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第三十章 两个守财奴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19-12-04 09:45:32 全文阅读

当真是两个小守财奴啊!

‘两个小守财奴,我像是会夺你们口粮地人?’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秦树懒得跟他们斗气。

‘小核桃,你知道这些小东西都是从哪来的吗?’单刀直入直接问到。

小核桃比比划划,秦树略感头痛,这个习惯可不好。

虽然也已经猜想到一些,不过等到明白过来小核桃所指的意思的时候,秦树还是略感震惊,当真是星辰之力。那么按老头子所说的天地屏障裂开了?还是就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

‘这星辰之力从哪来的’秦树问完就有些后悔,这不废话肯定是天上来的,果然小核桃和小肚兜都没有说话,但是他明显有一种被鄙视的感觉。

‘呵呵,我的意思是,咱家丢了的老头子说过,这片天地被蒙蔽了,所以星辰之力无法透进来。。。’感觉到眼前两个小家伙迷茫的信息,秦树摸了摸鼻子,‘嘿,我跟你们说的着吗,唉~’

小肚兜有些不服气的指了指天,又指了指静静在角落里呆着的小球,然后比划了一个下落的姿势,小核桃看见了也像是想起点什么,也开始跟着比划。

这时秦树也反应过来,对啊,两个小家伙好像都是从外面来的,而且这‘星辰之力’也不是到处都有,按小肚兜说的,仅仅是自己身边才零星有一点,难道和自己有关?可是之前也没发现啊,难道是?目光转向还在比划的小核桃。

正在空中比划的小核桃,看着秦树盯着他,有些不自然,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刚刚他看小肚兜比划,自己也就跟着乱比划起来,他也没什么要表达的,就是觉得应该跟着妹妹一样。

‘小核桃,你知道你是从哪来的吗?’秦树问道

小核桃的脑袋歪了歪,‘这都是他妈的什么毛病,想问题一定要歪脑袋吗’秦树有些无语。

可能是想不出所以然来,小核桃晃了晃,不过还是指了指那些光点,又指了指自己。

‘嗯?你说记得有好多小光点围着你的地方?这些小光点都是你叫过来当粮食的’秦树沉吟片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他只能知道小核桃却是外面来的。

既然想不透也就懒得再想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收集更多的光点给这两个小家伙当口粮。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东西自己吃了会有什么效果,会不会也像之前从小核桃口里夺下来的黑气一样,提高神识?

随手一招,把小肚兜给自己的那份那在了手中,张口吞了下去,旁边两个小家伙一脸肉疼。

他只感觉到光点迅速融化,融入到现在识海里具现出来的自己身上,自己好像更加凝实了许多,神识外放喷涌而出,一瞬间就突破了往日的极限,直到十余米的时候才停下来,再难存进。

心中满是震惊,就这么一个小光点,就能提升如此之多,如果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岂不是如典籍里所写一念既出方圆百里皆在脑中都有可能?

毕竟是在童家,窥探别人隐私还是有些不好的,所以也就仅仅试验了一下,如果是直线距离却是能达到十余米,但是若是全角度的话也仅仅只有十米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且他能明显感觉到,全角度覆盖对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很快,不多时就已经有些疲惫。

不过他已经感觉很不错了,毕竟有些人一辈子恐怕都摸不到其中门径,心中不免想到,如果能够有一种运用这方面的功法,就好了,可攻可守而且无形无痕,打算等找到老头子了问问老头子。

神识收回,回到识海,两个小家伙也没闲着,正在努力的吞噬着不多的光点。

‘小核桃,你还能再多召唤一些星辰之力?’秦树把小核桃拉到面前,小核桃吞了一半的小光点,就像是核桃上长了一个水泡。比比划划的表示抗议。

不过他也接收到小核桃的意念,联系自己所想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如老头子所说天地屏障隔绝的日月星辰,不过随着小核桃的到来打破了一个小口子,虽然很小,但是日月之光星辰之力却可以源源不断的洒落,只是进入地球之时被削弱近乎于无,又被顺着屏障滑落到各地自由的飘散,。

这方圆一里左右的地方,星辰之力都已经被小核桃招过来了,昨天也是一样,只是在进入秦树体内的时候被秦树吸收了。

看着眼前小核桃又举起两个透明的脚,表示这抗议,他却有了另一层深思,这么想来,不只有他自己可以炼化,很有可能也会被其他人,兽,甚至植物收集,炼化,传说中的妖精也会出现?这个世界好像变得有意思起来。

‘要不要出去降妖伏魔,杀人越货,嗯杀妖越货,听说妖怪有妖丹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秦树想着之前看过的电视演的,不由得也想要做个飞天遁地逍遥神仙。

随后又摇了摇头,‘算了,还是低调点吧,我已经距离白富美终极目标这么近了,可别出什么妖蛾子,丢了小命,等找到老头子,把他也拉回来,外面不安全啊。’

秦树给两个小家伙交代了一下,就出了识海,看看时间居然已经要一点了,躺在枕头上渐渐睡了。

一夜无话,清晨,秦树五点就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去看了看两个小家伙,发现两个小家伙居然睡着了,这还是第一次看他们睡觉,也没有去叫他们,估计是吃饱了正在消化。

小肚兜就在那里静静的躺着,小核桃也是静静的但是头上却鼓起了一个包,看样子是要长出点什么。

退出识海,想来童家人都还没有醒,穿衣下床,轻轻来到院子里,一阵助跑翻出墙垣,向自己日常练功的地方跑去。

途中还是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慢悠悠的走着,这个时间出来的都是来散步的。

伸展,压退,练拳,打坐。

和往日的流程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打坐运气的时候发现体内的内力,更加的灵动,坐在石头上,神识放出并不影响练功,反而还能注意周边变化以防不测。吐纳呼吸,秦树渐渐感觉周边林中树木的一丝丝绿气收入体内,随着功法流转,融入内力之中,只是绿气极少让内力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吐气收功,握了握拳头,居然明显感觉到身体较之昨天更加的强劲有力,一拳击出内力随之而出,打在空中啪啪作响,‘好像真的比昨天强了一些。’

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身子,往童家走去,人渐渐多了一路熙熙攘攘来到童家。

不知道家里人醒了没有,没有按门铃,直接一个翻身从栅栏跳了进去,这才发现没有钥匙,想要再进里面的门就有些麻烦了。

突然想到自己的窗子没开,不如直接爬上去?说干就干一个闪身又出了前院,绕到后院三步并两步一个助跑,爬上了墙头单手一支,跳进院内,刚刚落地就感觉到身后一阵劲风直逼自己后脑。

微微侧头,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不及转身神识扫向身后,原来是一身练功服的童向阳,童向阳见一击不中,变掌为拳屈肘上步,以及是秦树后脑位置,秦树连忙闪身跳开,嘴里喊道“别打,别打童叔是我。”

童向阳微微一愣,带看清是秦树后才放松下来,“小树?你怎么从外面翻墙进来了,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呵~刚刚出去晨练,没有钥匙,又怕你们都还没有醒,就想着直接从后面进来爬上楼去,没想到在这碰见童叔了,哈哈”秦树尴尬的笑笑。

“哈哈,看你翻墙下来的这么顺手,没少爬学校墙头吧”童向阳调笑到。

“没有,没有就今天这次,特殊情况吗,”秦树讪讪到“童叔你也起来练功?”

“嗯对啊,这练功啊,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这老身子骨你也知道,不练练,别说跟你们打了,只怕没几年自己命都没了”童向阳点点头,“不过怎么感觉才一个晚上,你小子身手有见长了,我出手偷袭居然都被你躲开了?”

“哈哈,碰巧碰巧,”秦树打了个哈哈,“对了,疗伤的事情,你跟苏姨。。?”

“说了,说了,这种大事肯定得汇报大家长啊,走屋里说”两个人并排来到客厅。

“本来你苏姨不太同意,”童向阳看了秦树一眼“我有啥说啥,你别见怪”

“哪能,您说”秦树应诺。

“你苏姨办事讲究稳妥,不像我粗糙汉子,之前为我疗伤的是皇甫云,皇甫先生,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秦树摇摇头,皇甫云他还真没听说过,倒是知道焦县二院有一个妇科大夫叫黄福余,也很有名气,听说人称妇女之友,不知道是不是一家子,不过想了想也没好意思说出来。

看着秦树摇了摇头,童向阳也没有什么惊奇,毕竟这位老先生也算是隐修,不认识倒是理所当然,接着说道,“皇甫先生,世代行医,医术也很高超,诊病开放已经有六十多年,只是对于我的伤病却无法根除。”说完抬头看了秦树一眼。

秦树明白他其中意思,没有答话。

“皇甫先生倒是也开过药方,也说过根除的方法,只是却很难办到,不过却可以帮我舒缓不让伤病增加,按皇甫先生所说我这体格强加锻炼,还能再活个几十年是没问题的,当然前提是不能再动武。”微微摇了摇头一脸苦涩。

“不过我觉得男儿大丈夫做人顶天立地,束手束脚窝窝囊囊的我受不了,不如赌上一把”秦树感觉得到眼前的童向阳,气势陡然而升,像是宝剑出鞘一般,不禁侧目。

“那苏姨的意思也是要赌上我这一把?”秦树微微笑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