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紧急会议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5143  |  更新时间:2020-06-27 23:52:00 全文阅读

也因此自己的这个堂弟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虽不至于做出对家族有什么损害的事情,但是对自己的指令有时候还是会出来干扰一下的。

他不是一言堂,但是毕竟自己有长老会协调,对于处处与自己有些抵触的东方章宁他也很是头疼,不过想到当初种种他也能够理解,也一直希望自己的这个堂弟能够解开心中心结。

东方章宁把话题往秦树身上引众人自然也是十分好奇,眼神都在秦树和东方章法 之间徘徊,众位长老虽然也都大概知道今天会有一位新长老诞生,但是却没想到是个没有见过面的外人,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讶不已。

‘呵呵,这位朋友姓秦单名一个树字,平时并未在有过名号,但是实力不俗,我想让他做咱们东方家的名誉长老,章宁堂弟可还有什么疑惑?’东方章法面带微笑的解释道。他用了朋友这个词也是想为秦树增加一些分量。

其实对于解释秦树身份确实有些为难,毕竟秦树没背景,没门派,没影响力突然就让他来做东方这个大家族的长老,任谁都想不通。

虽然在安排座位的时候众人心中大概都有些假想,可是此时听见从家主口中说出,要让这个不过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做东方家族的长老,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什么?要让他做长老?为什么?’

‘对啊,我看他的年纪还没有我大,他凭什么?’

‘让这小子当咱们东方家的名誉长老,开什么玩笑?’

年轻一辈的瞬间又开始了议论纷纷。

‘这有些不妥吧?’

‘我没看出这少年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既然是家主的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不妨先听听看。’

‘秦树?我倒是没有听过有这么个大家族?难道是新兴的,不过长老职位可没那么简单,还是看看家主的意思吧。’

中年一辈就稳妥了许多,虽然也有言语倒不至于太过激烈。

东方章法看了看下边,到时也能理解,‘咳咳’轻轻咳了两声,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

‘怎么看来你们意见很大啊,哈哈没关系,现在不都讲民主吗,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嘛,不要弄得和外面的小孩子一样乱糟糟的,让人看了笑话。’东方章法乐呵呵的笑道。

他倒是不担心有人出来挑事,就怕这些人没有勇气站出来,这倒显得他有些独裁了,如果有人站出来,凭借秦树的手段这把椅子会坐的更稳一些。微微看了秦树一眼,两相对视互相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秦树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然后环视四周,看看谁会这么倒霉成为自己主角光环的陪衬。

周围安静了许多众人都在用眼神交流,随着众人的目光秦树也在不断地寻找,按着他的想法恐怕先站出来的不会太强,而众人的座位除了辈分就是按实力划分的,看来应该会是年轻一辈的了。

正思索间,只见年轻一辈之中有一人站了起来,粗发浓眉,身材挺拔,孔武有力,双眼囧囧有神闪烁着坚毅的目光整个人就像一把钢枪,浑身透露着一股子铁血气息。

‘家主,俺有话说’这个少年虽然看上去才二十岁左右,但是感觉很是沉稳,说话的声音很是浑厚,中气十足。

‘噢?阿辰啊,呵呵怎么有什么要说的,你说’东方章法脸上笑容更胜,不过里面倒是透露着一股和蔼。

秦树看到心中暗暗想着,这少年身上透露这一股子铁血,这种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西北军区里面比比皆是,而且看着少年和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区别,其他上年大多都是细皮嫩肉,虽然体内内力都是差不了多少,但是明显这个少年内力更加凝实一些,这些也仅仅是秦树通过耳朵听出来的。

‘看来这个少年应该是部队中人,不过他的位置到并不靠前,难道是因为那所谓的感知力?’秦树正想着的时候那个少年就走了出来。

步态沉稳有力,气息在众人当众虽然不算最强但是也能排到前三,怕也是个内劲高手,只是不知道对灵气的感知到达什么程度,不过秦树到时并不担心。

这东方辰走出来的时候,旁边众人形态各异,不过大多都是在诧异之后看向秦树的眼神都有些幸灾乐祸。

倒是东方演微微皱了皱眉,东方家族毕竟是个大家族,虽然对外团结一致,但是内部也是时常会有一些势力划分,最明显的当然就是东方章法和东方章宁两方之争,不过如今东方章法作为家主一向很公平,甚至有时候还会略微偏向东方章宁一派,众人也都是知道当年之事,所以中年一辈争斗并不明显。

但年轻一辈的之间的争斗就不一样了,更加明显一些也更加激烈,毕竟这其中涉及到以后的资源分配。

而其中也大致分为两个派系,毕竟分的多了作者的脑子也写不出来。

这两个派系分别以东方太子一派,和东方旁支一派,顾名思义,太子一派就是当代家主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是东方家的女儿东方影一直在外深造,而且也无心家族大事所以也就只是平时闲来无事才会和东方家的一些女孩子一起玩耍,倒也没有什么派别。

而东方章法三个儿子,后面的跟屁虫可就比较多了,即使现在他们不想做什么家族斗争,但是下面的人不这样想,所以难免会有些冲突,不过好在东方章法三个儿子还是很团结的,所以到没有出现太子互博渔翁得利的现象。

不过东方章法三个儿子,老大东方坤在军队之中担任要职很少回家,二儿子东方哲目前在B组就职倒是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修炼,至于三儿子东方演却是个中二少年,时常和一些纨绔子弟出去吃喝,但也因此人脉最广,即使如此他也只是想要单纯的交些朋友,对于东方家这一摊子事他可是丝毫没有兴趣。

东方章法的几个儿子对家主位置没有兴趣,可东方家的人多了,对这个位置感兴趣的人多了,虽然现在的东方章法不过四五十岁正值壮年,但是出名要趁早的道理大家还是有的。

这其中自然以东方章宁家的儿子东方乾实力最强,势力也最大,各位看官可能发现,东方乾,东方坤其中是不是有些深意。

其实道理很简单,东方家族秉承古老家族的传统,给后人取名字也是按着顺序来的,东方乾虽然是东方章宁的儿子,但是他却是东方家这一代中第一个男婴,当然这个需要是嫡系子弟。

当时东方家家主是东方明昌,也就是东方章法的和东方章宁的亲爷爷,所以当时算下来都属于嫡系,然而此时若是再按名字排序,东方乾的名字恐怕就落不到他身上了,不过这些确实旁话,在此不多言表。

东方乾也有数个兄弟,几人之间又从商,从政,从军,无论是资源还是出身十分显赫,故此在外均是顺风顺水,慢慢的常年在族中东方乾反而人气更加的高涨。

再加上自己父辈之事他们从小也有所耳闻,东方乾心中慢慢就有一股执念,刻意之间势力愈发壮大。

而在这太子党与乡野党之外还有一些东方家族的子弟并没有选择党派之争,他们只是安分守己的做着自己觉得正确的,或对家族有益或对修行有益。

这东方辰就是其中之一,东方辰再往上也算是嫡系子弟,只是辈分久远,此时身份却是有些尴尬,再加上自身上一辈都已经不再,所以即使作为东方家的核心子弟,他也只是和一些谈得来的人交朋友,到并不拉拢势力,也不参加势力。

不过好在他也没有那个心思,他只是一味地做好自己,身为军队中人他也没有因着自己是东方子弟的身份如何做为,想法不多的时候,他的功夫修行反而进展迅速,虽然没有其他人的众多资源,但是刻苦努力带来的是更加凝实的实力。

再加上本身就在军旅之中实战经验极为丰富,隐隐间居然成为了年轻一辈第一强者的称号,虽然由于种种原因,他没有真正的完成过一次家族比武,不过偶尔见流露的气势还是不可小觑的,起码坐在第三的东方演不认为自己打得过他。

此时东方辰站出来想法极其简单,他不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足以担任家族长老的位置,军人虽然有服从命令的本能,但是生性一般都较为耿直,而且这里毕竟是家族,他还是会提家族着想。

此时年轻一辈当中也只有坐在头牌的东方乾可以和自己一战,他对东方乾还是有了解的,心思缜密,处处算计,恐怕他自己不会站出来,到时候家族其他子弟站出来他又不是很放心,所以此时的他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

‘俺觉得这小子做不了咱家的长老。’东方辰说话倒是直爽。

‘呵呵,这可不是小子,是朋友,要注意的措词。’虽然东方章法是在责怪不过语气却是很和蔼。

东方章法早年和东方辰的父亲东方章鱼算是同窗好友,虽然后来东方章鱼外出经商,但也偶有来往,只是他们后来糟了不幸,东方章法十分惋惜,不过好在东方辰倒是十分争气,不光到达了武者六重境界,感知也极为灵敏,后来被选为东方家核心弟子。

加上这孩子头脑聪颖,内心淳朴除了修行就是在部队磨炼,所以东方章法还是很喜爱的,也时常会有一些帮衬。

‘嗯?’东方辰第二次从东方章法口中听到朋友这个词,而且这次却是明确的点了他一下,这让他有些意外,虽然看上去憨厚,但是脑子却一点都不慢,‘难道这小子怎有什么来头?俺管他那么多,干一架在说’

‘家主,俺想和这位兄弟比试比试,不知道行不行。’此时他也换了一个措词,到并没有承认秦树朋友的身份,很明显他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

‘呵呵,比试当然可以,秦树你怎么看?’东方章法把问题抛给了秦树。

秦树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心中暗嘲‘现在这种情况不打一架,能坐下?’

似乎看出了秦树所想,东方章法微微笑着挥了挥手‘阿辰你先坐下,秦树你也先坐下。’

说完这话下面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东方辰更是纳闷还想在说,东方章法压了压手面色一肃,众人一愣但都静了下来,看着上首位的东方章法,‘现在有件事情更为重要,等稍后自然给你们机会。’

听了这话,东方辰在不停留转身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只是眼神有些不善的望向秦树。

秦树不以为意,坐到了那个一早为他安排的位置。他心中也自然知道东方章法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对于东方家搞这么大的阵势他还是吃惊莫名的全族的人都聚集在了演武场,就差把狗都带来了。

其实他确实不知道的,这个演武场后面就是藏经阁,还有丹药房,兵器库,各种珍贵的东西都在后面这个演武场的位置算是比较特殊,如果在地形上算是个峡谷中的重要关口,当然东方家都是一抹平地,但是在阵法的加持下演武场的位置就凸显出来的。

而且演武场的阵法防卫是极强的,故此当秦树触发大阵之时,全员都来到了演武场,这也是从古流传下来的规矩,誓死守卫演武场,不允敌人进半分。

‘五叔,木长老那边怎么样了?可探查出来什么?’东方章法向旁边的白发老者询问道。

‘你自己不是也有手机吗,干嘛问我?’被东方章法叫五叔的老者眼睛都没睁一下,淡淡的回了一句。

东方家众人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只有东方演在哪嘿嘿偷笑,东方章法略微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确实如此如今世代众人修为不够无法达到神识传念,千里传音的境界,不过好在有了手机联络到时方便了许多,不过此时东方章法还是习惯性的询问一下大长老,没想到又被顶了一句。

不过没办法,自己这个五叔虽然修为最高,资历也老,但是心性却越来越像孩童,总是习惯对人玩,关键一把年纪自己还打不过他,也就有些无奈。

默默地拿出手机拨打了木长老的电话,秦树看着心里有些古怪,这么古朴的阵仗居然拿出来个手机打电话,要知道在场的大多都是一席长衫,即使是年轻一辈也均是练功服,也就他和东方演两个人有些例外,东方演穿的倒是长衫,不过他的鸡冠头却有些太扎眼。

东方章法拨通手机,随后在旁边按了一个按钮,之间会客室中央的地方居然升上来一块透明的玻璃。

随后上面显现出了一个人影,有些秃顶但是精气十足,这人身后密密麻麻的有数百个屏幕,上面画面各不相同,下面还有数名青年一直在敲打着键盘。

‘木长老,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东方章法倒是没有什么奇怪,好像是习以为常。

秦树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雷到了,倒不是说他没见到过这些东西,只是在这个场合总是感觉格格不入,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没有古代修为,如果还不跟上世代脚步,说不定哪一天大族也会落寞,但是跟上世代变迁,再加上上传承文化,大族永远屹立不倒。

此时视频那边传来一个口味极重的声音‘有个毛线,刚刚让这群小子把所有监控都看了一边,包括咱家周围的热成像,都看了一遍硬是什么都没发现,真TN的奇了怪了,怎么好端端的大阵就被触发了,你问问老柳那边有啥发现没。’

说完不等东方章法继续问,那边的秃头就已经转身离开,听着视频那边传来老头子训斥的声音,东方章法果断切断了视频。

可是从短短的视频对话中,下面的人却听出了一丝不寻常。

‘什么刚刚木长老说,大阵触发了?’

‘对啊我也听到,大阵难道是家族大阵?’

‘我觉得很可能是,你们细细感悟一下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

‘额,没啥感觉啊你感觉到了?’

‘。。。。’

年轻一辈众人或询问,或闭目,或张望不一而足。

中年一辈在听到大阵被打开的第一瞬间大多都闭目开始查探。只有东方章宁和东方三叔一副早已知晓的样子,脸色凝重。

老一辈的长老们也都是一脸凝重只是没有言语。

东方章法轻咳一声,轻声道‘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两件事,只其中之一就是家族的守护大阵被迫打开,这其中的意思你们应该明白,若我外敌大阵不会自动打开,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们也不用过多议论。’

‘这第二件事就是关于十年一次的比武大会,规定你们是知道的,不过人选你们可有什么想法?’他这一问扫视全场众人。

众人心中均是一紧,尤其是青年一辈,这十年一次的大比可是真正的出人头地的机会,虽然族中一向一视同仁,但若是能够在这众多门派的大比中斩获麟角,那以后在族中肯定会有更加有待,即使在外面也一定会得到更多尊重,这其中种种好处非一言可表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