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下尴尬了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19-11-08 17:37:35 全文阅读

正在秦树犹豫的时候,童冰家的房门开了,之前说过童冰家境殷实,她家住的地方自然也不一般,心怡小区,整个焦县最豪华的小区,里面出了几栋6层的楼房,就是六排联排别墅。又分为南幢和北幢,每幢三排十八栋,每栋别墅都是清一色三层,都有自己的车库和小院,童冰家就在别墅区。南幢三排8号。

“小冰和谁说话呢?”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之所以说是少妇是因为看上去,和门口的童冰相差无几,但又透露着成熟,干练,贤惠不一而同的韵味。

童冰看见一身围裙,拿着勺子的童太太,像是找到了靠山,笑嘻嘻地说靠了上去,“妈,是秦老师。”说完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秦树,像是在说看吧我妈出来了,走不了了吧。

其实就在童太,出现的一瞬间,秦树就已经选择留下来了,‘我可不是因为排骨,我是给老板面子。’虽然童太还没有开口相邀,但是不用想肯定会的。

果不其然,刚开开门的童太看见院子里的秦树推着车子的秦树,灿烂的笑了起来,虽然心里疑惑童冰怎么和秦树一起回来了,不过还是很优雅的的说道,“呀,秦老师啊,你怎么来了,肯定还没吃饭吧,来来快进来坐,别在外面站着了,怪热的,今天刚好你童叔也在,我做了做了一桌子菜,你就别走了一起吃吧。”

秦树更加坚定了刚刚做的决定,腼腆的说道“这多不好意思啊。”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还不等童太再让,童冰就急忙说道,“秦老师你就进来一起吃嘛,今天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吃顿饭就当感谢你了,我妈的手艺可好了,平时我想吃都难。”

童太看向平时乖巧的女儿今天好像变得活泼了许多,再加上刚刚说的话,不由得更加好奇了起来。女人都很敏感,尤其是她这种长期混迹在金融场的老手,稍微的细节都能把握到。她严重怀疑童冰和秦树之间发生了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虽然心中千回百转,脸上却是微笑不变,“哦小树今天还帮了你的大忙啊,那就更不能走了,”心里也确实想着秦树留下来,只是目的却是想要搞清楚宝贝女儿和秦树之间发生了什么,毕竟女儿还是亲的。

“哈哈,那好吧,那我今天就不客气了,在你们家蹭顿饭。”秦树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他却没有动,因为还推着车子,而且两个把上还挂着两个大布兜。

童太自然也看见秦树推得车子和车子上的东西,转头对着童冰道,“小冰,你带秦老师去把车子放下,然后就进来吧,我先进去看看锅”她可不认为车子上的东西是给她家带来的。

童太进去,童冰刚要带着秦树去车棚,家里的男主人童冰的爸爸,童向阳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童向阳是从部队上转业回来的,虽然也有几年了,但是一身的军队气质却还是特别的明显,一张长国字脸,浓眉大眼,稍微有点黝黑的皮肤,挺拔的身姿矫健的步伐,整个人给人一种宝剑出鞘的感觉,干练!

童向阳出来的一瞬间就看见了,童冰和他旁边刚要推车的秦树,秦树也看到了他,只是在秦树的眼里童向阳却和别人不一样,如果说其他人身子周边都是模糊的‘气’,那童向阳周边的‘气’更加的凝实,甚至已经隐隐有了液化的感觉,像是水流过的样子。

这还是秦树自从开天眼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状况的人。联想到童向阳的出身,脑海中不禁有了一个想法,难道‘气’和一个人的修为有关?

正出神间,就听见童向阳咧嘴一笑说到,“哈哈,小树啊,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你苏姨今天可做了不少好吃的”军人出身的童向阳即使在政治场上呆了几年也没改变他大大咧咧的性子。

随后他看见秦树车把上的两大袋东西,想也没想就两步上前给提了下来,“啊呀,小树啊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客气啥,还带这么多东西。哈哈”。

“额~”,“额~”。。。两声分别从秦树和童冰口中发出。

“额~”紧接着由于好奇打开袋子的童向阳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这下尴尬了。

袋子里自然是秦树今天刚刚采购的东西,香皂,毛巾,牙刷,袜子,内裤。。。

“啊呀,爸,你怎么乱翻别人的东西。”三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到是童冰先反应了过来,一把抢过童向阳手里的袋子,一边数落到“这是秦老师今天去超市给自己买的。”

童冰刚刚也看到里面的东西了,当然还有秦树的小裤裤,所以脸色不由得又红了起来,“秦老师你别见怪,我把就是这样毛手毛脚的,哼”说完还不忘对着童向阳‘哼’一声。

童向阳嘿嘿一笑挠挠头,像极了孩子,也许有些军人的头脑就是这样直爽。

安顿好秦树的N手自行车,三个人相继进了屋子,秦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很自觉的在门口换了鞋子,跟着童向阳来到了客厅沙发旁坐下,而童冰则跑到厨房和她妈唧唧喳喳的聊天去了。

童冰家是豪华别墅,自然里面的装修也很豪华,只是他家的豪华却没有那种像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而是一种温馨,舒适为主调的,布艺沙发上,随意地放着些布偶玩具显得更加的灵动,有生活感。

童向阳板板整整的坐在沙发上,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无论部队、官场、生活都是如此。

秦树也板板正正地坐在沙发上,这也是他的习惯,无论老头子在,还是不在。

“小树喝水还是喝茶,自己到哈别客气。”童向阳指了指桌子。

“嗯,谢谢童叔。”秦树确实渴了,所以也没有客气,自己拿了个杯子到了一杯绿茶一饮而下。

“哈哈小树,喝茶可不是这么喝的,这茶要品,像你这么喝就跟牛嚼牡丹一样了,失去了喝茶的乐趣。”童向阳看着秦树喝茶的样子,满脸都是笑意。

茶道秦树听了也有些尴尬,茶道其实他还是懂一些的,老头子文化课没教给他多少,但是这些生活中的门道倒还是传授了他,而且老头子的茶叶也都是上好的,所以对于品茶还是很能理解的,不过此时他只是当水来解解渴倒没有想那么多,没想到粗狂的童向阳还有这么优雅的情操。

正当他尴尬着笑着点头的时候。从厨房方向传来童冰的声音,“爸你也不害羞,你自己喝茶也是那样咕嘟咕嘟的,还拿爷爷说你话,说秦老师,哼羞不羞。”只见童冰端了一盘菜放到了餐厅的餐桌上,说完滋溜就又钻进了厨房。

听了童冰的话,秦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一脸正气的家伙好像有点不正经啊。

“哈哈”童向阳看到秦树投过来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这丫头越大越不好管了,没事小树,随便喝,随便喝”说着自己也端起一杯,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秦树也确实渴了,又到了一杯喝了。

正说着童冰又从厨房里端着菜走了出来,“你们两个去洗手吃饭啦”,而后有进到屋子里跟她妈唧唧喳喳的说了起来。

这次秦树到是听见了,常年练功的他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听力,里面童冰笑嘻嘻说着“妈,我爸刚刚又拿我爷爷训他喝茶的那一套出来唬人了,哈哈,可怜的秦老师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哈哈哈可好玩了。”秦树瞬间就觉得不好了。

跟着童爸去了洗手间,洗完手童爸就带着秦树来到餐桌前,童向阳说:“小树,你先坐下,我去检查一下他们的劳动成果。”秦树点头应诺。

童向阳刚进厨房就听见里面传来他压低了的声音,悄悄的说道:“老婆大人,辛苦啦,今天小树在,你们给我点面子,我今天就不做家务了吧,一会小树如果喝酒的话我也陪他喝点。老婆大人,您看行吗。”

秦树在外面看着天花板直翻白眼,‘这可不是我故意要听到的。’

厨房里传来一声可有可无的‘嗯’的声音,想来应该是童家真正的主人点头答应了,一个委屈求全的男人的请求。

随后,一脸正气的童向阳两手空空的从后面厨房里走了出来,“嗯还行,今天你阿姨做的还不错。”

童向阳后面跟着端着菜的笑嘻嘻的童冰。

“童叔,阿姨那边不用你帮忙吗?”

“诶,小树说这话你就不懂了,我跟你说厨房不是男人应该存在的地方。让小冰她们弄就行。”童向阳义正言辞的说道“男子汉应该在战场和酒场上抛头颅洒热血。”说着就从就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白酒。

“来小树,今天我陪你喝这个。”一边说着一边就把酒盒打开了。

秦树看着童向阳急切而又熟悉的动作,又听到他刚刚说的豪言壮语,以及有些熟悉的话,莫名的感觉表面上装着面子,内在里装着老婆的汉子还真的挺可爱。

童向阳又拿了两个杯子,就迫不及待的倒起酒来。

“爸,我妈说秦老师还在长身体,不要你灌他太多。”厨房里传来童冰的声音。

童向阳不自觉的手抖了一下,“哈哈知道了,放心不会让秦老师喝太多的。”

秦树心里却明白的很,这哪里再说我,这明摆着是在说你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