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道理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19-11-25 09:50:18 全文阅读

焦县南城本身就不大,童冰家距离皇朝也不算远,刚刚吃晚饭的秦树,也懒得骑车子,散着步就出来了,出来之前自然是跟金主童冰说明了情况。

童冰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但毕竟也见识了秦树的能力,再加上秦树说了有朋友也在,不去的话为难了朋友,所以童冰也就只能放他离开。

其实秦树之所以回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电话里说的,司徒浩也在,作为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学生,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坑他的工资的,一块钱都不行,更何况是两块钱巨款。

三摇两晃的往前走着,差不多十分钟就来到皇朝KTV,抬头看着金碧辉煌有俗气的大门,秦树抬脚走了进去,里面倒是有些趣味,小桥流水落花。走到前台问清楚房门就走了过去。

在天字号 冬梅包房站定,推开房门,屋子里有些昏暗,烟雾缭绕。秦树扫了一眼,看见坐在板凳上的丁虎,还有在角落里的司徒浩,嘴角微微裂开。来到丁虎身边。

“阿虎,咋啦,急急忙忙叫我过来,我还有事呢,”秦树低着头跟丁虎说道,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

“哈哈,秦树是吧,知道你有事,来过来坐。”丁虎还没有说话,马韦鞍却先跟秦树招了招手。

秦树没有动弹,站在原地淡淡的看了马韦鞍一眼。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树哥,这是小马哥,你坐那边吧,这是孔州,也是咱们学校的兄弟,这是孔哥,王哥“丁虎一一介绍到,刚刚他打完电话孔州也是这样给他介绍的,他也都一一敬了酒,算是拜过了山门,此时跟秦树也一一介绍。

秦树只是哦了一声,冲着众人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去到马韦鞍旁边,而是径自找了个凳子坐在了丁虎旁边。嘴角微微上扬,看着众人。

“哈哈哈,这状元就是不一样,你们都学着点,这才叫傲气。”孔慧见秦树径自坐下,大笑一声说道。

秦树倒也看出来众人对他没有什么敌意,着他倒是很奇怪,按理说打了人家小弟抢了人家喜欢的女生怎么也不能这么有善吧,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刚刚的一个电话让众人都以为,童冰和他早就是私下的一对。

这让马韦鞍反而成了强抢民女的恶霸了,至于司徒浩在他们看来,有孔州的调节,这都算是无关紧要了。

“孔哥是吧,客气了,状元不状元,就是运气好,不知道各位把我喊来,有啥事啊?”秦树不太喜欢这黑布隆冬又到处是烟味的地方。

“我来说吧,”孔州算是中间人,虽然第一次见秦树,不过有了之前的了解,倒是对秦树的态度没什么意见,简单说了下来龙去脉,秦树微微皱了下头。

“你的意思是,我打了小马哥的人,然后需要道个歉?”秦树听出了孔州隐晦的意思,只是他比较喜欢直来直往,尤其是对这一群没有他动手能力强的人。

“哈哈,可以这么理解”孔州微微笑道,在他看来这算是很普通的,毕竟有些人想要向小马哥道歉都不一定能见到。

“我拒绝!”秦树直截了当的说到。

“树哥,老孔是好心...”丁虎听到秦树说的心道要坏,在旁边悄声道。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错愕的看着秦树。这状元脑子是不是被元素周期表搞坏了。

其实秦树平时很低调,但脑子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犟,只是今天从进屋来之后他发现一件很欣喜的事情,原本脑中核桃成长吸取的养分,竟然有很多是眼前这些人提供的,虽然数量和质量都很差,但并不影响核桃的成长。

而就在刚才他说出‘我拒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众人心中的不满,而也在此时作为养分的‘小黑线’也壮大了许多,核桃顶部凸起的部位显得更加的明显。

他心中隐隐感觉到,如果凸起的地方破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一种真实的感觉,好像一切理应如此。‘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秦树想着。

“喔?小兄弟,我觉得你可能没太明白小州的意思...”孔慧也有些惊奇的看着秦树,也打断了他一瞬间的猜想。

“我很清楚,不过你们可能不太了解我,我是个很讲道理的人。”秦树回看了孔慧一眼。

“讲道理,哈哈哈,有意思,小兄弟来你给大家说说你的道理。”马韦鞍也来了兴趣。轻轻拍了拍旁边有些按捺不住的王强,示意他稍安勿躁。

“首先我是个老师,所以,我讲课是要收费的。。。”秦树一句话,众人脸色又黑了一分。

经常出去收保护费的他们,被人收费还真是第一次。角落里的司徒浩差点笑出声来,阴沉的看着秦树,‘看来不用我,你自己都能把你自己玩死。’

“好好,更有意思了,你说想要多少钱,开个价我看看能不能出得起。”马韦鞍不变的笑容里带了点别的味道。

“每节课二十五,今天周末休假,三倍工资,而且是给你们这一群人上课,所以另外加费,不过看在阿虎的面子上给你们打个八折,一共八十块钱吧。”秦树一本正经的算着帐。

这个时候的丁虎已经把头扭到一边,尴尬的喝着杯中的酒,一脸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好,八十就八十,不过你得先说,让我们听听,如果没问题咱们这笔生意就成交,如果讲的不好我们可不会买账的。”马韦鞍轻咂了一口烟缓缓说到。

众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眼神盯着秦树。

“那好,那我给大家分析一下,”秦树清了清嗓子,心想着又要有工资入账,美滋滋。

“首先作为小冰的男朋友,虽然我不反对他有追求者,但是抢人这件事情还是很难接受的,所以马同学的做法很不科学,也很不友善,所以马同学需要给我一个道歉。”秦树悠悠的说到,脑海中的核桃顶部也急速的外张,随时都有可能破开的样子。

“哈哈,道歉他居然想让小马哥道歉,哈哈哈”讥诮的声音。

“对啊,这小子是不是学傻了,真是笑话”鄙视的声音。

“这小子八成是皮痒了,想要哥几个给他松松骨头。”暴虐的声音。

秦树并没有理会他们,马韦鞍投过来目光他也视而不见。

继续说道:“其次呢,马同学你派出去的打手素质太差劲了,弄坏了我在米国买的钢铁侠自行车,不说,赔款的态度一点都不诚恳,居然少了两块钱,这事情得解决。做人啊要厚道。”

秦树看着源源不断的小细线,心里自然高兴不已。可众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傻子一样。

看着眼前淡定自若的秦树,马韦鞍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眼前的这个傻子是不是有什么依仗?

微微摇了摇头,秦树的情况刚刚丁虎和孔州都说过了,能作为依仗的恐怕只有他那一身傲骨了吧。

“小兄弟啊,你说的挺有道理,不过有一点你没有搞清楚,在我们这你说的这些道理,都不算。我们只认这个。”说着马韦鞍把拳头在空中划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谁的拳头肉多谁就是老大喽?”秦树笑眯眯的说到。

“肉多?哈哈小子你以为这是菜市场?马哥的意思是谁的拳头硬,明白吗”王强的暴脾气如果不是马韦鞍压着估计早就跳起来,暴揍秦树了至于打得过打不过那就是另当别论了。

“噢,原来你们是这么讲道理啊。”秦树还是淡淡的笑着。

孔州看着秦树脸上一阵抽搐,又看了一眼尴尬又无奈的丁虎,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应该管这茬。

“小子,你的道理讲完了吧,不过你的道理讲不通啊,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王强不坏好意的搓了搓拳头,众人也是哄堂大笑。

“那要不按你们的道理来?”秦树依旧是一幅处事不惊的样子。

“呦呵小子,挺硬气啊,到是听司徒那小子说了”王强站起身来,这次马韦鞍没有在拦他,“说你有些身手,也别怪哥哥欺负你,咱俩练练,要是你能在我手底下坚持五分钟,今天这事我替你扛了。”

看着蓄势待发的王强,秦树撇了撇嘴,他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出来了,在场的应该就数这个王强最为厉害,气血最为旺盛,周身隐隐有些黑红的光,但也仅此而已,如果和童向阳近乎液态化的气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而其他人也顶多算是比一般人生命力旺盛一些,甚至还有几个看上去比一般人都不弱,想来应该是经常挥霍身体。

“王哥。。”孔州刚想帮秦树说两句,毕竟王强,他是知道的,自己这样的他一个能放到三四个,何况是看上去弱不经风的秦树。

“诶,阿州,就让你王哥和这小兄弟试试吧,毕竟他还小以后路还长,也算让你王哥教教他怎么做人,免得以后出去了在遇到事情可就没人像咱们这么照顾了。”孔州还没说出来,孔慧先截住了他。

丁虎听了这话也转过身来,刚想再劝一下秦树,可是他发现一只手搭载了他的肩上,无论他的双腿怎么用了,都无法从凳子上站起来,顺着手抬头看去,只见此时秦树笑呵呵的看了一眼王强。

心中一震,一直以来似乎忽略了一件事情,秦树其实很能,挨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