说话,伸开了双臂,示意绿衣帮自己穿上。

绿衣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替墨溪褪去了外套,只剩下一件贴身的纯白亵衣。绿衣见到墨溪动人的身姿竟然玩心大起,偷偷的掐起了她腰间的痒痒肉:“我一个女人都觉得你吸引人,就更别说世上的男人了。放眼九州,你还不是想挑谁就挑谁啊?干嘛要让李溪臣占这种便宜哦。”

墨溪一把打掉了绿衣的咸猪手,正色对绿衣道:“九州虽大,容身不过一室;众生虽多,所爱不过一人。你这是第三次说他的不是了,要知道事不过三,切勿再犯,否则我真的会生气的!”

绿衣从未见过墨溪这般严肃的样子,心中又惊又悔,连连道歉,赶忙将“绣羽霓裳”从木人上卸下,哪里还敢问墨溪是不是心中还没有放下李溪臣。

这“绣羽霓裳”乃是当日圣帝褒奖墨溪文章盖世而赏下的,其工艺之复杂,用料之考究,剪裁之精美,世间恐怕很难有第二件。墨溪本是不泥于外物的人,所以多番推辞,坚决不受,可没成想却在见到它的第一眼时便改了口,第一次从心底喊出了“叩谢圣帝隆恩”。

穿好这件衣服,墨溪足足花了半刻钟的时间。她站在镜子前,绕了几圈,觉得信心满满:

只见月白色的缂丝衬里上隐约的绣着用银丝织成的极为精致又栩栩如生的百鹤瑞翔图。这般工艺,至少需要百名绣女花上三年时间方能成型。而这般繁复精巧的内里竟然被外套遮蔽着,让人看不分明。华而不奢,隐而不露,一派皇家气象。

而霓裳主体所嵌着的,竟是以雪狸绒毛和孔雀翎毛相互缠织而成的羽壁。最为可怕的是,每一朵孔雀翎之上,竟有一半被丝羽被细细的金丝所代替。远远看去,俨然一副谪仙之物,岂是世间可寻。

墨溪原本略显青涩稚嫩的少女之身,在船上这件衣服后的刹那间多了三分妩媚倾城,三分高贵清绝,不禁让绿衣都失了神。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或许,这边是美人让世人见怜,令英雄气短,令君王荒淫的原因吧。

“我看橙子哥哥还嘴硬不嘴硬!”墨溪心中自信心爆棚起来,她自己都觉得世间绝无一个男人可以在这样的容颜面前说出一个“不”字。

墨溪无比的开心,对着绿衣说到:“你告诉我,橙子哥哥现在在哪里?”

“什么,你难道还要去见他吗?”绿衣大惊失色,“你穿成这样,不会是就是为了去见他吧?”

“那不然呢?”墨溪觉得绿衣真的是多此一问。

绿衣赶忙放下了手中拎着的裙摆,苦口婆心的劝到:“门主,别做傻事了,你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况且掌教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李溪臣决定离开你也是发自内心的选择啊,你何苦强求啊?!”

“我偏要强求。”这些话,墨溪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我不喜欢的,就是金山也没用;我喜欢的,就是砖头也无妨!”

“可是……”绿衣还想努力劝一劝,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让她去吧,不然他不会死心的。”墨枫面色沉着,语气也丝毫不乱,他相信李溪臣的决心已经不会动摇了,“你不是不知道他在哪吗?爹告诉你……”

“那你快说。”墨溪听到父亲的话,赶忙说到。

但墨枫却并不着急,反而立在一旁,胸有成竹的道:“但是我有个条件。”

墨溪见状,不再等待,反而直接绕过了墨枫,往楼下走去:“你爱说不说,你不说我可以自己找。但是你的条件,我绝不可能答应!”

墨枫一听,立时一怔,他没想到,到现在墨溪还那么笃定自己的心意。

看着墨溪一身霓裳,独自走出门外,墨枫心中一乱,开口道:“他在待客厢房,甲字第三号。”

墨溪听完,头也不回,走出了院门。绿衣看了一眼墨枫,便赶忙向外追去。

墨枫怔怔的听着女儿渐渐消失的足音,原本自信坚定的心开始乱了。

“李溪臣啊李溪臣,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