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秦树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19-11-08 12:27:22 全文阅读

华夏西北部齐市,焦县,河冶小区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秦树正抱着一袋方便面津津有味的啃着。

40来平的小屋里倒是整整齐齐,靠窗一张单人床上被褥叠的工工整整,旁边有个床头柜上面简单的放着两本书,一个小台灯,还有一台小型的收音机。

西边靠墙有一个木制的衣柜,上面还镶嵌着一块大玻璃,旁边有一张有些破旧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台很有历史感的电视机。还盖着一块白纱。

秦树此时正斜靠在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一边享受着方便面带来的美味,一边听着床头柜上收音机的新闻,这东西对他来说倒也算是一种奢侈品。

电视没有开着,一是因为,黑白电视只有8个电视台,遇到像今天这种不好的天气还得去一半,8也就被拦腰截断变成了0,只留下黑白的雪花。

这第二个原因也很简单,费电。

家里的东西虽然陈旧了许多,但是秦树到并不在意,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换掉它们,毕竟这是老头子走之前留下的最后的东西。当然也因为,穷。

秦树今年18,刚刚高中毕业,再过些日子就要去大学报到了。

生活虽然艰苦,但他的学习成绩一向很好,这次也成功以县状元身份考进了京城的一所本科院校,这对于焦县这个不太发达的地方来说,也是很不容易的。

自小秦树都是和老头子相依为命,他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老头子也不是他爹,所以也没见过他的父亲。

老头子姓秦名政,理所当然秦树就随了老头子的姓,捡到秦树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下面,所以就有了一个生动可爱的名字。这也是老头子说的。

其实老头子一点都不老,具体年龄秦树却不知道,从其轻盈的步伐,矫健的身手来看,应该在三十左右,只是偏瘦的身材,稍稍有些佝偻,头上还挽着一个道士髻,一身长袍,最主要是两撇小胡子一撮山羊胡,活脱脱五十岁小老头。

虽然随了老头子姓,但是一直一来他都只管老头子叫叔,这也是老头子一直说的。

本来两人相依为命,老头子虽然没有正经工作,但时常走南闯北给人卜挂算命,断病写方,看宅子定风水,生活也还算富足。

秦树一直也想学些,只是老头子一直不肯教,只是教了些医术,还有些防身的功夫,毕竟五弊三缺是老祖宗留下来的。

可即使这样还是出了问题,三年前,一次出游老头子就再也没能回来。

那年,秦树刚初中毕业,随着老头子出门游荡,这他也早就习惯,也挺喜欢这种生活,所以一到放假纠缠着老头子带他出去。

从焦县出发去一路向西出了山海关,夜里支了帐篷,生了火,煮了饭,老头子就开始吹起牛,什么上东海抓龙,去西海参宴,并钟馗抓鬼,与老君下棋一通胡诌。

秦树倒是听的津津有味,毕竟家里8个频道的电视都没有敢这么演。

吃罢饭,秦树兴许是酒意上头,有些乏了就回帐篷躺下了,留下老头子一个人在外面,喝着这边独有的西北风静观天象。

塞外的的天总是格外的清爽,星辰闪烁着光芒,秦树在帐篷眯着,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一声嘀咕“他奶奶的”不等细想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醒来老头子就已经莫名其妙的走了,帐篷里空荡荡的,只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叔有(急事)先走了,别找我,忙完我就回来。”这“重大事情”还用括号括了起来。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秦树。心中一万头羊驼奔过。

好歹给留点吃的?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不能这样坑吧。

等了半个小时的秦树也认清了眼前的事实,看来英俊潇洒的自己真的被无情的抛弃了。

不过他到没有太过伤心,毕竟十几年来老头子也偶尔会消失一段时间。

想想上一次老头子说的去办急事,最后路过按摩房的时候看到了刚刚出来的老头子,一直都没有拆穿他。

这次这荒郊野外的。“唉,真难为他了”秦树一时间很是无语。只是没想到此次一走就是数年。

没了老头子的生活过的就紧紧巴巴了,起初家里还有些现金可以用,可是并不多啊,没能撑过一年。

好在秦树从小就勤俭持家惯了,吃苦耐劳更不在话下,但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没办法,每天上完学后就只能打打零工,捡捡瓶子维持生计。

每年的学费倒是不用担心,作为学校优等生,二等奖学金必是囊中之物,至于一等奖学金?很不巧校长儿子和他是一个年纪。

直到高考结束,他才难得的拿到了一次毕业生一等,毕竟高考是没办法作假的,也由于秦树的优良表现,为学校争光,为整个焦县争了光所以学校和县里都给予了口头以及资金表扬。

这倒是让他意想不到,不过送到手里的钱哪能不要啊,正还愁大学的学费怎么搞定呢,瞌睡送枕头,不亦乐乎?

虽然大学学费不用发愁了,但是精打细算已经融入血液里的他,也不会像其他同学一样挥霍这个暑假,不过毕竟作为县状元的他大小也算个文人,粗活累活也都不用在做了。

班里王老师为他推荐了几份家庭教师的兼职,收入倒是比他平时赚的还要多,这让他很多次在梦里都笑醒了。

不得不说,留守儿童早当家啊。

这天外面下大雨,刚巧也没有课,忙碌了一个暑假的秦树难得在自己的小窝里享受着宁静的时光。

盘算着还有两天家教就结束了,该带点东西去看看王老师,毕竟这几份兼职来之不易,人要学会感恩,而且王老师做的红烧肉却是好吃。

上学的用品也该采购一下,还有一周就该去上学了,早点预备向来是秦树同学的做事风格。

简单盘算了下近期的安排,也就不再想这些。

看了看手里的“豪华奢侈品”,华龙方便面已经见底了,起身倒了杯水,看着窗外稀稀拉拉不停的小雨,想着如果老头子在,估计这个时间应该在按摩房吧。

甩甩头,带了一杯热水,端在手里,左右无事打开床头柜上的收音机

“呲呲~”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像是在宣布着罢工宣言。

“小家伙,又淘气,再不听话老子把你拆了垫桌角。”秦树嘀嘀咕咕,看来这收音机也不是第一次罢工了。

熟练的拍了两下,才算出了声音,惆怅,看来吃软饭的梦想还是要坚持一下啊。

“下面播报一条国际新闻,据国际焦点电视台报道,米国MASA观察发现,疑似陨石的不明物体正在以2km/s的速度接近地球,预计于8月17日上午到达地球西部地区,米国国防部已经做好了一级战斗准备,力求在陨石坠落地面之前将其击毁,但科学家同时也表示,此类不明物体,很可能在经过大气层时就会焚烧殆尽。下面是国际娱乐方面传来的新闻。。。”

“8月17日,不就是今天喽,奇怪米国怎么天天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不明飞行物,就是不明生物,不然就是不明景象,闹得好像有人篡位,到处出祥瑞似的。”

他对米国没什么好感,虽然没有去过,但是总感觉那边的家伙怪怪的。这倒不是凭空来的感觉,主要是家里主要娱乐设施爱罢工的收音机,没事就会播报一下这个四处惹事的国家。

他也学过历史,知道米国的发展史,虽然也会钦佩他们的发展速度,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国家好像生来就带着掠夺本质。

而且跟老头在外办事也确实遇到过来自那边的生物,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

不过也就是那次他才正真认识到,自家老头子还真不是一个江湖骗子。这个世界也很神秘。还有,同学吹牛真的吹的很低级。。

小可怜收音机不会理会秦树的叨叨,继续着未完成的事业。

“棒子联社报道,近期关于女明星薛丽自杀世间,已经引起各界关注,棒子官方。。。”

“紧急公告,由于米国上空出现陨石被击毁,造成少量陨石残骸扩散,不知去向,希望国民出门多加小心。”

“紧急公告,由于米国上空出现陨石被击毁,造成少量陨石残骸扩散,不知去向,希望国民出门多加小心。”

“紧急公告,由于米国上空出现陨石被击毁,造成少量陨石残骸扩散,不知去向,希望国民出门多加小心。”

“???”一连三条紧急公告,听的收音机旁的秦树一脸错愕,这也用得到加塞播报?严重怀疑新闻台是在坑他收音机电量。

而且大哥这个年代能听收音机的,都是土埋到脖子的老大爷,有电视谁还听你加塞播报新闻?

“小心个脑袋,我倒是想看看这被打的支离破碎的陨石长啥样?”

端着热水重新回到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或许是欣赏雨打树梢的景色,或者是试图在稀稀拉拉的小雨里面找到传说中的陨石。。。

突然,秦树瞳孔骤然缩小,身体绷紧,一股危险的气息陡然而至,远方一个亮点由远及近瞬息而至,起初发现亮点,他以为是雨滴的反光,但不及细想。

“哗啦~嘭~”玻璃碎了,几乎同时秦树眼前一黑。正中眉心,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最后一个念头“TMD小米国,赔老子的玻璃。”

今天发工资
作者的话

水木承诺:不断更,不TJ,不水字,敬请期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