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郁闷的周贺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19-12-29 21:37:52 全文阅读

三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这擂台上的秦树和周贺。

每个人身后都聚拢了不少的少年,几个最佳的角度确实留给了他们,可以看出他们在这些少年之中还是很有地位的。

柳怀柔看了曹瑞一眼,又看了刘徽一眼没有说话,刘徽只是含笑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而曹瑞则是眼神不善的瞪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

到是曹瑞看向刘徽的时候眼神变得和善了许多,‘徽哥今天也有时间来了?要不一会下场试试手,最近我堂哥回来了,更他学了不少实用的招数。’

刘徽轻笑的点了点头,‘行啊等一会我陪你练练。’

‘徽哥,这站台上的小子是谁啊没怎么见过啦,难道是童将军家的亲戚,要被送到军队去?’曹瑞往刘徽的方向稍微靠了靠。

‘我也不太清楚,这军里的事情我家老爷子从来不跟我说,我也懒得问,不过看那人应该岁数和咱们差不多,如果是练过还好,可如果啥也不会上去就和周贺对打,估计挺惨的,八成是那得罪了童将军,特意来修理他一下的。’刘徽皱了皱眉分析到。

刘徽虽然是军区大院的子弟,但是一身本领并不是在军队学到的,他的师父是京城王家的供奉,王家在京城是个大家族,军商政农都有涉及,历代以来也有习武的传统,刘徽的母亲王氏就是王家的后裔,所以自小就在王家习武长大,学的一身本领。

此时他看的出来秦树虽然身体瘦弱了一些,但是下盘功夫倒还是有些的,但是比起明显健壮的周贺来说还是差了很远的,周贺他也是知道的,虽然没有真正的动过手,但是略微估计了一下按自己的实力肯定是打不过的。

正当众人思索秦树为何到场的的时候,台下的童伟平不耐烦了,‘快打,快打别磨磨唧唧的,周贺你小子如果让秦树给打趴下了,下个月的伙食费扣一半。’

擂台上周贺咧着嘴笑了笑,对着秦树拱了拱手,‘兄弟对不住了,我这人没别的喜好,就是吃这一口结不了,首长既然下了命令,待会你可要小心了。’

对面的秦树一脸的惆怅,‘比武也就算了,这弄得跟看戏的,下面为了这么多人哎。我想要的低调注定又会失败了’心里想着嘴里却是淡淡说道‘无妨,拳脚无眼,随意就好。’

一句‘随意就好’,不显霸气但却很轻松的样子,惹得台下嘘声一片,周贺是谁比武总冠军,这可是实打实打出来的成绩。

‘这小子还真敢说,要是我怎么也得先求个绕。’有人嘀咕道。

‘切~怂包,我看这小子就挺好,就算打趴下咱也不能怂’旁边人立马怼到。

‘我怂,嘿你不怂,你上啊,就他苗会吹牛,那次都说自己多厉害多厉害,一遇到事比兔子跑的都快,上次喝酒,牛虻他们来找茬,你小子一溜烟跑的连个影都没有,还说我怂,你妹的’旁边的回怼到。

‘我,我我那时肚子不舒服,去厕所了,等下次下次他们再来看我不削他们’另一个人不甘示弱的叫到。

‘拉倒吧,我信你个鬼’

‘别扯了,快看开大了。’

下面说着,擂台上周贺和秦树已经动起了手,周贺特种兵出身无论是从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是很出众的,而且久经战场应变能力也是极强,心中想着有机会在童冰面前表现一下自然是很卖力。

两人站定相互拱手,台上没有裁判也没有人喊开始,不过两人却默契的再起身一瞬间一步跨出,周贺提拳直奔秦树面门而去,秦树不退反进一个侧身闪过周贺的拳头,提肘横扫周贺腹部,周贺不敢托大收拳立肘挡住了秦树攻来的一招。

一个闪身两人对换了位子,周贺感觉到自己的肘部居然隐隐有些发麻,心中讶然,要知道肘部是身体最坚硬的几个部分之一,而且日常锻炼着重锻炼的地方,没想到刚刚仅仅第一次试探,就隐隐有些下风。

不禁让他收起了轻视之心,台下的看客此时也都静了下来,众人都知道台上两人第一次仅仅是试探,不过从刚刚两人的速度来看,就已经比在场的众人全力以赴都要厉害很多。

‘这小子像是有两下子,刚刚那应变的能力,速度力量都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周贺留了几分里’刘徽心中想着。

此时的秦树心中大体知道周贺的实力如何了,如果说从开始见到周贺的时候,他浑身浓郁的血气代表着他的内力,那刚刚的以下接触他能够清楚地刚觉到对方肉体的强度,当然刚刚一瞬间他也没有出全力,只是用单纯的肉体强度去试探了一下。

‘比公园的石头要软一些呢。’心中不禁有了这种好笑的想法

‘再来,兄弟小心了’周贺大喊一声。加速上前。

‘你们比武为啥都喜欢喊一声。’秦树站在原地,看着疾驰而来的周贺,无聊的想着。

周贺三步边做两步,一招黑虎掏心直奔秦树心门而去,这一招是最常见的擒拿招数,一旦被对方抓个结实接下来就是背摔,周贺动作迅猛出手有力若是一般人,仅仅是他的气势都可能被吓到。

就在周贺那上要抓到秦树的时候,秦树一个铁板桥仰头向下左脚踢出直奔周贺腰眼而去。

周贺侧身双手由爪变锤直击秦树腹部,秦树起身瞬间双脚用力居然向后滑行了一米看看躲过周贺的双拳,周贺一招得势自然不会放过,疾步上前两人你来我往瞬间斗了十数个来回,均是硬碰硬的招数。

看上去一直是周贺在进攻,秦树只是堪堪抵挡住他的进攻,可是在战局中的周贺心中却是说不出的苦涩,以往进攻无往不利,若是对方若是弱势,在自己的攻击下早就被打趴下了,就算是对方强势自己依靠多年的战斗经验也是可以有机会把对方撂倒。

可是现在却像是秦树在拉着自己进攻,假使自己一旦停下来就很有可能遭到严重的打击,这让他却是心惊不已,想要跳出圈去从新再来,可是对面秦树看似凌乱的防守却护住了自己的去路,一时之间自己只能进攻进攻。

‘徽哥,这周贺确实厉害,这出拳的速度比我何止快了一倍啊,不过对面那小子也有些门道,且不说周贺出拳的力道,就那频率他居然还能挡得住,只是偶尔接下一些不痛不痒的拳头,厉害厉害。’曹瑞在台下咂这嘴说到。

刘徽没有答话,只是皱着眉头,他感觉台上的两人有些怪异,他也和军队的人交过手,一般军队的人出手狠辣刁钻,但都基本是一击必中若是不中后退千里,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像现在这种挛战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嗯那个叫秦树的确实有些门道。’刘徽点了点头低声道,‘你看他的脚步虽然看似再后退,但却是步履平稳,丝毫不乱,手上看上去像是慌乱无度,但却都恰好挡住了周贺的发力点,即使偶尔正面接触也都是把力道引导一边,有的时候甚至像是故意挨上几拳似的。’

曹瑞听了刘徽的话,仔细看向场中,不过以他的眼光也仅仅只能看出来秦树后退时候并不慌乱而已,不过他对刘徽的话却是深信不疑,因为刘徽的实力据说已经到达武者四重的阶段了。

擂台上的两人自然不会理会台下众人的议论,秦树呢正在安心的扮演者被压迫的人民,而周贺此时却是苦不堪言,对方的身体强度丝毫不比自己弱,而且自己每每是想全力而出,但总是被对方在自己发力初期就把自己的拳脚拦了下来。

让自己的力道总是憋在体内像极了便秘的感觉,难受。

‘不能再这样的,会自闭的。’周贺此时对秦树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说刚开始对方只是运气好拦住了自己出拳的轨迹,那倒现在对方依然能做到,就已经不是运气的问题了,只是对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眼力和手段他心中震惊不已。

‘啊’大吼一声周贺猛出一拳,他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故意隐藏,总之自己不能再这样憋屈的攻击了。

这一声大吼着实把秦树吓了一跳,看着对方怒目而视秦树有些无辜,他也没感觉怎么惹怒了周贺啊,这一声怒吼啥意思?宣布主权?

秦树后退一步轻松地跳出圈外。

虽然看上去狼狈了些但实际上秦树确实一点都没有受伤,而且打到现在,由于他都是以最小的力道精准抵挡住对方的攻击,此时他的状态要比周贺要好上很多。

一声大吼总算是通通畅畅的打出去了一拳,虽然打到了空出,但总比憋在身体里的要舒服的多,就像,憋尿和尿床的区别。

见秦树没有上来进攻,周贺有些无奈,深呼一口气,体内内力运转刚刚的不适一扫而空,他不光是特种兵还是一名武者,五重的武者身份即使放到军队里也是强者中的强者。

‘秦树兄弟,你这拳脚功夫确实了得在下自愧不如啊。’周贺倒也诚实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虽然自己一直再打但真的是不过啊。

台下一阵哗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