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为了媳妇去修仙 > 第一卷 缘起缘落修仙路
第一章 奇奇异象应祈祷 滔滔牛皮似尿脬
作者:弓如山水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0-02-18 20:16:55 全文阅读

炎炎夏日,坐在凉爽的茶馆里,品一壶凉茶,嗑一盘瓜子,听上几段评书,无异是十分惬意的。

但今天,这西鹤镇最大的茶馆里,却少了些清爽,多了份浮躁。

“瓦罐难离井沿破,大将难免阵前亡!话说……”

“说个毛线!老是这些,忒没劲儿了!”胖乎乎的员外斜靠躺椅,用粗短的指头戳了戳桌子,“来段新鲜的!从没说过的!爷有的是钱!”说着,手指一弹。

边上一直弯腰候着的管家,立刻直起腰,随手一抛,一把银钱甩到台上,顿显挺拔的身影潇洒之极。

说书先生被打断,也不生气,云淡风轻地扫了眼脚边,迅速估出数量,嘴角稍微上扬,拿起“醒木”却是轻轻放到大腿根部。

场下听众都是熟客,看到这个动作,嗡嗡声顿停:

这时谁要再说话,可就是那里的玩意儿了。

说书先生朗声道:“混沌既分天地悬,太极两仪四象现。人苦循环若欲止,唯登金阙逍遥天。

修真脱胎破凡在,逆天修行道难反。人言神仙无烦恼,哪知利字恒不变。

今天便讲讲这修真成仙的故事……”

众人一听,这次讲的书果真大不同,修真者竟如此厉害!

能够足踏飞剑,天地之间任意驰骋。

弹指间斩杀深渊中的蛟鲨,笑谈时诛灭比山高的妖猿。

一时间,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冷不防听得有人哂笑一声:

“扯淡,五千多年了,咱们这人间界,可再没有过白日飞升仙界的事!

全都被雷劫劈成了渣!”

众人如酣梦被吵醒一样恼火:尼玛,修真者成没成功、飞升不飞升,管我们屁事,我们喜欢听故事就是了,你这一插嘴,打扰我们美事,却是大大的不对!

众人怒视发话之人,却发现不知何时,茶馆中居然多了两个极其俊美之人!

两人视满茶馆之人如无物,继续聊着:“道友所言极是,难不成这五千年来,我等修行功法太渣?”

“当然不是!”

“可惜,仙桥一断,我等即便辛苦修行,最终也不过黄土一抔!”

“哈哈,今年不同了!”

“哦?还请赐教!”

“今年乃十万年一遇的极致阴命年,古籍记载,此年阴月阴日阴时出世的宝贝,若恰配以独属的极阴之地,且符合天地之道,不论是灵药、材料还是女修,都大有用处。

尤其是女修,号阴命圣女,将来修炼时,与之,嘿嘿,双修,那滋味……

嗯,那个,能完美突破屏障,渡劫时一起,可以抵御雷劫,妙啊!

妙不可言,嘿嘿……”

“嘿嘿……”

茶馆众人,看见神仙般的人物,笑得十分淫贱,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当然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四九,就更不知道了。

他正在一隐蔽的山谷里忙着祈祷。

“这天!我受够了!快点变个天吧!”

四九指着灰蒙蒙的天,“多少年,多少年了,一点儿都不带变化的,终年灰蒙蒙死沉沉!好歹换个颜色吧!”

他跺跺脚,双手抱拳行揖,念念有词:“苍天大地,漫天仙神,金光仙人!让这山谷的天空变化一下吧,可怜可怜我,好歹让我看看太阳、星辰的样子……”

虽然祈祷过,也没真当回事,在不远处血池边上蹲下来,啃了几口鲜果,准备继续每天的日常工作。

突然间,仿佛在回应他的祈祷,整个山谷一阵地动山摇,蹲着的四九差点一个猪拱地掉进血池里,待他稳住身形,却发现天空居然真的出现了异象!

本来,所在的山谷终年不见天日,此刻却与外界一样,同现晴空万里。

一轮浑圆若大盘的炎炎赤日,仿佛吹气的猪膀胱一样膨胀起来,眨眼便大如车轮,且血红一片,里面出现了模糊人影,隐似一宫装女子。

随后瞬消掩迹,夜间方能见的众星闪耀、荧惑守心一闪而过,片刻后才一切恢复原样……

他仰着头,大张着嘴若青蛙啸天,鲜果从嘴里无声滑落。

激动不已的四九赶紧拱手作揖:“感谢苍天大地,漫天仙神,金光仙人!感谢您倾听我的祈祷,感谢您的回应!”

他喃喃自语:“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仙人诚不欺我。我果然没白叫四九这个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祈祷立马就有上天回应。难道我真的天赋异禀,有不凡神通?”

想了想,眼珠一转:“苍天大地,漫天仙神,金光仙人!

这里常年孤独寂寞空虚无聊,请您赐予四九一个同伴吧,最好是小美女,嘿嘿!”

过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叹口气,果然不能太贪,要什么同伴,要啥美女,能看一眼变化的天空就该知足了,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继续维护大阵吧。

大阵核心是一座血池,周围布满串着玄妙符篆的红线,还有一百零八盏布置复杂的五彩法灯。

每天他都需要在合适的时间,严格按照步骤,适量地添魂砂、挂符篆、加灯油。

过了好一阵终于忙活完,四九叹口气,拿出一枚鲜果咔嚓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嘟囔:“小爷伺候你多少年了,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唉,最近小爷老有一种冲动:掀起你的棺材盖,让我来看看你的脸……

蓝发红眼绿皮肤,一巴掌护心毛?想想都恶心……

嗯,要不,再祈祷一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万一心诚则灵呢……

仙人呐,赐一个同伴给我吧,当然了,美女更好……”

话音刚落,身边大阵顿时突生异变!

法灯闪烁着七彩光霞,瑰丽之中却透着一丝诡异,“砰”一声,百余盏灯同时爆燃,发出淡淡粉烟,被莫名的力量拽向血池,途中碰到红线及符篆,一并引燃,在滋滋声响中,均化为片片烟雾。

烟雾飘飘摇摇,如梦似幻,却不防被池中蹿出的液体抓住吞噬着。

期间还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吃面条……

吃光所有的烟雾后,血池反而如饿鬼觉醒一样,沸腾翻滚不停,伴有阵阵凄厉的声音传出,恍似下面束缚着无数的厉鬼怨魔。

四九一看大事不妙,想着赶紧逃得远远地,不料血池传来愤怒的咆哮,同时伴有强大的吸力,竟然试图把他强行拽入血池中!吓得四九赶紧死死抠住了边上巨石的缝隙,并用两腿紧紧夹住了巨石突出的棱角,这才没有被吸进去。

四九惊叫道:“我错了,我不要美女了,我不祈祷了……”

然而,狂风依旧,引力不止,螳螂的倔强怕是最终难以抵挡飓风的狂飙……

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血池吸力突然消失了,仿佛一切恢复了正常。

如树懒一样死死抱住巨石不撒手的四九,这才睁开眼睛,四下打量。

好家伙,除了身边的巨石,周围地面如同狗舔过的稀饭碗盆一样,干干净净,连根草都没剩下。

“呸呸”两声,吐掉口里的沙土,四九惊魂未定地看着血池,却发现里面的液体都不见了,朦胧雾气中,一具古铜棺木慢慢显露出来,遍布的复杂精妙纹络,透着一股古朴苍茫气息。

沉重的棺盖,吱呀吱呀一点点被推开,一个身影从里面慢慢爬了出来。

更让人浮想联翩的是,那棺中身影,赫然是长发、白衣……

四九后退好几步,四下张望,却没有石块等东西可以捡起防身,用力抠了几下巨石,却连块小石子也没弄到手里。

情急之下后,四九掏出一根大号胡萝卜,紧紧攥住,萝卜尖向前缨子冲后,权作一把绿布大砍刀,却也给了他莫大的胆气。

于是,获得萝卜勇气的四九,一个垫步凌腰、闪转腾挪,迅速躲到了巨石后面,探头看去……

当然了,四九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敌我不明之时,不可莽撞,要仔细观察,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棺中人强大凶狠,就立马战略性转移,若是弱小不堪,那就嘿嘿……

待雾气散去,棺材里出现的,居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宫装小姑娘!

肌似瑞雪,面带朝霞,杏脸桃腮,双挂小辫,甚是可爱,也在怯生生地望着四九。

虚惊一场的四九,顿时胆气横生,面对纸老虎,勇敢地发起了牢骚攻击:“嘿,原来是一小丫头片子啊,吓了小爷一跳!咦,果真是小美女啊……

苍天有眼儿……

嘿嘿,你出世动静够大,跟斗天灵猴一样!”

看到下面小姑娘似乎面有得色,四九眼珠一转,扭身跳上了一块巨石,正色道:“有什么好得意的!这个山谷里,你得听小爷我的。再说,我出生的时候,动静比你大得多!

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壮观。

昼见长虹贯日、夜有彗星袭月。

太白冲日天天见,荧惑守心夜夜有。

……”

小姑娘一双明眸水汪灵动,看着四九在上面挥舞着胡萝卜唾沫横飞,她笑眯眯地听着、乐呵呵地看着,为了迎合四九,还不时点头表示赞同。

在女孩鼓励下,四九说了足足一个时辰方歇。

其实,四九本想继续,可小女孩突然问了几句话,让他再也没有兴致继续吹嘘。

小女孩单纯而又弱弱地问:“昼见长虹贯日、夜有彗星袭月,好厉害好精彩呀,真让人向往……

咦,那你出生的时候,是从白昼一直生到了夜晚?

而且天天见、夜夜有,你是不是难产呀?

你妈真不容易。”

四九恼羞成怒,懒得回答。

浑如充满水的尿脬,正在嚣张得意地展示着强壮的身躯、丰满的内涵、不朽的灵魂,不料,一根灵巧的绣花针,轻轻一扎,哗啦一下,顿时只剩下一层干瘪薄薄的皮……

他也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吹嘘的人,但毕竟,都多少年没见过人亦或交流了,快憋死了……

其实,四九出生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异象,平静平常平淡得很。

还不如外面一头毛驴生小驴热闹,毕竟那还有乡街邻里凑个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