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第二十二章 夜路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11-25 09:50:56 全文阅读

可怜的王强,以同一个姿势同一个角度落到了同一个地点。

“授课结束。”秦树拍拍手淡淡笑道,“是不是该给工钱了?”

“他妈的,兄弟们放到他”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一群人作势就要冲上去。

“住手。”说话的是马韦鞍。

“马哥,不能放过这小子,太他妈的不是抬举了。”一个离马韦鞍挺近的黄毛说到

“对不能放过他。”“妈的干死他”其他人也附和的大声喊道。

马韦鞍压了压手,转头对孔慧扶着的王强说到“强子怎么样。”

“马哥,给你丢脸了”王强低声说道。

“那又丢不丢脸的,我这脸都是兄弟们给的,丢了就丢了。你现在旁边坐一下。”王强也不多说,坐会了座位,他又接着对众人说到“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吧。”

“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我还得回去给小冰补习功课呢,再晚可是要加钱的啊。”秦树笑呵呵的说到。

“这位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马韦鞍指了指这个套房的小包间,随后给王强使了个眼色,示意你们继续在外面玩我进去和他聊聊。王强微微点了点头。

皇朝的规格是比较高的,尤其是天子号包房,除了K歌厅之外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茶水间,更衣间,甚至还可以沐浴。而茶水间一般都是用来会客用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即使外面狼吼鬼叫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秦树没有客气举步随着马韦鞍和孔慧来到了茶水间,丁虎和孔州迟疑了一下也都跟着进去了。

看着跟进来的丁虎和孔州,马韦鞍也没说什么,指了指沙发随意地坐了下来。

“哈哈,我叫马韦鞍,相信你也听说过,大家抬举叫我声小马哥,我在这托个大喊你一声老弟。”马韦鞍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

秦树也不客气巴巴地坐了下来,丁虎也笑嘻嘻的坐到了他旁边竖着大拇指。看见马韦鞍看了他一眼就赶紧又把把拇指缩了回去。

“你想套近乎?想抵赖不给钱?”秦树笑呵呵的看着马韦鞍。

“额,哈哈秦老弟说笑了,既然说定的事情咱们肯定不会含糊。”马韦鞍被说的一脸尴尬,说着从衣兜里拿出来一张一百的。

秦树皱了皱眉,说道“我找不开”。

“不用找,不用找剩下的就当咱们聊天的加班费好了。”马韦鞍爽朗的说到。

“马哥您说的有道理,马哥您还有啥事,以后咱们就是兄弟。”秦树立马笑逐颜开换了一个表情。

马韦鞍等人看着捡钱眼开秦树,感觉到了一丝不真实,贪财可以可是这他妈的也太明显了。

“额,好好,老弟啊今天的是确实是老哥我做的不周到,不过以后就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墨迹了,不过有件事情到是想跟老弟你打听一下。”马韦鞍说着看了一眼孔慧。

“打听事?喔这样啊,哎呀~老哥不是我退却啊,你看这个”秦树食指和大拇指搓了搓。

马韦鞍一脸黑线,说好的兄弟呢?没有说啥从兜里抽出一张二十的放到了秦树的手上。

秦树眼前一亮,按到不愧是混江湖的,有钱不说还上道。

“老哥你看你这是干啥,有事你尽管问,我肯定知无不言。”一边说着一边把钱放到怀里贴身藏好。

其他人也都一脸好笑的看着守财奴样子的秦树。

“是这样的,”马韦鞍把四年前遇到算命先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下,他想确认下秦树是不是真的和这先生认识,毕竟孔慧的卦还没有解法,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结。

马韦鞍说的时候众人脸色不一,孔慧脸色淡然看不出什么反应,秦树却皱起了眉头,丁虎一脸激动得看着秦树,孔州有些担心的看着孔慧。

等到马韦鞍说完,秦树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说的老头子,就是我家的老头子,不过至于他现在在何处,”秦树苦笑一声“呵呵,我也不知道。”

除了丁虎之外,其他人都是一惊。

“三年前,我家老头子有事外出,至今未归,这样吧既然今天的事情也都两清了,看在补课费的情分上,以后如果遇到我家老头子,我帮你们问一下就是了。”秦树有些索然的说到。

“到是我唐突了,老弟莫怪”。马韦鞍说到。

“也没什么,就是家里少了个吃饭的。那这样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小冰还在家等我”秦树笑笑,恢复了过来。

“好,以后老弟,在这南城你有什么事儿报我名字就行。”马韦鞍哈哈一笑。

“嗯说你名字,吃饭可以不给钱吗?”秦树认真的问道。

“额哈哈哈,不给钱不太好,不过可以打我电话,我叫人给你送点过去。”

“好一言为定。”秦树嘿嘿笑道。

“一言为定。”马韦鞍心里却是想着‘我只是说说的好吗。哎我这张嘴啊。’

随后两人留了电话,秦树就带着丁虎径直走了出去。马韦鞍他们也都跟了出来。

包房里其他人看见几个人出来的都站了起来,马韦鞍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继续玩。

“留步”秦树淡淡说了一声。

“好走”马韦鞍回了一句。两人相视一笑。

出了房门,秦树才想起今天来的另一件事情,司徒浩的欠款没有收,不过都已经出来了,再回去会显得自己太小气了,索性先记下来,下次遇到了再要回来,毕竟今天赚的也不少了,一边想着心里又高兴起来。

跟丁虎和孔州打了招呼秦树就直奔童冰家而去。

“你树哥真的只是个书呆子?”丁虎旁边的孔州说到。

“应该是吧。以前我知道他很能抗揍,今天也是第一次见树哥动手,力气真的很大。呵呵”丁虎撇着嘴笑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马哥没有让人群殴,但无论怎样事情还是比较圆满的解决了。

两个人转身进了皇朝,跟马韦鞍他们说了一声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包房。

“强子,你感觉秦树这人怎么样?”包房里孔慧问道。

“很强,如果说前两拳只是侥幸,那第三拳却是我先冲上去的,可是当时我看到他轻飘飘一拳打来,竟然有种无处躲闪的感觉,唉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家了。”王强表现得异常平静,和平时的暴躁判若两人。

“嗯,也算长了个教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后带兄弟们出去还是低调点,万一真的惹了不该惹的人,恐怕就不仅仅是打脸了。”马韦鞍在旁边插口道。

“知道了,你们进去聊啥了”王强笑着问道,很明显已经不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里了。

“还记得很早之前我跟你提过的算命先生吗”马韦鞍道

“记得,可惜没赶上,不然一定让他算算我以后的媳妇漂不漂亮。”王强哈哈一乐

“你啊,天天就知道喝酒泡吧,谁会跟你啊,”马韦鞍抿了一口酒“秦树和那位先生是一家,所以啊输了不亏,当初我们可是十几个人一起上的,三下五除二就让人把钱拿走了”

“哈哈哈,这么说来,今天的学费没白交,咱们的道理以后要改改了。”

“呀,你这块硬石头也开窍了?早就说让你们要以德服人,以德服人,天天还是一遇到事情就抄家伙。今天长教训了吧。”孔慧听的王强说的也笑了。

“知道啦,孔大先生,孔大长老,你应该改名叫孔三藏,”王强揉了揉耳朵。

“哈哈,阿慧说的也没错,毕竟世界这么大,谁知道啥时候冒出个能人异士,再把咱们当土匪剿灭了,那可就后悔莫及了,”马韦鞍轻轻点着头,接着说道,“阿慧,秦树以后去了京都多照顾些,毕竟是咱南城出去的别让他吃了亏。”

孔慧苦笑一声,“他还用我照顾?你是不是忘了,人家可是真正的学霸,而且动手能力极强,怕是到了京都,混的比我得强多了。”

“哈哈,难得孔大先生也有谦虚的时候,来喝一个。”王强举起了酒杯,几个人互相笑骂中拼起酒来。

从皇朝出来的秦树不紧不慢的往童冰家走去,心中盘算着今天的收货,钱虽然少了点,但是谁跟钱有仇不是。更重要的是识海中成长的‘小核桃’带来的精神的愉悦感,却是异常难得。

不过以后出门还是低调点,起码下次出手的时候最好是悄悄地,像今天这种光明正大的英雄救美还是很不可取啊,虽然也有点收益,但是会比较麻烦,如果遇到更加强势的,恐怕加班工资都不一定能留下。

哼着小曲,沉浸在自我认知过程中的秦树没发现,来的时候慢慢悠悠走了十分钟的路程,现在已经走了二十多分钟了却依然没有到。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时间居然过去那么快,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扭头看向四周,一片小土坡,道路还有密密麻麻种着的一些槐树。抬头看看前面隐约有些灯光,但是却那么的模糊。

心中一惊,‘难道是鬼打墙?不会这么点背吧,难道夜路走多了真的会见鬼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