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25章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047  |  更新时间:2019-12-12 19:32:56 全文阅读

“好吃嘛,胖儿。”等到李相濡离开后,王昊笑吟吟的问道。

“恩恩,好吃。”二胖嘴里塞满了肉,憨憨一笑。

“好吃就多吃点,这些都给你,咱快点吃,天挺晚了,要是找不到房子还得去公园对付一宿,我可不想在他们晨跑的时候在遇见她了。”王昊淡淡一笑,自己这窘迫模样,想起来真的是很尴尬,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没有面子,但在江韵面前就不行,他就要昂首挺胸的活着。

“你们要找房子?”耳尖的杨以沫闪着明闪闪的眼神问道。

“是呀,我跟你说过的呀。”二胖充满希望的看着杨以沫,说道:“可是这边的房价都好贵,跟前挨着学校,不是租出去了,就是价格超贵,要不就是没地方,这年头连个房子都没有,太惨了,之前好歹有个窝,虽然说漏雨吧,现在可倒好,露宿街头,真成要饭的了。”

“你们的房子呢?”杨以沫问。

“让李铁军一把火给烧了,法院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判呢。”二胖嘴挺快的嘟囔着:“这个王八蛋,恨死我了。”

“好可怜呀,诶,正好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的主人去国外了,一时半会回不来,那块就跟家一样,二胖你见过的,是不是挺好??之前我还想着自己负担那个房租挺贵呢,要不咱们一起租呗?”杨以沫闪着兴奋的小情绪说道:“你们看哈,我一个小姑娘自己住还是挺危险的,毕竟长得不敢说多好看,也不赖是吧??咱们要是在一起住,你们两个大男人不仅还能保护我,早上你接我爸上班的时候,正好带着我一起去公司了,咱们还顺路,是不?你们也有地方住了,一起租房子还能省点钱,一箭N雕,多好。”

杨以沫与其是在跟二胖,王昊他们两个人说,倒不如说是在征求王昊的意见,二胖告诉过她,租房子得是王昊点头,他说了不算。

王昊点点头回道:“听着是挺不错,房租多钱一个月啊?”

“压一付十二的,不贵,一个月三千!”

“三千??他怎么不去抢,不租。”王昊果断拒绝,这不是他心里的价位。

“咱俩一家一半才一千五,这样,水电费算我自己的成不!”杨以沫发誓了,出来工作不用家里的钱,就想依靠自己,看看到底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虽然她是公司的大小姐,未来不会愁工作,也不会愁吃穿,但是人家就是要强,跟家里说好了,绝对不给她特权,就要凭借自己的努力看看能否做出一些成绩,所以她现在的工资跟别人一样,保底两千二,每个月靠提成活着,所以说自己负担这三千一月的房租真的有点吃不消。

王昊还是摇摇头还是不同意:“拉倒吧。”

“那一千,一千行吧!!我一个小姑娘跟你们一起住,没事还能让你们的屋子香喷喷的,还有家的感觉还,怎么样??”杨以沫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二胖那个憨憨的样,恨不得头都要点碎了,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在一旁劝道;“昊哥,行,这价位不错了哥,大不了我每个月给你分摊五百,咱俩一家五百。”

王昊咬咬牙还是摇头:“不租。”

“不租拉倒!”杨以沫来了脾气:“这价位你都不租,在整个北极街你也找不到地方,这是对你好,好像整的我多上杆子是的,知道不,只要我肯点头,那个李相濡都得掏三千每个月过来跟我合租,真的是,无情!!”

“胖儿,吃饱了吗?吃饱了咱们走。”王昊懒得跟她废话,一点没带犹豫的起身就走。

“不好意思昂,沫沫姐,我虽然很想跟你合租,可我昊哥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我走了,谢谢你请吃的肉,很香,再见,沫沫姐。”二胖拿起桌子上剩的两根肉串屁颠屁颠的追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道倩影破马张飞的从麻辣烫店内窜了出来:“哎,大兄弟,你说个价,我看看能不能承受!”

王昊看着杨以沫思考半晌,很认真的伸出三根手指:“三百。”

“三百!!!你丫抢得了呗。”杨以沫顿时急眼了。

“不租就拉倒。”王昊继续走。

“哎,哎,哎,那什么,你给我一个三百的理由。”杨以沫俏脸憋得通红,见过能讲价的,没见过这么能砍价的。

“首先每天我拉你上下班,你省了坐公交,坐地铁的钱,既不用跟他们挤,也不用担心被占便宜,还节约了宝贵的时间,其次,每天早上,晚上,我都会在家做饭,你省了在外面吃早餐跟夜宵的钱,还不用吃地沟油,身体健康了,这年头钱能买到任何东西,唯一买不到的就是身体肩膀,其次,我们两个男人保护你,让你的安全得到保障,而且我们根本不懒,家务也可以我们做,你要是不嫌弃,衣服也可以给你洗,最后,有了我们在,你的生活也不会那么单调,丰富多彩一些,你要是不开心了,我跟二胖没事唱个二人转,说端相声逗你开心也成,没事还可以拿我们党挡箭牌,应付酒局,远离那些人渣。”王昊是出了名的精打细算,而且他压根就不信杨以沫会跟李相濡那种人渣合租,并且杨以沫既然决定出来租房子,那就是不想靠别人,如果说去靠李相濡交的房租,那还不如回家让老爸老妈给交呢。

“乖乖,你算的这么细的,会计专业毕业的吧你。”

杨以沫睁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一个老爷们嘴里说出来的,而且时间这么短,他脑子里就想到这么多事情,看来他是个操心的命啊,要是跟他在一起生活的话,完全都不用操心那些乱码七糟的事,一切都有他寻思了。

“那必须的,我昊哥是个相当会过日子的男人了。”

二胖得意洋洋的竖起大拇指,似乎王昊厉害了,二胖就跟着脸上有光一样。

“没办法,我们是穷人,过日子必须得会精打细算,就三百,你要是能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房子就是一个住人的地方,我宁愿跟二胖睡公园,在ATM取款机那铺一张报纸对付谁,我也不想住那么贵的房子,有那钱我干点啥不行。”

“我很纳闷,你为什么这么在乎钱,挺大老爷们抠搜的呢?”杨以沫彻底无语了,多的都花了,差那三头五百的了?

“跟你无关!”王昊冷冷的回道。

“行,我一个月工资也就两千多,得靠业绩拿提成,刚开始我自己负担也挺难的,这样吧,五百行吗?屋里洗衣机的费用,电费都算我的,实际上下来价格差不多的,我不想因为百八十块的跟你去要,麻烦。”杨以沫想了想,两千五稍微还能强点,大不了回头使劲卡啦点王昊,她就不信王昊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还有杨以沫也算了,每个月吃饭钱就不少,要是算在房租里,王昊做饭的话,这样的话她其实还是省钱的。

王昊想了一下,一个人二百五十块钱,虽然听起来不太好听,好歹也能接受,就这样三个人开始了同居之旅。

令杨以沫惊讶的是,这两个男人几乎没有任何行李,搬进来就直接住了,两个人在没有阳光的那一屋住的,把有阳光的地方留给自己,还挺绅士的,杨以沫终于信了往上所说的那句话,十块钱的快餐只有男人再吃,二十块钱的奶茶只有女人在排队,不是男人不会享受,是他们需要负重前行。

王昊跟二胖一起住没有任何问题,以前两个人就经常一起睡,习惯了,晚上要是不能搂着二胖那胖胖的大肚子睡觉还不得劲呢,总感觉缺少点什么似的。

王昊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是个文青,总是梦想着以后可以写一本人世皆知的小说。

每天晚上自己都会看看书,学习学习,然后拿笔写写小说。

当他早早的步入社会以后,就明白一个道理,要么你有个很有钱的老爹,要么你就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个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风吹不到,雨浇不到的生活,动脑子赚钱永远比动手赚钱来的容易,别的不行,写小说,写故事到是他的强项,闲暇之余,就总会拿着笔在本上写写画画。

当他看见杨以沫如此年轻就能够穿着睡衣蜷缩在沙发上摆楞着笔记本的时候,尤为羡慕,当下心想,等着自己以后有钱,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买一台笔记本。

王昊虽然羡慕有笔记本的杨以沫,但他的性格绝对不会主动去管她借着玩。

……

次日,凌晨七点半。

王昊例行开车去接杨总,杨天生意外的看见车里的杨以沫,愣了愣,可能是在想,杨以沫啥时候跑车里来了。

“嗨,老爸。”杨以沫每一天早晨起来都如同一个开心果一样,异常的开心,在她身上几乎看不到烦恼,令旁边的人看到都忍不住跟着开心起来。

“你怎么在这呢?”杨天生极为意外的问道。

“我跟王昊合租呢,就顺路来了,以后咱们一起上班,哈哈,开心嘛老爸。”杨以沫爽朗的笑着,也不知道哪里这么好笑,总之她一笑,王昊跟杨天生就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了,这笑容特治愈,仿佛会传染一般。

“合租?”杨天生不解的问道:“你俩合租?”

“是呀。”杨以沫解释道:“王昊家的房子不是被李铁军给烧了么,刚巧我知道了,你闺女我这人喜欢助人为乐,乐善好施,心肠一软就让他跟我合租呗,正好每天还能接送我上下班,还能保护我的周全,两全其美。”

不知道为啥,跟杨总家千金合租,整的王昊还挺心虚的,本以为杨总会急眼说你怎么不跟小姑娘合租啥的这种话,结果杨总却意味深长的看着王昊说:“辛苦你了。”

辛苦我了?这是什么意思?王昊有些摸不着头脑。

接着杨总又对杨以沫说:“王昊这孩子实在,你可别欺负人家。”

“爸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杨以沫一撅嘴:“什么叫我欺负他!他那脑子转的比谁都快,还我欺负他,我不被他忽悠瘸了就不差啥了。”

杨天生有句话没说,丫头哇,你不在家这段日子我跟你妈过的可潇洒了,好不容易出去了,简直太舒服了。

而且杨天生看人非常准,王昊这个人很实在,脑子非常够用,好好培养是个好苗子,只不过这人将钱看的非常重,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人只要有缺点就可以利用的上,杨天生便是精准的捕捉到这个信息后,他就断定王昊也许会追杨以沫,但绝对不会去害她。

相反,自己的姑娘长得天生丽质,要是没人追她这才是不现实的。

  王昊这小子只要认为自己有利可图,那么杨天生就有把握控制他!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缺点,当年乾隆爷为什么明知和珅是个大贪官却还重用他呢?因为他把下面的人治理的明明白白,让和珅贪一点好处也无妨,杨天生对于王昊就是这种心理培养。

  为了避嫌,杨天生提前进的公司,杨以沫后.进的公司,虽然他俩这样做有些多此一举的味道。

  送完这两位爷,王昊就没事干了,等着下班再来接他们就可以了,但他没闲着,找了一个发传单的活,去赚快钱了。

  这个发传单挺尴尬的,还得穿着小熊衣服,里面特别的闷热,在超市门口发了一上午,王昊就浑身是汗,热的不行了,好在赚了七十块钱,心里还挺满足的,毕竟比在工地搬砖来的容易的多。

  中午的时候,王昊坐在地上,将小熊头套摘了以后,将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子放在一旁,数着手里的钱开心的不得了。

  “在工作。”

  江韵从不远处走来,手里捧着一个饭盒递给王昊:“饿了吧,吃点东西。

  “嗯,刚发完传单。”

  王昊接过饭盒,问道:“给我的?”

  “不然咧,还能给谁,难道给秦志杰么。”

  江韵微微一笑,捋了下鬓角的秀发坐他旁边,自己也拿出一个饭盒,里面全是青菜。

  在反观王昊手里的饭盒,有肉,有菜,还有咸菜,配置挺丰富的。

  想了想,王昊将饭盒里的肉夹给江韵说道:“看你瘦的都成排骨了,吃点肉,补补。”

  “不要啦,我在减肥呢,吃菜就行。”江韵嘿嘿一笑:“我好养活吧?”

  王昊扫了眼即便入秋穿着绒裤的江韵,那小腿看着还是那么细,说道:“拉倒吧,在减肥就减没了,多吃点肉,胖媳妇旺家。,摸起来手感也好。”

  “是嘛。”江韵一点都不讨厌王昊这欠了吧唧的嘴皮子,反而很喜欢这样的王昊,别的男人总是在江韵面前装的很绅士,一点都不真诚,江韵就特喜欢王昊这种带点小流氓的样子,讨人喜。

  江韵嘴上说着减肥,可当王昊夹着肉伸到江韵嘴边的时候,江韵不得已的必须吃下这块肉。

  “香嘛?”王昊笑吟吟的问道。

  “香,嘿嘿。”江韵傻笑一声,像个孩子。

  “你在国外勤工俭学的时候是不是就不舍得吃饭?”王昊问。

  “还好,你知道的我不怎么喜欢吃肉。”

  这等于江韵就间接的承认王昊的话,忽然的王昊有些心疼这个姑娘,虽然说这些年自己很不容易,可江韵就容易吗?一个人在外面一边打工一边读书,还要学着照顾自己,毕竟她也只是个女孩啊。

  想到这,王昊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江韵的头,后者像个孩子似的傻乐,看起来特满足的样子。

  “你…在附近上班?”王昊问

  “呐,就是那个律师所。”江韵指着不远处的A级写字楼说道:“平常的时候我就在那上班。”

  “嗯!有空的时候接你下班。”说完这句话王昊竟有些紧张,生怕江韵会拒绝自己,接着补充道:“当然了你要是嫌我丢人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怎么会,我怎么会嫌你丢人,是你一直在照顾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不会的,不会的。”江韵紧张的不行,一个劲的摇头:“要是你能接我,我会感到很开心的,今晚就接我么。”

  “嗯。”王昊点了点头。

  “呐,我去上班了,咱们下班约?”江韵看了眼腕表,期待的问道。

  “怕是不行,晚上我还有事,过阵子的吧。”想到兜里的钱有些紧,还是别跟姑娘约会了。

  “哦,好吧。”江韵略显失望。

  “等我一下,很快。”

  王昊一路跑到对面的超市,江韵好奇他这是干嘛去了?

  大概过了能有十分钟左右的样子,王昊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热宝,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来亲戚了,用这个暖暖胃,应该会好一些。”

  “阿昊,你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连一顿十块钱的午餐都不舍得吃,却舍得花三十多给我买暖宝,我的心…”江韵眼圈募的就红了。

  

  

荒唐镜
作者的话

两章合并一张发,五千字大章,看书的点个收藏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