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原来总裁是神医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前兆
作者:短脖鹿  |  字数:2371  |  更新时间:2020-01-22 11:40:33 全文阅读

柯问一跳一跳的来到尤之文面前,脑后的长马尾跟着甩起来,灵动又活泼。

  尤之文问她:“你怎么来了?”

  柯问嘻嘻地笑道:“我不是说过会来找你的吗,人家好不容易找过来的,没想到游哥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尤之文,差点把我吓回去了。”

  说罢,柯问看一眼尤之文身边的云落,呀了一声,“你不会是最近火起来的那个女星吧?”

  云落也是从二十岁走过来的,也有年轻活泼的岁月,但她对柯问这个学妹却没什么好感,女人看女人,总是觉得对方笑容下掩藏着心机。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云落只是看一眼柯问,没有多说一个字。

  柯问还是笑嘻嘻的,仿佛没看见云落的冷脸,“原来不是呀,不过姐姐和那个明星比也不差呢,比我漂亮多了,就是皮肤黑一点。”

  那个黑字,被柯问拉长了说出口,强调着云落的肤色。

  云落脸色一变,眸子都快竖起来了,尤之文赶紧站在两人中间,将分隔左右分隔开,若是迟了一步,恐怕两个女人的战争就要打响了。

  “哎呀,云落你也真是的,想提高摄影技术可以阴天再出去的嘛,干嘛一定要顶着大太阳出去呢,以后出去要记得带上我们公司的产品呀。”

  尤之文打着圆场,话锋一转问柯问:“章山地下暗河的事怎么样了?”

  柯问瘪着嘴,眼眶红了起来,哽咽道:“尸体都找到了,我都不敢面对他们的父母,每天在家里好压抑,就一个人来东州找你了。”

  因为这次私自到地下暗河探险,不是柯问主导,她只是跟从,所以没有对她进行惩罚,只是口头警告她,柯问承受的压力,更多的是来自她那些朋友的父母。

  尤之文最近也看了相关新闻报道,只是没有新闻提到柯问这个唯一幸存者,所以才问一下她,现在看来应该是不想给她太大精神压力,对她进行舆论保护吧。

  既然没什么问题,尤之文看时间也不早,就跟柯问暂别,和云落去璇矶山了。

  “尤哥哥你不陪我呀?”柯问抓住尤之文的袖子,不让他走。

  “最近没时间呢。”尤之文答道。

  “那你又陪她,她是你女朋友吗?”柯问像是吃醋了。

  没等尤之文回答,云落就一把拉走尤之文,回头对柯问道:“我是他妈,我们赶着去喝绿茶,你要一起吗?”

  尤之文不知道云落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问她干嘛要去喝绿茶,被云落直接拖走了,只留下柯问在原地跺脚生闷气。

  两人来到璇矶山,云落被尤之文大手笔建的玻璃笼子吓到了,就这么一个私人花园,造价竟然要几个亿。

  进到玻璃笼里,云落被那些闻所未闻的安保高科技震惊了,如果没有尤之文陪同,竖着误闯进来,就要横着抬出去了。

  不仅如此,玻璃笼里的生态循环模拟系统,更是神乎其神,在这个封闭的小空间里,模拟着外面的打雷下雨,俨然一个真正的小生态圈。

  两只紫鳞泥鸭本就是生活在地底下的,它们刚进来玻璃笼里没多久,就挖了一个很深的洞,听到云落的声音,都屁颠屁颠地从洞里爬出来。

  再次见到两个小家伙,云落开心不已,也不嫌弃它们身上有泥土,一手抱着一只,尤之文仿佛电灯泡一样,讪讪地走开了。

  那只黿在小池塘里懒洋洋地趴着,它正在适应这里的环境,总的来说还是挺舒适的,和紫鳞泥鸭相处很融洽,这里也没有天敌可以伤害它。

  目前,玻璃笼子里最脆弱的就是半生浮梦花,尤之文总怕紫鳞泥鸭或者黿会把它们吃了,现在三朵花都已经绽放,只等不那么忙的时候,就可以摘花炼药了。

  云落也注意到那三朵半生浮梦花了,因为她体内有紫气,不怕会被半生浮梦花的花粉迷倒,尤之文就让她靠近一点看。

  那犹如少女兰花指一样的花瓣上,有一层细细的紫色花粉,不知这是半生浮梦花的云落,用手指沾一点花粉,只是轻轻搓一下,竟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尤之文看得真切,那花粉是融入到云落的皮肤里了,他也用手指去沾一点花粉,同样是融入皮肤消失不见。

  “奇怪。”两人同时说道。

  尤之文第一反应是注意身体有没有变化,云落也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指尖,两人都以为会发生什么。

  大约半分钟过去,一切如旧,两人才稍微放下心来,尤之文带着云落走出玻璃笼子,以免靠近半生浮梦花出意外。

  玻璃笼子是验证指纹,声纹,还有眼睛虹膜和面部识别,心率识别才能打开门的,尤之文想把云落的这些特征都添加上去,以后她就可以自己进去看紫鳞泥鸭了。

  “为什么要给我权限?”云落不解地问道,没有配合尤之文把指纹按下去。

  尤之文笑笑,终于不再说出钢铁单身狗才说的话,而是来一句土味情话:“因为这样,哪天你回来了,我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了。”

  有一刻,云落的心跳加速了,很快又平静下来,她别过脸去,睨一眼尤之文,抬起手要录入指纹,却在空中又顿住,问:“你就不怕我来把里面的东西偷走吗?”

  “难道你会这么做吗?”这个时候,尤之文的霸道总裁灵魂就复苏了,他把云落停在半空的手,用力握住然后按下去,指纹录入成功。

  很快,云落所有的特征都录入完毕,尤之文载着她又回到公司,看到柯问坐在他们公司一楼大厅,尤之文一回来,柯问就跑上去,抢到他和云落中间。

  “尤哥哥,我决定了,我要来你们公司上班,不知道云落姐姐是哪个部门的呢?我想和她一个部门。”柯问挑衅地看一眼云落,几乎把尤之文的手臂抱住不放。

  云落看得一阵恶心,直言她已经离职了,还有几天满一个月就会离开机理,问柯问是不是也要跟着一起走。

  柯问故作惋惜,不能和云落做同事,还说云落走的那天,一定会送她。

  “你能通过面试再说吧。”云落呵呵一笑,回去上班了。

  尤之文把柯问的手掰开,不想和她继续纠缠,道:“你过几天还是回家吧,我真的没时间陪你,还有,我们公司不收学生,要进来你得先毕业。”

  尤之文让职员送柯问出去,他上楼径直来到周道国的办公室,敲门进去没有看到周道国,只有他的秘书在。

  秘书告诉尤之文,周道国中午下班就出去了,应该还有五分钟就回来公司,问他要不要打电话确认一下。

  “不用了,你别跟他说我来找过他。”尤之文吩咐道。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尤之文脸色沉重起来,最近周道国的行踪神秘多变,一定是暗中去见某个人,如此频繁的接触,看来最近是要有大动作了。

  周道国和自己关系亲如兄弟,有什么事要瞒着自己呢?尤之文现在很纠结,是找个人跟踪调查一下,还是自己直接问他好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