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第三十三章 九龙锁棺针法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19-12-08 09:45:10 全文阅读

皇甫云惊疑不定,自己虽然是大夫,但也确如秦树所说,自身也有暗疾,所谓医者不自救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只是他又暗疾的事情,如今世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就算是自己的亲人都不知晓,这其中却另有隐情,关系到一桩隐秘。

麒麟!!!

人都道麒麟非凡物,可上天入地是为瑞兽,但是却极少有人见到过,民间口口相传到如今却也只能凭空猜想。

昔年三十多岁的皇甫云就已经名满天下,在家族中亦为翘楚,隐隐成为下代家主之人,一时风光无二,有次朋友相邀共往塞北坝上游玩,行至一空旷地方,日落西山众人安营扎寨,

猛然间有人发现东方天空泛红隐隐与西边夕阳相对,喊来众人细看,众人也是惊异,也就仅仅一瞬间红光陡然而至,居然落了下来,众人仗着有些身手想要上前查看,还不及走近竟然无法抵抗扑面而来的热气,凭空身上就着起火来,顿时惊叫连连。

当时皇甫云因为正在远处解决生理问题,没有同在现场,等他听见惊叫声慌忙返回之时,火光一冲天而起,隐约中他看到光中有神兽,正如书中麒麟样貌,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牛尾。

他仅仅呆愣一瞬间,那麒麟也就消失不见了踪迹,地上众人也仅剩一人,因为距离较远慢了一步,暂存一口气息,其他人都已化为了焦炭,死的不能在死了。

皇甫云连忙上前替他运功疗伤,想要压制一二,没想到那麒麟之火无形无色,顺着他的双掌直攻心脉,一时无法分心的他居然险些中招,等到暂且帮那同伴压制住伤势的时候,他才发现,在他体内的无形火毒居然消失不见。

两人不敢多做停留,收拾了其余人尸首,返回了家族中,各自上报,皇甫云由于没有明显伤势,也就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有火毒入体之事,而后各家族也先后派出家族能手出外寻找,但却均无所获。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之各族像是商量好的,突眼间都放弃了寻找,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从哪日以后皇甫云脾气变得古怪易怒,每每正午时分内心暴躁焦灼,渐渐的人们也发现了异常,只是以为他受了刺激。

慢慢的他也退出了家主竞争的行列,碍于面子,身重火毒这件事也就隐匿了下来,到如今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外人看来他无非只是性情易变而已。

秦树能够看出来,当然归功于他超强的神识,早在皇甫云连连发怒面红耳赤的时候,他就隐隐察觉不对。

后来悄悄放出神识,发现每次皇甫云动怒之时,周身青白色气息就变得有些不稳,里面隐隐透露出来火光,而火光所在之处就在心脉附近,

只是一来世上没有几个人有秦树如此神识,再者此毒来时快去时也快,而每每正午皇甫云又都不见客,所以至今居然都没人发现。

而但凡火毒,正午阳气最盛之时必会发作,故此秦树断言“正午时分,火毒攻心”

被隐藏了四十余年的事情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发现,皇甫云此时心中震惊无比。

“皇甫老先生,不必如此激动,我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子,家里老头子教着读了几年医书,略懂些望闻问切之法。”看着眼前激动的皇甫云,秦树真怕一个不好,毒火攻心,到是后在讹上自己,想想都是一身冷汗。

“皇甫爷爷,你真的有病啊?”童冰在旁边关切的问道,只是怎么听起来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对?

“小冰,怎么跟你皇甫爷爷说话呢。”童向阳呵斥道,童冰也发现语误慌忙捂了捂嘴,“皇甫先生,您的身体有恙?”

“有恙无恙也没你有恙”皇甫云瞪了童向阳一眼,又深深看了秦树一眼说到“小子,不管你知道什么,最好别乱说话,不过向阳的伤势你确实能治?”

“呵呵~”秦树微微笑了笑,还真是个倔强的老头,随后沉声答道“能治。”

“几分把握?”

略微沉吟,“五成”。

“五成?不吹牛?”

“不吹牛”秦树苦笑道,这老头还挺墨迹。

皇甫云思索片刻,对苏云说到“小云,你们都决定了?”

“嗯”苏云和童向阳对望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那好,小子,秦树是吧,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皇甫云望向秦树。

对秦树来说,还真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怕这老头在一个不好激动起来。

“老先生,您有没有合适的银针,借小子用一下。”

“好我这给你去拿。”说完皇甫云站起来三步并做两步去里屋去了药箱来。

打开药箱,里面有,行医用的刀,镊,针,布,线,酒精等,还有一套亚麻布包裹着的银针,大大小小108根长短不一。

“这些够吗?”

看着这大大小小的银针,秦树点点头,“足够了,老先生,您能不能安排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我帮童叔先试试把毒引出来。”

“跟我来”皇甫云也没废话,起身带着几人来到最靠里面的另一件木屋。

这个屋子中间搭了一个架子,像是手术台一样。

“这里吧,我平时帮人看病就在这里,我这里之前来的人到是很多,近几年来的人少了起来,在这里没人盗扰你。”

“有劳了。”秦树拱了拱手,意思是你们可以走了。

“无妨”皇甫云挥了挥手,意思是没事我就在这吧

两个人有对视起来,其实秦树倒也没什么可以避讳的,只是觉得人多总归是会有些影响到,他倒不是怕影响到他,而是怕童向阳不能集中注意力。

“怎么你小子还怕我偷学你的医术?”皇甫云不屑地说到。

“小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童叔会受到影响,不过既然你们都担心童叔,那就在旁边坐下吧,但是切记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看了看苏云又看了看童冰。

“还用你说。”皇甫云仰着头傲娇道。苏云和童冰也都点了点头。

“童叔那咱们开始吧。”秦树凝神细道,“脱去上衣。盘膝坐好,一会你放开抵抗,只需意念守住心脉,其他就交给我就好。”

坐在木架上的童向阳,点头应诺,盘膝而坐慢慢脱掉了上衣,露出强健的肌肉,以及密密麻麻的伤痕。

饶是意志坚定的秦树也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对眼前这个平时偶尔不靠谱的汉子肃然起敬。

苏云还好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童冰却“啊~”的一声叫出了声音,眼圈泛红的喊道,“爸~”

童向阳看了眼童冰轻笑道,“怎么了傻丫头,吓到啦,这可是都是我的勋章,比那些狗屁纹身是不是帅多了。”

苏云一只手搭在童冰肩膀上,“好了丫头,这个啊看多了就习惯了啊。”童冰忍着哭意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皇甫云也皱了皱眉,暗叹一声,“老童啊,你可真狠心啊”。对眼前童向阳的看法也有了改变。国之利器,铁血真男儿。

“好了,大家噤声,童叔放松,我要下针了。”秦树低声道。

神识喷涌而出,把眼前的童向阳包裹的严严实实,微微皱眉,眼前的端坐的童向阳却并没有被神识所侵蚀,好像还被隔绝着东西,“童叔放松心神,收回内力,守住心脉。”

童向阳起初只感觉有一种压力突然从秦树身上发出来,体内内力不自然的就开始运转,意志也猛然绷紧,此时听到秦树所说才突然想到放松。

就在童向阳收回内力的一瞬间,秦树感觉神识一轻,很自然的进入扫入童向阳体内,很快找到了毒气所在的位置,此时毒气似乎是由于童向阳的放松,感觉到了机遇,也开始猛烈的撞击一直困着它的壁垒。

秦树起手三根银针从后背刺入童向阳不同的穴位,随后又是三根从正面刺入童向阳三个穴位,起手拿针扎针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看的旁边的皇甫云暗暗点头。

这几个穴位皇甫云自然是知道的,主要在于护住心脉,只是秦树的手法快准狠一看便是有多年实战经验,这倒让他有些好奇,十八岁的小子,还要读书上学,还能有这一手,难道剩下的时间都不用吃饭,就扎人玩了?哪来的那么多人让他扎啊?

胡乱着想着秦树又是九根银针刺下,手速之快居然一时之间分不出先后。

见到这一幕皇甫云竟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险些喊出声来,心中惊呼“‘九龙锁棺针法’这难道是‘九龙锁棺针法’”这时的他真想问问秦树到底是不是,但是有知道现在不宜出声,顿时心里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九龙锁棺针法”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针法,一般针法都是以刺激气血相通已达到舒经活络的功效,或者是像刚开始那样为了护住心脉所行针法,而这个“九龙锁棺针法”却是一种既不刺激也不保护,反而是如锁子一样,锁住某一片区域,使之无法从里面跑出来。

这种针法行针要求用针之人对针法极为熟悉,而且下针速度一定要快,否则九个方位稍有延误就会无法相连,最终功亏一篑。

如若没有上万次的练习,根本不可能练就如此速度,而日常用针稳准狠最主要还是一个稳字,加之这种针法用法单一,虽然并非无用但是却有些鸡肋,向来会用之人不多。

不光如此,下针的看似同时下针,但下针的顺序却也有讲究。这还要看行针之人所处的环境以及所救之人的状况,这也是这种针法最难得地方,所以即使皇甫云在书中看到过针法的成型,却不知道行针的顺序。

此时竟然能见到传说中的针法,怎能不让他震惊,‘这小子到底是谁?何时冒出个这么厉害的后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