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少女的心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2990  |  更新时间:2019-11-12 10:02:53 全文阅读

童太太名叫苏云,今年三十七岁,不过皮肤和身材都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就像是刚到三十的样子,她和童向阳都不是焦县的人,苏云的家乡南方,家族世代经商,算是大门大户。后来在京上学期间认识了当时同样正在上学的童向阳,说来也巧她俩也是一场英雄救美所结识。

而后两人渐生情愫,最后成为了恋爱,那个时候童向阳才华横溢,英俊潇洒,苏云也是温柔大方,漂亮非凡,可谓郎才女貌,着实成为当时校园的一段佳话。

即使佳偶已成,但不过无论什么时候,两个人身边都不乏追求者,谁说盖好的墙就不能再挖一挖,不过这个堵墙确实盖的挺结实,挖墙脚的人们只是徒劳。

本来两人打算毕业就结婚,只是还不等毕业,童向阳就被老爸逼着去部队,两人约定当完兵就结婚,苏云毕了业被家族调回了南方,数之不尽追随者更是蜂拥而至,不过她却知道她等的人还没到。

童向阳去了部队,趁着休假去找了苏云,了解到当时的具体情况后,他果断地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生米容易被人惦记,那就给她做成熟饭。而后就是几段少儿不宜的画面。

七天的休假一晃而过,练练不舍童向阳,离开了同样恋恋不舍的苏云,还留下了刚怀上两天的童冰,对,没错,当兵出身的童向阳果然一发命中。

而后就是两家头大的事情了,军队大院的童家看不惯铜臭味极浓的苏家,同样苏家也看不惯不懂变通的童家,两家家长甚至都要出手干预两人的婚姻,最后在两人各种哭闹上吊断绝关系的戏码下才勉强在童冰三个月大的时候简简单单的办了婚礼。

随后童向阳就去了华夏最神秘的一支部队潜龙,一直再没有出现过,直到童冰满月的时候,一身是伤的他才出现,所以童向阳觉得特别亏欠苏云,但是夫妻同心,苏云又何怎会怪过他呢。

在往后的日子就顺利了许多,三十五岁的时候童向阳就已经功成身退,带着一身为国而负的伤和不会拿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勋章,来到了焦县这个地方,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有高人指点,此处对他的伤有好处。

苏云自然也跟着来到这里。家族的产业自然有家族的人打理,她一个外嫁的女孩子自然不会插手,不过毕竟是世家子女,所学专业又是经商,所以没几年在焦县这个地方也就站稳了脚步,苏总的名号隐隐在齐市都能算的上响亮。

所以当她听到童冰说秦树算是英雄救美时,不免就有些想偏了,在看到童冰的眼神流转间莫名的感觉心中更是一阵悸动,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家种的多年的白菜,跑去让猪拱了。

不过更多的还是担心,巧合是会有,但是太巧了就让人多疑了,毕竟家里大大小小也算个地主阶级,地主家余粮挺多,但是姑娘就这一个啊。

她的思想还是很开明的,想法也挺简单,只要人品没问题,什么家境,样貌,背景都不纳入计量单位。

这一点倒是和旁边正在和秦树喝酒的童向阳完全一致。人品这东西吧虽然不能上称,但是好人品确实挺贵的,难能可贵的贵。

正当苏云出神的时候,秦树和童向阳两个人却喝的不亦乐乎。

童向阳是许久没有喝酒了,再加上今天这酒又是珍藏,自然多喝了两杯,而秦树自从老头子丢了之后,虽然日常也能喝两口,但都是啤酒之类没啥品头,难得和上点以前档次的酒,自然也勾出了酒虫,多喝了几杯。这到让童向阳惊诧至于不免有些心疼。

“小树,你尝着童叔这酒怎么样”童向阳夹了口菜得意地问道,一来他是想看看秦树这么能喝,到底懂不懂酒,别糟蹋了这酒可就亏了,不行就换几瓶茅台对付一下,二来他也确实的得意的很,这酒还是从一个老军长家里偷偷带出来的三瓶,当时把那老军长气的可不轻。

去年童冰的爷爷来,喝了一瓶,现在就剩下两瓶了,这么一会功夫就下去半瓶,心里那个痛并快乐着。

“这酒挺好喝啊”秦树腼腆到。他也看出童向阳的得意,和拷问,不过他却没接这茬,嘿嘿我要是连出处都说出来,看着他有点心疼的样子,恐怕剩下的半瓶都得给我收了。

“额挺好,没别的了?”童向阳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气却使不出来,心想这小子看来就只是酒量大,这要是让他一直喝,那岂不真的是牛嚼牡丹了,想到这决定来个一退为进,“哈哈好喝就行,不过小树我看你酒量也挺大的,我还有两瓶精品茅台,那可是正宗的好久,有些年份了,你等我去拿。”

秦树听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要给我换酒,那怎么行,我这刚品出点味道,还能让你老小子给我撤了?

“哎呀,童叔不用那么客气,这个就挺好的,咱们就别麻烦了,就喝这个吧。”说着秦树拿起酒瓶,又给童向阳填满了,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刚刚站起身来的童向阳一时间五味杂陈啊,这次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这剩下的半瓶也快见底了,心里在滴血啊。

有些僵硬的笑笑:“哈哈,好,那就先喝这个,一会我再去拿别的”。

苏云在旁边看得真切,不免有些笑意,她自然知道家里都有什么酒,也知道今天这酒平时童向阳都舍不得拿出来,今天恐怕是自己想解解馋,没想到便宜了秦树,看这样子秦树还不知道这酒的份量,所以童向阳一脸的心疼。

“你们两个啊,都少喝点,小秦老师刚刚救了咱们的宝贝女儿,你在把人家给灌倒了,多不好。”苏云笑呵呵的撇了两人一眼,夹了点菜填到童冰碗里。

“妈~我不吃了,我都吃饱了,再吃就又长胖了,爸听到我妈说的没,少喝点少喝点别把秦老师灌倒了,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童冰撒娇道。

“你这丫头,不关心你老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就关心你的秦老师”童向阳喝着苏云刚刚盛的汤嘟囔道。

“哎呀,什么胳膊肘往外拐,你真讨厌,哼不理你了”童冰娇羞地说着,脸色瞬间就变红了些。

秦树傻傻的乐呵呵的看着他们父女斗嘴,这个感觉还挺好的。又想起自己走丢的老头子,心里一阵戚戚。

童向阳心里也是叫苦啊,我也不舍不得喝啊,可是你这秦老师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啊。

“小树啊,小冰刚刚说你能一拳把人打飞?”秦向阳决定缓兵政策,曲线救国,多聊天占住嘴,拿起筷子示意秦树吃菜。

苏云也好奇地看过来,她想从秦树的表情里试试能不能看出来点什么。如果那不是巧合。。

“哪有那么夸张,只是小的时候跟着我叔练了些拳脚,再加上,那家伙是虚胖,所以把他挡了回去,打飞不存在的。”秦树乐呵呵的回应道,吃了两口菜,有举杯示意童向阳。

童向阳这个牙痒痒啊,你小子拿酒当水喝呢,可是还是不自觉端了起来,毕竟他也抵挡不住美酒的诱惑。

苏云看着一脸不变的笑呵呵的秦树,心中更加疑惑了,真是巧合?

“噢?小树还会功夫,哈哈那挺好,男孩子就得练些功夫,大可保家护国,小可保护妻小,再不济也能强身健体,可比那些娘娘腔的男生好多了。”童向阳目光一闪,没看出来小家伙还是个练家子,“都练了些什么功夫,一会吃完饭陪叔叔练练手,自从出了部队好久没有练手了,身子骨都硬了。”

“都是些普通的把式,也不太精通,您这么一说我这饭可就不敢停了,哈哈哈。”秦树玩笑道。

“爸,你还会功夫?我怎么不知道”童冰抬起头好奇道。

“你个女孩子家家懂啥,想当年我在部队也是有名的高手呢”童向阳自豪的说道。

“就会吹牛,你连茶都是牛嚼牡丹喝法,我才不信你说的呢。”

童向阳和秦树一听就明白了童冰的意思,均是一脸尴尬。

“嘿,你这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树别管她,来咱俩喝”童向阳也想开了,酒谁喝也是喝,只要自己能喝到就不亏,难得家里大掌柜开恩,索性敞开了喝。

看着拌嘴的两个人,苏云也是一脸慈爱“哈哈,这次你爸还真没吹牛,他在部队的时候确实真有有两把刷子,还拿过比武冠军呢”

“哇,真的啊,老爸,你还这么厉害呢啊,怎么也不教教我,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巾帼英雄花木兰呢”说着还比划了一下小拳头,最后还叮嘱一句,“那一会你和秦老师比武可得让着点秦老师啊,毕竟你比秦老师多吃了好几年的米饭呢”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