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山贼求存记 > 正文
第三十六章回山&突破
作者:闲云懒汉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19-11-20 06:18:47 全文阅读

第三十六章回山&突破

  小汤山,刘烑一行人回到了原本他和父亲住的旧屋,没有和山上的众人寒暄太多,刘烑他们一行六人各自去休息了。山寨上现在只有陈平在,安神医和杨雄乘船带领山上的老弱妇孺都往石城岛而去了,而石城岛抽调了一个营的军队充实小汤山,小汤山现在除了做饭的伙夫剩下都是战斗人员。上寨比之前冷清了很多,刘烑无心管这些,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刘烑头脑还是迷迷糊糊的,每当一闭眼睛都是那几个年轻士兵的样子,这简直是自己的心魔,自己之前是强撑着安慰自己,现在静下来,自己还是放不下这件事。时间已经到了三更天了,刘烑睡不着干脆踱步到院中,还是那个练武场,与之前不同的是树下的的兵器架已经落满尘埃。刘烑摆出形意的起手架子“三体式”,形意拳圈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万发出于三体式”。刘烑睡不着,他是想通过拳法让自己波澜起伏的内心得到一种解脱,随着刘烑从三体式转成五行拳拳架之后又转到十二象形拳架。久违的“虎豹雷音”在刘烑打拳的过程中从体内发出,刘烑的筋骨也随着“虎豹雷音”的韵律一起一伏,完美而协调的颤动。最后刘烑转换成他们这一脉的秘法“龙形搜骨”大法,古人把脊柱形容成一条大龙,而人的力由腰起,但是由脊柱运到全身,号称由液体组成的猫就是个明显的例子,脊柱强劲犹如一张强弓,所以猫的一起一落都是相当迅捷的。

  随着拳架的变化,刘烑的心越发的宁静,似乎之前心上能上的那一抹尘埃渐渐的淡去,刘烑的身形缺与周围的环境产生一种怪异的和谐氛围,犹如刘烑本身就是这一方天地的一部分。不知过了多久,收了拳架,双手虚抬,把气息归于丹田之中。

  刘烑睁开原来微垂的眼睑,吐出一楼浊气,仿佛是要把那一抹阴霾全部吐出,刘烑突然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现在的刘烑内心已经彻底的放开,不再纠结于之前的那十名死去的士兵了。现在的刘烑才算彻彻底底的融入这个世界,虽然有着自己的底线,但是也适应了这个乱世人命不如狗的现实,想要在这个世界守护自己真正在乎的人和事儿,没有后世的法律可以依仗,在这个世界能够依仗的就是实力。

  刘烑念头通达之后,顿时感觉心情舒畅,就是身形也较之之前轻快了许多。这种感觉刘烑熟悉不已,这是前世已经达到的“暗劲”境界,刘烑随手朝树下的兵器架来了一击崩拳,原本刚猛霸道的拳劲打在木质的兵器架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嘭、嘭”声,而是有一种怪异的“噗嗤”声,声音不大,却清晰可闻。只见刘烑拳所触碰的,厚实坚硬的兵器架上的柱子碎成不规则的小块,纷纷落地。而兵器架子四散开来,上边的兵器滚落一地。刘烑现在特别的激动,本来在自己看来,虽然自己有前世形意拳的经验,但是没个瓶颈都不是看熟练的经验就能轻松突破的,这就需要一种契机让你突破。

  这种契机一般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心境突变,而后克服心境的变化,后世武林中有很多人采用这种方法,其实要是刻意追求这种方法就是进去一个魔障了,后世很多人用“情”字使自己心情突变,就像武侠小说中很多人为了练习上成武功,不惜杀妻杀子,变的无情之后,武艺大增。小说一般都是源于生活,这种写法其实就是来源于这个流派。刘烑这次就属于是剑走偏锋,通过这次遭遇让自己心情激荡,而后降住了“心猿意马”,一举突破到暗劲层次。

  而前一世的刘烑却是实实在在的另一种突破方式,那就是厚积薄发,前一世自己年幼时就开始练习形意拳,加上后世的营养和条件普遍比古代强太多,特别是在军营,军营的饭菜不已好吃见长,但是营养却是一点都不少,在古代都说穷文富武,只有有经济基础才能使身体经年锻炼不留暗伤。在军队除了训练就是练习形意拳,身体对形意拳的种种拳架做到了从外到内,眼到手到。就是这样,自己还是在退伍之后,打黑拳时才突破。但是这种突破明显比第一种稳妥,就像前世自己突破之后,如果给兵器架子一击,兵器架子的木头就不会是小块,而是碎末。

  刘烑精神亢奋,用脚在乱糟糟的兵器堆里一趟,找到大枪,用脚轻轻一捻,脚尖在旋转的大枪下轻轻一抬,大枪就像有灵性的一般,从地面上一跃而起,飞到了刘烑的手掌,刘烑手持枪柄顺着大枪的颤抖的力,手轻轻一抖,红色枪缨闪亮的枪尖在月光的照耀下时隐时现,武动的枪缨像极了一片红色的云彩,而那时隐时现枪尖就像云里的蛟龙。一片片寒芒笼向前方的大树,只听得一阵“哆、哆、哆哆”的声音,那树干上出现了排列散乱,到深浅一致的深坑。

  正在刘烑准备要收枪的时候,只听到身后想起了一阵不轻不重的相声,刘烑收枪回头望去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在寨中唯一的管理阶层陈平,现在已经初春,陈平还是一身青色的长袍,那气度真是让男人羡慕,让女人着迷。陈平看刘烑望过来,轻轻的朝刘烑一笑,快步走来。刘烑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陈平,手上一用力,长枪的枪尖没有生息的没入树干中,然后也快步迎上前去。

  两人距离也就十几步,两人各自都没走几步就碰了面,陈平微微一躬身率先施礼道:“昨天见少爷回来,形色憔悴,就没多言语,今天一早我从这路过,听院中有呼呼的棍啸之声,特来看看,没想到少寨主如此的勤勉,实在让陈某汗颜,若陈某不是心中有要事,现在还再梦中与周公下棋呢。”

  刘烑听了陈平的话,微微一愣,他并不是奇怪陈平居然说俏皮话,他一愣的原因是陈平居然说这是第二天了,换而言之现在居然是要天明了。刘烑还记着自己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天色,但是应该是半夜不假,自己突破居然这么长时间?刘烑的思绪万千。正在刘烑陷入混乱的思绪中时,只感觉眼前有什么在晃动,下意识抓住然后一拧。只听“嗷”一声叫喊响彻清晨还是昏暗的天空。

  “少寨主,快撒开我,是我呀!陈平!对陈平呀!”刘烑身体一聚灵,慌忙撒手。而陈平的手突然得到自由,慌忙向后闪出四五步,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说道:“少寨主,这是干啥呀,我看你眼神发直,神情木然,我不知道您在想什么,我就用手试探一下,可你……”陈平边揉边后悔,自己这是找哪门子罪受,明明知道这个少寨主武艺不凡,还做这样的傻事儿。

  刘烑看到陈平痛苦懊恼的表情,又看看陈平那红红的手腕,老脸一红,挠着头说道:“陈大哥,不好意思,我习武久了,这是条件反射。额?啥叫条件反射?就是下意识的动作。总之我是无心的。真的!”陈平看着脸色红彤彤,一脸歉意深色的刘烑,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刘烑赶快走上前来,就要搀着陈平。陈平看着刘烑的动作,赶紧后撤几步道:“得……,少寨主,还是离我远点我觉着安全,再说我受伤的是手腕,不是脚,不用搀扶。”

  刘烑又被遭了一个大红脸,赶忙陪着笑道:“陈大哥,真的不好意思……”还没等刘烑解释完,陈平打断刘烑的话说道:“少寨主,其实刚才我也是跟您开玩笑的,我手腕也没多大事,昨天我看你形色憔悴,今天就想过来问一问辽阳那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见有两个兄弟受伤,是不是辽阳那条线断了?”

  刘烑见说到正事儿,神情也是一肃,在听到是打听辽阳拆家的事儿,刘烑微微一笑道:“拆家的事儿,基本算是成了,五天之内拆家的代表会来庄河,到时候就知道了。至于说为什么两个兄弟负伤,唉……”刘烑叹了口气。

  见刘烑叹了一口气,站立在一旁的陈平顿时就好奇了问道:“少寨主,发生什么了?”刘烑看着满脸好奇的陈平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事情还是因为我,因为想要满足口腹之欲,节外生枝。事情是这样的……”刘烑就这样,把怎么进的辽阳城,怎么认识的狗儿,略去中间会见田源这一段后,有介绍怎么又见到狗儿,怎么去的悦来客栈,一直到最后怎么恫吓周、许二人退走。

  从小就聪明过人的陈平听说刘烑带着五个人就敢冲击四五倍于己方的官差,心中震惊不已,这可是官差,战斗力再差,也比自己的乌合之众强,但是听说只是伤了两人就把二十五六人的队伍冲散、击溃,简直惊为天人。而后有听说就要一个人,就敢摸向官军营地,而且暗杀了十名带甲兵丁,嘴巴长的都能塞下拳头了。后来听到刘烑恫吓走了两名武艺高强的高手心中对刘烑的佩服简直是五体投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