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斗东方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5026  |  更新时间:2020-06-10 21:36:06 全文阅读

“嘿,我说那个小子。为何故意挡住我的去路,三番两次挡住我的去路,我和你有仇啊。”东方演从车里探出头来,遥遥的冲秦树喊道。

秦树静静的看着这个满头红发东方演年龄和自己相差无几,神识探出来,探查出来这人身上内力也着实够强。虽然和现在的自己比稍微显得略有不足,但是要和前两天没有吸收能量之前的自己相比的话,却相差无多,让他不免有些诧异。

这世俗之中还有如此高手,而且如此年轻,看来必是大有来头,心中不免多了个小心,秦树之所以没有离开,一是想找这人切磋一下,第二个也是想看看这人是什么来头,毕竟若说是没有由来的高手却是不可能的。

再者,这人在这门口三番两次与自己相遇,怕是有一些缘分。他虽然不像老头子一样,对于缘份看的特别重,但是,毕竟跟随老头子多年,也知道这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既然遇到那想来自有些道理的。

秦树微微笑道,“我倒不是故意挡着你,但是你为何三番两次在我沉思的时候在后边大按喇叭,这样很不懂礼貌的知道不。”

车里面的 东方演听到秦树说的话。一时之间有些烦躁,一来他着急想要回家回族里去禀报学校灵气异常之事,第二他也着实对这些凡夫俗子有些瞧不上眼。虽然是在这国内第一的学院门口,东方演还是觉得他们和自己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这个时候居然被秦树指着鼻子说了一通,像在大人教育小孩一样,他自然是不服气的。他在族里一来是直系子弟,二来在族里行走也并没有像世俗之间这样有节制。族内之人,一般看拳头说话,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有份量。

这陡然之间从族中出来,一时之间还改不了这个脾气。所以二话没说,开门下车。气冲冲的冲秦树走了,挽着袖子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深浅的小子。

秦树没想到这个家伙脾气这么暴躁。不过左右看看无人,这也正合他的意。正想找个人练练手。瞌睡送枕头,这想找的人,这就出现了。但是还是要做些场面画的。

秦树遥遥质问道“ 你这人什么意思,你是想动手不成?”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东方演火气却是有些大。而反观秦树情绪却是平淡的很。毕竟秦树对自己的力量非常自信,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畏惧。

对面的东方演看着这小子一脸的平静,反而更显得有些气愤。心中想道,这小子是个愣头青啊,不光是个书呆子。让我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这花为什么这样红?这大门应该朝哪边开。

一边走一边喊道“废话,我今天就是要教训教训你,让你这不开眼的家伙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秦树暗自好笑,这样这人长得倒是白白净净,没想到却是如此暴躁。不过他却没有丝毫躲开的意思,这也正合他意,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东方演向他走来。

东方演看着平淡无奇的秦树更是一肚子的气,讥笑道,你小子倒是有些胆色,现在求饶我就放了你,别一会儿打趴到地下,再来求饶,那时就晚了。

“无妨无妨,”秦树说道,“请让我尝尝你的拳头到底有多大重量。”说着两人的距离迅速的拉近,东方演也没有废话。离得近了,直接一个小小小助跑,一拳头向秦树的脑袋轰去,只是他知道自己力量有多强,所以特意留了几分力道,毕竟出家族的时候,家族长者说过这世俗之人虽然有些不堪,但是却不要伤人性命。

所以他只用了三分力。看着东方演一拳直直向自己面门而来,秦树心中暗道一声,好,这出拳干净利落,一看就是实战出来的,想来这家伙的实战经验也是颇为丰富的。

这一拳只取秦树面颊正中,挡住了秦树退路,理论上秦树也只能往后闪去,虽然知道自己挨上这一拳头也无所谓,但是他还是闪了,只是没有向只是微微一个侧身就闪了过去。

秦树一边闪一边说到“拳头是好拳头,只是力度小了一些,速度却有些不如了。看来你吹牛本事比你的拳头要厉害一些。”

秦树躲开东方演这一拳头,东方演却着实愣了一下。虽然自己只出了三分力,但自己在家族内却是实战经验的佼佼者。这一拳出去算是封住了秦树的退路,没想到眼前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子反应倒是挺快,让他闪了过去,让他留的后手却无处着落。

本来在他想来这一圈下去,即使击中不了秦树,秦树也必然会往后躲闪,没想到仅仅一个侧身,却让自己无功而返,这不由让他有些诧异。东方先收住拳头,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秦树,这时他的脾气也落了下来,毕竟是大族子弟养气的功夫还是有一些的。只是刚才着急回到族内,所以有些着急,这时既然一时之间回不去,也就没有那么着急了。

淡淡的看着秦树说道“小子有些功夫,难怪这么嚣张,说你是哪里来的,故意拦我去路是何用意。”

秦树说道“我都说了,不是我故意挡住你的去路,而是你三番两次在我身后烦我,我确实气不过,你若跟我道个歉,这事咱们也就接过了。”秦树自然知道眼前这小子不会给自己道歉,毕竟按对方这一身的功夫,在这世俗之间行走也是很强的。这种高傲之人必然不会轻易道歉。

既然如此,不如刺激他一下。这样也能更加名正言顺的大起来。否则这小子若是转身跑了,自己好不容易逮住的机会却白白浪费了。

“哈哈哈,”听到秦树这样说道,东方演怒极反笑,“让我给你道歉,你挡了我的路,还让我给你道歉,难道你疯了吗?”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跟你道歉了。可是我这人平生不喜欢跟人道歉,唉,可惜了”秦树在一旁挤着眼睛调笑道。

“嘿,小子。你这是仗着自己有些拳脚在这里嚣张了。刚刚说实话,我没有用全力,却是担心到伤到你。既然你如此的不知好歹,那就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完,东方演也不再废话,直接一脚冲秦树腰间踢去,这一脚确实有些讲究,脚踢人正中让人左右不躲闪。而且腿法变化可随人走。这也是他多年以来实战出来的经验。只是遇到了秦树,这一脚出去却连秦树的边都没有碰到,秦树一个闪身向后退了一步,轻轻轻轻松松闪了过去。

东方言也没有废话,一脚既然无功,左脚落地之前右脚早已跳起。一个侧飞踢冲了秦树肩膀,秦树这次没有选择躲闪。有心试试东方演的力量到底如何,竖起胳膊,挡住了东方演狠狠踢来的一脚。

一时之间,两人战个平手,互不相让,你来我往,不多时便战了三十几个回合。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这倒不是说秦树比不过东方演,毕竟无论是功力还是实战经验,秦树确实算是佼佼者,只是他想再多玩一会儿。熟悉一下现在自身的力量和速度。

这就让对面的东方演有些郁闷了,久战不下,自己的腿脚确实和秦树实打实的硬碰了几下,没想到眼前这小子身体强度比自己还强,本来只用了三分力,后来加到五分,七分,最后用出了十分力,却也毫无建树。

这让他不免心中有些惊讶。这小子,铁定是哪个大族子弟跑出来的。既然心中有这想法,再加上还有事情要做。而且自觉自己的力量未必能打得过眼前这个本来是呆头呆脑的书呆子。东方演虚晃一招。然后迅速向后退了一步,跳出圈外。

看着秦树还要进攻,东方演连忙摆手说道,“不打了不打了不打了,你是哪里跑来的怪物是故意来找我的?与我东方演过不去?今日我还有事着急回族中。你看不如这样,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去切磋。如何?”

说话的时候,东方演气势却弱了几分。秦树正打的过瘾,没想到这小子一下就跳出圈去,还不等自己追上这小子却认了怂。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认了怂,自己也没有理由再继续纠缠,毕竟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仅仅是因为马路之争,如果非要整个你死我活,却有些没有必要。

听到对方说来日再战,这种推脱的话,秦树心中也已明白,不过他也懒得理会,今日只想自己熟悉一下自身的力量,练练手而已。至于以后有没有机会,那再论就好。

秦树暂定微微一笑,“怎么现在不想用你的拳头。让我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东方演有些尴尬,本来在族中自己也算是佼佼者,这世间行走,怕也没有几个对手,没想到刚出来不久就遇到如此怪物,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今日并不是我不想与你争个高低,也并不是我怕了,是我确实有着急事情,想来你也必不是无名之辈,留下姓名,来日我去,你家族或者你来我东方家咱们再论长短。”

东方演供了拱手,行了一个古人之礼。这让秦树不愿有些诧异,眼前这人一身潮流打扮。说话行事确如此像古人做派。而且这一身功夫,再加上刚才这人说他姓东方,去东方家族不由得想到有一种可能。难不成眼前这人就是那传说中的修真在世间的代言,东方家族之人莫不是那年轻一辈东方直系。

秦树想着,心中有些欣喜,眉开眼笑的说道,“原来是东方家之人却是我有些有眼不识泰山了,只是你这手段确实有些不足啊。”东方演听了秦树这名褒实贬的话也有些无奈,毕竟自己拳头没有人家硬。这若是在族中说出去,怕是被会被人笑掉大牙。

“兄弟,你就别嘲笑我了,我确实没有你的拳头硬。不过今天确实有事情,不知你是哪族中人,从来没有听说这年轻一辈有你如此身手的”东方演此时确实有些疑惑,天才有的时候虽然高傲,但是也是很有聪明的。眼前这人伸手如此了得,结交一番,日后说不得有大用。

而且这四大家族马上就有十年一度的比武大会了。若是拉的这强手,说不得能给自家族多挣些颜面,

“大家族的我确实没有,我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过你东方家族我倒是有听说过,莫不是那修真界在这人间的代言”秦树试探的打探到。这人若是果真是那传说中时间代言东方家族,那确实怕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听到秦树这么说,不是某个家族的。东方演第一反应却是不相信若不是某个家族的人又如此有如此身手,即使是军中也没有几个,而且全都是他相熟的。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树,秦树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想,笃定道“你不必多想,我确实是不是大族中人,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只是几个家族有认识的,所以倒是听说过你们东方家。”

“你当真不是”东方演虽然还是疑惑但是不由确实信了几分,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又再次确认了一下。此时,他心中不免对秦树产生了另一层的深思。若不是那些大家族中之人,拉到自己族内为本族助拳,那这一届的比武确实有些看头了。

虽然东方家族一向四大家族之首,但是近几年来却听说其他家族中却真真的出现了几个天才人物。就比如南宫家族。南宫家族有一子南宫离。自幼资质天赋极佳,功法,修行异常迅速,十二岁时,外劲大成。十六岁时就已有了内劲。如今仅仅以满二十八内外劲却是转换自由,确实像那修真界靠近。

其他家族也一样,有天才般的人物。自己家族虽然有自己顶梁。但是想想却与其他几个有些些微差距。东方家一向是四大家族之首。如果这届得了第二或者更低,那却是毫无颜面的。

这四大家族比武确实可以拉些帮手的,毕竟比武不是只派一个家族人员人丁稀少的确实有的,那些附庸之族中之人也可以参加。此时眼前突然蹦出来个书呆子,说自己不是几大家族之人,那拉倒自己族中做帮手,岂不美哉。

东方演一边想着却是笑出了声音。秦树一边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傻了的东方演。这小子不会被自己刚刚打傻了吧,可是自己刚刚也没有打他的脑袋呀。难道得了失心疯。如果这样还是离他远远的,免得讹上了,自己这世俗之间讹诈的还可以解释。但这大族之人也好这口?若是讹诈自己,自己能有多少私房钱给他啊?

“哎,我说兄弟,你这笑的有些猥琐啊,心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堪想法在回荡。我告诉你,我可是个正常的男生,你那龌龊的想法却是要收一收吧。”秦树翻了翻白眼,贱贱的说道。

东方演当然是没有其他龌龊的想法,只是想把他拉到自己阵容当打手,听到秦树这样诋毁自己不免有些尴尬,“呸呸呸, 我也是正常的人好吧,你这家伙乱想什么呢?你倒是想得美。”

“小子,看来你刚刚吃的拳头是没有吃够啊,居然敢说我想的美,我不追究你那龌龊的想法也就罢了。你敢说我”说着秦书举起自己的拳头晃了晃。东方嘟囔一句顿时安静了不少。

虽然刚刚在打斗中没有受伤,但是他也深深体会到秦树拳头确实够硬,奈何这家伙皮糙肉厚,而自己打了几下,反应都没有。嘿嘿笑道“这位大哥还没请教怎么称呼呢?你看咱们相见便是缘分,某虽不才确实想结交你这样的英雄好汉。嘿嘿”

秦树看着眼前这小子谄媚而欠揍的表情,翻了翻白眼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秦树”“哦,哦,原来是树哥呀。不知道树哥是在哪里高就啊。”

“高就谈不上,我在这学校上学”秦树指了指清大的大门,撇嘴说道

“哦,原来是清大的学生,那看来我们是我们是同学了。原来是学长。树哥见谅见谅。”这东方演这小子虽然贵为大族直系,但却是最小的一个。平时除了调皮捣蛋,却也学得一嘴的油嘴滑舌。

既然想找秦树当个打手的,那自然要给些好脸色。毕竟现在人人都是高傲的很,若是不给些好脸色,倒是别说是助拳了,再把自己揍一顿,可确实不值了。

想到这里,不禁揉了揉自己还有些生疼的胸,这家伙难道真的就是那东方家的直系,秦树心中不免更加的欣喜。也没有理会东方演为何谄媚,上前一步抓住东方演的胳膊问道,“你是东方家的直系子弟。”

秦树这一抓也没有收住力道。本来还觉得自己胸有些痛东方演此时却浑然忘了疼痛,因为更加疼痛刺激了他。

“树哥,树哥轻点,树大侠,诶呦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