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11章 约白富美吃饭
作者:荒唐镜  |  字数:3948  |  更新时间:2019-12-06 13:18:56 全文阅读

“no普绕补乐目。”锡纸烫青年用他地地道道的东北大碴子味的英语回了一句,趾高气昂的甩出电话一顿摇人,不一会儿,再次涌过来将近五十号人:“哥,这队形码的行不,三十块一位还便宜。”

在那个年代,三十块钱一位人就不少了,他们大多数都是过来站站场子,凑凑人数,走个流程就完了。

要是动手的,得要五十块往上,带家伙动手的,就得一百块了。

锡纸烫青年觉得,等会王昊过来,双方互相装个b,杨以沫出言阻止,这事也就过去了,根本不可能打起来!

能省点必须要省,别看李相濡说他不差钱,那是说给杨以沫听得,谁会愿意将钱白白送给别人?

就这么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此时已经进入深夜,临近初秋的晚上还是挺冷的,不少热血沸腾的青年已经将半截袖给穿上了。

这时,人群中叼着烟的一青年走过来,抹了一把鼻涕问道:“濡哥,那货不会耍咱们呢吧,来不来了?不来兄弟们可走了,大半夜的冻完了。”

“应该不能!这要是不来,面子往哪放?”李相濡琢磨了一下,搓着脸蛋上火吧唧的打开杨以沫副驾驶的车门勾火:“我说姐们,你那男朋友来不来了,不是挺嚣张的么,咋滴,不来了?有没有那么怂啊。”

“他啊?肯定不来了,你们散伙吧。”虽然王昊这个行为感觉挺给自己丢脸的,但毕竟不是真正的男朋友,来不来的无所谓,最好别来,免得一场战争爆发,谁受伤都不好,当下杨以沫眨了眨眼睛,灵机一动的说道。

“净胡扯,我看他是迷路了,来,我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话音落,趁着杨以沫没反应过来之前,快速的抓起她的电话随即打给王昊。

“哎?”王昊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此刻正躺在床上看小说呢,看见来电显示之后,悠哉悠哉的接了起来。

“你个孬种来不来了??!!”一通电话就感觉特气愤,小怒火在心里怎么都抑制不住了,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着急挨干咋的,马上到!”王昊梗着脖子回道。

“快点来,等你!不来是孙子,你不是怕了吧。”李相濡不得不将他一军,不然这货真不来,可给自己玩傻了。

“一个小时之内必到!”啪的一声挂了电话,王昊看着二胖说道:“给我扒个橘子吃,嗓子都喊干了,润润嗓子。”

“昊哥他说不去是孙子,咱们要不去的话,面子是不是过不去昂?”在他旁边住的二胖扣着脚丫子皮眼皮都不抬的问了一句。

“谁当爷之前不都是孙子?面子是最没用的东西,搭理他干嘛,就这么晾他,指定码了不少人,多耗一小时,他就得多花一份钱,行了,睡觉。”王昊极为阴损的将电话关机。

一阵风吹过,李相濡这帮人就跟傻缺一样,看着特别尴尬,甚至有些可怜,终于又等了一个小时后,李相濡炸了:“大姐,你这男朋友什么玩楞啊,趁早甩行吗,这明显是怂了不敢来了。”

“我早说了他不来的你还不信,都回去吧。”杨以沫打着哈欠都困的不行了,其实她也摸不准王昊会不会来,万一真来了,她走了可就麻烦了,当下也在这等了半宿,老妈电话都打好几个了。

“靠,真怂!找了个什么玩意。”李相濡啐了一口,说道:“甩了他吧,跟我过得了。”

杨以沫乐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撑着方向盘,冲李相濡眨了眨眼睛:“兄弟,我就是这辈子找不到人嫁了,我也不带嫁给你的。”

“你……!话别说那么早,咱往后瞧。”李相濡长这么大,身边哪个女人不是呼呼的往上贴??倒是这个杨以沫太难搞定了,他就不服那个劲了,越是搞不定的女人,他就愈发的想要征服她。

“李超!”锡纸烫青年的名字。

“哎,儒哥。” 锡纸烫乐呵呵的走过来问道:“什么指示?”

“告诉他们散了吧,那个怂包给我们耍了,不敢来根本就。”李相濡无语的说道,虽然他不来,但是这场面子上的之争,自己肯定是赢了。

“靠!肯定是让我儒哥的王霸之气给吓跑了。”锡纸烫青年不忘及时的拍着马屁。

“行了,把钱给他们分了,散了吧。”李相濡回到自己车里,抽出一叠钱丢给锡纸烫青年,打火就要走。

“哎,哥,不对啊,一个人三十,这一百人,得三千,这有点少了吧?下次找人办事不好办。”锡纸烫青年看着手里薄薄的一千块钱挺无语的,硬着脑瓜皮来了一句。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关系么?不要拉倒一分都没有。”李相濡冷冷的说了一句,开车就走。

“嘿,我*&%…!”锡纸烫青年咒骂一句,随即从一千块钱里扣除三百揣兜了,冲着这帮人喊道:“来来来,那个怂货不敢来了,辛苦哥几个了,儒哥给的,来,领头的过来拿钱。”

“七百,玩呢?”领头的叫大壮,舔了下嘴唇,这钱没接,挺不乐意的看着锡纸烫青年质问道:“说好的一人三十呢?你这啥意思。”

“濡哥就给这么点我有什么办法,我还一分钱没捞到呢。”锡纸烫青年急眼的来了一句:“在这蹲一宿,狗毛没干,就赚七百,现在这年头上哪找这么好的事,爱要不要!”

“耍无赖了呗??”大壮斜眼问道。

“不然咋办,你干死我??”锡纸烫青年指着自己的脑袋问道。

“行,你够狠!你看下回还给你办不办事就完了。”大壮拿着七百块钱气呼呼的走掉了。

“呸,什么凑性,给你钱就不错了。”锡纸烫青年啐了一口,开着他的那辆七八手的桑塔纳离开。

“这小子办事挺狗啊。”全程目睹这一切的杨以沫不屑得摇摇头,随后回了家,窝在被窝里怎么也睡不着,当下便给她的闺蜜发短信:“我最近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老逗了,我给你讲哈……”

……

次日,清晨。

王昊在护士的查房中幽幽醒来,早上既不愿意洗脸,也不愿意刷牙,就坐在那发呆,想着等会还得去工地,腰就疼。

片刻后,二胖买回来早餐,三个人就在屋里面吃了起来。

“昊哥今天上哪儿去啊?”二胖眨了眨他那蠢萌蠢萌的小眼神问道。

“办点事去。”王昊喝着手里的豆浆说道:“工地那边今天就不去了,你帮我给工头打个电话,请个假。”

“行!”二胖要在医院照顾老爷子,自然也没办法去工地的,反正那边都是按天开钱,不去也没什么影响。

“我这手术都做完了,咱就别再医院住了,回家养着就行。”老爷子这时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二胖无言,咬了咬嘴唇,却又不好说什么,他想让老爷子多住几天,奈何资金有限,要是就这么回家了,二胖还觉得挺不对起他爹的。

“在这安安稳稳的呆着就行,你有报销,花不了几个钱。”王昊看出老爷子的心思,这是怕花钱,当下劝了一句。

“在这地方呆着太贵了,就跟喝人血一样,回家养着,没事!”老爷子不由分说的就要走。

“在呆几天吧,先问问大夫,看看他怎么说,得住够天数才能报销,你别急。”

“对,我在问问大夫。”二胖跟着说了一句:“别等你出去了,伤口在感染,到时候花钱更多。”

“好吧。”老爷子不想给这俩孩子增添负担,可眼下确实也不是该出院的时候。

王昊手里掐着油条往出走,等走到一处相对来说比较寂静的地方时,停住脚步。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打给杨以沫。

“喂…”电话那头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昨晚杨以沫跟大学的闺蜜聊到快天亮才睡,越聊越精神,越聊越兴奋,怎么都睡不着,等到了四点半左右的时候才睡着,这似乎是当代年轻人的通病,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

“睡觉呢昂?”王昊笑眯眯的问道。

“嗯啊。”别说,女孩子清晨那迷迷糊糊的声音听着还有点小可爱。

“起床尿尿了,我的宝贝儿。”王昊龇牙乐道。

“滚犊子昂!削你。”

“嘿嘿。”王昊龇牙一乐:“李铁军的手机号有吗,给我发过来。”

“李铁军是谁?”杨以沫打着哈欠问道。

也对,对于这种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她老爸手底下的一个员工,当然不认识了。

于是,王昊又说:“就铁路街负责拆迁的那个人,上次我去你家公司要账的那个,你爸的手下。”

“我也不认识他啊,怎么可能有他的手机号,你秀逗了吧,哥哥,我爸手底下的人多了。”

“帮个忙,管你爸要,他肯定有。”王昊硬着脑瓜子又说。

杨以沫忽然就笑了,眼睛完成月牙状,清醒不少,她听出来了,这是王昊的声音,当下想逗逗他:“你说给就给,凭什么呢?”

“就凭我长得帅!”

“你臭不要脸。”

“嘿嘿,不闹了……中午我请你吃饭行不!而且还要告诉你一件关于你爸的消息。”

“龙之府火锅店十点半不见不散!”

“ok!”

王昊兜里虽然没有钱,但这并不妨碍请小姑娘吃饭的决心,这年头不出点血,能办成事嘛。

一件白色半截短袖,一条大裤衩,配上一双拖鞋,全身上下不超过一百块钱就给李相濡梦寐以求都约不出来的白富美给约出来了。

十点半的时候,王昊准时来到龙之府火锅店等候。这 等啊等的,时间来到十一点半。

王昊打了无数个电话,对面竟然不接了。

什么情况,难道出事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如沐浴春风般出现在王昊面前。

我去,这谁,这么好看?

这是王昊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瞪着眼珠子又看了看,嗨,这不是杨以沫么。

“好看嘛?”黑色毛衣配合着修身牛仔裤,一双白色运动鞋看上去青春又活泼,在王昊面前转了一圈笑吟吟的问道。

别说,真挺好看的。

“凑活事吧。”王昊不想让她太得意,故意板着脸问道:“给你电话都快打爆了,怎么不知道接呢,约好十点半,这块十二点才来。”

“你昨天晚上让人等了一宿我都没说你什么,你这才等了一个半小时就急眼了奥?咋滴,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喽??女孩子出门总是会慢一点的啦,你老催什么催,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你吃饭不给你丢人昂?”杨以沫笑嘻嘻的问着。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竟然往王昊无言以对。

得,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原谅你好了。

两个人要了一盘高钙羊肉,一盘精品肥牛,猪肉肋条,又要了一些虾滑,青拼等。

看着杨以沫唰唰的点单,王昊心里一阵肉疼,这得多钱昂!!王昊的心在滴血。

“喝点酒不?”王昊客气的问了一句。

“怎么?想灌醉我?趁机……嗯哼?”

在这个还算相对来说还算保守的年代里,碰见杨以沫这种性格外放的姑娘,王昊是拿捏不住的。

“那就别喝了。”

王昊突然觉得给她灌醉了,吃亏的可能是自己于是果断要了两瓶红苹果。

“约我出来什么事吖?”

杨以沫嘬着吸管,眨着长长的眼睫毛问道。

“有人要害你爸。”

王昊直接了当的说道。

“害我爸?”

杨以沫一愣,紧接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可能,在冰城这个地方还有说敢害我爸爸的?听都没听过。”

对于杨以沫这种盲目的自信,王昊知道要是不拿出点证据出来是不行的。

“你听。”

王昊将手机递给杨以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