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比武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296  |  更新时间:2019-11-12 10:03:02 全文阅读

众人一阵轻笑。不多时众人都已经酒足饭饱,童太和童冰负责起了战后工作,秦树被童向阳拉着要出去比划比划。

秦树倒是无所谓,想来童向阳就是手痒,想简单的过过手,而且他也想看看自己这个文科状元和部队的武状元能差多远,毕竟自从内力外发,领悟阳劲之后还没真正动过手,现在刚好有个练靶子何乐不为。

童太自然也没有反对,她也想看了看眼前的小秦老师是不是真像童冰说的那样神奇。毕竟自己的白菜跑去让猪拱也就罢了,若是一头心术不正的猪那就不好了。

不过她还是开口笑道:“老童你着什么急啊,小秦老师又跑不了,刚吃了饭不能运动,你们先去沙发上吃点水果,等一会我们收拾完了正好也见识见识”

“哈哈,好好倒是我心急了”童向阳松开拉着秦树得手笑到。

两人去客厅落座,童太和童冰两个人在厨房收拾,不一会功夫收拾完的两人也来到了客厅。

秦树正和童向阳聊着天,童冰一听就笑了,原来童向阳再用半吊子茶道给秦树科普,秦树在旁边认真的听着,不时还发表几句,惹得童向阳大为赞同,直呼知己。

童太却在旁边听出了些别的味道,童向阳确实是半吊子没错,但也在老一辈的熏陶下也多多少少也耳听目染,起码表面的视茶,选茶,沏茶功夫上还是有模有样的,虽然不细腻,不过也算难能可贵。

而秦树所说就有些不同一般了,时不时还夹杂些“五境之美”“饮茶十德”之类涉及到些品茶闻道,这不得不让童太感到诧异,和童向阳这个半吊子比起来,童太却是有些造诣许多的。

“茶道在于悟,只是单纯的模仿是模仿不来的,”童向阳端起杯子吹了吹,咂了一口,说到,“在这一点上,岛国做的就比较好,虽然也是剽窃,多多少少也有自己总结的一些经验,道理,比如‘和敬清寂’之类的感悟,而且能把咱们的东西拿去保存到今天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嗯童叔说的是,古人有云,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万般皆如此,万行皆有法,万法均有道,茶道如此,武道亦如此,都离不开一个‘悟’。”秦树拿着个苹果咬了一口,嘴里鼓鼓的说着。

“呀哈,小树没发现你对茶道这么有研究,居然知道和武道联系起来,不简单不简单啊”这次童向阳确实有些惊讶了。

“哈,没有啦,就是我叔之前喝茶的时候叨叨的。”

“哦?看来小秦老师的叔叔还是很精通的啊,有机会可以向他请教请教。你童叔叔就是个半吊子最对也就会泡个茶,别听他乱说,也不知道是偷听谁说了两句,记住了就在这显摆。”童太轻轻的笑道。

童向阳嘿嘿一笑,被童太揭穿了老底也不以为意。童冰也在旁边掩嘴轻笑。

“得,也休息够了,小树咱俩过两招?茶道咱俩算是不分伯仲,接下来武道你可得小心了,哈哈”说着童向阳站起身来。

秦树放下手里的啃的干净的苹果核,用纸巾擦了擦手,也站起身随童向阳向屋外走去。

童太和童冰自然也没有落下。

“妈,老爸真的很厉害?那会不会伤到秦老师?”童冰虽然见识过秦树出手,但是心里却没什么概念,还是有些担心秦树的安危。

“放心吧,你爸爸有分寸,而且你不是说小秦老师也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开始担心了,什么时候你和小秦老师关系这么好了,这么关心他?”童太轻轻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童冰。

“哪有,我就是觉得秦老师教了我好久,而且今天还救了我,如果再受了伤那多不好。”童冰扭过头不好看童太,小脸又红了起来。

童太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肯定心中的想法了,心中轻叹一声,“小冰,你是不是喜欢小秦老师?”

“啊?妈~你在说什么,真是的,不理你了,我去看他们比武。”说完小跑着追了出去。

童家的别墅有两个小院,前院有车棚,还种了许多花,虽然挺大但摆的东西多了就不那么宽敞了,后院虽然小了点但也有一百多平,而且很空旷什么,只有靠墙一个木桩,旁边有有棵大树,树下放着一个蒲团,是童向阳专门收拾出来练功用。

秦树扫视了一眼整个院落,倒是很干净想来是经常有人打扫,直到看向大树的时候不免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这棵树周边绿色的能量极为密集,甚至隐隐和童向阳周边的能量波动相媲美。

充满着浓郁的生命的味道,而且越往下越浓郁,这让他更加的好奇,难道树下还有什么宝贝不成?

不过他也没有在多想,毕竟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看着童向阳在院子里向他招了招手,就从台阶上走了下去。

童冰和童太找了两个小马扎,坐在阳台上向外张望,树很高,枝叶也很茂盛,刚巧遮住整个小院。

“小树,一会你全力进攻就是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你的。”童向阳自信满满的说到。

“好”秦树也没有推辞,干净利落的回答到,心里想着,只过过拳脚就好,先不用内力了,毕竟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好,万一双方有了损伤就不好了,“童叔小心了。”

说着一拳到处直奔童向阳面门而去。

“来的好”,看着秦树出手干净利落,刚劲有力童向阳也是精神一振,不退反进,右脚踏出一步向前,微微侧身,左手迅速探出想要抓住秦树手腕。

秦树自然不会给他机会,立时右臂曲肘横扫童向阳探来的左手,右脚同时踏出为轴左脚画弧,背对童向阳。

童向阳自然不会用手硬接秦树的肘击,同样竖拳立肘,右手搭在左小臂上抵住了秦树的横扫而来的右臂,两人铺一接触,就顺势分开。

双方刚刚只是简单试探,招式变化之间却都留了几分气力。说时吃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两人心中也大致有了概念。

“好小子,招式凌厉,变化果决,倒是小瞧你了,刚刚用了三分力,接下来我可就要用五分力了,可不要大意了。”童向阳笑到。

“那就请童叔赐教。”说着摆了个起手。

童向阳也看出来秦树并非花花架子,底盘扎实,出手之间拳意流转自若,心中不免诧异,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童向阳这次率先出手,他练习的功法是真正用来杀敌的,刚猛有力,招式也是简洁明了。

秦树自幼跟随老头子习武,也没少被老头子用武力压制,但确也练就勇猛向前的风格,出手也是招招狠辣,步步刁钻,两人你来我往之间不多时就已经过了百十来招,不分上下。

童冰和童太两人看的也是真真咂舌,虽然武侠电视也看过不少,但是真正比武却是几乎没有见过,此时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只是两人担心各不相同,童冰自然是担心他的小秦老师,怎么看来小秦老师的身骨还是有些薄弱,真担心自己老爹一个不好伤到了他。

童太却没有想到秦树真的可以和童向阳交手这么长时间,而且看样子还有余力,这倒是让她对今天童冰发生的意外放心了不少,但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心童向阳的身体,虽然她知道童向阳肯定留手了,但是想到他身上的伤,还是不由得担心起来。

略一沉吟,童太高声喊道:“老童,差不多行了,老胳膊老腿的,你也不怕闪了老腰。”

童向阳和秦树听到,都明白童太这是喊停的意思,手上招式同时缓了下来,秦树虚晃一招,跳出一米开外。

“童叔,不打了不打了,你这可是以大欺小,也不让着我点。”秦树站定微微笑道。

“你小子少来这套,我不让着你尚且没有占到便宜,若是真像开始所说那般只出五分力,我这老胳膊老腿恐怕就被你给卸了,你小子居然还叫起来了。”童向阳也笑道。

“童叔你说笑了,我这也就是强弩之末,如果不是苏姨叫停,再过个几回合估计就得趴到地上了。”秦树依然腼腆的笑道。

“你这臭小子,这是没把我的老胳膊老腿卸掉故意损我的吧,哈哈哈”听得出来童向阳确实是很开心。现在的他是看秦树越来越顺眼了。

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么小的年纪不论是文,是武都颇有功底,尤其是这武道方面更是让他惊诧不已。

虽然他确实并没有像他所说,已尽了全力,但是他也看得出来秦树也有所保留,如果这样算下来,十几岁的的秦树单单腿脚功夫,岂不是和多年在任务里摸爬滚打的他旗鼓相当。当真难以置信。

再看秦树这孩子心性沉稳不急不躁,知进退有涵养,当真是不可多得的苗子,如果不是知道秦树大概家境状况,一定会认为这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大族子嗣。

看着两人互相打完了却都意犹未尽,而且还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感觉,童冰就有些纳闷了,怎么打架还打出感情了?

“老爸,秦老师,你们俩都别互相捧了,我听着都酸,赶紧进来喝点水吧,一身的汗。”童冰看向秦树的眼光透着亮光。

“你个臭丫头懂什么,小树的身手别说是普通人,就是放到部队里都能挺近前三,不过有一点你说的确实没错,你的小秦老师啊确实厉害,哈哈”童向阳说着‘你的小秦老师’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惹得童冰一阵白眼。

看了看童向阳有些鼓励的眼神,童太慈爱的眼神,以及有些娇羞的童冰,秦树此时好像发现气氛不太一样,这不会是想要我做压寨驸马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