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种子要发芽。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19-11-12 10:03:40 全文阅读

从童冰家出来,秦树迷迷糊糊的,心里琢磨着一件很严重的事,童家不会因为这个坑了他的补课费吧!

当然也就是想了一下,也就放心下来,毕竟秦树和童冰两人没有真正恋爱,而且童太也很明白秦树当时表达地意思,这样算来,说不定补课费还会有所提高,心了这样想着不由得开心起来,和出来的时候一样,依旧哼着小曲回到了家里。

秦树回到院子路过昨天发生诡异现象的地方,一眼扫过,哪里的花圈已经收拾完了,想来是老人已经入葬火化了,不免有些唏嘘。

到了楼下把车子放在一旁,用一个大链子锁上,虽然是二十多块钱买的N手车子,但是毕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财产之一,而且是自己唯一的机械交通工具,所以还是谨慎点好。

拿了东西,三步两步窜上楼去,把现在家里需要用的东西归置好,剩下的倒也没有怎么动,准备开学的时候一并拿走。

收拾妥当,酒劲也开始慢慢有些作用,夏天本来就容易困,中午也没有休息,就得也好还渴了酒,再加上和童向阳对练出了一身汗,索性洗澡美美睡上一觉。

童冰家里,秦树走后,童向阳,童太和童冰三个人依旧坐在沙发上。犹如三堂会审,不过气氛倒是没那么严肃。

“小冰”作为大家长童太自然是首先发言。

“啊,妈,怎么了?”童冰眼神闪躲。

“怎么了,你说呢,你什么时候和秦树走到一起了?”童太虽然不很严厉,但也一本正经的问道。

“啊,走到一起,没有啦,没有啦?”童冰低着头。

“没有?没有你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我女儿我最了解你了,平时和男生说话都不好意思,今天居然当着小秦老师都敢说和他交往?羞不羞。”童太说着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当时的自己不也是这样?

“我,我~”童冰的头低的更深了。

“噗~”看着低着头的童冰,和假装正经的童太,童向阳一口没忍住喷了出来,“哈哈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继续。”

童冰抬起头来,看着一脸慈爱还略带笑意的童太,和旁边手忙脚乱擦着桌子的童向阳,瞬间就知道老爸老妈原来是那自己寻开心的了。

“啊~你们讨厌,真是的,今天都怪我爸,乱讲话什么小女子无以为报。”童冰气鼓鼓瞪着童向阳。

“哈哈哈,可是你也确实想要以身相许啊,怎么怪能怪我,老爸这是再帮你。”童向阳拿了个葡萄才进嘴里。

“就怪你就怪你,哼~让你乱说话。”童冰扔了个香蕉砸向她老爸。

童向阳问问接住香蕉剥开就往嘴里塞,还直赞“真好吃,真好吃。”

“好啦好啦你俩别闹了,小冰啊,不管你想怎样喜欢谁都好,但是学业可不能耽误,”童太太也拿起一根香蕉,旁边的童向阳连忙帮她剥开,童太递过去一个你很懂事的眼色,童向阳乐的屁颠屁颠的。

“妈,我知道,明年我也打算努力考到秦老师那个学校。”童冰一脸坚强。

童太太看到女儿这么坚定,自然心里也是开心的,毕竟首府学院在国际上都是能排进前三的院校,虽然以自身家底不用担心童冰日后的生活,但是能进这所学校日后的发展却也不可限量,而且最主要的,知识是无价的。

“嗯,好有决心就好,我女儿是最棒的。”童太一边吃着香焦,一边说着。

她虽然知道秦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但是她没有想要告诉自己的女儿,因为在她看来世界是会变得,兴许那一天女儿不喜欢秦树了,也或许那一天秦树喜欢上优秀的女儿了,那也说不定,现在说出来反而打消自己宝贝女儿上进的积极性,那是她不希望看到的。

而且秦树这个小家伙也确实很有意思,文科状元,首府学生,为人彬彬有礼还善解人意,而且从家境来看必然也是能吃苦耐劳,再加上茶道的文化底蕴,武艺傍身,这样的少年,还真是少之又少。

既然她和秦树已经在不经意间达成了合作,那想来这么一个少年也不会做出反悔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想要叮嘱一下情窦初开的童冰。

“小冰啊,有一点我得给你提个醒,男人啊有时候都很花心,如果有一天小秦老师,或者你的心变了,一定不要有什么极端的想法,毕竟人活一世不是为了某一个人而活的。”说到男人花心的时候,还不忘瞟一眼旁边正在津津有味吃着香蕉的童向阳。

童向阳听到不由打了个冷战,树起三个手指对着灯到“老婆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样的人。”

童冰看着认怂的老爸,不知为啥,心里瞬间舒爽了许多。

家庭小会议在很温馨,而又很有效率的环境中结束了,童冰也都伸了个懒腰,上楼去补足晚来的午睡。

“老童,你说这样做到底靠不靠谱,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这一年小冰受点挫折,一蹶不振那可能后果很严重啊。”童太看着上了楼的童冰,对童向阳说到。

“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看小树这小子不错,知进退明事理,而且就从今天和以前你告诉我的情况来看,小树的心性也是定然不错的,只是这孩子的家境,哎为难了这孩子了。”童向阳也难得正经起来。

“嗯,不过你有没有觉得奇怪,我总感觉秦树的出身没有那么简单,且不说心性学业,就他那身武道,茶道的造诣就不是一般人家能教导处来,而且我觉得你们今天喝的酒他都可能识得出来。”童太眉头轻皱,煞是好看。

“这我也觉得有些蹊跷,不然我找人查一下?至于那酒,如果他真的能认出来,那难道是那个大军后裔?”童向阳也有些摸不到头脑。

“我看就不要查了,如果毕竟人家没有恶意,又是在帮咱们,贸然打探别人底细可是大忌,若是普通人家还好,可若是有其他牵扯就麻烦了。”童太柔声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不管是什么身份,想来去了京都,入了老爷子的法眼怕是要被老爷子给抓在手里了,哈哈哈。”想到自己在老爷子哪里暂存的两瓶酒,就莫名的开心起来。

“你啊是不是又惦记你那两瓶酒了,瞧你那点出息,”看着童向阳笑开了花的脸童太大概也猜出他在想什么了,“秦树的事情还得多上点心啊”。

“放心吧,只要到了京都,不用咱们管估计老爷子就得把他查个底透,毕竟这么优秀的苗子,老爷子可不会放过的。”童向阳安慰道。

想到老爷子火急火燎的性格,雷厉风行的手段,两个人相视一笑。

此时的秦树自然不知道,童家两个小家长的嘀嘀咕咕把他安排上了,而且就算知道也无暇顾及。

回来以后的秦树冲了个澡,就迷迷糊糊的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睡着睡着就感觉有了意识,他以为自己醒了,结果发现并不是,只是单纯的意识清醒了,因为眼前的景象却并不是自己温馨的小窝。

倏然一惊,难道还在做梦?可这也太真实了,看着周边空旷的景象,突然感觉怎么有那么点熟悉,这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东西作为参照,所以他也分不清方向,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不如到处转转,看看梦里还有别的啥?’秦树心里想着。

刚一个念头闪过,眼前景色一变,原本空旷但不算明亮的世界,突然明亮起来。

不知何时前面漂浮了一颗核桃大的圆珠,黑白相间。

‘等等,这东西怎么这么熟悉?’秦树猛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砸我玻璃,后来钻进我的脑袋,又来回画龙的两道光?记得后来他们也变成了小球了啊,只不过没有这么大,没想到做梦居然都能梦到,怪了,如果能近点就好了。’

念头闪过,他感觉到黑白光球立时出现在眼前,陡然一惊,就要推开,还不等他伸手,光球又倏忽之间远去,像是所有事物都有他的意念控制一般。

‘咦?这么神奇?’秦树也发现这一点,心中一动‘球来’果不其然黑白光球陡然而至。

‘球去’光球又远离而去,‘哈哈原来梦里面还有这中操作,好玩好玩。’

心里想着,让小球飞来飞去,小球就围着他转个不停,不过渐渐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了疲惫的感觉,就像是熬完夜的感觉,他不得不停下来,把小球召唤到眼前,细细观察,越看越觉得像是在脑海中出现过的小球。

‘不知道这个小球里面是什么,要不进去试试?’念头升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原地。

随后无数的信息纷涌而至,一瞬间原本有些疲惫的精神更加的有些无力,他的心中甚至有了一种很真实的感觉,如果抵挡不了这些信息的冲击,他可能会,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