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佛陀降临 > 正文
第一章 奇怪的案子
作者:陈小月  |  字数:3290  |  更新时间:2019-11-18 00:43:52 全文阅读

最近佛宗出了个大麻烦——神迹之一的参天睡佛胸口不知被谁插了一把桃剑,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

  现在,整个南疆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当扫地的比丘颤颤惊惊地告诉掌门释陆大师此事的时候,释陆大师气的拍案而起,立即下令要查出幕后凶手。一时间佛宗倾巢出动,十八罗汉四大天王全部入俗寻找案犯端倪,甚至连在灵山苦修的那几个老家伙都冒着修为大损的风险提前出关。

  然而几日下来,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

  伏虎罗汉说:掌门,这事不能急,得给我一点时间。

  持国天王说:再给我一个月,我一定把这家伙捉拿归案。

  释陆大师苦笑:等不了那么久了。

  因为更麻烦的是这把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桃剑还在一点一点地石化睡佛,照这个速度不出一个月自家的镇教之宝就会彻底丧失灵性,变成一块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破石头。

  案犯肯定是高深莫测之辈,能够深夜潜入佛宗给镇教之宝插上桃剑并且周围弟子没有一点察觉,说明其隐匿之法还在佛宗那几个长老之上,可是整个帝国这样的大能之士屈指可数,究竟是谁干了这件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思绪千头万绪,万绪千头,却无从下手。

  无奈之下,释陆大师只能和文殊、虚空藏两位法王结下法阵延缓睡佛石化,然而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找到凶手才能知道如何结了眼前的这个麻烦。

  百感交集的释陆大师无奈仰天长叹,却又无能为力。

  佛宗出了麻烦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帝都,钦天监那些成天看星星的老家伙们都前赴后继地上书皇帝,说此事是大凶之兆,必须尽快帮佛宗找出幕后凶手,否则对帝国国祚也会有影响。

  皇帝点点头,那好,查吧。

  然而年迈的皇帝年事已高,其实无心过问这些佛宗内事,但为了让这些麻烦的嘴巴安静一点还是下令让理查司去查查此事。

  当天下午,一头冷汗的徐凤徐司首望着眼前的案子一筹莫展,赶紧叫来了几个百户一起商量对策。

  “怎么办?这案子谁去查?”徐凤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低声询问道。

  众人缄默,个个如同抓着个烫手的山芋。

  百户崔苗轻轻咳嗽了一声,“大人,只有疯子才敢接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可不是一般的麻烦,古怪太多了…”李亨的大耳朵动了动,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的确,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案子的古怪。首先,这本就是莫名其妙地一件怪案,寻找起来自然如同大海捞针般费心费力。其次,就算你找到了凶手恐怕也会有更大的麻烦等着你,要知道佛宗是什么地方?让一群修为高深莫测的秃驴都束手无策的人物,岂是自己这种理查司小吏能够招惹的?

  所以众人心里都明白,这个案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接。

  徐凤望着众人的眼神有些惆怅,摇头叹气道,“那怎么办?皇帝亲自送来的案子就这么扔在那?”

  角落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站了出来,“我有一个办法,相信能够帮大人解了这个结。”

  徐凤闻言眼睛迅速一亮,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抓住老头的手,“阁老,快说!”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头枯藤似得手指从新入职的新人名册上一一划过,突然一顿,抽出了一封红帖,“不如就让老夫手里的这些小子去趟趟这趟浑水。”

  红帖上是最新入职的几个参事的名字,徐凤望着名册上的名字眉头微皱,半晌后才终于点了点头,“好,这个案子就交给他们吧。”

  众人这才得以解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幸灾乐祸地看着徐凤手中的信封。

  “你看看那第一个的倒霉小子叫什么?”

  “叫沈鱼飞,好像是梓潼人士。”

  ……

  沈鱼飞抿了一口茶,悄悄打量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这个老头。

  帝都的夜风很冷,透着墙壁的缝隙肆虐在这个破旧的茶棚里,茶客们都有些受不了这刺骨的天气,陆陆续续地起身离开,不一会茶棚里就只剩下了沈鱼飞和这个老头。

  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头,花白的头发,沟壑纵横的额头,嘴唇上杂乱地生长着不修边幅的胡茬,唯一有些特别的就是他那身洗的发白的官袍,说明他也是帝都的官员。

  老头似乎没有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依旧还是有条不紊地慢慢喝着茶,不时淡淡地抬头看四周两眼,在这寒夜中竟然给人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

  但沈鱼飞却一点不觉得温暖,反而有些紧张——因为这个老头跟在他身后已经整整一个下午了。

  当然,时间或许还会更久。

  难道这个老头和自己一样也是等天黑后去隔壁的醉春楼尝尝新鲜的河鱼?又或者只是巧合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还是仅仅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沈鱼飞不傻,他知道世上不会有如此的巧合的事情,这个老头肯定有什么事情要找他。

  果然,就看见老头起身慢慢朝沈鱼飞走来。

  “小兄弟,你好,能帮我一个忙吗?”

  老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冲沈鱼飞问道。

  沈鱼飞眉头微皱,眨了眨眼睛,“老先生,叫一个从不认识的人帮忙,至少也得做个自我介绍吧。”

  老头笑了笑,“我倒是认识你,你叫沈鱼飞,从小没有父亲,和母亲相依为命,前两天刚从梓潼县调来了理查司,一心想要干一番大事业,还有——你很喜欢醉春楼的河鱼。”

  沈鱼飞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抖,又打量了老头几眼,“老先生,看来你的确费了不少心,这下你更要告诉我你是谁了。”

  老头还是笑了笑,“你应该认得这个吧?”

  只见老头的手中出现了一块木牌,这块木牌在灯光下透着浑浊的光,可就是这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木牌却让沈鱼飞突然眼皮一跳,连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如果他没有看错,这块木牌就是天机阁的“矩令”!

  也许帝国大多数人都对天机阁这个势力知之甚少,很多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过,但沈鱼飞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知道——因为他曾经见过那个人,就是绝对不能提起名字的那个人。

  那个人曾经告诉他,在遥远的天柱山上,在大陆所有河流发源的地方有一座小阁楼,阁楼不大,只有三层,可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却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上面记录着世界诞生之日起的所有秘密,同时这个阁楼还有一批不世出的弟子,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护整个大陆的稳定——这个小阁楼的名字就叫天机阁。

  难道……这老头是天机阁的人?

  “你是天机阁的人?”沈鱼飞声音有些沙哑。

  “没错。”老头点点头。

  “可是…”沈鱼飞望着老头的官服,却有些难以相信,“你为什么穿着帝都官员的服饰?”

  “因为这样方便一点,我们办的事常常有些隐秘,在帝都还是得有个身份才行。”老头又笑了笑。

  少年此时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微微皱眉道,“帝都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要我去?”

  “因为你曾经见过他,我相信你。”

  “我见过他?这件事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你怎么会…?”沈鱼飞呼吸又是一顿,神色有些警觉起来。

  难道那个人告诉了别人他们之间的事?

  “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是偶然间得知的。”老头的话很平静,说完还看了沈鱼飞一眼。

  沈鱼飞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看来那个人没有说出去。

  “那…他还活着吗?“

  “这……等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吧。”在稍微犹豫一下之后老头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看着沈鱼飞又神秘地笑了笑,“那现在可以帮我忙了吗?”

  “可以。”沈鱼飞干脆地点点头。

  老头对于沈鱼飞爽快地答应似乎并不意外,现在倒反而不笑了,只见他神色郑重地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到沈鱼飞手中,低声说到,“我需要你帮我把这封信送到东边的矿井里,交给一个叫南田的人,能办到吗?”

  “能。”

  “好,麻烦了。”老头冲沈鱼飞点了点头。

  “那你们为什么要送…”还没等沈鱼飞说完就见这个老头身子一抹竟然迅速离开了茶棚,只留下那渐渐远去的背影。

  “跑的真快…”沈鱼飞苦笑一声,望着手中的信封,有些不知所措。

  “天机阁,又是天机阁…”

  沈鱼飞深深吸了一口气,陷入了沉思中。

  十年前他曾经在山上救下过一个男子,而他惊奇地发现这个男子的修为强大到恐怖,似乎就是传说中的伪神境修炼者。要知道伪神境的实力可是恐怖到可以灭掉一个小部落的存在,所以就算在高手如云的帝国肯定也是各大州府的座上宾客,可当时这个修为极强的男子受了重伤奄奄一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沈鱼飞出于好心把他带到一处山洞里细心照料,几天后男子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在了解了情况后非常感谢沈鱼飞,还执意和沈鱼飞结拜为兄弟。当时年幼的沈鱼飞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男子一言一行都给人很温暖踏实的感觉,心中也是把他当做一个很好的大哥,直到临走那天男子才告诉沈鱼飞他来自天机阁,同时还说了他的名字。

  沈鱼飞当时听到男子的名字脑袋轰隆作响,因为这是一个在帝国绝对不能提起的名字,据说是因为欺骗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当时盛怒的皇帝曾经下令,帝国民众胆敢提起这个名字就格杀勿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救下的这个大哥竟然就是绝对不能提起的那个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