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能治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12-01 12:57:36 全文阅读

“也不是没有,哎,不过和没有也差不多。”童向阳苦笑了一声,“皇甫先生曾经说过,我这伤若不用药也可用来一种方法。”说完兀自摇了摇头。

“还有一种?难道更难?”苏云轻轻地问到。

“难啊,如果说第一种只是找药,兴许这世间隐秘之处或许还有,但是剩下的这种却并非人力可为啊。”

“什么方法?”苏云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我这伤,你也知道,先伤了心脉,后又瘴气入体,最后也归到心脉之处,旧伤未复新伤又增,辛亏得武当山贾道长出手损了一甲子功力才把我从鬼门关拖回来,但是也仅仅是拖回来,这么多年来承蒙皇甫先生施药,再加上多年前龙虎山道长为我指点此处疗养,才将将保住我这性命。”说完摸了一下怀中美人的头发,一直向下一直到腰,然后是丰满的翘臀。

“好好说话,再这样不理你了。”虽然三十多岁但一直保养的很好的苏云,却也是风韵依旧。

“哈哈,谁让你这么漂亮”轻轻在翘臀上捏了一把,苏云白了他一眼。

“想要根除的方法,除了用药就只有找到一个人。”

“一个人,谁?找人比找药还难?”苏云有些疑惑了,毕竟两个人的背景都不一般,若说找药,可能需要机遇,可是找人还会很难吗?

“难啊难,难于上青天。”

“好了你就别吟诗作赋了,你说说找什么人?”

“一个懂得‘九转金针法’的人,而且还会‘还阳渡气决’。”童向阳一脸正经的说到。

“九转金针法,还阳渡气决?”苏云重复到。

“老婆你是复读机吗?”一脸正经维持了不过十秒。

“去你的,好好说,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用金的,另一个怎么像是再说人工呼吸?”

“哈哈哈,女人啊果然不一样,这都能跟金子搭上边,人工呼吸?哈哈哈,估计也就你能这么想,笑死我了。”童向阳瞬间笑的倒在床上。

刚刚把秦树领进客房的童冰正在为秦树,说着晚上换洗的东西,房间的布置突然就听到老爹传来的笑声。两人对视一眼。

“你老爸真有活力。他晚上都是这样高兴吗?”秦树看着童冰问到。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妈今天看他表现好,给他零花钱了吧。”说完接着给秦树介绍起来。

“好了别笑了,别笑了你快说说,刚刚说的金针渡气是什么,会这两样的人很少吗?”苏云白了童向阳一眼。

“何止少,这两种医术一种是针法早已失传,另一种需要配合高深的内功,通过特殊的方式强行驱除我体内瘴气,而且施救者对内力的操控里非常之高,否则稍有不慎,我的小命估计立刻就没了。”童向阳摇着脑袋,一脸苦涩,

接着说道“这还不是最难,最难之处在于施救之人体内不光有内力,还需要掌握‘灵气’,可能调动灵气之人只在典籍记载过,最近的一位也要有上千年的张三丰在弥留之极才接触到灵气的境界“

“灵气?很难修练出来吗?”

“不是修练的问题,灵气是自然界之中的本身就存在的,万物皆有灵,万物皆为生,固有灵气,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地之间的灵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人们根本无法感受到,只有修为极高之人,才能隐隐察觉出来,但是要远比典籍中记载要弱上何止千倍。”

“龙虎山的王道长修为已是极高,也才刚刚到达灵气入体的阶段,你知道咱们院中的石头就是王道长指点,那是灵气极强的石头。也正因为有此帮助舒缓,我的功力不止减退,才堪堪压住了瘴气逸散,若是有有一日,无法压制,唉~”童向阳拍拍妻子,淡淡的说道“好了,去洗个澡,我下去看看秦树那个小家伙,跟他聊聊。”

两人冲洗完毕,苏云有些困乏,就先睡下了,童向阳出得门来,刚好也看见从门里出来的秦树。

“小冰呢?”童向阳笑着打招呼。

“她回房间了,我刚刚洗了个澡”说这两人并排来到楼下。小肚兜倒坐在秦树的脑袋上,无聊的甩着两条肉嘟嘟的腿。

“喝茶?”童向阳那起茶壶。

“嗯。”秦树也没推辞。

“之前听你们王老师说,你这几年都是一个人过的?中午说的‘老头子’现在?”说着给秦树到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没别的意思,只是闲聊”

“呜,谢谢童叔”秦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轻松的说到,“我家老头子,闲不住,几年前出去了一直没回来,我家的家长不好带啊”

“出去了没回来?那你这几年怎么过来的?你家老头子给你留了不少钱吧?也不对啊,听王老师说你经常出来打工”童向阳吹了吹茶杯上粘的茶叶,喝了一口

“倒是留了一些,只是交学费都不够,我只能自己出来打工养活自己”秦树笑笑

“小树你很不错,”童向阳竖起一根大拇指,“本来今天看你身手,还想跟你家老头子请教请教,没想到这个机会都没有”

小肚兜从秦树脑袋上飞了起来,有些无聊的看着两个男人聊着没营养的话题,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

“那你家里除了走丢的老头子,还有其他人吗?你父母?”童向阳试探性的问道。

“就只有老头子,我父母我也不知道,从小我就是个孤儿,老头子说是从树下面捡到了,所以就跟了他姓,他也是懒,想也没想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不过现在听习惯了觉得还行。”秦树微微笑了笑

“噢,不好意思啊,叔叔多嘴了,多嘴了。你这一身武艺都是你家老头子教的?我在这焦县也有些年头,居然没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位高人。真是可惜了”童向阳失落的摇摇头。

“没关系,我觉得跟着老头子也挺好的,近几年他都不在,在之前,我也说了,他闲不住就是喜欢到处跑跑”端起茶杯,眼的余光却瞥向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的小肚兜。

“你家老头子不用上班?”

“上班?也算上班吧,他就是一个江湖。”有些走神,江湖骗子差点顺口说出,“额江湖郎中,就是走到哪就在那里问诊。”

“哦?没想到,你家老头子还是个大夫,”童向阳点点头,继续说道,“也对但凡习武之人多少都懂得些医术,他都看什么病跌打损伤?”

“额跌打损伤?”秦树想了想好像没见过老头子治这种简单的病症,“应该也能治吧,只不过这种病不赚钱,他还是喜欢治一些稀奇古怪的病症,比如做噩梦啊,发神经啊之类的”

他说的也却是没错,只是把抓鬼说的更加的平民化了。

“做噩梦,发神经,这也算病?哈哈哈,你家老头子的医术门类还挺偏。”童向阳笑了笑,“你家老头子有没有教你医术,等我哪天做噩梦了你也帮我看看”

秦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老头子倒是教了我些比较日常的,这个做梦发神经的还真没教我,他说学那个不好”

“哈哈哈,对对学那个不好,不好”童向阳有些笃定,恐怕秦树老头子就是个江湖骗子,不过他也挺好奇,能教出武艺高强的江湖骗子恐怕应该是在游戏人间吧。

秦树看着透过童向阳的笑意隐约感觉到,他好像误会了什么,随他去吧。

“咳咳~”兴许是笑道太过用力,也兴许是今天去皇甫大夫哪里施了针,乐极生悲咳了起来。

秦树发现童向阳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连忙起身帮他抚了抚后背,童向阳摆摆手,“无妨,无妨,老毛病了,以前当兵不注意留下的伤”

秦树却感觉到,并没有他那么简单,他的神识异于常人,不用特意放出也能感觉到童向阳周身的气息一阵不稳,尤其是胸口竟然隐隐有黑气想要散出。

童向阳咳了一阵也渐渐缓了过来,秦树略微沉吟,说道“童叔,要不我帮你看看,”

童向阳看像一脸真的秦树,笑道:“你?哈哈哈,好好,来,请秦先生帮我诊脉”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心中虽然没有抱任何希望,但是依旧伸出了胳膊。

虽然看出童向阳的不相信,但秦树也没多说,把童向阳的手腕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凝神的把起脉来。

童向阳看着如此认真的秦树也很配合的正襟危坐,没有出生打扰。

秦树把脉的手时而一根手指,时而两根,时而三根,时而三根叠成两根,看的童向阳一阵惊异,他虽然不会医术,但所谓久病成医,经常让人把脉他也知道,一半把脉是三根手指并用,寸关尺对应三焦,像秦树这样把脉确实极少的,当然也有比如经常帮他看病的皇甫大夫。

没有理会童向阳心中所想,专心诊治的秦树眉头却是越皱越紧,最后都拧成了一个疙瘩。

“哈哈,怎么样秦大夫,我的病能不能治?”看着眉毛都快打结的秦树,童向阳笑道

“能治!”秦树点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