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第二十八章 体内的伤情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233  |  更新时间:2019-12-02 09:55:28 全文阅读

“能治”秦树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很麻烦”

本来只是开玩笑的问了一声,没想到居然听到‘能治’两个字,童向阳的心跳就像漏了一拍一样,脸色也因为激动有些不自然的红色,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毕竟他也不确定秦树是不是真的能诊断出来他的伤势。

“哈哈,小树你可不要编排你童叔,我这老毛病可是找了不知道的多少大夫,也没有敢打保票说能治的。”童向阳把手收了回来,笑着对秦树说到。

“额,童叔你的伤却是是有点难。。”秦树说到‘伤’而不是病的时候,靠在沙发上的童向阳猛然坐直了起来,刚刚平复的心情顿时又激动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秦树。

“怎么了童叔,我说错了?”秦树有些疑惑的看着紧张的童向阳。

“小树,你,你居然能诊断出我身上的伤?”

不由得童向阳不敢置信,虽然心脉受了伤,还中了毒,但是前有贾道长耗费功力替他疗伤,将原本扩散的瘴气之毒镇压,后又皇甫大夫给他喂药,再加上自己用内功护住心脉,别说一般大夫,就算众多知名医生都无法看透他是有伤在身,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让人震惊。

“对啊,那么明显,伤的那么重,好像被保护了起来,而且感觉还有其他东西在哪儿混杂,想来应该不是你本身的东西,难道是肿瘤?”秦树歪着头想了想,飞回来的小肚兜也跟着有模有样的歪着头,只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对对对,说的没错,哎呀不对,”童向阳听完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一把抓住秦树的手,随后摇摇头,接着道,“那不是肿瘤,是毒,瘴毒。”

“童叔,别激动别激动,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挺过来的,你这伤虽然挺重,时间也久了,不过慢慢疏导用药,先把毒气排除然后在修复心脉,也不是不能行,只是”秦树犹豫了一下。

“只是什么?你尽管说,你小子要是真能把我给治好了,这房子里的东西任你选,就算全要了也无所谓,再不行”童向阳想了想,想要说出点更重量级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只能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搬出来,接着说道,“再不行,我就把我们家小冰嫁给你当老婆。”

“噗~~”秦树听了把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啊~”紧接着楼梯口传来童冰的一声惊呼。

童向阳和秦树看向跌坐在楼梯下面的童冰,两人面面相窥。

“啊,我,我口渴了下来喝杯水。”童冰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就又啪嗒啪嗒跑上楼去了,一边上楼还一边嘟囔着,“这个臭老爸,有乱说话,真讨厌”

“哈哈,小冰这丫头还挺害羞的是吧”经童冰这么一打断,童向阳激动的心也平复下来。

“哈,却是挺可爱的。”秦树看了一眼楼梯,其实刚刚他就察觉到童冰在偷听,只是没有点破,直到童向阳把她卖了的时候,才不小心掉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生气的。

“小树你接着说,我这伤?”童向阳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还得慢慢来,这样我再帮你把一把脉,稍后我会放一丝真气进你体内,你不要太多抵抗,”童向阳没有犹豫伸出手来,小肚兜坐在秦树的脑袋上,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秦树给他把脉。

控制着一丝真气夹杂着一丝神识进入童向阳体内,缓慢的顺着经络向上推进,直到推进到心脏周边,才停住象是被一面无形的墙挡在了外面,神识在童向阳体内,围着无形的墙转了一圈,隐约可以感觉到里面受伤的心脉旁边有一团黑气,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在一个球里,总是黑气在里面翻腾也无法突破屏障。

童向阳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一丝真气,也没多加干涉,只是看着秦树轻松的样子,心中又对秦树的认知提升了一个高度,莫说军中,只怕那些自命清高的隐世家族都无出其右啊。

大致了解了童向阳体内的情况,他也就一点点的退了出来。看似轻松却处处都是危机,若非童向阳刻意控制体内真气,他那一丝真气入体只是只把就会被压制的无法前进,即使童向阳的帮忙也只能看看前行,不过好在其中还夹杂了他的一丝神识,才把里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也就在此时,识海中的小核桃轻轻颤了一下。

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表面上秦树略作沉吟,实际上却已经回到识海和小核桃沟通起来,

‘怎么了小核桃?’刚一出现小核桃就钻进秦树的怀里蹭了蹭。而后飘在空中八只透明的小触手,开始比划起来。秦树顿时一阵好笑。

“好了,什么不学,跟小肚兜学的比比划划还挺快,我明白了,你是说刚刚我去的地方有好吃的是吧?那团黑气?”只看小核桃比划他还是不明白的,不过现在他们意念沟通倒是可以,只是小核桃和小肚兜都还没有完全可以解说出来。

“那我想想办法,试试能不能把它弄进来给你做口粮。”小肚兜这个时候也飘了进来,气鼓鼓的,很明显,对于秦树把她自己留在外面,有些不高兴。

‘哈哈小肚兜,你哥哥说又好吃,你要不要吃,’秦树说完,小核桃飘在了空中,像是在献宝似的,拉着小肚兜都到一旁开始比比划划起来,小肚兜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也开始比比划划。

小肚兜不时的还回头看秦树一眼,像是在提防着他,这让他是又好气又好笑。

虽然只看比比划划看不明白,两个小家伙交流也采用了私聊的方式,但是在他的识海里,他还是大概明白,原来小核桃再说他之前抢小核桃口粮的事情,而小肚兜再说他偷看童冰大腿的事情,搞得两个小家伙跟防贼似的防着他。

扶了扶额头,心中一片乌鸦飞过。

最后小家伙可能是商量好分配原则,小肚兜就飞到秦树眼前,比划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小白眼狼,我给你们吃给你们住,现在到编排起老子来了’秦树哭笑不得的伸手在两个小家伙脑门上一人敲了一下。

两个小家伙左右开弓抱着秦树的胳膊蹭了起来。

看到他们两个认错态度还不错,秦树心情也就平复了许多,“你们两个别高兴得太早,我还得想想办法,看看如何才能安全的把你们的口粮带出来。”

对着小肚兜招了招手,两人退出了识海。

看似时间挺久,也不过才过去一分钟左右,秦树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童向阳,缓缓说道:“这样吧童叔,今天太晚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你帮我找一幅银针,我试试能不能把毒气逼出来一点,然后再看后面,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的伤在心脉,又有毒气环绕,若是稍有不慎。。所以你还是要和苏姨商量一下,这治与不治。。”后面秦树没有再说。

“我明白,今夜我与你苏姨商量一下,明日给你个答复,”童向阳点了点头“所需的银针有何要求?”

“正常银针即可,我家原本有一套,不过被老头子带走了”秦树淡淡说道。

“那好,今天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给你答复。我先上去了。”童向阳说完,披上外套径自上楼去了。

秦树站在客厅,正想着童向阳的承诺,心里这样‘这屋房子还挺不错的。’随后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给童向阳治病到并不是贪图他的家产,主要是有童冰这层关系,再者他也觉得一个为国家做出了贡献的人不应该这样被折磨的活着,若是能治好当然最好,假使不行,也会想个办法让他轻松一些。

只是意外的是,他体内的毒素居然也可以作为小核桃的口粮,撇撇嘴,‘真是百无禁忌啊。’

又吃了两个猕猴桃,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招手带着小肚兜上楼去了。

童向阳回到房中,看到熟睡的苏云,麻溜的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

“回来了啊,时间不早了吧,关了灯睡觉吧。”苏云换了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了些。

“吵醒你了啊,那正好你先等等,我跟你说件事。”童向阳拨了拨苏云眼前的头发。

苏云趴在童向阳的胸口眯着眼睛说道“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童向阳摸了摸苏云的头,看着眼前这个陪了自己十几年的爱人,平淡地说道“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给我选个大点的地方,那样我下面的兄弟们,找我喝酒会很有面子。”

原本有些迷糊的苏云瞬间绷紧了身子,抬头疑惑的看着有些平静的童向阳“你有病啊,刚刚跟小树聊啥了?是不是又偷偷喝酒了?”说着凑到童向阳嘴边闻了闻。

“额,老婆拜托我这是交代后事,你能不能尊重我一点”

“我尊重你个屁啊,也没喝酒啊,好端端的交代屁的后事啊,今天皇甫大夫说的我都听见了,你这伤是重了点,但是若是以后不再动武,活个百八十年还是没啥问题的。你发什么神经,还想着下去了接着喝酒”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苏云上线。

“啊,哈哈你都听见了啊,那我给你说点正事,”

“正你个头,赶紧睡觉。”苏云说完,啪就把灯关了。

童向阳一脸苦笑,黑着灯悠悠是说道,“媳妇,刚刚小树说,我的伤他能治!”

“赶紧睡觉,能治个屁,嗯?你说什么?”苏云啪的一声把刚刚关上的灯又打开了“小树说他能治?”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童向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