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荧儿 > 正文
第005章 法医安再化
作者:小鱼大芯  |  字数:3185  |  更新时间:2019-11-14 13:21:02 全文阅读

  “赵大夫,你必须要收下的。”张卫坚持着。

  张卫太固执了,赵荧儿推脱了几次,无法拒收,只好将红包揣在了衣兜里。

  红包刚刚放好,一个小护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薛主任,赵大夫,16号床呼叫……好像产妇即将临盆了……”

  “知道了。”赵荧儿应道。

  “嗯。”小护士出去了……

  很快,小护士们就把第三个产妇用移动病床推到了手术室门口。产妇的丈夫想进去产房,被赵荧儿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这是半限制区域,家属止步。”

  “哦。”于是产妇的丈夫只好在手术室外面的长凳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候。

  赵荧儿与薛勤勤进去了手术室,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这个产妇是高龄产妇,第一次生孩子,不可掉以轻心。因此赵荧儿非常认真地给她做了一系列的常规检测,而后吩咐护士们将产妇弄扶到了产床上。

  “大夫,我38岁了,不知道能不能顺产……我好害怕呀。”产妇双手紧握拳头,非常紧张。

  “大姐,你放松放松一下,有我们在呢。”赵荧儿安抚着产妇。

  产妇还是有点紧张:“我还是很害怕……”

  赵荧儿戴上了手套,在产妇隆起的肚子上轻柔地摩挲着:“大姐,让我看看你的胎位是否正常。”

  “大夫,孩子在我肚子里踹得太厉害了,一阵一阵的绞痛。”产妇说。

  “这是正常现象,说明胎儿发育得很好。”赵荧儿微笑着说。

  “大夫,你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像男人的啊?”产妇冒出来一句,直愣愣地看着赵荧儿。

  这是今晚第二次有人问起这个关于身份的无聊话题了,赵荧儿的内心几乎要崩溃了:“大姐,我的相貌有这么对不起观众朋友吗?”

  “大姐,我是女生,到展蕙医院才不到一个星期。”赵荧儿摘下口罩,露出脸来。

  这口罩一摘可不得了,孕产妇看到了赵荧儿嘴唇两边浓密的汗毛,被吓住了,想从产床上爬下来:“不得了啦妇产科来了金太郎,恶心得不行。”

  “大姐,你要干什么啊?”赵荧儿一把将急于逃离的高龄产妇按住了。

  “我不要男医生给我接生,我怕……”产妇浑身哆哆嗦嗦的。

  “说了我不是金太郎。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呢?”赵荧儿一脸的无奈。

  “大夫,你如此高大威猛,从体态特征来看,不是金太郎……难道还是泰国人妖不成?”产妇惊魂未定。

  “晕死了,我们医院妇产科没有男医生的……”赵荧儿只好解开了白大褂的衣扣,露出了里面很有内涵的蕾丝C杯胸衣。

  产妇见到了赵荧儿亮出的证明材料,才又重新躺在床上了,情绪没有那么激动了:“大夫,实在抱歉……”

  薛勤勤在旁边耐心地指导着产妇生产:“深呼吸,用力……”

  “嗯。”产妇应答着。

  这高龄产妇虽然胆子比较小,但是对她生孩子丝毫没有影响,非常地勇敢,积极配合。

  不到一个小时,先后很顺利地生下来一对龙凤胎,比那些经产妇的速度还要快。

  赵荧儿一边给两个手脚乱踢的婴儿包扎衣裙,一边兴奋地说:“大姐,你运气杠杠滴,双响炮。”

  “不会吧?一次两个?”产妇惊讶不已,“产检的时候,那做B超的医生还说只有一个胎儿呢,特么的庸医……”

  “也许检测得不准呗。”赵荧儿一手抱一个,将两个婴儿抱到了产妇的跟前,“大姐,你看看呗,多么可爱的小家伙。”

  “太好了。大夫,我保胎保了半个月,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产妇扭头怜爱地望着从自己肚子爬出来的一对双胞胎,“大夫,我现在可以出产房了么?”

  “稍等片刻。我们的护士还要给孩子注射疫苗的。”赵荧儿回答说。

  “可以借你电话用用吗?”产妇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赵荧儿说完,走到更衣室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很快又回来了。

  产妇拿着手机,也不知道打给谁为好,因为手机号码那么长,她记不住啊,她在努力地回忆着号码。

  这一幕让薛勤勤看到了,她开始磨叽了:“在产房里面,是禁止使用手机的,你怎么回事呀?小赵。”

  “薛主任,规定是死的,不可以变通一下吗?”赵荧儿笑着说。

  “不可以。要打电话得出了产房再说。”薛勤勤将产妇手里拿着的手机收了,对赵荧儿说,“小赵,下不为例。”

  “知道了。”赵荧儿不吭声了……

  才把这母子三人送出了产房,第四个产妇早早地到了妇产科的外边等候多时。赵荧儿来不及歇息,马上又投入下一轮的接生工作。

  一个晚上,赵荧儿一共为六个产妇接生,腿脚都站麻木了,就像灌铅一般的沉重,想迈开步子,却怎么也抬不起腿来。

  天亮了,体力不支的赵荧儿太累了,直接趴到这个手术台上了,眼皮也抬不起来了,不住地打盹儿。

  薛主任看着赵荧儿一句话不说,浑身无力,甚为关心,马上拿了一支葡萄糖,用手术钳子去掉了玻璃尖,递给了赵荧儿:“小赵,你把这喝了吧,补充补充体力。”

  “好的。”赵荧儿接过那只葡萄糖,仰头就喝了下去,十来分钟后,稍稍感觉好了一点点。在小护士的搀扶下,赵荧儿回到了休息室坐着,一坐下,全身都松懈下来了,不知不觉就睡觉了。

  到了八点,交班了的时间到了。前来换班的医生乔敏揺醒了呼呼大睡的赵荧儿:“小赵,该下班了。”

  “哦。”

  赵荧儿爬了起来,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与乔敏交完班之后,换好自己的红色连衣裙,径直出了办公室。

  她在心里计算了一番,从昨晚八点到今天早上八点,十二小时之内,接了六台手术,平均两个小时一台,一共六个家庭,七个孩子,收获不浅。

  她并不后悔学了妇产科医生,尽管晚上夜班太辛苦,还是得坚持下去,迎接新生命的到来,还挺有趣的,虽然自己的双脚发麻发酸。

  一到妇产科大楼的下边,赵荧儿站在梧桐树下,拂了拂略微卷曲的头发,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突然,一个栗毛怪倏地一下蹿到了赵荧儿的跟前,怀中抱着一大束蓝色的鸢尾花,嬉皮笑脸的:“嗨,我滴女神,本公子送你的花花,好看不?”

  “本姑娘不喜欢鸢尾花!”赵荧儿接过那束鸢尾花,顺手扔进了垃圾桶内,头也不回地往自个的电动车走去。

  栗毛怪追了上来,张开双臂,拦住了赵荧儿的去路:“赵荧儿,你以为你可以逃脱吗?”

  “小子,你是谁呀?”赵荧儿不好气地说。

  “赵小姐,哦,不,小赵医生,我是法医鉴定中心副主任安再化。”栗毛怪嘴角微微勾起,甚是得意。

  这个头发染成栗色的年轻人不过二十六七岁,就做到了医院法医鉴定中心的副主任,可见背景不一般。

  在她的眼中,医院的法医鉴定中心基本上就是一个非常清闲的部门,没有多少事可做的,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含量。只要认认真真阅读了北宋提刑官宋慈写的验尸著作,记忆力好,结合具体案例,不出半年,保准会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验尸员。

  赵荧儿故意提高了声调:“哦呦,还副主任,你小子还挺牛逼的。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安再化是从A城卫生学校毕业的,仗着院长是他的亲舅母,不学无术的他顺利地进入了医院,名正言顺成了一名法医。这小子在钻营人际关系方面有自己的一套,隔三差五地请鉴定中心主任乔本喝酒吃饭、泡桑拿。不出三年,乔本就将安再化提拔为副主任,负责签署文件,混得风生水起。

  有一点让他很不爽的是,他的学历太低,手下那帮科班出身的验尸员很瞧不起他,见面虽然对他恭恭敬敬,笑脸相迎,但背地里指指点点,说安再化没什么真本事,是凭借关系才坐到副主任位置的。

  他通过几年的函授学习,拿到了本科文凭,因而安再化非常忌讳别人问及他的资质。提升学历之后,他对外宣称是西北大学医学部毕业的,终于和那些科班出身的医生是同等学力了,不再自卑,所以走路都昂首挺胸的。

  “本主任是西北大学法医专业毕业的,货真价实,网上可以查询编号的……”安再化想了想很久,才振振有词地回答。

  “可我听说你是卫校化验专业毕业的,并没有上过真正意义的大学,函授大学文凭也是花钱买的。”赵荧儿白了安再化一眼,她对那些所谓的在职文凭素来嗤之以鼻的。

  安再化甩了甩手臂,抬腕看了看金光闪闪的劳力士表:“小赵,你要搞清楚,学历不等于能力。我也是从底层做起的,在法医鉴定中心呆了七八年了,什么样的尸体咱没有见过。”

  “这么说,你还是A城的大法医了,幸会幸会。”赵荧儿掏出钥匙,打开了“电驴”的开关。

  “那可不?除了我们中心主任,我就是排名第二的法医鉴定权威了。”

  安再化沾沾自喜。一个大美女夸赞自己,他自然尾巴翘上了天。

  “大名鼎鼎,了不起啊……”赵荧儿坐上了电驴,按下了点火开关,电驴启动了。

  安再化后边双手死死抓住了“电驴”后面的托架,就是不让赵荧儿离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