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英雄救美的后续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462  |  更新时间:2019-11-18 09:36:02 全文阅读

秦树挂了电话,刚在想该做些什么吃呢,“滴滴,滴滴,嗒嘀嗒··”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

‘咦,奇怪,平时是手机放着就跟砖头似的,今天怎么这么积极的凸显价值了?”说着拿起刚刚放下的手机,上面是一组未知号码。

也没多想就按了接听,里面传来了童冰的声音,“喂,是秦老师吗?”

“啊,小冰啊,怎么了”秦树听到是刚分开没多久的童冰,瞬间好奇起来。

“啊,哈哈,真的是你啊。”童冰明显表现得很高兴,

秦树又有点纳闷了,拜托是你给我打电话你能不知道我是谁,不禁学着童冰的口气调侃道:“对啊,对啊,好神奇真的是我耶。”

童冰在电话那头自然听出来秦树的调侃味道,不禁脸红了起来,不过她刚刚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又想到他们两个现在算是交往阶段,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她感觉谈恋爱应该就是这样吧。甜甜的笑出声来。

“你讨厌啦,那个我有几道题不太明白,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童冰那边鼓起勇气说出了一个理由。

“嗯?什么题,苏姨不在家么?童叔呢?”秦树问道,他知道童太和童向阳都是有能力帮童冰解决问题的,只是平时时间比较近,所以才请了他这么个辅导老师。

“我爸和我妈出去了,可能晚上要好晚才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做作业,可是有几道题不太明白,秦老师,你,你能过来帮我一下吗?”童冰努力让自己说的很平静。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两个人确立了明面上的关系之后,突然之间就总是想要和秦树在一起的感觉,她知道这样不好可是青春的荷尔蒙怎么能被一个小姑娘做掌控呢,所以问童太要了秦树的电话。

童太自然明白童冰的想法,也没有太多阻拦,只是叮嘱童冰要有底线,要懂自爱,这样才能在男人眼中更加宝贵。不得不说童太的正确引导还是很有必要的。

秦树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啊,他们都不在家啊,那我过去不太好吧,万一他们回来看见咱们孤男寡女。”

“没关系,我跟他们说过了,而且,而且以前你辅导我的时候也不是一样的啊”童冰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到了。

其实平时来说也明白这没什么,只是现在他心中却暗道:‘我的大小姐,大金主啊,这哪能一样啊,那以前我是光明正大辅导老师,那在古代你得用四抬大轿请我去,现在不一样啦,莫名其妙变成了你童大小姐的男朋友,这要让人知道,第二天估计就得来上个标题,教书先生夜晚私会童家小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倒是没关系,可是对你的名声不好啊,最主要如果真是男女朋友也就算了,可关键是。’

“秦老师?”正想着呢,电话那头童冰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啊,咳咳,我在呢,可是小冰啊,你秦老师还没有吃饭呢,你总不想秦老师在夜间加班给你辅导作业的时候,饿晕过去吧”秦树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啊,那正好了”

这还正好?

只听电话那头,童冰欢快的说道:“我也还没吃饭,中午还有好多菜可是我又不太会做,秦老师要不,你过来一块吃吧?”

“好多菜?”秦树也想起来中午的那一桌子菜来,瞬间口水涌现,勉强咽了一口口水,“哈哈,那多不好意思啊,哈哈,不过既然小冰有不懂的问题,那当老师的自然义不容辞,你等我一下,十分钟后见”

“嗯嗯”童冰在电话那一头听到了秦树的关门声,然后是下楼的声音,然后嘟嘟嘟~

风驰电掣,仅仅用了十分钟秦树就已经到了童冰家门口,一个手推着车,一个手按响门铃“叮咚~”

透过半人高的围墙,秦树看见里面童冰穿着凉拖,提着裙子跑了过来。打开门把秦树迎了进去。

进到童家的秦树自然没有客,该吃吃该喝喝,完全就是自己家的样子,在他想来,这算作加班的一项补偿,等价交换也是他的人生信条。

在秦树沉浸在加班的快乐当中的时候,他的好兄弟丁虎同学却没有那么悠闲了。

挂了电话,回到饭局的丁虎很快成了抢眼的人物,因为在座的诸位好像有人想起来,这位前辈有个好兄弟就叫秦树,而且还是今年的状元,你们说..巧不巧...

这次聚会,几乎汇聚了整个南城二中所有有名有姓‘混混同学’,场面自然不会小,有刚毕业有刚入学的,也算是一次老少交替的联谊。

丁虎跟着哥们回到饭店,热闹的场面却陡然一凝,众人的眼光都有意无意的瞥向刚进来的丁虎

“这是谁啊?”,有些不认识他的,还在各自的饭桌上低声的窃窃私语。

“这你都不知道,这就是虎哥,这次惹到小马哥的就是他的兄弟”旁边人热心解释道。

“那他们谁厉害?”有些幼稚的脸庞,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新生样子。

“那当然是小马哥,小马哥三年前就是南城各大高校的扛把子,现在听说南城有三条街都归小马哥罩着。”回答问题的很鄙视的看了一下问出这个问题的学生。

“那哪个叫秦树的家伙肯定惨了。”听到‘前辈’的指点,这新生弱弱地说道。

“那倒也不一定,虎哥这人我听说过,够义气,估计这是八成他得拦下来,只是估计他也不敢和小马哥硬碰,最多就是求个情。”旁边人说道,“不过这不关咱们屁事,来接这喝。”

声音也在刚刚小了一下之后,又恢复了刚刚的热闹,吆五喝六的喊着,有的划着拳,有的敬着酒,好不热闹。

丁虎没有理会这些人的闲言碎语,毕竟他也不能把别人的嘴都堵上,而且那些人说的也没啥错,他也看出来这些人里面有不少幸灾乐祸的,旁边桌的二秃子笑的眼睛都没了,不过他懒得理他们,径直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聚会虽然是中学规模的,但是规矩还是会有的,谁坐在那里也是很有讲究的,高年级的大多都在一起,同样的低年级的也会找些相熟的在一起喝酒打屁。

也会有一些跨年纪的存在,比如如今正在春风得意的司徒浩,现在就坐在丁虎旁边的桌子上,眯着眼看向丁虎这桌。

丁虎作为今年毕业的前辈,虽然不是班里的话事人,但是丁虎为人义气,而且出手阔绰,拳头也过硬,所以在整个学校的口碑都是很好,甚至压过了班里的王明。

不过他毕竟不是混社会的,也没有太多的荒废学业,所以班里的事情一向都是王明出面,他只是当着他的闲散体委。

饭局当中除了资历,当然也看人缘,毫不意外丁虎就坐在了整个饭局最核心的桌子上。

“虎子,你那树哥的事是真的?”刚坐定,丁虎旁边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青年问道。

“事儿倒是有,不过过程嘛,”丁虎皱了皱眉,接着说道“估计司徒浩那小子没说真话。我树哥我了解,一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他这人最讨厌麻烦了。”

“嗯,那要不我让我堂哥帮帮忙?毕竟他和小马哥关系挺好。”斯文青年扶了一下眼镜说到。

孔州的堂哥不是别人,正是马韦鞍的右臂孔慧。

“嗯,谢了老孔,不过这事吧我还得问下树哥,没别的意思啊,就是树哥这人吧比较犟,我啊,还真做不了他的主,别到时候把孔哥的面子搭上了,他那再出什么幺蛾子事就不好了”丁虎苦着脸说到。

“哈哈,你小子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奇了怪了,这秦树什么来头,能让你胖啊虎这么服帖?”被称作老孔的青年笑着说道。

“孔州,你这都不知道?阿虎能长这么彪悍,都多亏了叫秦树的救济,要不啊胖阿虎早就成了可怜的小猫咪了。哈哈哈”孔州对面一个粗糙的汉子说道。

“铁牛,你妹的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丁虎狠狠的瞪了一眼铁牛,他知道铁牛在开玩笑倒也不生气。

“还有这事?这我倒真不知道,来来说说。”孔州笑着看着丁虎。

“我说吧,嘿嘿,”铁牛旁边有个又瘦又小的小个子人们叫他猴子,和铁牛俩人是拜过把子的,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笑嘻嘻地说道,“老孔,你后来转过来的不知道,别看现在阿虎挺阔气,要和刚来二中上学的时候,他比现在出手阔绰多了,可以说每次开学就是咱们的狂欢,阿虎就是那个大地主家的傻儿子。哈哈哈。”

猴子说着,桌子上的不少人都笑了,这里面只有孔州时候来转过来的,其他人都认识五六年了,自然知根知底,丁虎有钱大鱼大肉的习惯和没饭吃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此时说起来大家都是会心一笑。

众人一边喝着酒,猴子一边把丁虎的事迹给孔州讲了一个边。

“难怪了,我就说酒场上也没见过这个叫秦树的,怎么好像大家一说都认识似的。合着就是秦树就活了阿虎,阿虎服务了群众呗,哈哈哈”孔州说着也跟着笑了起来,“那看来大家还得承秦树一个情呗,哈哈,有意思有机会见见你这个树哥。”最后一句是和丁虎说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纷纷举杯敬了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个。

“树哥啊,他不喜欢太热闹,每次喊他也都不来,后来也就算了。”丁虎喝完有些无奈地说道。毕竟如果秦树经常跟他一起,想来也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了。

“没事,啊虎,秦树咱们也都见过,也都知道他的性格,这事估计不定那出了劈叉,”似乎看出了丁虎的忧虑,铁牛瞄了一眼旁边桌正春风得意的司徒浩,说道“到时候不行咱跟着秦树一块去瞅瞅,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小马哥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

众人也都是一阵点头。

“得,不说树哥的事情了,这事啊还是我说的,我做不了他的主,假使真用的到你们啊,我可就不客气了。”丁虎说着敬了大家一杯。众人应诺。

正在童冰家大吃大喝的秦树,却不知道,他的英雄救美却也引起不小的轰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