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不是个正常人 > 正文
第六十九章:重生
作者:粉黛小手  |  字数:3231  |  更新时间:2019-12-31 08:00:56 全文阅读

市场部外面的职员虽然听见里面办公室传出了异常的声音和响动,有一丝好奇,但是由于刚才欧芳带着董事长的告诫出来,众人只得按照总裁的吩咐,对里面发生的情况装作视而不见。

可是不一会儿,当大家看着自己的副部长刘玉狼狈的走了出来,神色复杂的看后众人一眼,伤心离去的背影后,大家都很吃惊。

难道这上班第一天,心情不佳的总裁就特地的跑来开除了一个副部长?

这什么情况啊?伴君如伴虎也不过如此吧!

众位职员看向里面的办公室,越发的畏惧起来,这几天的总裁也太可怕了,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都在默默祈祷起来:菩萨保佑,自己千万不要惹到这尊大佛。

在放走刘玉跟唐明涛后,傅雪看着老周跟生肖三兄弟,表情严厉的说道:“这件事,不准说出去,谁要是说了,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夏野真的死了?”老周还是有点不信,再次问道。

“死了。”傅雪沙哑的回答道。

老周听完,不由得面露一丝悲容,带着三人离去,一边走一边感叹道:“虽然跟他接触时间不长,但是那可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可惜了啊,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老天不长眼啊!”。

在老周等几个巡逻队走后,几人保密后,就只剩下傅雪跟叶娟还在现场。

“你打算用怎样的方式告诉方倩,夏野已经死了的事?”叶娟在接受现实后,一个想到的问题就是方倩。现在方倩因为回家了,还没来得及顾及这边,但是她迟早会回来,到时候,夏野的事怎么办?怎么瞒得过去?

傅雪低着脑袋,完全没有了刚才气势,无力的摇了摇头,小声道:“我不知道。”

叶娟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了傅雪一眼,“你应该了解方倩,她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什么事都不上上心,可是你我都知道她眼里揉得沙子,她在乎的东西对她来说有多重要,而夏野就是。”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不想,可是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以为不就不伤心,不痛苦了?你知道当时我看着他为了救我挡枪,坠江时我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

我想给他报仇,我想给他一个交代,可是你也看见了,尽管刘玉不是直接凶手,但是这一次事件却是因他而起。可是我呢,在面对刘玉的悲惨遭遇,我还是心软的放走了刘玉,我做不到我想象中的冷酷绝情。

你知道我现在又多恨我自己的无能吗?直到现在为止,我连他的尸首都没找到,连个墓碑都没法立。”情绪失控的傅雪失声的朝着叶娟哭诉道。

叶娟面对傅雪的言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回想起夏野那张清秀的脸,叹了一口气,来到她的身边,只能小声安慰道:“也许这就是命。即使他的命,也是你的命,更是方倩的命。”

-----------------------------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枪,情急之下的夏野没有多想,在推开傅雪后,自己被狙击枪打中了肩颈部,强大的子弹惯性带着他飞跃了护栏,掉入水中,这一切都是在一刹那的时间完成。

他只记得自己在经历一段失重感后,整个后背撞击在水面上,一阵生疼,接着冰冷的江水就淹没了自己。

想喊救命,可嘴唇一张开江水就蜂拥而上,七窍被还未深压的江水冲击,情急之中咽下的江水和猛地刺痛瞳孔的痛感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厚重。

一下一下地仿佛要穿透七窍的疼。然而疼痛感是一阵一阵,心脏的迫压感却慢慢深入大脑,肺叶无可奈何地吸收着忍无可忍的液体,心脏像被液体浸泡似的被攥紧,向大脑皮层紧张地一遍遍发送求救信号。

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一颗弦,唆使着四肢乱无目的,去寄望一个哪怕一丁点儿借力点,时间的流逝感一点一点被拉长,知觉被疯狂的液体吞噬,逐渐像光一样消失。

逐渐下沉的夏野好像又回到那个神秘的寺庙,残缺的佛像,诡异的玉佩,不远处小房间里依旧摆放着那副神秘的青铜棺,泛着冷冷清清微光的,紧接着,他耳旁似乎有人在说话。

“云飞兄,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去吗?”

“你想回去吗?”

“我当然想回去,还有那么多红颜知己等我呢。”

“你们俩谁回去了,就帮忙照看一下我妹,我最放心不下她。”

“这个忙,我们帮不了,土匪,有本事你自己回去吧。”

“我倒是想,可是感觉这次有点险啊...”

“大家能别死就不要死。”

“美女,你放心,只有我们几个死完了,才会轮到你上,对不对哥几个?”

“注意,他们来了...”

.......

“喂,醒醒?”一位渔夫看着这个浑身湿透的年轻男子,拍了拍他的脸,喊道。

一阵天旋地转,夏野迷糊的睁开了眼睛,一个沧桑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自己不认识他,这是第一感觉,但是没有发现敌意。

他又转头观察了一眼周围,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刚想起身,有所动作,肩颈出的疼痛让他闷很一声,又重新躺了下去。

渔夫见他刚醒就要动,劝说道:“小伙子,你受伤很严重,又呛了水,不要乱动。”

“这是在哪里?”

渔夫笑了一下,心有余悸的说道:“我船上,要不是遇到我刚好来收网,发现了你,便用网将你缠住拉了上来,你早就被淹死了。”

“谢谢你了,大哥。”夏野感激的说道。

“小伙子,我问你一个问题。”渔夫突然严肃的说道。

“你说。”夏野虚弱的说道。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渔夫想起刚才碰见的那几波不同寻常的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现在正糊涂着呢。”夏野想了一下回答道。

渔夫见夏野存有戒心,不愿意说真话,便有开口道:“我救你的时候发现你肩颈的伤口成圆形,且前后.洞穿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虽然我见识不多,但也知道那是枪伤。”

夏野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随便的一个渔夫居然也会认识枪伤,“老哥,好眼力,居然还在认识枪伤。”

“不瞒你说,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打过仗。”渔夫自豪的说道。

难怪,夏野心里松了一口气,说道:“老哥,不瞒你说,我是在道上混的人,被仇家追杀,才会落得如此狼狈。”

“原来如此,就刚才这一路走来,不下三拨人马在问我是否看见过一个受伤的年轻男子,我观察了他们的装扮和神态,不像是好人,匪气很重,我估计就是你的那些仇家,幸好我将你藏在渔船的夹层中才躲过去,不然你恐怕难逃一劫。”渔夫回忆了一下说道。

三波人马找我?会是那三波?夏野在心里思考起来。

渔夫见夏野沉默了,在出神,以为他正在伤心,就不好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吧,安心养伤,最近我会去下游一趟,再回来,来回可能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你的那些仇家应该找不到你。”

“那就多谢大哥了。”夏野对着渔夫笑了一下,说道。

“不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渔夫回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夏野一个人躺在床上,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伤口在玉佩的力量下在慢慢愈合,那种瘙痒感如此的真实。

回想起从神秘之地逃出来后的自己,一心只想当个混日子的正常那个人,无牵无挂,四处漂泊,可是在不知不觉的一场绑架过后,自己的生活就变了,自己也跟着变了,从了无牵挂到了现在有在乎和关心的人。

换做以前的自己,也许会选择下意思的躲开,远离这是非之地,也许会英雄救美,做一件好事,帮她报仇,但是绝不会像两天前桥上那样去为她挡枪,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

这对于夏野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自己不该是这样的。

他想要的人生,想要的生活是那种平平淡淡的,无拘无束的生活,不该是现在这样子,虽然怪异的自己想要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需要在很多地方压抑自己,但是他都可以忍受,并且还做的不错。

可是从什么时候自己会变得这么义无反顾,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也要来守护一个人了呢?

夏野可能在挡枪的那一刻都还不清楚,可是在江中溺水后,那些似曾相识的人,零碎的记忆画面,让他好像明白了一些。

也许是自己从傅建成的书房中看见相片的那一刻起,傅雪的生死就跟自己绑在了一起。

就像某个人喜欢笑着对自己说的那样:“若是这世上没有一个能让自己赴死的朋友,那也太无趣了。”

那些回忆起来的,模糊零碎的画面让夏野莫名的悲伤起来,虽然自己还没有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清楚,原来有些事是逃不掉的,欠的账总是要还的,不是逃避就能行。

面对现在的生活,现在遭遇的麻烦,为了伪装自己的不同寻常,畏首畏尾,束手束脚的思想让自己变得好像很窝囊了。

望着窗外那滚滚江水,夏野深吸了一口气,仿佛突然做了什么决定,望着手掌心,嘴角微微上扬,轻轻一笑,既然如此,那就从今天起,好好的陪你们玩一次吧,阴暗中的老鼠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