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 伤疤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19-11-29 10:16:58 全文阅读

秦树看着怀里白花花的身子有些尴尬的闭上眼睛。

刚刚就在童冰摔倒的一瞬间,秦树一脚跨出,弯腰探手,在童冰落地前把她捞了起来,转身站定。

“啊~~~”此时的童冰才反应过来,连忙提起掉落的睡裙,还好上面套了个体恤不至于全部裸露在秦树眼里,但下面带有‘尅提猫’的粉嫩小裤裤却是一览无余。

放开童冰,秦树尴尬的揉了揉被震得有些嗡嗡的耳朵。

‘额小冰,我什么都没看见。’秦树轻轻的说到。

“哇~~~”不说还好,这一说正无地自容的童冰放声痛哭了起来。

秦树抓了抓头发,有些无力,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努力的想着看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剧里的情节,想着该如何处理。

‘乖不哭了,我会对你负责的。’秦树学着言情剧里面,男主角的语气轻轻说道,心里还在想‘应该是这样吧。’

虽然是第一次安慰女孩子,不过很明显见效很快,刚刚还在闷头痛哭的童冰泪眼婆娑的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脸色有些红晕,

抽泣的说“嗯~你~你说的是真的不~你~嗯~你不能骗我~~”说着一个手拽着裙子,另一个手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珠。

心中暗叹一声,秦树从纸抽里抽出一张纸递给童冰,‘树哥,不骗小孩子,你去楼上换件衣服吧,我在陪你坐一会,不过今天的事情还是不要跟童叔他们说了,我怕他们说我拐卖儿童,再把我赶出去,以后你就见不到我了。’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说的吧。’秦树心中暗暗想着。‘而且不光把我赶走这么简单吧,估计我的工资也就泡汤了。’

果然童冰听了止住了哭声,略微带着抽泣点了点头,跑上楼去了。

一直在玻璃旁边睁着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的小肚兜,悄悄给秦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等童冰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纯休闲的,脸上的泪渍也已经干了,就只剩下了红扑扑的小脸蛋,低着头坐到了秦树旁边,像极了一个小媳妇。

秦树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的学生,白皙的脸蛋微微带这羞涩,淡淡的柳叶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小琼鼻樱桃嘴,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几分怜爱。

玲珑有致的身段,穿着一身休闲装,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一时之间看的竟然有点呆了。

等到小肚兜拽他的头发他才醒悟过来,咧开嘴尴尬的笑了。

童冰抬起头看见嘿嘿傻笑的秦树,不由的问道“树哥,树哥你怎么了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次加班好像赚到了。”秦树坦然的说到,如果说之前他承认童冰是他女朋友,只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那么现在他觉得其实有这样一个女朋友还是真的挺好。

乖巧,懂事,漂亮,可爱,而且还是小富婆,这不就是白富美的雏形?

“什么赚到了,你,你讨厌。。”童冰以为秦树说的是刚刚的事情,刚退下去的红晕又升了起来。

“哈哈哈”秦树听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小肚兜这个时候也像是感受到了秦树的心意,跳到童冰肩膀上‘啵’了一口,当然童冰发现不了的。

笑声刚落,秦树就感觉到外面有人进来,神识探出,原来是童向阳和苏云回来了。

刚刚进院子的童向阳突然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拉住在前面走的苏云。

不过也就仅仅一瞬间,秦树收回了神识,童向阳那种感觉也就消失了,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四周,发现却是没有问题后,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老童,拽我干什么?”苏云看着一脸问号的童向阳,也是满脸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有中被偷窥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不过我看了一圈也没找到,奇怪。”说着松开苏云两人就去开屋子的门。

屋子里的秦树笑着跟童冰说:“好像是童叔他们回来,我去开门。”既然心里面自己的位置不一样了,自然要表现的积极一些。

等他到了门口,童向阳和苏云也刚好开门进来,看着站在门口的秦树两个人都楞了一下。

“咦,小树,你也在呢啊”苏云笑着说道。

“对啊,小冰说有几道题不会让我过来帮忙看一下,他没跟你们说?”秦树笑着说到。

“小冰?”童向阳看了一眼,正在后面挤眉弄眼的童冰,瞬间明白了过来,“啊,说了啊,跟我说了,我还以为你帮她解决完就走了呢,没想到这么晚,辛苦了啊。”

一边说着两个人把鞋子换了,三人一起来到沙发上。

小肚兜好奇的盯着新进来的两个人,然后飞到童向阳的乱糟糟的头发上,刚要落下,童向阳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小肚兜连忙飞到了秦树的怀里探出脑袋偷偷往外看。

“怎么了老童?”注意到童向阳动作的苏云问到

“我也不知道,感觉上面有什么东西似的,可是就一下又不见了,奇怪难道是今天中午的酒还没醒?”童向阳纳闷的说到。

秦树却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童向阳虽然看不见小肚兜,但居然能够感觉到,看来习武之人的第六感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即使一般习武之人也没有童向阳这么敏感,只是经历过生与死的磨练,再加上童向阳本身功力够深,所以才会有这么敏锐的意识。

童向阳看着秦树投过来的目光,咧嘴一笑,“哈哈没事没事,可能是酒还没醒。”不过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却表现出他心里的谨慎。

虽然已经被安全安置在这里许多年了,但难免也会有人会对他不轨,毕竟当年死在他手上的敌人不在少数,难免会有一两个亡命之徒,只是能给他这种感觉,又不让他发现的绝对不是善类。

秦树也没想到,神识无意的一番探查和小肚兜的玩乐,居然给童向阳带了多日的阴影。

“童叔,苏姨,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小冰还有几道题我改天再过来帮她好了。”看着疑神疑鬼的童向阳,秦树忍着笑说到,一边说着就站起身来。

“啊,树哥,外面这么黑,你要不就,就别走了。”童冰在旁边小声的说着。

童向阳和苏云看向往日乖巧的女儿,今天确实三番五次的打翻他们的认知,居然留人过夜?

目光有些狐疑的在秦树和童冰之间徘徊。

童冰看着自己爸妈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童向阳,嘟起了小嘴。

明白过来童冰眼神的童向阳,和苏云对望了一眼,“对啊,小树都这么晚了,就别走了,正好小冰不是还有也问题没解决吗,明天一并解决了,一会陪我聊聊天就早点睡觉好了。”

秦树听了略作沉吟,倒也没有拒绝,毕竟说不定这以后会是自己家,早点熟悉一下也挺好,而且他也知道童冰家有很多客房,也就同意了下来。

“好吧,那我就打扰了。”

“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小冰,你带小树去找个房间,我先去洗漱,一会过来陪我聊聊天。”

“嗯啊”童冰欢快的答应了一声,随后带着秦树向楼上走去。

童向阳和童太也会到自己的房间,他们也住在二楼,两人进了屋子把门关好,窃窃私语起来。

“看来小冰好像真的特别喜欢秦树啊。”苏云一边换着衣服一边说到。

“对啊,今天居然威胁了我两次,这个臭丫头,现在都开始自作主张了。”童向阳气鼓鼓的说。

“哈哈,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还跟她较真,不过我觉得小树这孩子挺不错,一会你打听下他家里的情况吧,按之前说的也别问太多,他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苏云脱掉贴身的衣服,披上丝绸的连体睡衣,高耸的双乳跃然而出。

童向阳从后面抱住她,轻轻亲吻她的脖颈,一只手撩起丝滑的裙摆想要伸进去。

“好啦,老不正经,忘了今天皇甫先生怎么说的。”一手打掉下面的魔爪,轻轻的说道“皇甫先生说的那几味药找的怎么样了。”

“只找到了两味,剩下的三味确实有些难,那些都只是古代医书残留下来的,有没有还两说。”童向阳讪讪地说到,微微摇了摇头。

“要不我让家里帮忙找找?”替童向阳解开领带和扣子,轻轻的说

“别了,我的伤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如果老爷子他们找不到,那估计跟家里说了也没多大用。”

窸窸窣窣的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只见他整个上半身居然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的伤痕,最显眼的一道是在心口处,有两公分左右的疤痕。隐隐还有一丝黑气。

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丈夫身上的伤疤,眼里升起来雾气。摸到心口处的时候手轻轻的颤了一下。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苏云转过头去柜子了拿了一件童向阳的睡衣。

披上睡衣,轻轻抱了一下苏云,淡淡的说道,“也不是没有,哎,不过和没有也差不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