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卷:孤镇怨灵
第十二章:眼中所见
作者:北极猎手  |  字数:2362  |  更新时间:2019-11-20 19:22:10 全文阅读

时间,21点15分,克罗索小镇,某废弃民宅。

呼啦,呼啦。

夜风穿过破烂门窗吹拂房间,许是早前房主做的是裁缝生意,民宅虽废弃已久,但从散落于地的破碎布条仍能看出些许昵端,与之对应的还有墙角一面布满灰尘的破旧铜镜,很明显,那个时代是没有镜子的,作为弥补,很多反光金属便成为了最佳替代品。

客厅正央,一堆篝火在地面徐徐燃烧,火光驱散黑暗,映射出种种倒影,同时也为房间增添些许温暖。

篝火旁,散布着几片空方便面袋和一些面包屑,左右则围坐着两名青年。

摸了摸肚子,感觉连半饱都不算的陈海龙不自觉咽了口唾沫,目光直勾勾盯向对面,盯向何飞手中仍未吃完的半块面包。

果然,察觉到胖子死盯手中食物,非常了解陈海龙的何飞当即两眼一瞪警告道:“陈海龙你想干嘛?你看也没用,一共就这点食物,之前也已对半分完了!”

此言一出,见对方猜出自己心事,陈海龙不由尴尬一笑,同时替自己辩解道:“嘿嘿,瞧你这话说的,是,食物确实是一人一半,但你也知道,就我这身材食量,区区一块面包加一袋方便面够干啥啊?”

“那我不管,反正吃的就这些,我这里也没啥吃的了,不信你过来翻吧。”

先是毫不留情泼了对方一盆冷水,又在陈海龙注视下三下五除二将面包吞咽下肚,许是为了证明此言非虚,待做完这一切后,何飞还伸手指了指身边自己那除了衣物再无其他的蓝色背包。

何飞倒是摆出一副坦荡模样,可对于早就把二人背包翻过无数遍的陈海龙来说他又如何不清楚对方所言非虚?确认完食物现已彻底吃光,摆了摆手示意不必,肥胖青年才饶有兴致的转移话题,边抬手边指着对方右手把军用匕首边好奇说道:“对了,之前忘了问了,你小子包里咋有这玩意?你又不是军人你带这东西干嘛?”

没有错,二人之所以能快速弄到大量树枝点火取暖,除小镇内本就生长众多枫树利于就地取材外,另一原因还要归功于何飞这把匕首,匕首虽不是便于劈砍的斧头,但在雪亮刀刃的一番用力挥砍下仍轻松搞到大量树枝,初时饥肠辘辘的陈海龙倒没有在意,直到食物吃光,闲来无事的他才算真正在意起这把军用匕首。

而此刻何飞也依旧不断削砍树枝往火堆里仍。

陈海龙略有好奇,话音刚落,何飞则摇头苦笑道:“哪是什么军用匕首啊,这是仿货,一周前我在逛夜市时买的,一开始我只是看看没打算买,不料那地摊老板却直接给我打半价,我看价格不贵,也就十几块钱,脑子一热就买下来了,回到学校才知道这玩意居然还是开了锋了!靠!”

“原来是仿货啊,我还以为……额,不过仿货归仿货,这玩意确实挺锋利的,丝毫不弱于真品啊,搞不好以前还是把凶器,否则那地摊老板又怎么可能十几块钱贱卖给你?”

一听是仿制品,陈海龙不仅没有失去兴趣反而故作高深分析起匕首的前世今生来,何飞懒得搭理他,依旧自顾自削着树枝,见对方不予理会,顿感无趣的肥胖青年倒没继续说下去,转而在某种思绪促使下回头看向窗外,窗外漆黑一片,月光微弱,夜风席卷大街,偶尔还夹杂阵阵落叶飞舞声。

许是窗外夜景勾起了内心压制已久的不安,打了个哆嗦,回头不在去看,至于何飞,吃过食物的他则也重新陷入思考,思考起几小时前史密斯夫妇失踪,乃至白天所发生一切。

不知是不是一天经历下来让某种猜测得到证实,又或是静下心来思考许久解开了部分谜团,沉默间,看着手中树枝,感受着篝火温暖,何飞停止动作,就这么盯着篝火不在言语,不在动弹,表面上似在发呆,但事实上,脑海却早已涌起一连串前所未有的惊人猜测。

(首先可以确定灵异任务是真的,而这座小镇里也十有八九存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东西,暂且将其当做是螝吧,假如螝真实存在,那么史密斯三人白天一番遭遇以及为何能来小镇就符合逻辑了,毕竟常听老人说螝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单从逃不出森林里既为最好证明,要真是这样的话,早前玛莎突然恐惧逃跑和随后史密斯夫妇的诡异失踪应该也是螝干的了,只是……)

(那只从始至终只存在于猜测中螝……又是如何将二人弄消失的呢?还是说问题本身不出在史密斯夫妇身上?以及,那名我不曾见过的蒙脸杀人狂……)

同一时间,何飞在原地沉思,对面,无聊已久的陈海龙亦没有打扰他,反而扫视起四周,看其模样似乎打算给自己找块睡觉的地方,毕竟长夜漫漫,何飞也曾说不待满两天别想离开小镇。

只是……

“阿嚏!”

忽然,左顾右盼的陈海龙打了喷嚏,声音很响,一时竟吓了何飞一跳,见好友突打喷嚏,暂停思考,出于关心,何飞下意识抬头询问道:“怎么了海龙?”

见何飞询问,陈海龙本人也有些纳闷,毕竟自己这副身板摆在这,虽谈不上体壮如牛可好歹脂肪比一般人厚不少,加之目前也并非冬天,这种天气就算冷也轮不到自己,更何况眼前就是一堆篝火,话是这么说没错,不曾想,就在刚刚,自己竟莫名其妙被一股寒意笼罩。

想不通缘由的肥胖青年倒也没有多想,只是摇头回答道:“没,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有点冷。”

言罢,身体亦不由打了个哆嗦。

(冷?)

胖子这一不合常理的表现被何飞完整看在眼里,由于向来注重细节,陈海龙本人或许不太在意然何飞却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

比如,连自己这个脂肪少的都没感到冷,怎么远比自己身肥体胖么陈海龙却……

基于这种思绪,不知为何,陈海龙话音方落,疑惑顿起的何飞恍然环顾起房间周遭,目光亦不可避免扫过右侧,扫过前方,扫过墙角那面破旧铜镜。

“我去撒泡尿,顺便在门口跑两圈。”

许是实在无法抵御这股莫名寒意,又许是篝火无法驱散寒冷,何飞扫视房间时,撂下一句话,愈渐寒冷的陈海龙离地起身,试图出门靠运动取暖,可……

可刚一起身,正欲抬腿迈脚之际,他却发现……

篝火对面,何飞不动了,不,严格来说是愣住了,愣在原地不在说话,不在动弹,不在做任何事。

目前何飞正一动不动坐于原地,脑袋望向右侧,就这样盯着右侧那面破旧铜镜久久没有动弹,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凝固当场。

不仅如此,仔细观察好友表情,还能进一步看到无法理解的地方。

此刻,就见青年双目圆睁,面容一片惨白,过了几秒,身体竟也随之颤抖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