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圣陨
作者:一笙枉  |  字数:3616  |  更新时间:2019-11-12 11:02:43 全文阅读

仙者,道之寻路客,圣者,道之极也。

龙云谷中,龙声阵阵,令人神魄动荡,青青郁郁树桠间,一僧人缓步其间,一袭玄黄僧服甚是,神色淡然,衣衫随脚步规律地前后摇摆。

僧人行着,忽地驻足,抬头望向前方,笑道,“师弟,许久未见,你长大了”。

一袭白衣正笑着望过来,笑意暖人温煦,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友人一般,若不是袖下那出鞘,闪着寒锋的长剑的剑尖。

“师兄,你还是来了呀。”那青年抬手依旧笑着,屈指弹了一下长剑,望向那僧人,脸上笑意不减,眼中却透出一缕不易察觉的寒芒。

僧人笑道,“我说过,我不死,他必亡。”

“可他放过了你,很多次”

“所以我来了。”

“你不该来的。”

“我必须来。”

仰天望着苍穹上的寸寸缕缕的碧色青芒,长叹一声,“我们回不去了吧”白衣青年神色黯然道,望向那僧人。

自始至终,僧人脸上除了淡笑,不见其他情绪,似是失了情感一般,此时也不例外。

白衣青年眼中那点希望此时也熄灭了,晃晃头,“罢罢罢,回不去,那就”一手擎天,持剑直指僧人面门“那就战吧。”

看着眼前怒气冲天的青年,僧人古井无波的眼底晃动了一下,但也就仅仅如此罢了,轻轻道,“我不会留手,今日,他必陨。”

语气虽轻,但其中的坚决却是透人心间。

“师兄,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兄,今日师父若有半点差池,我必覆了你一族,这次我保证没有残余留存。”杀气腾腾而起,白衣青年面色如同严冬冰窟,袖袍猎猎,挥手缓缓一剑辟出。

随手一剑,却是声势骇人,一道白龙剑影呼啸而出,剑影有灵,直直扑向那僧人,裹挟着无边罡风,转瞬即到了僧人面前。

不见任何动作,僧人面色不变分毫,甚至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仿佛眼前巨龙剑影不存在一般,瞬即,剑影撞在了僧人身上,磅礴的剑气,激起万丈飞烟。

不多时,一道轻笑传出,“哈哈哈,师弟多年不见,剑道大有精进啊,只是——”一双巨硕无比的魔掌挥拍而出,未近身,便带起无边巨压“你要灭我巫族,可有那个本事?”,白衣少年面色微动,闪身躲过那势大力沉的一掌,一掌落下,力透大陆。

龙云谷外,已是山河破碎,大地崩毁,如同末世大劫一般,洪荒之陆都被撼动了根基,毕竟这是圣者之力!

巨手挥动,一道万丈身影拔地而起,周身绘满了诡谲的魔纹,暗紫流光转动,透出的是无穷至强的巨力——那是能掀翻大陆的祖巫之力。

“哈哈哈,现在轮到我了。”

仰天狂笑后,运转祖巫之力,巨人挥拳而出。

白衣少年神色淡然,身形爆射而出,直面那身躯庞大可怖的祖巫,剑闪飞花,周身绽放无数白莲,剑收归身,白衣少年凝神喝到,“白莲噬天”,一剑猛刺,周身剑花皆是飞出,密密麻麻如同飞蝗一般,一朵朵,晶莹剔透,透出惊心动魄之美。

感知道那剑莲中透出的危险气息,那祖巫却没有丝毫回避,直直撞了上去,三千大道,唯有祖巫以万物为道石,锤炼身躯,直至完成大道,铸就圣躯。祖巫这一身便是道,至刚至强之道。

剑莲飞速贴近祖巫,巨大魔躯的映射下,白莲更显娇小精美,半开着的莲花微微张合,如同呼吸一般。

“师兄,我这一剑可不再是当年那一剑了”白衣青年低声呢喃道。

一瞬间,白莲齐齐绽放,那一瞬美的惊人,然而,更加惊人的是,剑莲释放而出的磅礴剑意,在祖巫身躯上如同海浪般拍打着。

祖巫脸上现出杀机,这一击伤的不重,却的的确确过分轻敌了。

祖巫森然开口道,“师弟剑道大成,但终是差了那么一点,让为兄好好指教指教你。”

说着,周身魔气剧增,面容也狰狞扭曲起来,气息暴涨,仿佛身形又拔高了数截。

“帝辛,够了。”一道身影自山巅传来,“你想见我,就来吧。龙回天,你也一道上来吧。”

闻言,那祖巫气息节节退下,身形恢复到之前的大小,轻轻掸去灰尘,行礼道“谨遵师命”

看起来甚是愉快。

白衣青年眼中透出深深的忧虑,他听得出那声音里的虚弱。

“师弟,快跟上,别让师父等急了。”

“你好像很着急啊”

“哈哈哈,我怕没见着那老家伙就死了”

没有回首,但白衣青年能看出那僧人心中的快意,手中长剑不由握紧,随即又松开,沉默着跟了上去。

..........

山巅之上,一道瘦削笔挺的身影盘坐调息着,眉宇中透出一抹刚强的坚毅。一周周行边周天,面色依旧惨白透青,周身冒出丝丝缕缕的青芒。

“拜见师尊”僧人已是到了跟前。

身后龙回天凝神盯着僧人,随时准备出手。

抬眼望去,僧人淡然的表情那一刻微微窒住,那是一双无边威严的眼睛,透出的气息没有凌冽,没有磅礴之势,唯有,寂静,无穷深渊般的寂静。

僧人有些恼火了,就是这双眼睛,在这双眼睛下,巫族被屠戮殆尽,父母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这么多年过去,无论何时,这双眼睛都是他最最痛恨和畏惧的,即便现在,他依旧是本能地畏惧。

“你来了”长风带起青丝,盘坐着的人一副俊秀青年模样,开口却透出沧桑如渊的沉重。

“徒儿是专门来送师父一程的”僧人波澜不惊地开口道。

“你可恨我?”平静,没有丝毫波动,那人问道。

“不敢,徒儿只是为了却前尘那段因果,以期破道进境,还望师傅成全”僧人笑着回应,眼中蓄满了笑意。

凝望片刻,那俊秀青年却是大笑道,“哈哈哈,那就好,徒弟的道受阻,做师傅的自要为你扫除障碍,待为师这就助你一臂之力。”

那僧人愣住了,龙回天也愣住了。

“噗~”一道轻响从那俊秀青年体内传出。

“师父!”白衣青年不归一切的扑上去接住那身影,坚毅的面孔此时爬满了痛苦的泪水。

“孩......孩子,不必难过,此劫,我早就算出,该走的道,我已走了,这世间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归去,也许于我更好”

虚弱的耳语,在僧人听来,却是如惊雷一般,他,早就算出此日之劫?可为何会留我至今?难道,我错了?可他杀我双亲,屠戮我族,怎能作罢?

此时,僧人面色变换不定,数千年的苦禅之修,此时却不起作用了,内心的撕裂更是让他动荡不定,不知所措间,仿佛回到了小时那一幕。

看着双亲倒在血泊中,就是眼前这人,脸上带着狰狞的血迹,那是他父母的鲜血,慢慢屠戮着。

伏在双亲身上痛哭,那时他的内心也是这般焦灼不安;绝望恐惧,还有悲痛,撕裂了他的心,也让他在此后无数的昼夜煎熬痛苦着。

随后,那屠夫又回来了,将他带回龙云谷。

帝辛一直在想,却始终不明白,为何,为何不杀我?为何收我为徒?是为了耻笑于我巫族吗?

他想复仇,从他双亲死去那一刻便有了这个念头,并且从未断绝过。

直到现在,他复仇成功,却没有一丝预料中的欣喜,甚至陷入了新的迷茫。

“帝辛,你的道,不在屠戮,那不适合你,变回你想要的样子吧,那才是你。”气若游丝,此时的师尊看起来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从未想见过,这位洪荒之陆的最强者,会有如此虚弱的一幕。

帝辛伏地拜道,“尊师命。”

笑着点点头,又回首看了一眼那悲痛欲绝的龙回天,那濒临奔溃的身躯终是化为飞灰了。

那一刻,风云翻涌,天降血雨,洪荒之陆上,所有求道问仙之人,都面向龙云谷方向,默哀而拜。

一代圣尊,洪荒之陆的至强者,洛长风,陨落。

白衣青年愣在那里,在陨落前,洛长风在他脑中留下一个印记,他还有想对龙回天说的话,“回天,你师兄本心非恶,只是受困于当年为师屠戮巫族,如今心结得解,他必定会回归正道“

“你也莫要将为师之死怪罪于他,没有谁能杀死我,只是为师不愿在此世间徒然白耗,为师要寻她而去了。不久前,为师推演天机,终于在亿万星辰中寻到了她的一缕残魂,待为师身死,你与你师兄要守好这片大陆,这是为师唯一的心愿了。”

“痴儿,莫要怪师父此行不带上你,你有如今修行来之不易,怎能废去,为师不想你再在那六道之中苦苦挣扎了。坚守汝志,为师相信,不久大陆便会有双雄并起,那便是我洛长风之徒!”

“为师,这便去了。”印记随即便要消散。

“师傅。”

“嗯?还有何事?”

“刚刚,我把你没死的事告诉师兄了,他说他跟你没完。”

“。。。。。。。”

山巅上,帝辛怒目圆瞪,杀气腾腾。

正所谓,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此时帝辛的内心便是这般。

“你个兔崽子!谁让你跟他说的,我好不容易设下这么个大局,你就这么给我搅合了?你是要把我气活吗?”

似是没有听到什么,龙回天继续传神道“师兄命我去寻你,师父,把你的方位传给我吧,哦,对了还有那穿魂道。”

“你TM。。。。”

“师兄说了,不寻到你和师娘,我便不用回洪荒了。”

“唉,罢了罢了,年纪大了,斗不过你们这些小家伙了。”虽是感叹,却未见多少落寞之色,言语中透出无尽欣慰,这家伙终于放下了。

。。。。。。。。

“师弟,此行艰巨,更要尽数毁去修行,不如,”

“师兄,不用再说,我意已决,必要寻到师傅,何况洪荒之陆还要你的守护,这可是师傅的心愿啊”

一袭僧衣,帝辛望向那生机勃发的洪荒大地,正是清晨,此时的洪荒最是美丽。

“放心去吧,师兄自会护好这片大陆,早日归来。”

“师兄,放心。定不负所望”龙回天笑着回道,法诀掐起,周身气息随之蓬勃散射,随即到达一个顶点,然后陡然降下,最终悄无声息,一缕魂魄破入虚空,隐没不见。

看着没有气息的肉身,帝辛轻叹一声,“师父,师弟,我等着你们早日归来团聚”

“族长,请随属下回去吧”龙云谷外,数道身影跪地不起。

“我意已决,这洪荒从即日起,在我的庇护之下,谁再敢妄言杀伐,吾必诛之。”帝辛的声音自山巅传出,飘向洪荒之陆各地。

闻者,众人皆是拱手而礼,洪荒,又有圣尊了。

一笙枉
作者的话

有意见的请手动点评,蟹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