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耍贱的?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2507  |  更新时间:2020-06-13 22:51:10 全文阅读

“别别,三叔您还是让着我点吧,您要是把我打出个好歹,以后谁给您出去买酒不是”东方演谄笑道。

“你个臭小子。”东方三叔笑骂道,随后转身对眨了眨眼东方章法说道,“大哥咱们进去说?”

东方章法点点头,笑道“小树走叔叔给你说点事。”

秦树看着东方章法扯出来的假笑,心中不禁想到一个词,恐怕是,皮裤套棉裤必有缘故,如不是棉裤薄那肯定是皮裤没有毛,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想有什么好心。

“这老小子不会是看上我的姿色了吧。”东方章法自然是不知道秦树心中想的不然估计会立马开开大阵劈了他也不一定。

几人鱼贯而入,各自的坐定,周叔悄无声音的从旁边的拐角端着果盘走出来,给每人沏了一杯茶,秦树问着茶香稍稍有些陶醉,真他娘奢侈,茶叶都他娘的有灵气。

这倒是秦树的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东方家毕竟是有聚灵阵的存在,虽然这世界灵气稀少,但是聚灵阵确实真真存在了上千年,其中灵气自然浓郁之极,产出来的茶叶,果实自然也是带有灵气的

这些东西到了外面兴许不能保存多久,但是在这里面确实能保存许久,招待贵重的客人自然是要用上的,而秦树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晋升到贵宾的级别。

秦树没有客气,刚刚切磋不光耗费体力,对体内内力也是消耗不少,尤其是最后的迷踪步法确实依靠内力行出来的,短短几步就消耗了三成内力,虽然此处灵气充分稍微休息片刻就能补充回来,不过既然有送上门来有好吃又可以补充的方法,不用可就是浪费

总训着浪费可耻的原则,秦树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三个不知名的果子,看的一旁的东方演有些肉疼,秦树选的果子是这果盘中最珍贵的,地龙果,百灵果,巨灵果,不同于其他果实,这些果实确实真真实实的灵果。

习武之人吃了可以增强内力,身体虚弱之人吃了可以强身健体,及时中年吃了也抵得上百倍的保温杯枸杞。

之所以肉疼是因为,这些东西平时自己吃的都少,也仅仅是有贵客来的时候才能享受一下,还不是无限制的,这倒不会家里抠门,主要这几种果实刚好是炼制灵丹的材料,老头子说过果子只是半成品,贪图口腹之欲怎成大器。

不过东方演还是喜欢这口腹之欲的,从秦树惊喜满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这几个果子铁定是好吃无疑。

而旁边两个长辈看到秦树选的果实心中却是另一番想法,相互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

这些果实俗世间并没有,长相各异,若是没有吃过之人看到这些奇怪的果实怕是不会首先选择,而看秦树选择的时候首先选择了地龙果,而后百灵果即使是最后也是巨灵果,这绝非偶然

这小子不会是哪个隐世的门派来的?眼光如此精准毒辣,选择方式均是难得的灵果,这三种果实分别是一百年开花,两百年结果,五十年开花,一百年结果,即使是最差劲的巨灵果也是十年开花,五十年结果,这就职的人深思了。

这倒真是冤枉了秦树了,秦树刚刚进来就看到一盘子的灵果,瞬间就食欲大增,再加上现如今的感知能力极强,自然能够感应到果实中的灵气强弱,选择自然也就自然而然的偏向正确。

至于那没有来的大门派子弟,确实无从谈起。

如果要秦树知道这是这些老狐狸故意的试探,秦树心中肯定会愤愤的骂一句世间果然不单纯。

“小友既然是演儿的朋友,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句贤侄如何”东方章法笑眯眯的看着意犹未尽实际是在运化体内灵气的秦树。

“莫敢不从”。秦树自然也没有托大,眼前之人此时笑眯眯的,但是他也不是傻子,无论从皇甫云处还是东方邈处听来的信息,总结出来这东方章法恐怕在这世间算的头一号的人物了。

且不论他家有没有在尘世间有什么政治关系,仅仅是这一大片灵气浓郁的庄园恐怕这世间就没有几份,更不要说他家还有一个修真界在世间修走代言人的身份,虽然此时看来有些尴尬,但并不影响秦树对眼前这人的判断。

这倒不得不说秦树的机智判断,眼前这人外表温文尔雅但其身份确实大得惊人,东方家的实力之大也远远超出了秦树的想象,政界人才辈出,军界也可为独领风骚,商界更是几乎垄断了四分之一的经济,如果说影响国之根本都不为过。

但是这对东方家来说还是其次的,更多的却隐藏在家族根本之中,武力永远是家族的主旋律,如果说国家的军队是负责国家的整体安全,国民的安全,国家的的精英是负责国家的尖端安全,那么东方家的存在就是负责震慑那更高层次的外来入侵者,比如传说中的异能者。

“贤侄,看你刚才和老三的比试尚未用到全力,这却让我有些疑惑,你的拳脚套路倒是眼熟,但是又无法辨认到底是哪家的,不知道贤侄可否满足一下我这无由来的好奇心?”

秦树自然听出他的意思,无非是打探自己的来历,可是自己功法套路却都是老头子教的,至于是老头子从哪里骗来的自己也说不清楚,略微尴尬的笑笑。

“东方叔,我这拳脚却没啥名头,出了我最后用的那步伐有个名字叫迷踪步,其他的都是没事名字的”秦树老实的回答道,毕竟吃了人家的东西,礼貌回答还是要的。

“哦?那倒是奇怪了,不知贤侄是从何门派?”

“哪有什么门派啊,这些都是我家老头子教的,零零碎碎的也没个整体,不过好像这些招数原本都有些来头,我记得当时我家老头子嘟囔过。”

“哦?都有些什么招数可否演练一二?”东方章法眯了眯眼。

“嗯,这有啥不行,东方叔看好”说着站起身来摆出一招,“这个是飞虫掌好像是什么洞洞派的,还有这招八猫棍无棍式,还有这个小燕子追蝴蝶,大蛇盘根,好像是华山的,对就是华山的,我记得老头子当时嘟囔说是一群耍贱的。”随后又翘了个兰花指继续表演到“还有这个插个梅,插一片花,这个是峨眉派。。。还有。。”

秦树一一演练,居然有上百种名称,虽然招式都是一知半解,都不完整,但是名字确实千奇百怪,什么观音坐莲花,老汉推小车,听得东方章法在一旁心境胆颤,这哪是什么武功招式,这名字怕不是个老流氓恐怕取不出来。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事,秦树所展现出来的招式确都是有的,只是真正的名字却不是那些戏剧性的,比如刚开始秦树所展现的几种,飞虫掌,其实叫做飞龙掌,八猫棍法叫做八虎棍法,洞洞也不是洞洞派,那是正宗的崆峒派,前几日崆峒派长老还来家里做客,这如果让那个火爆的长老知道了估计会手撕了秦树家的老头子,只是到时候能不能打过估计悬了。

后面的招式也各有来头,小燕子追蝴蝶原名燕扑蝴蝶,大蛇盘根其实是苍龙盘岭,这让秦树家老头子改的,还,还真他妈的形象,耍贱。

想到秦树所说的耍贱的,东方章法和旁边的三叔对视一眼,眼中除了震惊还有那么一丝不可抑止的笑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