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不可貌相 > 正文
第1章 第二次敲门
作者:夏饥  |  字数:3358  |  更新时间:2019-11-08 16:56:34 全文阅读

人间,间城。

‘叮!’

清脆的手机提示音响起后,屏幕亮起后又快速熄灭。

预示着此刻已经进入了次日的时间分线,十二点整。

此时的林无谓脚步里带着些许激动和焦灼,正快速穿梭在夜色里,而他的手上正提着一篮刚买的水果。

转过几个弯,十分钟之后,林无谓走进一个小区。

来到一栋靠近小区围墙边缘的居民楼下时,他抬头看了看悬挂在面前墙壁上的号牌。

紧接着向旁边看去,视线停留在了三楼左侧的一处亮着灯光的窗户玻璃上。

短暂停顿后,他快速走进这间单元楼。

电梯旁的向上使用键在黑夜里发着微光,林无谓却没有走过去。

他转身打开安全通道的电灯,踏着水泥阶梯登楼。

来到三楼后,林无谓从安全通道里快速走出,轻轻将防火门关上。

随后,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沿着墙壁向前走着,来到走廊上的时候,林无谓停下了脚步。

他站在住户之间的走廊上闭着眼静静听了一会四周的动静。

“咳咳!”

在一片黑暗与安静完美的融合之中,一处住户的门内传来几声不和谐的咳嗽声。

安静的环境里很容易辨认是哪个方向传来的,甚至此人的性别年龄都可以大致猜测出来。

林无谓动了动侧着勘听的两只耳朵,脸上露出一丝释怀般的微笑,激动和焦灼的心情随着咳嗽声响的发出变得紧张许多。

他蹑手蹑脚的向着声源处走去,提在手上的水果篮发出‘呲呲’的微小摩擦声。

墙上的声控电灯发出淡淡的浅茶色荧光,没有被唤醒。

林无谓来到西边的一扇贴着大红喜字的铁门前,弯着腰悄悄把果篮放在墙边。

随后,站起身来对着铁门有节奏的敲了六下,咳嗽声渐近时,林无谓已经撒开腿跑下了楼梯。

一位古稀年纪,满头白发的老者推开了铁门。

他敲响走廊里的电灯后,自家墙边的那篮水果在走廊上很是显眼。

老者露出被浊酒流染过的微黄色牙齿,脸上泛起一阵无可奈何般的笑容。

“这家伙,每次都这样!来就来嘛!但是也不要每次都带水果啊!连瓶酒都没有,真是不了解我老月的喜好!”

老月看了一眼地上的果篮,慢步走向安全通道,他拉开防火门后,探着脑袋朝里面看了看。

眼前一片黑暗,除了一小片从窗外折射落在地上的月光,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发现。

楼梯间由于刚刚林无谓快速的跑过,空气里漂满了细小的灰尘。

“咳咳…”

老月的鼻子里吸进了一些灰尘后,又咳嗽了几声。

他用双手挥动着面前的空气,皱着眉头转身离开了,来到铁门旁提起墙边的那篮水果,轻轻关上了铁门。

明灯熄灭后,走廊里又恢复如初,安静并且黑暗。

这似乎只属于林无谓与老月俩人之间的秘密暗号,说是暗号,可是加上这一次,林无谓一共才使用了两次,并且每次都是在凌晨时分才敲响老月家的铁门。

其实这么晚了敲别人家的门是有些不太合适,但是这也不能全怪林无谓。

他在碧阳区的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每晚都要加班到十一点,能在一个小时内赶到老月家楼下就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在加班之后还要顶着满身的疲惫赶这么远的路到老月家,不过林无谓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和期待的。

原因非常的简单,他喜欢上了一位夜班的出租车美女司机,但是这一切好像和老月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其实是另有原因的。

自从几年前林无谓和初恋殷小仙分手后,便一直没有再去过多关心自己的感情,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曾经两人在一起的生活。

或许是因为初恋的原因对林无谓打击太大了,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对一些后来喜欢过的女孩示爱过。

直到半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林无谓在加班之后打车回家的途中,他遇到了顾估,那个气质特殊的美女司机。

回想起那个夜晚,当时的林无谓差一点就上了另一辆出租车和顾估擦肩而过了。

林无谓离开公司之后,就和同事分开了。

他走到离自己最近的出租车乘车区,大约也就是十分钟左右。

刚走进乘车区的时候,林无谓就听到身后渐渐传来一阵汽车油门的轰隆声音。

当他回过身去准备拦车的时候才发现这辆出租车上闪着维护警示灯,同时林无谓向前伸出的手臂失望般的垂落了下来。

“先生,你要是不着急走的话就等我几分钟,我到那边换一下刹车片,很快就好。”

司机看着站在一旁的林无谓,从车里探出头来,满脸抱歉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先忙!”

林无谓对司机点了点头后,向着身边左侧的排椅走去,还没有坐下,便被熟悉的轰隆声再次拉去了视线。

此时开着出租车坐在主驾驶室的竟然是一位和林无谓年龄相仿的女人,对方的年龄很有可能比林无谓还要小一些。

只是看见的一瞬间,林无谓的内心便为之一震。

他觉得眼前坐在驾驶室里的女人绝对不是平时见到的普通女人,而是类似于刚从瑶池里沐浴过后的仙女。

那种出生后躯体带着超越常人的仙气是可以一眼在人海里察觉到的。

后来顾估也证实了自己是仙女这一事实。

林无谓还沉浸在自己的猜测想象中的时候,顾估早已把出租车停到了林无谓的脚边。

她没有按喇叭,也并没有向平时司机招揽生意一样对着窗外的客人大声询问要不要上车。

顾估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把车停在林无谓的脚边,摇下车窗,歪着头用侧脸看着林无谓,就这样一直的看着,什么话也不说。

虽然顾估没有开口说话,林无谓也只是沉默着,但是在他们彼此相望的眼神中,想要表达的东西似乎还是太多了。

最后,还是顾估对着林无谓轻轻的笑了一下,才结束了这个看似短短几十秒的对视。

林无谓同时微笑着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当他们驱车穿过乘车区大厅离开这里的时候,那位蹲坐在地上还在更换刹车片的司机有些高兴的向着他们挥挥手,脸上悬挂着是一种莫名的笑意。林无谓租住的小区距离公司并不是很远,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已经足够了。

不过这一次的车程对林无谓来说,短暂的简直不敢相信。

夜色并没有像平时那般沉黑和遥远,盯着车窗外流动的景色,林无谓在心里默默地焦虑着。

但是此刻存在他心里更多的感觉是犹豫和紧张,听着自己胸腔里连续不断发出的‘通通’声。

林无谓这时才意外的发现自己好像恢复了对女人心动的感觉,他猜测一定是被坐在身旁的女人所治愈的。

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互动,只是短短眼神交流了一小会而已。

林无谓在这个夜晚重新体会到了这种奇幻般的体验,在结束这趟车程的时候,他总是回不过神来,时间过得太快,简直比平时的车程足足快了一大半。

“祝您下次乘车愉快!还有,这个给您!”

当林无谓推开车门右脚迈出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站在马路上遥望着离去的车影会是今晚这趟车程的最终结局。

没有想到的是,一路上一直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顾估在这时递出了一个物品。

林无谓立刻双手接了过来,举在眼前看了几眼,发现那是一张类似名片的纸片。

不过上面并没有印刻像是公司地址和电话信息之类的文字,就连顾估本人的姓名这两个字都没有,虽然林无谓也并不知道这是她的名字。

‘轰!’

林无谓盯着手里的纸片还在思索着上面白茫茫一片到底有什么玄机的时候,顾估踩下油门驶向前方,离开了站在原地的林无谓。

在厚重的轰鸣中,林无谓似乎听见了一声微弱的‘拜拜’。

“拜…拜!”

林无谓对着已经远去的出租车简陋的挥了挥手后,离开了路边。

快到住所楼下的时候,林无谓路过一个小型的球状型垃圾桶。

他站在垃圾桶旁,有些犹豫手里的纸片有必要留着还是就这样没有眷念的随手扔掉。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手中白色纸片的另一面居然出现了一行黑色的汉字。

林无谓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之后再看,那白纸片上分明的刻着。

“欢迎!今天很高兴能在人海里找到你!欢迎!”

此时的林无谓并没有完全的从出租车那段行程中得到完全的释然,思绪仍然停留在那里。

可现在又被眼前的纸片所惊异,可以说是完全的不知所措了,相对不知所措,林无谓得到更多的是疑惑和不解。

“这…是什么意思?找到我?”

满脸诧异的林无谓握着纸片,呆站在已经有些月光下的小路边,他忽然抬起头,向头顶看去。

‘丝!’

带着回忆,并且带着疑惑,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工作的忙碌中,林无谓似乎渐渐遗忘了那天深夜里遇见的女人。

他常常在短暂失眠的时候拿起放在枕边的那张白纸,‘欢迎’的字迹依旧还在上面。

不过后来林无谓在原地打车的时候再也没有遇到过顾估,那个充满神秘和仙气的女人。

林无谓原本以为这一切会在平静中结束,自己也会回归到之前毫无波澜的生活,最终会把顾估和那些奇怪的事遗忘的一干二净,并且毫无印象。

虽然林无谓正朝着心如止水的地步迈近,不过还是会有一些意外的事情发生。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林无谓失业的第一个夜晚。

那张白色纸片上又出现了一行汉字,再次出现的是一个详细的小区地址,其后附着‘我希望和你再见面’之类的话。

林无谓根据上面的地址第一次敲响了老月家的铁门,这也是老月在人间以来第一次推开了自家的门。

“嘭嘭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