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走马传 > 第二卷:剑
第四章:宫闱
作者:要你命3000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0-01-09 18:24:38 全文阅读

毒医辛喆声动庙堂和江湖,太医们对他万分尊敬,不敢怠慢。

  丁忧送来次日,太医们会诊:该毒由十六味药组成,配比繁杂不尊医理,大多是常用药材,止有两味较为罕见。

  秣马草和葛里虫。

  秣马草是游牧之地特产,三月份破土而出,从发芽到枯萎止有短短三天时间,极其罕见。

  葛里虫源自南荒擅蛊一派,控蛊人穷其一生只能培养出两、三只。

  曹瑞阳将会诊结果详细记载于档案之中,留作观察研究。

  然而入夜后,义庄突然闹鬼,负责看守义庄的两名官差被杀。

  义庄内闵节尸体肩窝处被割开,伤口很深、遍布染血骨粉。

  仵作查验伤口,根据血茬判断:闵节肩窝中曾藏有东西。

  卫青辅离开之际,吩咐义庄和太医院将两份检书送至丁忧房内,等他醒来时方便查看。

  辛喆抵达京城后的当日夜里,解药便配制出来。

  夜里戌时,丁忧睁开眼皮,入眼看见辛喆正和曹瑞阳商讨医道。

  见丁忧清醒,曹瑞阳着即吩咐值夜医徒准备清粥和汤水,为丁忧调理身体。

  丁忧只要了一壶酒。

  辛喆打趣道:“酒能活命,却不能让你清醒。”

  丁忧笑道:“总有些执念难以放下,与其醒着,不如浑浑噩噩。”

  曹瑞阳将义庄仵作的报告送至刘叶面前,这是卫青辅临行前的吩咐。

  丁忧抿了口酒,大致的看了看,并未发现特别的地方。

  夜晚潜入义庄,只是为了挑开闵节的肩窝?

  目的实在明显,必然是闵节肩窝中藏着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丁忧不得而知。

  但选在这个时间段,想必是和玄魄金剑有关。

  卫青辅从太医院外匆匆赶来,他这几日奔波依旧毫无寻获。

  自从黑市之行后,江湖上关于玄魄金剑的消息一夜之间消踪匿迹,再也无人见过。

  更是因此,受到帝王训斥,责令其加速查寻玄魄金剑下落。

  卫青辅对丁忧说道:“对方在连弩箭上抹毒,想来就是为了将你制住,方便取物。”

  辛喆道:“这种毒我未曾见过,想来是为了对付你特意调制的。好酒之人,终会亏在酒上。”

  丁忧苦笑:“人总得有些爱好,也常常受累于爱好。”

  卫青辅提醒道:“丁忧,方才我来时,见成王家的郡主正在赶来,我就不打扰你了。稍后,我们在品悦阁再叙。”

  辛喆闻言,面露狡黠笑容,和卫青辅一起离开,留下那壶云间酿。

  临到门前,正见和悦郡主满脸欣喜的快步走来,卫青辅拱手拜了声安。

  丁忧连忙抱着云间酿侧躺在床上,佯作假寐。

  和悦郡主进门后瞧见丁忧,走到床边一脚踢在床板上。

  “装什么装?方才你们说话,我可都听见声音了。”

  丁忧无奈起身,看着眼前的娇俏少女,一阵头疼。

  成王爷在京都只是个闲散王爷,享朝廷供奉,但手不侵权、掌不握兵。府中门客颇多,三教九流不乏有之。

  丁忧曾有那么一段时间,贪恋府上美酒,于是投于成王府上,直到喝光了成王府窖藏二十五年的三坛梦里香,才离开成王府。

  却也因此招惹上了这个调皮郡主。

  丁忧叹道:“喝一口酒,也不能叫我安歇。”

  和悦郡主夺过丁忧怀中酒壶,说道:“我可是在皇帝哥哥面前承诺,说你必能侦破玄魄金剑一案,你快随我进宫,叫皇帝哥哥瞧瞧你的本事。”

  丁忧抢过酒壶,饮了口,道:“小姑奶奶,我可没答应皇帝老儿。”

  和悦郡主佯装不悦,道:“皇帝哥哥才二十八岁,怎地是个老儿了?净说混账话。”

  丁忧笑道:“当个二十年、三十年皇帝,总得会老的。”

  和悦郡主蛮横道:“我不管,我答应了皇帝哥哥,你得随我进宫。宫中好酒无数,可比你这酒美味多了。”

  丁忧眼前一亮,听见好酒果真是走不动路了。

  和悦郡主拖着丁忧进宫,丁忧依旧抱着酒壶,眼神中渐有醺醉之意。

  守门公公见醉鬼问门,颇是嫌弃,但见一旁陪同的是成王长女,也不敢阻拦。

  一路走来,酒味弥散,宫女和太监们纷纷避让。

  若是身上沾惹酒气,不免招来责怪痛打。

  御书院琴瑟殿内。

  年轻的皇帝正在批阅奏章,听闻和悦郡主请见,面露浅笑,将奏章放下。

  和悦郡主拖着一脸不情愿的丁忧进了殿内,撇下丁忧小跑到皇帝身边。

  “皇帝哥哥,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天下第一聪明人。”

  皇帝惊异的看了眼丁忧,哈哈大笑:“这哪里是天下第一聪明人?这明明是个酒鬼,还是个不知礼数的酒鬼。”

  一旁太监总管裴公公急忙呵斥:“觐见皇上,还不下跪行礼?”

  丁忧置若罔闻,三步两晃走到一旁椅旁,靠着椅背迷迷瞪瞪的往嘴里灌着酒。

  和悦郡主求情道:“皇帝哥哥,他是个酒鬼,可他醒了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皇帝笑道:“喝醉的人,总是不太聪明。裴公公,去酿酒坊取十坛陈酿与他。”

  丁忧闻言突然正色挺身,拱手谢礼道:“谢皇上隆恩。”

  皇帝笑得前俯后仰,对裴公公道:“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伺候。”

  裴公公道:“是,老奴告退。”

  待裴公公离开后,年轻的皇帝脸上笑容倏然消失。

  丁忧睁开惺忪的眼睛,漫步走到皇帝书案前,和皇帝四目相对。

  丁忧笑道:“原来皇上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皇帝不以为忤,道:“朕听卫青辅提起过你,说你是个有本事的人。眼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何不入朝堂为万民请命?”

  丁忧道:“庙堂太高,江湖不远。草民此来,只是为了玄魄金剑一案。”

  皇帝道:“朕给卫青辅七日时限,如今还有四日。”

  丁忧问道:“玄魄金剑究竟有什么秘密?京都府闵节涉及此事,转眼就被人杀了。”

  皇帝道:“玄魄金剑,关系天下安危,和一处封锁的惊天宝藏。”

  年轻的皇帝遂将关于玄魄金剑的隐秘详细讲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