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不是个正常人 > 正文
第八章:傅建成
作者:粉黛小手  |  字数:2935  |  更新时间:2019-11-29 00:32:29 全文阅读

夏野从景秀别墅区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公寓。

  在路边找个了烧烤店,拒绝了上来搭讪的站街女,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烤串,一边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

  每日三省吾身,夏野从沙漠回来后,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

  今天晚上没有问出什么有实质性的信息,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自己目前的线索方向没有错。

  傅家最近几十年都在悄悄寻找有关于玉玲珑的事。

  而这一次的绑架,纯粹是商业对手为了对付傅家,用一个诱饵把傅家的小姐骗来,好达成某些不为之人的目的。

  赵玉廷不是主谋,也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小帮会老大,有几下子,不过在他的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而真正的幕后人很高明,没有直接与他联系,都是通过中间人单线练习。

  不仅如此,他还知道了一件有些意外的事,不过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C城的夜很冷,空气湿润。街上风驰电掣的跑车总是能带起一阵尘土。

  夏野拿着从对手那里搜刮来的现金,付了老板的钱,伸手招了一个出租车,回到公寓已是黎明时分。

  看着镜中的自己,叹了一口气,又是忙碌的一夜,直接在床上到头就睡。

  他发现只有当自己很累的时候,才能睡的踏实,不然每一次,他都会做噩梦,精神力消耗十分严重。

  ----------------------------------------

  清晨,

  夏野睡的正香的时候,他那个过时的老人机又响起来。

  他极不情愿的爬起来,看了看才照进屋里的阳光,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是谋生号码。

  这个手机电话号码一直在变,除了现在的公司老总知道外,应该没几个人知道。

  要是骚扰电话,我发誓,我会去找到你,将你扒光了挂在电线杆上。夏野无奈的按了接呼键

  “喂,哪位?”

  “你是夏野?”

  听声音,对方是一位老者,夏野皱了邹眉,自己印象中没这么一号人物。

  “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洪伯,我是傅家的管家。”

  “哦,你好,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夏野语气连忙表现的有一丝害怕。

  “我们老爷要见你。”

  “可以拒绝吗?”

  “你觉得呢?”洪伯反问道。

  “什么地方?”夏野正愁没机会,现在对方主动送上门了。

  “你小区对面的咖啡厅。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对面的洪伯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友情提示一下,不要想着逃跑,你周围都是我们的人。”

  说完洪伯直接挂了电话,快步走到一沙发边上,对着一位老者说道:“老爷,他马上就来。”

  这位老者满头银发,应该年过七旬,但是精神面貌却很好,面目红润,精神抖擞,双目如鹰,完全没有一丝老态。

  这时正一只手杵着面前的拐棍,一只手一直不停的摩挲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没有回答管家,只是点点头,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听着盲音,夏野好笑的摇了摇头,以前老是自己挂别人的电话,现在自己被人挂了一次,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他用了五分钟完成了洗漱,来到街上,一走出小区大门,对面街上不远处,咖啡厅楼下就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

  周围不远处还有几辆黑色的商务车,各个主要路口都站着黑衣人。

  而打电话的洪伯正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一丝不苟的站在咖啡厅楼下望着他。

  “能问一下,傅老板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野一路小跑到洪伯跟前。

  “我不清楚,老爷会亲口告诉你的。”洪伯板着脸说道。

  见对方守口如瓶的样子,夏野也失去了聊天的性质,思考着傅建成这么快就找上自己难道是因为赵玉廷的事?

  果然,夏野走进咖啡馆的包间,来到傅建成面前,刚坐下,就被问道:“夏野,你可知道赵玉廷的事?”

  感受着对方那犀利的眼神,夏野迷糊的摇了摇头:“什么事?我不认识他啊。”

  “真不认识?年轻人,你可要想好了说。”傅建成盯着对面的夏野,带着一丝警告的语气,那份居高临下的上位者气势展露无遗。

  夏野,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对面老者的气势在他面前就如同小河遇见大海。尤其是通过这两年兼职杀手的经历,他发现一个事实,目前他还没有碰见能够让自己头疼的角色。

  “真不认识。”夏野再次摇了摇头。

  哼,老者狠狠的一跺拐杖,神情严肃:“今天一早,我警署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在城郊的一顿别墅里面发生了命案,几十人死了,只有一个叫赵玉廷的活下来了。

  不仅如此,东边的废弃水泥厂也发生爆炸火灾,同样的也出现了几条命案。”老者说完,就开始仔细的观察着夏野。

  面对傅建成的目光,夏野选着无视,面条不紊的端起前面的咖啡喝了一口,吐了出来。“我还是喝不惯咖啡。”

  “我也是,我还以为年轻人都喜欢这个,特意为你点的。”

  “傅老板,你如果是因为我昨天没有救你孙女,丢下她们独自跑了,来怪罪我,我认。

  因为我只是兼职翻译和司机,我没有义务保护她吧,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救她啊,只能自己跑了,先保住自己。

  但是你要是因为这样,就把这莫名其妙的几十条人命案放在我身上,是不是不太厚道了?”

  看着对面夏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老者突然笑道:“这么说来不是你做的了?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意思?”

  “这样我就可以跟我的老朋友说上一声,让你少去很多麻烦,毕竟警察局进去容易,出来难。”

  “多谢傅老板,虽然我也是受害人,毕竟录口供也麻烦,而我就最怕麻烦。”说着,夏野对着老者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既然现在没事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你很急?”

  “我要回家睡觉。”

  “那我就打扰小兄弟了,今日一见才发现,简历什么的都不可信,只有亲眼见了才准确。就好比小兄弟带眼镜和不戴眼镜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傅建成主动站了起来,在夏野的脸上审视了一阵,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夏野抿嘴笑笑,没说话。真是一只老狐狸,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洪伯望着离去的夏野,想起自己刚才似乎不经意间闻到的那丝常人无法察觉的,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小心问道:“老爷,就这么让他走了?真不是他?”

  傅建成望着离去的背影,神情严肃道:“你觉得呢?试问有几个人在这样的年纪里能像他那样,面对我坦然自若,一丝不慌?

  英雄出少年,这个人不简单,没想到我们傅氏下面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而且你觉不觉的他竟然有一丝面熟,就好像我们在哪里见过。”

  “对,第一次看见他时,我也有这种错觉,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有,原来老爷也有。”洪伯也似有所悟

  “先不管了,就目前来说,应该还不是敌人。”

  傅建成顿了顿,突然问道:“对了,警察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问题,一些暴露的,留下证据的地方全都处理干净了,让警方查不到我们牵涉其中,尤其是小姐被绑架的事。”

  “这次交易的事,本就是秘密进行的,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是。”

  “还有那个赵玉廷怎么样,问出什么没有?”老者又问道。

  洪伯想了想,没有遗漏后,说道:“没有,他完全疯了,就只会不停的重复说一句话,‘我不知道玉佩的事’,眼神恐惧,面部表情扭曲,显然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看来,玉佩的事不止我们一家在查,还有很多幕后人都在窥视着。”老者叹了一口气。

  “这次小姐的事,是我的失职。回去我会好好查查,看哪里出了问题。幸好小姐没事,不然....”洪伯一脸的愧疚。

  “这次的事,不全怪你,我自己也有责任。”

  “以后我会注意,加强小姐的安全。”

  “我有个注意。”傅建成望着正好走进小区的夏野,狡猾的笑了笑。

  洪伯随着老爷的视线看去,疑惑道:“难道...”

  “想办法弄过来待在小姐身边,一来可以保护她,二来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他的目的。”

  “好的。”洪伯躬身点了点。

  刚刚买了杯豆浆,吃着油条返回小区的夏野突然莫名的打了一个喷嚏,他回头四周望了望,小声骂道:“不知道,又是哪个王八蛋在打我的坏主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