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世劫 > 正文
1离今生屌丝论总语,归来世衙内遇横祸
作者:胶东布衣  |  字数:5759  |  更新时间:2020-01-05 10:06:05 全文阅读

词曰:三百余年宋史,辽金西夏纵横。争强赌胜弄刀兵,谁解倒悬民命。

富贵草梢零露,英雄水上浮萍。是非成败总虚名,一枕南柯梦醒。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清晨那一声惨叫而开始的。

2011年4月1日.一个普通而又稍微不普通的日子,在西方这一天是愚人节。

像往常一样,年老的人一大早便开始了晨练。大叔大妈们拎着从早市买回来的菜奋力的和年轻人挤着公交车。

年轻人自然要好好的准备一番愚人节。

平时内向的男人在这一天鼓足勇气向喜欢的女生表白,即使是失败了也可以避免尴尬。

这一天有刚降临人世即将开始一生劫难的婴儿。有离开尘世脱离苦海的逝者。

  有刚登记结婚即将新婚燕尔的仙人眷侣。也有经不住变数而婚姻破裂的半路孽缘。

  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清晨。

  普通的万物生灵勾勒出一幅普通的人世画卷。

  但在这个普通的清晨,有一个青年人即将要面对上天给予他一段并不普通的经历。

  一派祥和的氛围中突然一声惨叫划破了这座海边城市的安静。

  一辆保时捷横在路中央,十米外一个青年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被撞的青年名叫王洋之,便是我们书中日后的主角。

  农家子弟,刚刚从专科学校毕业不到一年,相貌虽谈不上惊艳众人,但也算是眉清目秀。

  自小便爱读历史,唐诗宋词古章典籍,吹拉弹唱无一不会,内心平和也信仰佛教,是这个国家数以亿计众多屌丝的一员,甚至是屌丝中的下等。

  原本这是骑着自行车飞奔着要去房产销售公司上班去。

  不想遇到这保时捷从背后让王洋之体验了一把从来未有的飞跃。

  直接将王洋之怼出去十米远。

  车里的人受到撞击方才停下车,只是觉得前方有一个身影仿佛是一个挥着翅膀的男孩落在地上。

  车里的人按开车窗,那车里立刻飘来一股酒味。

  当然不是那种二锅头,老村长的酒味,是高档红酒的味道。

  这车里的人也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以为王洋之是碰瓷的,奇怪为何碰瓷开始年轻化,开始了满口叫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受害者。

  这王洋之一米八的个子笔直的挺在路中央,脑袋倒在血泊之中迷迷糊糊的,猛然眼前一亮间车上坐着三个年轻女子,虽然自己被车祸,浑身是血。但重视之下见到美女还很是提神。

  提神过后便是悲愤,原来其中一人竟然是自己大学初恋的女同学。

  王洋之不禁心中一阵苦痛。

  那青年名叫颜一,是这个城市的一个著名阔少。这位阔少不是经营理发店、煎饼摊那样的产业,而是经营不动产业的

  这位颜公子昨天晚上在会所玩了一夜,天明酒还未醒酒,习惯性的拉上女友们开车要往郊外私人别墅赶。

  不想被王洋之扰了兴致,所以下了车破口大骂。

  这颜一骂了足足能有半个小时骂累了便回到车上准备开车离开。

  此时相关部门已经赶到现场。

  相关部门人员见是那位阔少的跑车,不由得心中犯难。

  周围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但都没有打电话给120.更没有人去拉王洋之一把。

  正在吃瓜群众围观之时远处跑来两个晨练的男女。

  那二人是兄妹,见有不平之事问明白之后,不禁大怒。

  冲到跑车旁边拉开车门揪出那颜一骂道:“青天白日,和谐社会,当街行凶,你这个人也太猖狂了。”

  那颜一从出生那天起不曾被人冒犯过,吐着酒气回骂道:“什么狗东西也敢管闲事,知不知道我爹是谁,我爸是颜....,,”

  话还在嘴上抬手就要打那兄妹。

  不料被那妹妹一个反手擒拿放倒在地,朝着身上就是一顿爆踢。周围的群众急忙拉开。

  那哥哥忙来扶起王洋之,王洋之气若游丝,奋力睁开眼看着车中自己大学的初恋女友。

  此时虽然只有一车之隔但觉得万里之遥。

  王洋之的初恋女友见是王洋之不由得又惊又俱又愧疚,便在车里哭了起来。

  王洋之不禁悲愤不已。

  想起因为家中遭到变故,女友嫌弃自己家贫而离开。

  彼时自己哭了三天三夜,不曾想原来是做了阔少的玩物了。

  满怀感激的望了望给自己出头的兄妹二人。

  不禁大叫一声气死过去。

  周围人见王洋之不是装的这才忙往医院送。抢救无效之后各部门通知家属商量赔偿事宜不提。

  再说这王洋之的魂魄飘荡到天上,飘了好一阵子。王洋之倒是忘却了适才劫难的痛苦,心道:好在我是往天上走不是往地下钻,看来这辈子是个好人。

  不一时来到天门见牌子上写着各种文字,其中中国字是写着:天堂口。

  正在纳闷之时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小孩飞了过来。

  王洋之见那小孩就是标准的小天使的打扮便问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的文字?”

  那小天使说道:“你以为只有你们国家才会有人上天堂口吗?每日上天界的人都数以万计,需要不同的国家的人看不同的文字,这样才能做到世界大同,包括我都要用不同国家的语言和你们打招呼。”

  王洋之在小天使的带领下走到一个空旷处。

  正中央有一个高台上坐着一位仙人,高高在上,不可仰视。一看就有大boss的气质。

  那小天使一听呼叫说有外国人前来,回道:“OK”便往天堂口那里飞去了。

  王洋之见那仙人容貌奇特,一看就是佛祖和上帝一个级别的主神。

  王洋之走到近前见他佛祖不是佛祖,也不像是上帝,心想:咱中国人都是礼仪之邦都要行见面礼,不能让人以为咱们国家的人都不懂礼数,我虽然升天了但也不能给咱们国家跌份。

  原本想去握手估计高度又够不到,本来要划十字但又怕不是上帝,又不知道这仙人能不能接受合十礼,只能来一遍画十字又来一遍合十礼。

  那仙人见王洋之在不住的合十礼和画十字以为王洋之不会说话在给自己打手语交流,心中不禁怜悯。

  王洋之见那仙人依然不开口说话,只得抱拳道道:“王洋之是中国凡人,初来此地不懂得礼数,我实在是不知道要做合十礼还是划十字架只好用抱拳了。”

  仙人见他会说话方才知道误会了说道:“我虽然在此很久,但不是佛祖也非上帝,你不需要合十也不需要划十字,容易引起误会,你也不要抱拳,我不是你的哥们,大家众生平等,你也不用这么客气给我行这么个大礼,你只要跪下磕头就好了。”

  王洋之心道:那还不如合十或者划十字呢,怎么这个仙人说话也就是市井水平。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敢违背人家的意愿只好跪下磕头。

  磕头起身后王洋之开口道:“我暂且称您是仙人吧,仙人您看,我在我们那个世界才活了25岁就来您这里了,是不是我前世造孽太多乃至有今生如此困苦,能不能给我看一下如何摆脱痛苦,

  仙人,您老人家就行行好给您的子民来批个八字,要不您老人家给我像个面或者测个字也可以,我怎么就这么背呢,我这就和你说一下我的生辰八字,哦不对,我如今已经死了,那就算今天的日期,看看我下辈子投胎能不能好一点?仙人啊,您就给我来个仙人指路吧。”

  那仙人道:“这里是天界,不是你们那里的公园和路边,我不是你们那些在公园和路边摆摊算命的大师,你不要说你一直运气不好,你今天的运气就很好,你的头不是白磕的。你今天正好是第一万零一个来到天界的人,你们那里有句话叫做万里挑一,作为万里挑一我可以给你一份奖励。”

  王洋之心中叹道:我活着的时候连个五块钱的彩票都没中过,每次足彩都是出于爱国心一直都买男足赢,这几年下来,输的就差出去要饭去了,怎么到了天界却中奖了?

  便说道”不知道仙人能给我什么奖励?”

  那仙人道:“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就是可以再活一次,但是这个愿望只能是一次,你活一次以后再回来有可能就去不了天堂了,可能要下地狱受劫难了,但是你如果放弃这个实现愿望的机会,我现在这就送你去天堂,在天堂里让你过着快乐的生活,在那里没有房贷的压力,没有失业的压力,没有金钱的压力,没有单身的困苦。如果你不幸回来以后到地狱开始劫难,那么这些压力和困苦还会伴随你,你的魂魄还要接受炼狱般的洗礼,你可要慎重选择。”

  王洋之满怀不甘说道:“有这个机会我不想错过,不管能不能去天堂,我想再活一次,我为什么生活的如此艰辛,我为什么穷困潦倒,我为什么女朋友被别人抢走,我为什么被那阔少撞死,我这么有才华满腹经纶,就这么离开了世界真是不甘心。”

  仙人道:“据我所知,虽然你是个佛家信徒,但充其量也就是个半吊子的水平,怎么能不知道佛教的万事皆有因果而定,此世的不甘心乃是上辈子的因导致,也是命之使然,你的不甘心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个世界哪里有那么多的甘心,芸芸众生那个不是活的不甘心,时代注定如此非人力所及,幸好你平时为人诚信居多,未曾失去良心,你才能上得天界,才能与我对话,若不然你只有下地狱的宿命。”

  王洋之道:“我不信这所谓的宿命,人都是因为不努力才把最后的失败归结为宿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绝不认命,我自幼饱读诗词,通晓各地方言文字,吹拉弹唱无一不精,只是数理化的成绩实在不好,若出生在古代必然能呼风唤雨扭转乾坤,一定能出将入相,可惜这个社会你会写诗词别人还笑话你矫情,社会中人只看中能不能挣到钱,当今这个社会是一个快餐的社会,不是我这种遗世而独立的人能实现抱负的。我渴望到一个能实现自己抱负的时代里。”

  仙人道:“你可以尽管一试,你如今心中充满着欲望,只是因为这尘世身份无法满足你自己的贪欲,欲字头上一把刀,世人有多少因为这个欲字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从而遗臭万年,一切浮华不过是过眼云烟不是你这少年凡心所懂,

  你如今为这怒气所困扰,到另外一个世界或许会让你多一些领悟,你既然说自己满腹经纶,才气过人,岂不知历史之中潮起潮落,多少风华绝代的历史人物冤死在了这历史的大潮之中,任何大人物任你是秦皇汉武,也不过是一杯黄土,众生平等,无有高下。

  人生在世这几十年渺小的可怜,任你多么的功成明达,任你多么的享尽荣华富贵,到头来不过是虚梦一场,不必计较苦劳心,我劝你前缘已定,不必强求,你还乖乖的上天堂吧。”

  王洋之道:“这些大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依旧不甘心,就这样冤死浪费了这大好年华。人们都说这乱世出英雄,太平年间靠拼爹,我对自己的才华有信心,特想去乱世走一遭,实现自己的抱负,我想享受一会纸醉金迷的生活。”

  仙人道:“这些虽是所谓的大道理,但是又有几个人是真正能懂的?你岂不闻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太平之世人有的不过是烦恼,乱世之中当真是苦难。你说你要享受一下纸醉金迷的生活,你们那里不是有人说过:天下之事常成于困约,而败于奢靡,一生一味贪图享乐注定一事无成。”

  王洋之道:“对于英雄来说生在太平盛世是凄凉的,而生于乱世可以搅动天地,对于百姓来说生于太平盛世是幸运的,生在乱世是凄苦的,我平生所学在这个年代无从施展,我渴望施展,纵然在乱世吃再多的苦,经历再多的苦楚,只要能一展我生平抱负,我虽再入地狱也无怨无悔,不去享受风花雪月一番,我怎能大彻大悟,人只有经历过才知道。”

  王洋之见这仙人一直不建议自己再回去走一遭,内心的倔强之心开启,说道:“仙人你这么不想让我回去,难道是每多上一个天堂的人你就多一份提成?”

  仙人也不生气只是说道:“你这家伙看来是做房产销售做久了才这么说,我不是你们这些做销售的人,没有提成的,你既然执意如此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让你去一个时代,你可以任意选择。”

  王洋之道:“我从记事开始知道的第一个历史人物便是岳飞岳王爷,我想回到两宋之交的那个乱世。”

  仙人道:“好,那我便满足你这个愿望,你去了那个世界的金手指就是可以保留现在的思想,让你和任何人交往的时候都知道他的底细方便和他拉近关系。”

  王洋之道:“我想做一个官宦之后,我祖籍烟台,就做个当地的官员之子吧。这个世道投胎可真是个技术活儿,若是穿越过去还做个屌丝真是永无出头之日,在宋朝我可不要再做屌丝了我要从当官的做起。”

  仙人点头道:“这个也可以,你幸好祖籍是烟台,你要是祖籍开封那你这会过去我还可以给你弄个皇帝当当,如果还要什么要求尽管一起说。”

  王洋之道:“我不需要过去就是皇帝,那样太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了,我的起点可以稍微低一些,我要通过自己的奋斗实现家国儿女梦。我再要改一下我的年龄,我要从15岁开始,我的15岁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去了那里我也要从最美好的年纪开始。”

  仙人道:“年龄自然可以改成15岁,性别用不用给你改改?”

  王洋之忙摇头道:“这个不用改了,我吃不了那致命的一刀。”

  仙人道:“这个也可以答应你,我最后和你确认一下,你是要做官宦之后,而不是宦官之后对吗?”

  王洋之猛然觉得下面有一丝凉意忙道:“仙人可真会开玩笑,宦官哪有后啊,你怎么老是要是想给我一刀呢?你还是赶紧把我送到那个时代吧,我再不走恐怕真要变性别了。”

  仙人道“官宦之后,起点稍低,十五岁,保留现在的思想,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你就闭上眼睛现在就送你去那个两宋风云变幻的世界去了。”

  王洋之点点头。

  仙人道:“临走前我要告诉你一声,仙人虽然给予了你预知未来的天赋,可是你最后却是要注定孤独困苦的行走。”

  王洋之来不及思考仙人说这话的含义,闭上了双眼猛然觉得如坠雾中,如同睡过去一般。

  再一睁眼不由得吃惊,自己已经身处在了一个很大的客厅正中。

  这个客厅少说也要80个平方左右。

  王洋之身子斜坐在一把梨花椅子上,那把梨花椅在家具专卖店少说也要好上万。

  自己一身宋朝服饰,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团胸绣花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绦,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最要紧的是耳朵后戴着一朵略显骚气的牡丹花,可谓是一身的绫罗绸缎,一身的纨绔子弟之气。

  王洋之摸了摸头发已然很长。王洋之取来镜子一照不住的欢喜道:“好一个清秀的小伙,怎么留了长头发这么帅呢?这古装扮相真是绝了。”

  一个丫鬟穿着的女孩过来上茶笑道:“衙内请喝茶。”

  王洋之心中吃了一惊,心道:她为何不称呼我做少爷却称呼我做衙内,我不会是穿越过来做了高衙内了吧。

  他哪里知道宋朝称呼官员年轻儿子都称衙内而不是少爷。

  王洋之便试着摸了一下那个丫鬟的手。

  那丫鬟也不害羞只是笑道:“衙内又想做什么了?”

  王洋之心道:敢情这位仁兄平时没少享受。

  等丫鬟走后,王洋之看了看大院子又看了看自己的服饰和家具不禁跳起不住的挥舞拳头。

  兴奋的一蹦三尺高,笑道:“我成功了,仙人真是待我不薄,咱终于变换身份了,我终于不用做屌丝了,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

  再也不用担心钱够不够,再也不用受世人冷眼相看,再也不用.....”

  此时无数的奢靡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

  此时耳边仿佛是在响着: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王洋之正在客厅蹦迪自嗨之时。

  门外一人小厮打扮的年轻人,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神色慌张道:“衙内,你怎得还有心思在此跳大神,咱家遭了难了,知府老爷因为得罪了当朝蔡京菜太师被籍没家产,革职发配,官府前来抄家,老爷和衙内都要发配岭南充军,知府老爷一气之下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王洋之正在空中自嗨,想着如何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曾想到纸醉金迷没享受成,倒是先被发配了。

  一听这话瞬间从空中来了一个引体向下跌倒在客厅中。正是:人生得意莫言早,是非论断天知道。

胶东布衣
作者的话

新人首次写历史,仿照三国演义的格式,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