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两个小家伙的能力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5144  |  更新时间:2020-06-12 23:05:22 全文阅读

东方家的车库甚大,开车行了十多分钟,两人下车。

东方演向秦树叮嘱道,“树哥稍等在家中,且不要胡乱行走。从这里上去有诸多的小阵法,这些阵法却是身体不可抗拒的。有些障眼法或者其他危险的,跟好我的脚步以免走入一些阵法当中遇到危险。”

听到这话,秦树微微愣了一下,阵法这个词对他来说,有些陌生之前在传记小说中倒是有了解过,说是上古大仙都有一些阵法。没想到这现实生活中也能遇到。

秦树脸上充满了好奇,“你们家还有阵法,是不是像小说中写的那样,若是走入其中就头昏眼花,神志不清,犹如进入迷宫一般,或者进入那种阵法,就有喷出火来或者喷出水来的。”

东方演听到秦树这样说,有些尴尬的笑笑,“那到没有不过,也差不多,虽然不会喷出些水火,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危险的。例如刀片啊之类的,主要我家的阵法主要是为了防止外来人在家中乱窜。实际伤害性还是比较小的,如果不去刻意触发,却是不会生效的。毕竟也偶尔会有一些动物或者是路人好奇来到我家的大阵范围之内,总不能全都杀掉,这样有些太过分了。”

即使这样,秦树也是好奇心大增。如果不是他忍耐能力强的话,他现在就想把神识放出去探查一番。想看看这阵法到底是如何运行,又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心中这样想着,脸上却微微笑道“嗯,放心吧,我寸步不离跟着你就是了。”

两人从车库向上行去,这一路走来,秦树跟在东方演身后。四处张望,虽然神识是无法弹出。但是眼睛还是可以用的呀。庭院林立。假山湖水比比皆是。加之灵气十足,犹如仙境一般。

如那湖水无根由犹如天上而来。湖中鲤鱼也充满了灵动,山间又有诸多鸟鸣。偶尔还有些。梅花鹿,兔子啊之类的小动物四处乱走。秦树不免有些羡慕。不过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东方演微微侧头悄悄注意秦树的变化,发现秦树这人只是充满了好奇,但丝毫没有震惊之色,

心中不免暗暗道,此子必成大器,想来也是见过诸多世面的人,心态极好呀。

不多时来到一座可称得上宫殿一般的楼阁之中。三米多高的朱红大门。上面订满了十八颗钉。展示其中的不凡。然而正当秦树以为东方眼要上去叩门的时候,却只听得东方演高声喊道。“小Q 开门。”只这一声。秦树才猛然发现,门角上有一个微不可查的摄像头,轻微转动。门立即就打开了。

“你家这么古朴的门,居然用这么高科技的。为免有些不太相配啊。”秦树迂讷道。

“这也是为了方便吗?这门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若是拆了可惜,但时常开动,确实有有些麻烦。所以近年来就把它改成智能的了。这还是我提的已主意不错吧。”

“主意倒是不错,不过你家里允许像这种自古流传下来的门庭,就让你这样整改了”

“他们想改也得改,不想改也得改。毕竟咱怎么说,也是东方家的少主,这点事都办不了。那咱这身份面子往哪个,”

“合着你还是个二世祖来着。”秦树调笑道。

秦树随着东方演一路往前行去。这大门后面依然是个院子,这院落奇花异草无数,灵气逼人,更比外边。看来这其中必定又有些玄妙啊,

秦树心中有如猫抓想着这浓郁百倍的灵气若是在这里修炼,怕不是成仙成佛也有可能。秦树东方演进的屋内。

“树哥,你且先坐一会儿,我去楼上去找一下我老爹聊点事情。”随后东方言大声喊道,“周叔,周叔帮我招待一下客人,”

随后是一个健硕的男子走了出来,矫健步伐甚是有力只是略微有些花白的头发沟壑的皱纹宣示着他的年纪恐怕有六十岁左右了。秦树心中暗叹,果然是大家族之人,灵气如此浓郁,即使是个仆人,也保养如此之好。

“周叔,你帮我招待一下客人,我上去找一下老爹。有些事情要跟他讲。”

这个叫称为周叔的仆人点点头。随后东方演向楼上走去。周叔命人去取了些果盘,这果盘之中的水果也是充满了灵气,要比外边要水灵多了,秦树刚好口渴也没客气,咬下去,不仅好吃,而且感到有一股暖流自喉咙向四肢百骸溜去。

望向旁边的周管家秦树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周叔,您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等着东方演就好了。”

周叔微微躬了躬身,没有说话,转身。向厅外走去。闲来无事秦树打量着房间金碧辉煌,可谓是房间的主颜色。但其中又有古朴典雅,而且假山流水摆在正中,又有山水画相衬。显出了不一样的意境。

“果然是大门大家,这家具恐怕值不少钱呢。”秦树暗暗想到,最主要的还是这里的灵气啊。这灵气之浓,都快要赶上小核桃送来的灵力小丸子了。虽然感觉这灵气和小核桃从天外招过来的灵气有些区别。但是想来这里的灵气也是可以被吸纳入体的。

想着想着他心中就按捺不住那种冲动,既然来到这里,不如就在这里试着运转一下内力试试,想来也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问题吧。于是静下心来,运转体内内力吐纳呼吸之间试图沟试这之中的灵气。没想到这灵气却是温顺异常。神识刚刚探出,灵气竟然便有了顺从之意,这仅仅是一种感觉,就像是任君采摘的感觉,尝试牵引到体内。没想到第一次就成功了,虽然数量极小,不如小核桃凝气出来的灵气丸子更加的直接。但是总归是有效。

分出一缕神识潜入识海,两个小家伙还在蚕食着,之前积攒的能量小丸子。

“你们两个小家伙倒真是贪吃,一直吃就不怕长胖吗?”半开玩笑的说道,两个小家伙睁着眼睛委屈的看着他。

“除了吃他们现在什么也不想做”这是两个小家伙心中的想法。两个小家伙互相对望一眼,“哥哥,你说爹爹是不是来抢我们的吃的的,然后故意找这种拙劣的借口?”小肚兜奶声奶气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识海中哪有秦树听不到的,这明显是说给自己听的。

秦树一脸的尴尬“你个臭丫头爹爹是这种人吗?”不说还好,他说完两个小家伙陡然后退了一步,“说正事,小核桃你能在识海感觉到外界的灵气吗?爹爹来了一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你要不要来这里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取些灵气,做成那种能量小球积攒起来以后当你们的口粮岂不是更好吗?”

说到吃的这个小肚兜儿就来了劲头,有些期待的看着小核桃,小核桃嘴里塞了两个能量球,正在咀得起劲儿,咕嘟嘟的说道,“我试试我试试吧。”然后狠狠的咽了一口,把嘴中的能量球全都咽了下去,一脸满足的表情。

吃完的小核桃揉了揉眼睛,像是再仔细看着什么。秦树调笑道,“你这眼睛这么小,怎么还能看还能看到外面不成。”小核桃鄙视的看了秦树一眼,没有说话,随后只见他向天上一指。

秦树陡然感觉到自己识海有了一些变化。就像是上次识海扩张的感觉微微有些胀痛,但又无从得知到底是哪里疼痛。小肚兜看到秦树的表情,远远看了小核桃一眼。

嘀咕道,“哥哥你真不小心”随后也上向天一指。历时秦树那种微微隐痛就消失不见,这让秦树很是奇怪。

抬手把小肚兜搂在怀中问道,“丫头,你们刚才做了什么,我总感觉脑袋怪怪的,就像小核桃上次升级的时候一样。”

小肚兜有些扭捏的说道“嗯。就是上次哥哥升级的时候,升级完之后我们都发现的自己一种能力。他发现他可以感知任何地方的能量,而且是各种稀奇古怪的都可以并且纳为己用。而我也发现了我的一种能力,就是在任何结界之中随意的穿行。就比如在爹爹的识海,本身也是一种结界”

“嗯,这是什么意思?” 秦树满脸震惊脸上有些懵,那就是可以从识海之中跑到识海之外去,那岂不是自己也管不了这俩小家伙了。像是明白秦树心中所想。小肚兜心虚的低下了头,显出了一脸无辜的样子。

秦树哪还能不知道这小家伙,心中在想什么,“你们是不是想着等我睡着了,偷偷跑出去。你这能力是只能穿过我的识海吗,还是可以穿过其他的?”

“我的能力是可以穿过任何结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能力,只是感觉这些结界就像是一种熟悉的能量体,刚刚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学校像是被一个大罩子罩着。而这个大罩子我特别的熟悉。然后来你这个朋友家的时候,我和小核桃哥哥也偷偷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也有一个大罩子。哥哥的能力是获取能量。而我就是负责看路。刚刚爹爹的脑袋是不是感觉有些微痛”

秦树点了点头,他确实有些疑惑。脑袋刚刚确实有些胀痛。

小肚兜解释“哥哥的能力既然是获取能量,是不受这些能量罩控制的。嗯,他获得能量的时候可能比较粗暴。所以即使能量袭来,能量可以获得,但是既然在识海中,就会影响到爹爹的识海壁垒,”

“那你的意思是你刚刚帮小核桃打开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所以我这种隐痛的感觉就消失了。是这个意思吗?”小肚兜乖巧的点了点头。

秦树不由苦笑道,“那和你们俩在外边儿有啥区别?还不如出去来的痛快。”

小肚兜人小鬼大说道,“我们还是觉得在里边安全一些。”

他两个说着话,旁边的小核桃确实没有闲着,一直在从外界获取能量,并直接熟练的压缩成一个小丸子。并没有影响到是秦树的是海。看着小核桃旁边的能量球越来越多,三个人都不约有些兴奋。

感觉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秦树说道,“小核桃收了神通吧,不要弄得太多,以免引起人的注意。那就得不偿失了。到时候你爹爹如果被人控扣下了,那就麻烦了。”

小核桃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还是听话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冲小肚兜点了点头,小肚兜会意把手一招,原本秦树还感觉有些缺陷的是识海又恢复了那种饱和感。

“你刚刚打通通道,就是把爹爹的识海扣了个洞?然后现在又给补上了。”感觉到小肚兜刚刚露的一手缝补手段,一脸震惊的看着小肚兜,从他的两次挥手之间,秦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再加上刚刚小肚兜的解释,他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小核桃,小肚兜倒是没有隐瞒。笑嘻嘻的对秦叔说道。“嗯,对呀,刚刚爹爹的识海破了个小洞。我要把你堵上了。”

“什么叫我的识海破了个小洞,明明就是你撬开的,你个机灵鬼”

小肚兜只是嘻嘻的笑着,没有说什么,小核桃把所有的能量球都搬了过来,三个人喜滋滋的分了。这个时候秦树隐隐隐感觉到外界有人向他靠近。随后交代一下,两人不要再有乱有动作。

闪出了识海,秦树脸上一脸淡定。看着前面走来三人。为首的一人身材矫健步伐沉稳,一脸坚毅四十岁上下,周身血气澎湃,不用看定是个高手,无疑只是具体是什么修为,秦树却没有仔细探查,毕竟这是在别人家的底盘,贸然神识探查别人修为,在别人看来可能是一种挑衅。

东方演与为首之人倒是有七分相像。所料不差,估计是东方演父亲无疑。身侧跟着却是东方演,低头不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兴许是刚才挨了批评,有一些愁眉不展的样子

再一侧却是却也是个中年汉子,与为首之人也有几分相象。同样周身气血澎湃,料定也是个高手无疑,若看按岁数怕是东方演父亲一辈的。

那为首之人大步流星走到秦树面前。出于礼貌,秦树站起身来。那中年汉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秦树不用客气,坐下便是。随后就在上首位也坐了下来,其他两人也各自找了位置,随意的坐了下来。

“这位小兄弟,”几人坐定后,为首之人说道,“我是东方演的老爹,东方章法,你叫我声东方叔便可,听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说,你他刚刚切磋过,可有此事。”

秦树微微一愣,这是东方演告了御状,搬来自己老爹撑腰?但看东方演在旁边挤眉弄眼的样子,却又有些不像。

秦树淡定的如实答道:“刚刚确实有些误会,切磋了一下,不过现在已经解除了。”

“哦,误会不误会的,没什么小孩子之间吗,火气大一些是难免的。只是下手有个轻重缓急,莫要伤了和气没的关系,其实是下手重了。习武之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我听小演这不成器成器的孩子说他却远远不是你的对手。”

听着为首之人的语气像是有些怀疑。而且秦树从他的眼神中也看出了。秦树脑如闪电,想了想,也没想出东方演到底给他老爹说了些什么,这东方章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也只能如实回答“我皮糙肉厚,确实是侥幸占点优势,东方兄只是没占到便宜罢了,倒也不能说比我差多少。”

“你这小家伙说话倒还算谦虚,倒不是我怀疑你的实力,只是有些事情确实要证实一下,这样旁边这是我老弟东方演的三叔。你既然是小演的朋友就叫声三叔即可,你去和三叔切磋一下。让老夫瞧瞧你的身手到底如何。”

秦树有些纳闷,这怎么来了东方家里。还没吃好的喝好的,就又要开打了,略微疑惑的看看了一眼东方演,东方演却还在一旁挤眉弄眼,双手合十,嘴里像是在帮帮忙一类的话。

秦树一时之间脑袋有些转不过来,莫名其妙的。不过既然来了这里,而且说不定要用的到东方家。那权且答应他这一招也没什么关系。想来对方长辈的身份肯定也不会下太重的手。再者说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哪怕对方实力强悍,也未必能是自己的对手。即使打不过自保,尚且有余的,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畏惧。

“也好就当小子学习学习,向三叔请教一下了。”

那中年汉子旁边的三叔却是笑着拱了拱手,一脸憨厚的样子,但是澎湃的肌肉彰显了他不俗。

“好小子,胆量倒是不错,走咱们去院中比划比划,放心,三叔肯定不会欺负你的。”

说着就率先向院里走去,秦树无奈的摇了摇头,也随之而去。其他两人也相继而出。两人站定拱手作揖,随后秦树摆出一个起手式。确实随意之极,然而也就在那一瞬间,秦树的气势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原本的人畜无害,现在确实像一只将出笼的猛虎。即使不在场中的其他两人也瞬间感应到了其中的变化。

那东方章法暗叹一声好气势看了一眼一直引以为傲的东方演,瞬间心里就有些过不去了,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