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杀手
作者:慕流风  |  字数:2584  |  更新时间:2019-12-11 11:51:51 全文阅读

也许巴利亚德应该待在无极道馆听课,但是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学剑上,便“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这代表着以后他也不会去听多兰授课。

  多兰已经默许了他不用上课不是吗?要不然,一位半神怎么可能发觉不了巴利亚德已经溜走了。双方心知肚明就好,巴利亚德不会特意去申请什么不上课的特权,多兰也不会去过问。

  即便不清楚多兰如此待他的原因,巴利亚德还是安安心心的享受了这个特权,因为他又不会死,多兰也不是暴虐之人,没有风险又何须顾忌。

  “喂!你是那什么入门弟子吧!”

  有点耳熟的声音从巴利亚德身后传来,而巴利亚德又没有察觉到周围有超凡者的存在,那么这是一个凡人在用趾高气扬的语气和超凡者说话?听声音倒像是孩童一般。

  “回话呀!小爷可还在赶时间呢。”

  “知道赶时间就赶紧的!老子还忙着呢!”

  另一道嚣张的声音响起,那稚嫩的声音一下子软了下去。

  “好好,马上就好。”

  “是你这小崽子?”

  巴利亚德一阵分析后知晓了自己身后并无危险,熄灭了立刻逃跑的想法而转过身来,如果没有那个四十多岁的大汉的吼声把李青张狂的气势打压下去,并没有刻意记住李青声音的巴利亚德大概就要认为自己身后是某个曾经打过交道的半神了。

  “怎么地,没有考进无极道馆?”

  “没考进又怎么了!小爷今天把我撂在这里,迟早我会回来找场子的!”

  李青被巴利亚德刺激到了,心高气傲的来到这里,自视会成为多兰大师的亲传弟子的他,连第一场测验都没有通过,连进去考核三年的机会都没有,此时又被巴利亚德挑出来,能不激动吗?

  “哎哟哟,小鬼头志气不错嘛,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多去找一些延寿的灵药。”

  “为什么啊?”

  “到时候你就可以在多兰大师的坟前说他没眼力见了。”

  巴利亚德才不会管他又没有伤害到一个普通凡人的幼小心灵,在那么张狂的跟他搭话的时候,巴利亚德就打算给这小子一点教训,嗯,看在李青年幼的份上,言语上的教训就够了。

  “……你耍我!”

  李青苦思冥想了好一阵,才弄明白巴利亚德说的是什么意思,对他这五六岁的年纪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还走不走啊!再不走老子不赚你这份钱了!”

  那牛车车夫已经不耐烦了,他和李青是一个村的,李青在他们那个村庄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小天才了,这一回送李青到无极道馆学剑,车夫把自己的儿子一起带了过来,路上李青还不时的说他儿子不行。

  现在可好,他儿子进去了,虽然不一定会是多兰大师的关门弟子,但总比这个得不到多兰大师看重的虚名天才好得多。

  之前恭恭敬敬的把李青送过来,不就是为了和一个未来的大侠客结个善缘吗?现在这家伙成不了大侠了,他还需要那么恭敬吗?李青能不能回到村庄都要看他的意思。

  虽然不至于动手宰了李青,但李青要是真惹恼了他,看他会不会把这猖狂的小鬼丢在这里不管了,天才?自己找路回去吧。

  “来啦来啦!”

  李青连忙跑过去,翻上牛车,又对着巴利亚德一阵张牙舞爪,

  “你给我记住了,等小爷神功大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呵呵——记住了,乃翁名叫巴利亚德,可不要找错人自欺欺人的把仇报了!”

  巴利亚德不至于对一个小鬼动怒,但嘴上是一点也不会让李青占上便宜,同名的小鬼而已,叫这个名字的人可不少,这小鬼又不是瞎子,他有必要担忧?

  “那——哎哟……”

  李青显然还有话要说,但这牛车突然动起来,李青在车上又没有站稳,愣是一下子摔着了,好在摔倒在车上,要不然指不定摔出个什么毛病。

  转身离去的巴利亚德在这山下的村子里闲逛,每过一条街就换个方向,甚至重新回到了和李青“友好交流”的地方多达三次,最后没有办法向着山上跑去——无极道馆虽大,但这山也不小,那些无人涉足的地带依然不少。

  这荒郊野岭的,倒是超凡者们游山玩水的好地方,既有瀑布一落千丈,又有竹林随风飘摇,隐约能看见黑白相间的圆鼓鼓的生物在其中。

  “跟了我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巴利亚德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能够跟上他,显然也是一个超凡者,他在村子里晃来晃去了两三趟都没有想出来为什么这个超凡者会盯上他。

  满打满算他来到这个世界线也就31天,三十一天里二十四天在赶路,没有去招惹什么人,剩下的时间都在无极道馆和这山下的无极村,怎么会被人盯上呢?

  要不是摸不准那个超凡者的心思,巴利亚德说不定就在村子里待着或者返回无极道馆了,可要是前者,那个超凡者突然袭击他,他又打不过,岂不是又要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丢了暗影岛的颜面?

  而要是直接返回无极道馆,巴利亚德可不觉得人家就那么干看着,在路上出手是肯定的,与其在大道上被人打得体无完肤,还不如跑进人迹罕至的地方让别人打个痛快,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看得见。

  “你倒是挑了个不错的埋骨之地。”

  阴冷的声音传来,巴利亚德却没能找到说话人的藏身之处,不过,这声音倒也意外的年轻,像是个少年人。

  “我说年轻人,别那么大的火气嘛,我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说出来,我立马给你赔罪,打打杀杀的,哪像个少年人应该做的事情。”

  这一刻,巴利亚德反抗的心思是全然消失了,没有被他发现,即便用暗影视界都无法发现的敌人,实力肯定在第七阶之上,同阶都只能自称“不一定是倒数”的巴利亚德对上等级高于他的超凡者,除了挨揍还有什么结果?

  而另一边,声音年轻,要么是潜力无穷、半神可期的少年天才,要么就是已经到了第九阶或者第十阶装嫩的老不死,不管是哪个都得罪不起。

  能够赔礼道歉把事情解决掉的话,那就赔礼道歉,实在不行,他就拖个大,不还手让人打,气消了再好好谈谈。

  “废话少说!”

  突然的,一把飞刀出现,与寻常的暗器不同,这把飞刀一出现,巴利亚德的目光和精神就不由自主的落到这飞刀之上,巴利亚德知道这是那把飞刀附带的力量。

  可从古至今,哪有一个刺客硬是要让人知道他的刀在何处?即便是那些告诉了目标时间去取目标项上人头的自负的杀手,也不会将他杀人的“剑”公之于众。

  但这一把飞刀,比任何一招剑法来得都要堂堂正正,剑法尚且有诡变而这飞刀生怕是目标不知道它已经来了一样,巴利亚德甚至能够听见那把飞刀在说“心脏”。

  惹不起,巴利亚德没有做抵抗,也没有办法做抵抗,哪怕他察觉到了危险,也难以抵挡那把飞刀,因为物质上的飞刀之上表面的,那把飞刀乃是用精神用意志杀人的无形之刃。

  飞刀虽然还未命中目标,但目标已经被那要取其性命的必杀之意志命中。

  “噔——”

  金铁之声远传,飞刀碎了一地,巴利亚德应声而倒。凡铁自然难伤超凡者分毫,可这把随处可见的削平果的小刀,将巴利亚德击倒了。

  他虽然不死,但也在那要杀死他的意志面前昏了过去。

  那使出飞刀之人相信自己的刀,早已消失无踪,没有确认巴利亚德的状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