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轮回仙梦 > 正文
楔子一
作者:青衣少侠  |  字数:3286  |  更新时间:2019-11-14 16:18:22 全文阅读

天空昏暗无光,上面堆满了稠密的乌云,只有少许几缕微弱的残光折射而出,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压抑气息。

下方,一座无名山崖上,四处都是破碎的残迹,碎石块滚落了一地,一旁几根歪歪斜斜巨柱高耸入云,地上模糊的画着一副巨大的八卦图,似乎是一处被遗弃了的祭坛......

“咔嚓”一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黑暗中,一个身影渐渐清晰,脚步声愈发错乱,好似颇为愤怒。

“你来啦......”祭坛深处,一声苍老的嘶哑声传了出来,声音有气无力,伴随着一阵咳嗽。

“你果然躲在这里!她没有骗我,我就知道,我是拦不住你的,可是这样做,值得么?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数万年的道行!”黑暗里的那个影子停止了步伐,轻声叹气道,言语中满是愧疚和自责。

“该做的事,总是需要人去做的,我不过做了我觉得是对的事情,在你看来她只是一个女人,可是,在我的眼里,没有更重要的了,所以,你也不必愧疚,再说了,打碎了这片天地的规矩,往后万年,人界再也不会被所谓的神道所约束了,从此,三界分离,是时候换这片天地一个清静自由了......”祭坛深处,声音愈发虚弱无力,好似微弱的油灯,即将燃烧殆尽。

“罢了,万年前我说服不了你,万年后,我依然劝不动你,看来不管过了多久,我依然是那个从来不曾失去,也不曾得到的人,既然这片天地已经有了独立的轮回,那我也算为了你,为了我这无尽岁月里唯一的老友,做一件值得的事吧......”黑暗里的人影走出了阴霾,他看了看破旧的祭坛深处,无奈的仰头长叹,只不过眉宇间的那股忧郁却慢慢淡去,似乎已经看开了许多。

“贺斌,你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的渡过这最后的时光吧”祭坛深处,声音断断续续,最后回归了寂静。

祭坛外的男子眉头一皱,他身上一股浓浓的的寒意一涌而出,四处空气发出“咔咔”的撕裂声,好似经受不住压迫。

“难道是......”他低语一声,身形一晃之下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面色铁青的站在一具披着黑袍的白骨面前,只见那白骨四周全部是发着黑幽的锁链,把他死死的锁在了这处空间里,这可怕锁链消磨了他仅剩的魂力,而其目的,为的就是让他魂飞魄散!

他悲悯的弯下腰,给自己这位老友扶正了那已经无法挽回的身躯,微微叹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被誉为神道最有望立教称祖的真君,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落了个神魂俱散,肉身分离的下场。

由此可见,涉及到大道之争,其后果,总有有一方死伤殆尽,方可罢休的。

他看着围绕着白骨周身的九九八十一盏元婴灯,只是现在全部已经熄灭了,这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和遗留在空气那可忽略不计的痕迹。

“你想就这般一声不响的消失,谁都阻止不了,可是,我不答应,不为别的,因为我记得,在我大劫降至之时,是你用自己的本命之物,硬抗了十万道天罚神雷,为我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不然,如今也没有什么三界第一剑仙的存在了,也许,到了该还情的时候了......”男子像是想清了什么,脸色光彩流连,他直起腰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友。

苍穹之上,天界之中,一处仙家秘境之内,密室里,一个面色淡然,白发白须的老道人盘膝而坐,他身穿紫金道袍,头戴莲花冠,手捧拂尘,身前禅香环绕不止,他双眼紧闭,好似正在修炼。

“咦?有人在破除封印,试图打开三界的轮回通道......”老道人手指微颤,眼皮一跳,他疑惑的低语几声,然后掐指算了算,但是好像被什么东西蒙蔽了,模模糊糊算不清。

三界之中,地界万里之遥,这里的空间一片苍白,到处都是哀嚎声和尖叫声,伴随着一阵阵阴风呼啸而过。

许多透明的人影被锁着铁链一脸颓废,身后是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黑色鬼物,手持冒着黑气的鞭子,不停的鞭打怒骂,赶着他们朝着大门内走去,大门上模糊的黑字发着淡淡的余光,正是“酆都鬼城”四个大字!

酆都深处,大殿内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华服男子,他一脸阴沉森然,眼神深处确有些惊愕,只见他手上捧着一个暗黑色的大印,上面刻着古朴的“东岳”二字。

“好一股霸道的剑意,竟然一剑劈开了黄泉之路,生生将三界封印揭开了一丝缝隙,就连我都只能模糊的感应一丝痕迹,如今十殿阎罗那边,估计也是乱成了一片,难道,是何方神圣来这里要人来了?”华服男子猛的站起身来,冷笑了几声,笑声传遍了空荡荡的大殿,余音袅袅......

同样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其他人,都是感受到了一股霸道至极的剑意一劈而出,三界内乱成一片......

“哈哈哈,好,好,好,砍得好,早就看地府那群鬼东西不顺眼了,如今终于有人比老道我更不能忍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是该多喝几杯,这鬼日子,淡成鸟咯!”东海之滨,一处桃林中,一个穿着破旧道袍的疯癫老头拍手大笑,震落了桃花无数,旁边一个小童子唉声叹气,抱着个大酒葫芦摇头无语,对自家这个师傅,他真的是无可奈何。

中土神州的一处书院内,一个老夫子巍然屹立,他手上捧着一堆竹简,眼神温润如玉,他仰着头,入眼处晴空万里,他笑道:“这一剑,风采如初啊,往后万年,再难看到如此壮丽的一剑了,可惜,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啊,有些舍不得了......”

他低下头,揉了揉发胀酸胀的老眼,意志突然变得萧索起来了,他“哎”了一声,低语道:“从此之后,人间事,人间了,再也不会看到有人白日飞升,有仙掉落凡尘了,真想再看一眼,那漫天七彩祥云的美景啊......”

乡间泥道上,一个农夫扛着锄头,腰间憋着一个大水壶,牵着一头大水牛,他疑惑的朝着天边瞥了一眼,翻了个白眼,嘀咕道:“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个恨不得把天都捅破了......”

那大水牛扑了扑双耳,没好气的打了个响鼻,眨了眨铜铃般的大眼,摇了摇尾巴,好似对那农夫嗤之以鼻。

白云深处,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头探头探脑,然后看了半宿,拍手笑道:“善!”

此时,无名山崖的祭坛外,那男子浮在半空中,藐视天上乌云深处的雷声怒吼,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不是一剑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剑!

“于公于私,我都该还你人情,所以不用觉得愧疚与我,至于轮回之后,你们两个还会不会相遇,我就不知道了,好了,如果有话,你们就赶快说了,我也撑不了多久,这轮回大门,太消耗我的灵力了。”那男子脸上光彩轮换,身上那股冲天剑意霸道绝伦,凭着一己之力,竟然于这片天地相抗而不落下风。

“贺斌,你这何苦,本就是我一个人犯下的过错,你又何必来趟这浑水呢,你让我如何安心而去。”只见两道模糊到透明的两道人影被一股炙热的白光包围,好似风一吹就散了。

“强哥,对不起......”其中那个依稀可见是个女子的人影,愧疚的嘶哑道。

“本就是我愧对于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棉儿,你怕不怕”另外一道人影声音虚弱,但是却很坚定。

“以前不曾怕过,如今,以后都不会,只要能在你身边,怎么样,我都愿意......”那女子虚影展颜一笑,温婉如初。

半空中的男子叹了一口气,仰头望天,半晌后,回望过去。

“李强,拉住她,我该送你们入轮回了,把所有话留到转世之后再说吧!”男子脸上光芒渐渐淡去,脸色变的白若透明,他眉头一皱,大声喝道。

只见四周光线变得深邃,天上乌云缓缓而动,相互交融之下,一处伸不见底的大黑洞里,无数银色雷蛇乱窜,一股恐怖的压力一压而下!

“哼,区区天道,也敢如此放肆!你若拦我,休怪我剑下无情!”只见他脚下一剁,四周剑鸣声大起,森然剑意横生!

“胡闹!你竟然为了两个刑徒公然违抗规则,你可知道,你这一剑,造成了多大的后果!还不速速收手,与我回去领罪!”天空的黑洞中,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其中。

“凭你,也配?”下方男子没有多余的表情,仅仅是往前踏了一步,仅此一步!

“铮”一声嘹亮的的剑鸣声骤然响起,一股誓杀一切的剑气一荡而出,直直朝着天空,劈了过去!

“轰隆”天道的尊严像是受到了挑衅,也好似有了惊吓,无数雷霆一涌而出,一条数百丈的雷龙张牙舞爪的一扑而下,迎面撞上了那道势必劈开这片天幕的剑气!

一道略显透明的剑气迎风暴涨,势如破竹一般,摧枯拉朽的把那气势汹汹的雷龙,连着布满这片天空的黑雾直接劈成了碎片,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片天空没了黑雾的笼罩,变得晴空万里,阳光重新笼罩了这片沧桑的大地,一阵阵清风徐徐袭来。

“好了,走吧,我护你们最后一程......”那男子大袖一收,将两道虚影藏进了袖中,朝着已经打开的天幕,一踏而入!

青衣少侠
作者的话

第一次写小说,很多都不懂,就当是尝试一下吧,如果有人看的话,希望能指教一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