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孤儿大帝 >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五十一章 真正的盖世天骄
作者:日月星秋风  |  字数:5318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52:09 全文阅读

顾清三人等待着擂台赛开始,姜审官却迟迟未曾有动作,直到太阳都要攀到中天了,姜审官才用灵力压制全场弟子的喧嚣。

“闲话少说,擂台赛由抽签决定,十五日内,每人需同境共战十五场,胜八场及以上者为二等,胜利七场及七场以下者为三等。十五日后,二等对二等五日五场胜利两场者为一等前往郡城,三等对三等,七日七场胜利四场者为一等前往郡城!”姜审官飞身落在滔滔襄河畔,踩着泥沙呵道:“都懂没懂?”

“啥!这么残酷?”

“这才只是擂台,连郡城都还没到!”

“我家的老娘想看我去郡城领赏,混不到好名次让我捞点汤水啊!这你他妈说我怎么搞!”

“草!老子辛辛苦苦从南域赶过来,还没到郡城你就要淘汰我?”

身旁钟霑夏道,“就是说这襄河擂台赛,最少需要二十日内胜利十场,晋级一等才能前往郡城。”

“那这里数万北域弟子,最后能前往郡城的恐怕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真残酷。”

顾清感叹,没料到仅仅是郡城的预赛就已经有这么残酷。

“其实不残酷,早点淘汰他们,到郡城死的人就会变少。”顾允一轻轻望着顾清。

“死?郡城的大试会死很多人?”

顾允一点点头。这种事情,其实明摆着的。

襄河这里的比试,还是点到为止,身边有强大的修士会在暗中待命,随时救下败阵的弟子。可等到了郡城,以顾允一知道的情况,那就是你死我活,或者我赢你逃这两个选择。

顾清微微沉默,会死很多人啊。

“其实也不绝对,总之到了郡城你们跟紧我。不一定会死很多人的。”顾清道。

“为什么?”

顾清道:“说来你们不信,我觉得随便动杀念的人,都是弱的。”

“哦……”顾允一似懂非懂的没有说话。

钟霑夏忽然笑嘻嘻的道:“诶,没看出来你这么光明正大呀!”

短暂的喧闹之后,襄河的比试正式开始。姜审官目若望虚,一挥手间襄河惊涛阵阵,庞大的河上水雾被灵气驱赶着散去,一方方屹立河水中、十丈有余的礁石擂台显露而出。

这擂台之中密布阵纹,踏上之后更是别有洞天,外见十丈大,内有千丈宽!

“照着你们手中的牌号!以每一百号为限,自行挑选时间进入河中擂台中!此台受大法力加持,一丈内即百丈大,而一座台里又借阵法分成了百座小擂台!不必担心大威力的法术会破坏擂台,如有神通,诸位弟子尽管施展!”

姜审官再一挥袖,只见万道流光蜂拥而出,如一挂灿烂的白日星河,一颗颗落进在场所有弟子手中。

顾清抓下一颗,光辉散去,号牌——158。

“啊,我们的号数分得开,不能到同一座擂台里面去了。”钟霑夏看着自己的号牌,又看看顾清的,一脸惋惜。

“不是说抽签吗?”

“进擂台之后再抽签。”

顾允一看了看自己的号牌,她是5763。

“我们都尽快拿到十胜,这种筛选比赛越拖到后面强者就越多,小心别出差错。”

顾允一对钟霑夏伸出素手,钟霑夏愣了瞬间,匆匆将一柄带鞘的灵剑取出。

押蛇剑!

“百押生死,十剑一杀招,此剑看似光明亮堂,实则是阴毒至极的灵宝。与我的土龙术截然不同,用起来不必担心暴露我的真正神通。”顾允一轻轻呼气,将蛇皮鞘灵剑平握手中。

“你还会用剑?”顾清笑道。

顾允一便温和的转身面向顾清,顾清看着顾允一,神色猛的怔住了,“你……”

眼前冰山冷冽的美人啊,竟然在这一刻如春雪消融!

顾允一道:“换剑换人,所以我的本心也藏起来好了。”

万古冷清的冰山融化后是一片春意盎然吗?总之顾允一却并非一改气质变得温柔可人,而是化去了难以亲近的冰晶折光般的锋芒,一寸寸内敛入心间。

咔——

押蛇剑出鞘。

本有平淡无奇的蛇皮鞘,其内却藏精金纯白剑,浩荡的威严与震人心魄的剑气掀动身边空气一潮潮吹开,仿佛此剑就是天地璞玉,就是天中正道!

“草,你想干什么!”

“谁发疯了在这里放神通!”

“你找死?想打架?”

刷!

顾允一浑然锋芒内敛,如今若千古执正道,行道义的大世家之嫡女,一瀑黑发又持纯白长剑,仅仅向被剑气冲击而开骂的人群望一眼,所有人尽皆唯唯诺诺,嘴里仿佛被塞住,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妈的老子今天非教训……教训……这,这是哪位仙子……”

“好,好美……”

“我要娶她,撒手!我要……”

可以说顾允一之前收敛气息隐蔽踪迹的能力堪称一绝,如若不是此番借押蛇灵剑掩饰本心,周围人甚至没太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位娇滴滴的仙子。

或许,也不是顾允一有意要收敛吧。顾清记得她方才来的时候还是光彩照人,不比现在差几分的。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更漂亮。”顾清啧啧称奇,现在的顾允一和先前的顾允一完全就是两个人!

顾允一身子微微停顿,没说什么。

钟霑夏小声切了一下。

所以说,纯澈到极致之时,反倒有厚重的缠绵,有别样的气质。加上手中押蛇剑那掩盖不住的博大正气,顾允一果真就幽静清澈如某个隐世的大家族之女,半点顾家天骄浮夸嚣张的样子都没有了。

“姐~妹妹我可要先走啦!”钟霑夏不咸不淡的喊道,向顾清和顾允一做了个鬼脸,掉头就顺着号牌上的数字,去寻找自己的擂台。

顾允一看着钟霑夏离去,仿佛心中有什么很难说清楚的犹豫。她的眼眸微微眨动,如星子俯览大地,顾允一不知不觉间靠近顾清,在顾清的耳畔用轻柔的声音说道:“你……还要努力点。”

“嗯?什么?”

“我妹妹挺喜欢你的。”

“……”

“真是,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那个小妮子,明明平常还算安静的。”

顾清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顾允一,她温热的呼吸几乎吐到自己脸上了。

“所以你就不管管你妹妹?跟着我到处乱跑,别以后嫁不出去了。”

顾允一抿住嘴,“傻子。有时间……你来找我,有些事情得和你说。”

“哦?”

顾清看着顾允一诧异之余,顾允一话音一落,却洒脱的转身走了,收起手中的押蛇剑,化为空中一抹丽色,追向了自己的擂台。

——顾允一的话倒是提醒了顾清,昨天钟霑夏好像也说,让他有时间去找找顾允一。

什么意思?

看着俩姐妹,似乎还另有隐情。有时间就去看看吧,顾清其实也有些好奇。

顾清敛看心思,便往自己的擂台寻去。

路上,顾清忍不住暗想,顾允一还要专门藏起来自己的神通,不就是进行一个区区的筛选么,她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

“她们果然还是不信我?”顾清不在意的笑了笑。

顾允一的实力肯定能到郡城里,而如果郡城又以组队的形式进行,队伍中有自己在,现在何苦这么麻烦用押蛇剑去参加襄河的筛选。

当顾清飞越河水,来到自己的158号擂台时。

人群之中,他看见了一个身穿顾家衣服的光头。

光头的面貌平和,一身气息平沉如水,既不惊人,也不让人感到孱弱,仿佛高高远远的山,就这么静静站在此处。

“这人是谁。”顾清遥遥扫视这个光头男,目光扫到腰上时,眼神一缩。

他是——顾家凝气的第一天骄,顾神照。

顾清看见了他腰上的顾家身份牌,竟然毫不在意的就露在外面!

“他就是顾神照?嘁,还挺有缘的。”

顾清想了想,一步落到顾神照的身边。

“嗯?”

顾神照察觉,当即略有意外的回身朝向顾清。顾神照打量着顾清,疑惑的问道:“阁下你是……”

“你好,我叫顾清。”顾清笑,“说起来,我还得叫你一声师兄。”

顾神照微微的一愣,紧接着眼神明亮起来,“你,你就是那个顾清!?”

顾清哈哈大笑,自己好像还挺有名的了?

顾神照眼中发光,一把抓住顾清的衣服,“好哇!竟然被我撞见了!顾清师弟,来,现在就来和我打一架如何!放心,师兄我绝不下死手!”

“……”顾清的笑声戛然而止。

“额……打一架!?”

“对,打一架!”顾神照抓住顾清衣服的手越来越用劲,“前日听闻师弟轻易横扫了我们顾家的凝气杂鱼,我就觉得师弟的神通有点意思,早就想和师弟过过招了!”

顾清脸色微微发难,“杂鱼?我打赢的人里面好像还有个叫顾允一的吧?”

顾神照马上出神的道:“嗯?她不是你的道侣吗?她和你是真打的!?”

“……”顾清一时语塞。

顾神照单手拍拍胸,毫不在意,“没关系,就算她是和你真打的也无妨,我比她强多了,师弟尽管出招,别以为她的灵盾防御就很强了,来真的我一只手都能给她砸了!”

“平时里我顾忌他们面子都不敢说,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见师弟,我就觉得心里有感觉,师弟你其实很强对不对!”

顾清的眼神凝固,他注意到顾神照的话里,“一只手就能砸穿顾允一的灵宝大盾!”

这。

顾允一的土龙术和灵宝大盾结合防御能力有多变态顾清当然明白,一只手就能打穿?那岂不是说至少也有凝气十层的力量?

“师兄是凝气十层?”顾清俨然盯着顾神照。

然而顾神照摇摇头,“哪有,区区九层而已。我倒听说师弟你是凝气十层?哈哈哈,要不是亲眼见到师弟,我还以为凝气十层只是个传说故事!”

顾神照霍然的看着顾清道:“师弟别废话了,咱们来打一架!我对师弟你保证,我绝对不下死手!师弟要是怕因为我出手太重,害得你没办法在郡城拿到好名次……也没关系!到时候郡城我与师弟你组队,我带你去赢!”

顾清和见到鬼一样盯着顾神照,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狂妄啊!

“喂,师兄。不是师弟我看不起你,我可是凝气十层,而师兄是凝气九层,师兄就这么自信稳赢我?”

顾神照理所当然的道:“打过就明白了。”

“等等,师兄你我今天才刚刚见面,我不和你打……”

顾清挣脱顾神照,谁发疯了没事打架玩,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打擂台赢几场,早点完事去找小钰!和个光头大男人有什么好说的,自己真抽风了,会跑到这顾神照身边来。

“再说,你不是在追求顾允一?怎么,见到我就只想着打架了?没其他想说的?”顾清奇道。

顾神照露出恍然大悟般的表情,“哦!对了,说起来还要祝贺师弟,恭喜师弟和顾师妹定为道侣,许不久后师弟的修为就会大幅度提升了,到时候可定要再来找师兄比比!”

“我的修为会大幅度提升?”顾清愣神。

“和灵源兽神胎结为道侣,行双修之事,修为岂不是要大幅提升!”顾神照略有惋惜,“我等知道这等隐秘的顶尖天骄可对顾师妹早有垂帘,没想到最后还是师弟你成功了!”

“……”

“我,不知道这件事。”顾清说道。

而且,顾望皱了皱眉头,这个顾神照的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呢。修行应当全凭自身才对,到他嘴里好像将顾允一当做天才地宝看待。

那灵源兽神胎又是什么东西,某种特殊的天生体质?

顾神照道:“原来顾师妹没有把她的身世告诉你?哎呀!那倒是师兄我多嘴了……”

“身世不重要。”顾清皱着眉道。

顾神照似乎察觉到顾清话里的意思,眼神异样的看着顾清,“为什么不重要,修行路财侣法,师弟你看你,身为顾家人财自然不必说,如今又你得到了顾师妹,侣、法皆拿如怀中,日后修行路将会一片坦途,这种大幸事还不重要?”

顾清脸色沉下来,“我从前不是你们这些名动天下的天骄,原来你们一直把顾允一师姐当做道具,就像提升修为的宝物一样!”

顾神照却道:“宝物!?师弟你误会了,我这人说话直,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哎,这样,你告诉我谁侮辱过顾师妹,师兄我找机会就去撕了他的嘴!”

“……”

顾清忽然觉得,他可能确实错怪顾神照了。虽然他说的话总有点歧义,但这个光头,本身就是个奇葩,不能用普通的方式理解。

对于奇葩,顾清反倒很有些经验,钟霑夏那小妮子不就一大奇葩么。

顾神照此时终于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点不好,特别是对眼前“顾师妹的道侣”来说。肆意评价他人的道侣,这确实是修行界为人处世的禁忌。

“嗯……这样,那今天我就不和师弟你打了,师弟,等到大郡城你再陪我打如何?到时候我猜你的修为也更上一层楼,和师兄打起来也更能尽兴!”

“今天师兄就先去赢个二十场,在郡城等师弟!”

顾神照满面笑容,和善的挥挥手。

“哼。”顾清低声的冷哼。

此刻再观察身边的襄河断谷擂台,确实如姜审官所言,外百丈内千丈,且是个循环重叠的空间。也就是说,踏入这里之后,横在眼前的是足足一百个千丈擂台!

果真空间大神通,威力莫测!

顾神照和顾清分开,轻轻一跳落到一座空擂台上,他向顾清微笑,顾清冷淡的没有多回应。在这里互相之间是能看到对战情况的,顾清倒想看看这个顾家的凝气第一顾神照,到底有几分实力。

“师弟你不找个擂台?”顾神照问道。

顾清回道:“师弟还想领略下师兄的风范,看看师兄怎么取胜。”

顾神照哈哈一笑起来,“那师弟可打错算盘了,这里的人太弱,试探不出我的实力!”

此言一出,不止顾清觉得顾神照狂妄,连其他在此上的人也觉得他太狂了。大家都是一步步竞争而来各宗的翘楚,这个人凭啥这么自大?

所谓殃及池鱼,周围的人很快就发现顾清和顾神照身上的衣着样式一致,乃是同一宗。

“枫巨城的顾家?”

“原来是顾家人,怪不得这么狂!”

“我倒要看看,这传说中南域一雄的顾家,弟子有几分水准!”

几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顾清却充耳不闻,依旧看着擂台上的顾神照。这些傻瓜,还想看看几分水准?之前扫视而看,此处擂台一百人里顾家人就只有他和顾神照。

他们俩是谁?一个是明面上的顾家凝气第一,一个是真实实力堪比筑基巅峰的绝世无敌凝气!

“呵呵,别看看水准,到时候反吓破胆子。”擂台上的顾神照倒是堂堂正正的怼回去了,搞得不少人脸色瞬间阴沉。

所有人都把顾神照盯着,眼瞧顾神照的身边一片很亮的光飞出,擂台的空间渐渐扭曲。

一记字木签飘落,顾神照的千丈擂台跨过空间,与另一座随机的擂台相融,化为了一体。

原来是踏上随机抽签,而抽到同签的人就会跨过空间互相见面,一决胜负!

顾神照的前面出现了敌人,是个带着面具的女子。

众人屏气凝神,尽皆看着顾神照。

顾神照无所谓向女敌修士道:“出手。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女修显然看见顾神照身上的顾家衣服,顿时身子紧绷几分,意识到自己遇见大敌了。

女修试探的问道:“你是顾家的人?”

顾神照望女子一眼,感到无聊至极。

“算了,你下去吧。”

顾神照摇着大光头。

紧接着,嘭!

一声沉闷的轰声,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避免弟子伤亡的黑衣修士豁然现身,将还在数百丈外的女修直接提上了半空。

日月星秋风
作者的话

准确的说,不说其他杂七杂八的,顾清现在是凝气十一层巅峰的灵力水准。即不存在的境界。凝气九层就是极限了,没有凝气十层不十层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