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开棋
作者:一笙枉  |  字数:2493  |  更新时间:2020-08-15 21:18:18 全文阅读

两人盘膝席地而坐,洛长风揉着光洁的下巴,眉头紧锁,歪着头左瞧瞧,右瞧瞧。

洛长风蹲地,一巴掌拍在两人头顶。

正运转功法的两兄弟一脸懵。

洛长风问道:“你们两个,哪个家伙教的练气?白翰?还是司徒玉书?总不会是老德老爷子吧?”

秦萧试探着问道:“先生,这功法不该配合练气吗?”

“废话,要是配合着练气的功法,我用得着在百万将士中独独挑中你们两个吗?”洛长风一挥袖子,脸色难看地冷哼道:“我说呢,才不够几年没见,功法长进如此迅猛,差点以为看走了眼,把两块瑰玉遗落了呢?”

秦萧,秦牧两兄弟在军中便如宗门护法一般,亦代表着华夏鹰犬,身负巨任,武力值自然极高。最要紧的,便是两人修炼的功法,由洛长风亲授,几乎可等同于洛长风的入室弟子。只是,这位师傅,当得着实‘清闲’,领悟修行全靠两兄弟自己参悟,不过两人倒没什么。异能部,特级军中,谁人不知道有这么位神秘先生,总是甩下功法,夹杂着丢下几句高深入云的机锋,便算是传道受业完成了,此后修行,就只能靠自己了。

只是两人独授的这部功法,牵扯太大,即使老德老爷子大开绿灯,给两人极高的权限,查过几乎所有网罗到的典籍,对于这两门功法也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记载。

“这两部功法,涉及大道太多,旁人不得指点,就算是我,能说的也不多。”洛长风搓了搓手,看向水月镜,“如何修炼,自己看着来,但别再刻意聚集灵气,宁可走慢些,也别贪图一时得利。”

顿了顿,洛长风又回头望了眼仍在冥思苦想中的两兄弟,“不是所有人都是雪乐风。”

院内。

“嘿嘿,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可既然洛先生已经决定了,我想就没什么好争论的吧。”阴翳青年嘿嘿一笑,“谁站在洛先生对面,等同于立在我刀前。”

“江山,几年不见,口气见长啊,想动手好啊,比划比划?”,雪乐风淡淡道。

那叫做江山的青年也不接招,只是转过头与白翰对视一眼,笑而不语。雪乐风登时神色有几分愠怒。白翰则斜眼,冷冷盯着司徒玉书。

“我说,再吵下去,我可就先走了。”垂垂老矣的班家老人杵了杵地面,“我可不是你们,年纪轻轻的,说不得一会还得干仗,我先避避,等什么时候太平了,再通知我一声就行。”

“老爷子,你再等会,我看这四个今天应该打不起来,再说了,真要动起手来,还得你老人家来劝架,不是?”

“端木家的小子,我这把老骨头可没那本事挡住这四位的拳头,你小子安得什么心?”

“诶,老爷子在天工院可不就是一言九鼎,谁敢不把老爷子您放眼里,我看他是不想再从天工院要来半个榔头了吧?”司徒玉书的声音刻意响了几分。

作势要走的老爷子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随即坐下,平静地看向渐渐黑脸的四人。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神色似乎生来就那么阴翳的江山望向笑呵呵的清儒中年,后者视若未见,笑而不语。

“老德,你怎么说?”

座首的干瘦老人,恍然初醒,笑道,“端木逸辰,你可比你老子能说会道多了,想当年,我这个位置可是差点就传给你家老爷子坐了。”

中年收敛神色,两手垂摆,正颜道:“老德先生,受累了。”

老德摆摆手,望向厅外,星空灿然,如幻梦境,轻声呢喃,“死生契阔,不可问天。”

一时间,淡若清泉的老德身上有了一些生气,随即又消散。

七人,五个老头,一个中年,一个青年默然不语。

“山雨欲来云黯黮,路到难时须放胆。”

“该来的总会来,既然躲不开,那,这盘棋,就开始吧。”

门外的洛长风,笑了笑,在一阵微风中脚步迈出,消失了踪影。

有些叹服,可也有些遗憾啊。

话音刚落,桌上开封的木匣飞出一抹亮光,划破夜幕,一闪而逝,钻入天幕中,留下一道亮银色长尾,映照在庄园内外蛰伏着的守卫军人脸上,一瞬间,烨烨生辉。天幕隐隐传来一阵不大的响动。

中军行辕处,闭目修行的魁梧将军,蓦然起身,走出军帐,和其余十数人一齐望向天幕,眼中惊疑不定。

魁梧将军按下心中莫名的悸动,隐隐感到,大事将起。

修行一事,因人而异;而在华夏军中,更是一锅大杂烩,其中有普通士兵和军官,凭借横练和头脑,也能混到一席之地,除此以外,更多便是三教九流,旁门左道各展拳脚,“争奇斗艳”、有旁门练气士,有异能先天觉醒,还有混江湖的武把式,等等,可谓沙泥俱下,鱼龙混杂。

这一点,也是历来被其他军队诟病不已。

跨洋对峙的米立帝国,有一支装备高科技武器的异能部队,甚至是指战员,后勤保卫人员也都觉醒了异能。行动时,往往五六人一组,集支援,火力压制,通讯,刺杀等技能于一体,作战效率极高。

暗处,还有新教和血族两大势力,一明一暗,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加上从世界各地劫掠而来的大量威能巨大的神物,堆积成山。这些让军武霸主的座椅稳如泰山。只是境内势力鱼龙混杂,社会治安上有些许瑕疵,但在权贵势力眼中,这点“瑕疵”是会让这样一个庞然帝国愈发迷人可爱。

接境的沙皇共和国则要简单得多,既是指势力,也是指人。

正如当地一句妇孺皆知的俚语,“沙皇的男人靠信仰就能伦桑雪原上在活下去”,这是一个无比崇拜太阳神,又极崇尚武力的国度。

在这里,胆量勇气,就是说话的底气。而信仰就像生命源泉,不容旁人哪怕只言片语的议论,在这里,可以睡别人的女人,只要你拳头够硬,哪怕沙皇的女人也可以拉进怀里好好疼爱;可你要是对路边一个流浪汉嗤笑太阳神,那你可能面对的就是一个联邦区,数百个乡镇,数十万沙皇大汉的无尽追杀。

在这里,没有异能练气士之类的划分,只有强者与弱者的区别。

遥远爱琴海,暖金沙滩上,有人群在狂欢,烟火绚丽,弥漫在空气中的欢乐气息就像温热的柠檬柚子茶飘起的香气,沙滩山男女三三两两,各自成群,嬉戏玩乐。

一条狂欢队伍开始沿街环城,所到之处,气球彩带幕天盖地地挂满街道店铺,笑声尖叫,合着燥热的音乐,在尽情挥洒。这样的场景,在这座国家各地都在上演,这是一场全民狂欢的盛宴。

就连平日里恪守教条的基督大主教也脱掉白袍教冕,换上了一身鲜艳礼,在巨大的游行花车顶上,指挥人群歌唱欢乐的圆舞曲。这片土地,似乎只有快乐与笑声。

西方基督神教两大派系在这里对峙,生长在黑暗角落的暗黑种族也蛰伏在人群中,坚定拥护王权的十二位圆桌骑士,能施展神奇魔法的巫师,再有就是一位消失许久,但又据说尚未陨落的亚瑟王消失了上千年。

银色丝线还未消逝天幕,各地顶尖强者都冥冥中有所感应,纷纷看向天幕。那里,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发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