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世劫 > 作品相关
60得勇将岳飞谋划策,定姻缘元红说人伦
作者:胶东布衣  |  字数:7246  |  更新时间:2020-01-17 11:26:12 全文阅读

诗曰:

不是尊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劫数东南天作孽,鸡鸣风雨海扬尘,

悲歌痛哭终何补,义士纷纷说帝秦。

王洋之请屏退左右。岳飞笑道:“为将者身居百万军中,若还不是一心一德,安能用兵如指,岳某帐上帐下,无大无小,尽是机密之人,郡王若有话但说不妨。”

王洋之惭愧不已道:“我明月哥哥是个刚烈的男子,生平就不会耍诈和逃命,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不如先以一招抛砖引玉将其引出莫邪关,再来一招釜底抽薪截住他的回军之路。”

岳飞道:“这一招我也曾想过,但是就是不知道杨再兴如何才能恼怒出战。”

王洋之低头道只需如此如此杨再兴必然恼火,非要下来决战的。岳飞笑道:“郡王这计谋可是有些阴损啊。”

王洋之道:“我与杨再兴有八拜之交,誓同生死,前日杨再兴失手杀了翻兄弟,王萧也很是难过,但人死不能复生,杨再兴武艺超群,日后必然能帮助大哥完成北伐大业,岳大哥就不想收为己用吗?”

岳飞道:“我早有此意,郡王不必担心,我已派王贵前去知会张宪务必生擒杨再兴,岳某不是小气之人,为国举贤公也,我心中虽然十分痛恨杨再兴,但在下岂能以私废公。”

第二日王贵帅军到莫邪关下挑战,杨再兴在关隘上骂道:“败军之将还敢复来。”

王贵道:“我等是朝廷的官军岂不能剿灭你们这些贼寇。”杨再兴骂道:“官军,官军,除了会欺负老百姓还会做什么?”

王贵道:“你杨再兴不是素来号称勇将吗,怎么不敢下关来比试一番。”杨再兴笑道:“你这个岳飞的副将还是回去让岳飞来吧。”

王贵道:“怎么?你是不是每日和自己的妹子鱼水之欢不敢出来比试了。”说完宋军的军阵齐声呐喊道:“好色杨再兴,辱妹莫邪关。”

杨再兴一听这个不禁大怒帅军打开关门直奔王贵军而来,王贵暗道:还是王洋之懂得杨再兴,知道他致命弱点便是在乎私德的名节,不容许半分戏弄。

王见杨再兴来的气势汹汹而来,不敢接战便往后退却。

杨再兴气冲牛斗非要生吞了王贵一般,追出十里路,王贵忽然转入林中不见了。杨再兴方才心中大叫不安道:“不好,中了王贵这厮的奸计了。”

急急忙忙回军到莫邪关下见城头已经插满了宋军的旗帜,杨再兴等人不曾带攻城工具只能望关兴叹。

此时岳云,张宪各帅一军从关上和关后杀来,两下夹攻杨再兴的军队大败。

杨再兴双战岳云和张宪,斗了一阵见四周的军士已经没了,只好往南而走要去贺州和曹成汇合。

正行之间,一队步兵往这边而来,一看是曹成浑身是伤连马匹都被打没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徐庆帅宋军已经占领了贺州和道州,曹湛已被徐庆所杀。

曹成是拼了老命才逃出来要与杨再兴汇合。曹成见杨再兴也被打败不由得失望道:“天亡我也!”此时张宪帅宋军已经逼近。

杨再兴见宋军追赶的紧,对曹成说道:“大哥,不如你骑马走罢,我步战抵挡宋军。”

曹成此时已经智力皆困,急于脱身忙上马说道:“好兄弟,你先在此抵住宋军,哥哥这就去搬救兵救你。”说完头也不回的催马便跑。

杨再兴见曹成只顾得自己逃命不禁心寒,将此前对曹成的不满一股脑的涌出愤然说道:“今日报恩已毕,从今往后我杨再兴与曹成再无瓜葛。”

宋军不一时将杨再兴团团围住,张宪喝命道:“杨再兴还不快快投降,你已经是瓮中之鳖,还要困兽之斗吗?”

杨再兴大笑道:“有本事的尽管上,杨再兴不杀你个几百人就不是好汉。”张宪命长枪队向前,不一时二十几人已被杨再兴打退。

张宪见杨再兴凶恶不顾性命令不可再向前,命弓箭手将杨再兴围住准备射箭,张宪自己亲自也弯弓搭箭要射杨再兴。杨再兴见如此双手紧握烈水枪,两眼一闭准备等死。

此时忽然听到王贵飞马赶来道:“张兄弟且慢动手。”

张宪道:“王哥为何而来?”王贵道:“且先放下弓箭再说话。”张宪命军士放下弓箭。

王贵道:“杨再兴,曹成已经自己逃命去了,你今日被围于此再战下去不过是多伤及人命,登莱郡王请你到帐中一叙,你的义妹柳夕儿也在我军中毫发无损,你若是想死见过义弟和义妹再死也不迟,何况你杀了我家主帅的亲弟弟,难道就这么一死了之,岳相公也要见你一面。”

杨再兴看了看数重的军士,知道自己难以脱身,长叹道:“愿见我义弟义妹一面再死,杨再兴顶天立地自然不会逃避罪责,岳飞既然要见那就相见一面再死。”言罢放下烈水枪。

王贵上前用绳子将杨再兴捆了,亲自压着杨再兴到岳飞大帐。

岳飞听到杨再兴被擒心中大安,命人将杨再兴带进大帐,不一时杨再兴被带到。

杨再兴见王洋之与岳飞并排而坐高声道:“贤弟可看在昔日交情的份上,替我照顾好我柳贤妹,我虽死无恨,哥哥先走一步,兄弟保重。”

然后又对岳飞道:“杨再兴深知罪孽深重,岳鹏举你要杀就杀,以我之命抵岳翻之命杨再兴绝不皱一下眉头,但我见你岳家军也是仁义之师希望祸不及家人,放了我这的义妹和莫邪关里无辜的百姓。”

王洋之忙离下座来下拜道:“岳大哥,王萧今日斗胆干预军中之事

国家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我杨再兴哥哥将才难得,自古成大事者不以私忿,王萧以全家之命担保我义兄归顺朝廷,为岳大哥北伐出一份力。”

岳飞忙扶起道:“郡王皇家之尊给我一草莽之人下拜,实在令岳飞无地自容矣。”

徐庆,张宪道:“大哥就要放了杨再兴不成,翻兄弟的仇难道就不报了吗?”

岳飞从腰间掏出匕首走到杨再兴面前,王洋之此时紧张的手心出汗,随时准备替杨再兴挡上一刀。

杨再兴见岳飞手持利刃朝自己走来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想起柳夕儿不禁难过不已,长叹一声闭目待死。

岳飞走到杨再兴的身后将绳索割断对部将们说道:“彼时各为其主,且刀剑无眼,为帅者治军为国,岂能因私废公,何况杨大郎相貌堂堂,武艺超群,试问在坐众将何人可敌?”

转头扶起杨再兴道:“如今中原板荡,大郎与岳某同乡里,我等之祖籍百姓深受金贼荼毒之苦,今日岳某不才欲邀将军共图大业,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杨再兴不曾想到岳飞会招降自己,按照自己的思维自己杀了岳飞的弟弟今凡被捉住定然断无生理,见岳飞如此大出意外,不由自主的呆在原地。

王洋之以为杨再兴是在痛恨朝廷不肯归附朝廷便道:“哥哥不必迟疑,你来此处非为朝廷,只为岳大哥之部将,哥哥又可以和柳姐姐相聚了,何况那曹成实在人品不佳,在哥哥危难之时离你而去,这样的人你保他作甚?”

杨再兴被王洋之这么一说想起曹成的不义不禁失望透顶,思量了一番见岳、王二人如此说谢道:“杨再兴愿效死命。”

岳飞大喜和帐下众将士一一见过。岳飞道:“自今日起,杨大郎便是我军中正将,也是岳家军的兄弟了,各位弟兄不许再提往日之事,若有再提往日之事者,军法从事。”

张宪等人领命,岳飞宣布完军令后拉着杨再兴到校场上见杨再兴的坐骑有些年老,指着一匹马道:“大郎可知此马。”

杨再兴见那马通体青灰,体型硕大,中原之马不常见一见便知是一匹好马。杨再兴摇头道:“我看这马是世间少有的良驹,肯定是达官显贵的坐骑。”

岳飞道:“大郎,可知曲端的铁象马。”杨再兴大惊道:“此马便是铁象马?这铁象马天下闻名杨再兴如何不知。”

岳飞道:“此马富平之战后归吴阶吴相公所有,我是用了三车金人的战利品换来的,好马配英雄,此马也只有大郎配骑坐,今日便送给大郎,权当是见面之礼。”

杨再兴忙推辞道:“杨再兴是罪人,岳侯不怪罪已是开恩,如今杨再兴刚到军中尺寸之功未立便如此,我岂敢收如此大礼。”

岳飞道:“大郎莫不是瞧不起岳某,若嫌弃岳某那便不收。”

杨再兴道:“杨某不是那种人,岳相公盛情杨某岂能不知,但此马有神速,杀场之时可以救人于危难,杨再兴有烈水枪在手,天下何人敢近,还是将这良马给需要的人。”

王洋之道:“岳大哥对明月哥哥神往已久,若明月哥哥不收岂不是冷落了岳大哥的心。”

岳飞道:“自那日牙山一战岳某对大郎的武艺已是十分钦佩,今日能到我军中效力实乃上苍所赐,郡王时常夸耀大郎是个慷慨之人,如何为了一点小事而如此不痛快。”

杨再兴见推脱不掉方才收下。岳飞道:“大郎当心,此马性情暴烈,极难驾驭,这军中只有我一人能骑乘。”杨再兴一听这话反而激起了好胜之心,立马牵着铁象到了校场的空旷处。

刚上马坐好,那马欺生不停的前后跳动想把杨再兴摔下来,杨再兴奋起神威死死地用双腿夹住马肚子,双手用力挽住缰绳。

过了一刻钟之后那马便不再跳动,直接向外跑去。杨再兴骑在铁象马上立马感觉到风驰电掣一般奋力一提铁象,在马上放声大笑。

飞奔了一阵之后不想那铁象直奔树林里去了。这树林中有树枝将杨再兴刮到马下去了。那马也不停住,拖着杨再兴就跑。

杨再兴奋力拖住缰绳,瞅准一颗结实的树双脚夹住树干,双手奋力向后拉铁象。

铁象也不停的向前,双方僵持了好一阵子,铁象低挡不住,回头望着杨再兴。

此时的杨再兴也已经是精疲力尽,见铁象向自己走来,才放开缰绳,躺在地下不住的喘气。

歇息了一阵之后上马回营。这才想起柳夕儿来,内心一阵愧疚,忙问的柳夕儿在何处,找到柳夕儿所在的军营。

柳夕儿见杨再兴进来抱住杨再兴大哭道:“不想今生还能见到哥哥,若是此生见不到哥哥,小妹即刻去死。”

杨再兴安慰一番后说道:“贤妹还未找到令尊,为何轻言生死,我带贤妹去认识一下我的义弟。”柳夕儿道:“可是哥哥时常提及的结拜义弟登莱郡王,就是他下令将奴家接在此处派重兵守护,不许一人进入,奴家也正要感谢他的救护之恩。”

杨再兴领着柳夕儿来见王洋之。王洋之一见柳夕儿的容貌不禁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道:世间怎得有如此美貌之人,李师师姐姐是气质绝佳,王元红是刚健之美,赵圆珠是清纯之气,而此人却是容貌美丽的不可芳物。

王洋之故意以为柳夕儿是杨再兴的妻子忙下拜道:“小弟拜见嫂嫂。”杨再兴忙道:“贤弟弄错了,这是我的义妹。”

王洋之见柳夕儿脸红的不说话已从中看出端倪,忙起身笑道:“今日尚是姐姐,他日自然是嫂嫂了。”

柳兮儿更是羞得低头不语忙跑出去了。杨再兴埋怨道:“贤弟为何胡说,你看,柳家妹子都气走了。”

王洋之笑道:“上阵杀敌王萧不如明月哥哥,但是花前月下之事大哥还需多学,那柳家姐姐明显是喜欢上哥哥了,难道哥哥不知。”

杨再兴见王洋之说的很对沉默不语,王洋之见杨再兴沉默也不好意思再问,一日杨再兴不在。

王洋之遇到柳夕儿将柳兮儿请到一边笑问道:“姐姐觉得我家哥哥为人如何?”

柳兮儿道:“杨大哥真是世间奇男子。豪杰无双。”王洋之道:“我家哥哥对姐姐如何?”柳兮儿立时低下了头,不好意思,支吾了半晌。

王洋之便要柳夕儿给自己讲讲杨再兴与她之间的故事。柳夕儿从头到尾将怎样在从韩顺夫处相救,再到千里相送,最后到一起落草曹成处。

王洋之听后笑道:“好一段千里送京娘,当年宋太祖因为那繁文缛节与京娘错过,逼的京娘自尽,我每次读这事便扼腕叹息,今日杨大哥要做宋太祖,姐姐可不要做京娘,姐姐可想成为王萧的嫂嫂?”柳夕儿害羞的不言语。

王洋之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逗女孩害羞脸红,见如此笑道:“若是姐姐不说话那就是不想成为我嫂嫂了,当年我在杨大哥家里住的时候曾经答应杨伯母为哥哥娶一房妻子,前几日我夫人已经给杨大哥物色好一个大家闺秀,就等着杨大哥回到临安之后就拜堂成亲,那女子也是美艳无双,也是巧了一般的姓柳。”

柳夕儿一听王洋之这话急道:“杨大哥同意要娶那女子了?”

王洋之笑道:“我与大哥是八拜之交,自然要关心大哥的婚事,姐姐既然不想成为杨大哥的妻子难道还不要别人嫁给杨大哥吗?”

柳夕儿信以为真难受道:“我内心早已属于他,不想他竟然如此绝情。”

王洋之见柳夕儿这般便忙道:“王萧适才不过是戏言,早就听说姐姐和杨大哥患难相扶江湖之事,再说了,世上的女子恐怕再也没有像姐姐一般美丽的了,王萧可以说服哥哥娶姐姐为妻,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柳夕儿转急为喜忙道:“郡王可不许唬人。”

王洋之道:“姐姐放心,以姐姐这绝世美貌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哥哥只是出于道义不愿做趁人之危事情怕天下英雄议论而已,王萧此来就是特来为我家哥哥说亲来的,姐姐与我家患难相交,这段缘分也是上天注定,即是上天注定你二人就不要推辞,嫁人便嫁杨大郎,我哥哥是个嘴拙之人,所以小弟特来问姐姐对我家哥哥是否有意。适才才以言语相探,姐姐莫怪。”

柳兮儿这才知道被王洋之给套路了,满脸通红低头不语,良久才说道:“郡王莫要取笑我,当初在徽州杨大哥可是坚决不肯的。”

王洋之道:“此一时彼一时,彼时若与姐姐那是趁人之危杨大哥光明磊落绝不能做这事,而今你二人同甘共苦已是患难相扶,这份情谊世间绝难再有。何况,明月哥哥母亲在时我便答应伯母要为哥哥找一个大家闺秀,你说这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小弟这就去大哥那里选个吉日娶了姐姐,往后姐姐可就是我的大嫂了。”

说完告辞而出,来找杨再兴,见了面便开口道:“哥哥做的好事?有人因你就要寻死了。”

杨再兴以为是仇家来报仇的说道:“兄弟为何如此说?何人因为我要不活了。”

王洋之道:“自然是柳家姐姐,大哥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会做如此不堪之事。”

杨再兴急道:“我做什么不堪之事了?”

王洋之道:“柳家姐姐都被你给抱过了,而且你将人的心偷走,如今柳家姐姐因为哥哥嫁不出去,哥哥难道就不要担责任吗?”

杨再兴道:“兄弟不可胡言乱语,杨再兴做事顶天立地,从不做趁人之危之事,兄弟若是替柳家贤妹来做说客的,还是免开尊口,以免伤了你我的兄弟情义。”

王洋之见杨再兴如此决绝,只好暂且不说,这王洋之也是,与杨再兴这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杨再兴是吃软不吃硬的主。

王洋之出来了之后猛然想起王元红,便将这事情先暂且一放,等回到临安再让王元红来做计较。岳飞派张宪和王贵分别扫清曹成的周围残余势力,不几日军士来报:曹成被部下所杀,余部尽数归降。

杨再兴听到曹成死讯叹息一番,去将曹成的尸首埋葬好。

这些时日杨再兴见岳飞推赤心于其腹中,降殊恩于其望外,在驻屯道州附近的四个月中,不允士兵出游街衢,滋扰乡民,内心也是钦佩岳飞不已。

当地百姓要看岳家军,只有他们操练时,才能一睹队伍盛容。

素常那种怕见军队的心理,在这里却变成盼见军队,岳飞治军之严谨,岳家军军风之清明,由此可见一斑。

不几日百姓听闻岳家军将班师回临安复命,乡民均希望在军队出发之时到场欢送,一方面表达惜别之情,另一方面也想藉此再看一次大军盛容。

岳飞为了不惊动乡里,先期不照会郡中士绅和官员人物,而下令全军夜间悄悄开拔。待大军逐渐去远,岳飞才派人向地方人士告别。

百姓闻风蜂拥而来,一心想见见这个声名显赫的岳将军,但及至人马过往完毕,还不见岳将军出现。

后来问到一个知情的士兵,才知道将军早已杂在裨将军群中悄无声息地走了。

岳飞回到了临安,赵构见岳飞平定曹成,又收服了猛将杨再兴和数万军士不禁大喜,升赏岳家军的将士不提,众人谢恩完毕。

赵构见岳飞屡立大功为岳飞建私家豪宅,岳飞推辞道:“敌未灭,何以家为?”

赵构道:“卿家以为这天下何时太平?”岳飞慨然道:“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赵构大喜。

王洋之领着王元红来拜见杨再兴夫妇。杨再兴一见王元红英武绝伦大有男子气概不禁大喜道:“久闻洋弟有一武艺绝伦的妻子,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王元红见杨再兴英武绝伦与王洋之这种白脸男人大不相同也道:“王萧时常提起杨大哥,今日一见你我既如此投缘不如结为兄妹如何?”

杨再兴大喜道:“以后不紧是弟妹也是亲妹了。”二人相谈甚欢。

杨再兴和柳夕儿走后,王洋之将杨再兴和柳夕儿的事情说与王元红听。王元红听完之后道:“杨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儿女之事甚是不痛快,死鬼你放心,老娘一定将这亲事说成了。”

第二日王元红前去劝杨再兴道:“杨大哥就这么狠心。”杨再兴不解道:“妹子何出此言?我如何狠心了。”

王元红道:“柳家妹妹已经为了哥哥要寻短见,你却为了那所谓的伦理道德而不管不问人家的死活。”

杨再兴道:“贤妹既然说了伦理道德,杨再兴生于天地间不想做趁人之危之事,何况已经结拜为兄妹如何能再有其他非分之想。”

王元红道:“大哥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趁人之危,柳家妹妹若不是大哥相救后果不堪设想,如今大哥这一身的英雄之气已经让柳家妹妹无法自拔,要怪只能怪大哥太有魅力,大哥既然也喜欢柳家妹子为何不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勇敢去爱呢。”

杨再兴见是王元红不好意思发作,只是沉默不语。

王元红又道:“大哥难道还怕那封建礼教不成?我家王萧那么懦弱的人都敢同姓结婚,若是王萧当初居于礼法,那也没有你我兄妹相识这一场,这死鬼都敢这般何况大哥,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的束缚,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不用管他人的议论。大哥不必再迟疑了,我看这个月初九便是良辰吉日,你就娶了柳家妹子吧,一切婚姻之事有我和王萧去办。”说完就告辞而出。

杨再兴再要说什么已经来不及了,一想王元红刚才的话确实有十分道理,自己难道就不敢打破俗礼不成。

王元红又到柳夕儿处拉着柳夕儿的手说道:“恭喜杨大嫂,以后咱们可是妯娌了。”柳夕儿忙问事情的经过,王元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柳夕儿道:“只怕杨大哥还有犹豫。”王元红道:“大嫂放心,这杨大哥已然同意了,便是不同意我去找十来个人把他扛来。”

王元红让王洋之即刻将消息传播出去,岳家军的众人忙纷纷过来道喜,杨再兴见岳家军的兄弟没前来道贺,没有闲言碎语,事已至此也只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过了几日杨再兴便和柳夕儿完婚,二人历经苦难终于走到一处,自然是新婚燕尔,举案齐眉。

过了几日杨再兴夫妻二人前来做客。王洋之此时已将所有钱财给了阵亡将士家属,正发愁如何招待杨再兴夫妻。

王元红有一头乌黑亮丽,长度及地的头发。王元红一刀剪下头发,买得好几斗米回来,又将睡觉用的草垫一割为二,做为马匹的粮草,再砍断屋柱作柴薪,就这样准备了丰盛的馔食,使杨再兴受到周全的招待。

杨再兴夫妻大受感动,杨再兴道:“贤弟有如此贤妻家业必然旺盛。”四人吃饭时杨再兴见王元红不仅谈吐豪迈,喝酒更是不拘小节,悄声和王洋之道:“贤弟娶了个好妻子。”

王洋之苦笑道:“小弟倒是羡慕哥哥娶了柳姐姐这等温柔典雅的妻子。”见王元红在盯着自己忙起身装上厕所。

出来以后王元红道:“哥哥以后可不许欺负嫂夫人。”杨再兴道:“妹子放心,杨再兴不是那种打老婆没出息的男人,贤弟对你可好?”王元红刚要回答,王洋之抢先说道:“我王洋之从来不打女人,总是被女人打。”众人没忍住一齐发笑。

不几日岳飞带着杨再兴等人回宜兴驻扎。以便防备北方的刘豫。柳夕儿就和王洋之夫妻住在一处。此时北方的齐国发生了一些故事,正是:南国统帅收心腹,北地齐皇遇虎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