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霜影画龙 > 第二卷 玉龙烟雨
第五章 六凤楼
作者:油炸咸余  |  字数:2659  |  更新时间:2019-11-21 17:16:23 全文阅读

山门广场之前,所有考生再度集结。

  山门正下方的儒雅考官指着身旁放着几叠纸张的案几淡淡道:“所有考生到这里随便领一张纸,灌输真气便能看到成绩,滴血上去亦可,通过了的话,明天辰时到此参加第二轮考验,淘汰的,今天内离开,就这样吧。”说罢,飘然而去。

  考官说话间嘴巴只是微张,像是面迎之人的一句淡淡问候,声音虽小,但每一个字都清晰达到每一个偌大广场的每一个角落,而且没有任何真气波动,果然极致的平淡才是真正的恐怖。

  余烈打开纸张,果然只是一张白纸,真气一动后,笔墨缓缓浮现,眼神十分精彩。

  “人族文试:丁下。真气测试:影,甲中,自残形,建议放弃。”

  “妖族文试:丁下。妖力测试:未知,甲上。”

  “通过。”

  片刻后,真气消散,纸张重新纯白,余烈摇了摇头,叹气一声,不再思量,毕竟通过了就好。

  余烈转头望向身旁轻摇折扇的男子道:“你呢?今晚要离开了吗?”

  朱时远微笑道:“怎么可能?只要有文试,我便不会落后,咋们明早一起来吧。”

  “哈哈哈,余兄弟,你果然来了啊。”一把爽朗声音传来,正是宋国诚王赵山海携着赵云闲前来。

  “余公子。”赵云闲礼貌地点头问好。

  余烈亦是向赵氏兄妹点头回礼。

  此时,又一魁梧男子走了过来,向余烈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朱时远微笑道:“这位兄台是?”

  朱时远收起折扇,对三人拱手正色道:“在下成都儒生朱时远,见过真金皇子、诚王、云闲公主。”声音庄严肃穆,不卑不亢。

  三位亦对其点头示好,毫无上位人士的架子。

  真金微笑道:“诸位能通过玉龙第一轮考试,皆是人间俊杰,今晚我们就去丽江城六凤楼把酒言欢吧,那里的云南酒菜闻名天下。”

  众人均是点头赞同。

  赵山海忽然回首道:“木头,去喝酒吗?这几天下来,为了考试都收着打,好不带劲啊,试金石又没分出胜负,今晚酒场上让小爷羞辱下你。”

  被称为木头之人居然是昆仑苍青一剑单恒一。

  只见他剑眉轻皱,目带愠怒看着赵山海道:“我虽不嗜杯中物,但就凭你?”

  算是答应下来,赵山海又是哈哈一声,转头另一个方向道:“和尚,这几天你观战的也挺开心的吧,去六凤楼见证小爷胜利不?那里斋菜应该还是有的。”

  圆通双手合十,点头道:“阿弥陀佛,恭敬不如从命。”

  “呵呵,大皇子可否带上小妹?”一把清冷声音道。

  众人转头望去,声音的主人是一名高挑冷傲的女子,正是海都明月公主。

  真金此时的微笑有点尴尬道:“自然是可以的,明月妹妹。”

  一向云淡风气的真金居然会出现尴尬之情,让众人也感觉诧异。

  此时赵山海笑道:“天下年轻俊杰聚首,真是痛快。今晚谁先倒下谁买单,哈哈。”

  ……

  是夜,丽江六凤楼雅致包厢中,杯觥交错,欢声、赌气声络绎不绝。

  “哈哈哈,我就说你干不过我。”朱时远居然大笑指着真金道。

  而此刻的真金脸红耳赤,打了个大大的酒嗝,单手扶头轻摇,另一只手艰难抬起,指了指朱时远好像想说些什么,但忽然倒下,啪的一声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哈哈哈,什么天纵奇才,不用真气也敢和我成都无底洞拼酒?”朱时远眼神闪亮,和他那极度严重的眼袋形成鲜明对比。

  然后又傲然道:“还有谁?”目光瞄着赵山海和单恒一。

  真金及朱时远,从坐下起便一直对喝,从未停止,一杯下喉之后,朱时远一改平时的儒雅,侵略如火,真金开始时虽也无畏无惧,但后继渐渐无力,而朱时远却是越战越勇。而赵山海和单恒一,虽然也是不断战斗,但也没跟得上朱时远秋风扫落叶般的攻势,赵单两人看了看已不省人事的真金,微怔一下,皆默契地躲开了朱时远火辣辣的目光,再次把凌厉的气势转到对方上。

  “来!别管其他人,今晚小爷定要喝翻你。”赵山海拿着酒杯道。

  “谁怕谁。”单恒一回道。

  两人碰杯而饮,但又默契地放慢了速度。

  朱时远冷笑一声,眼神转到正在细细品茶的圆通和赵云闲身上。又是一个摇头,再望向明月及余烈处。

  明月也是脸颊潮红,但目光越发凌厉,更显英气飒爽,不屑地瞥了下真金冷笑道:“真丢人。”

  然后那看向面前的对手道:“来!干了这碗,今晚我定要教训你这个无耻之徒。”

  余烈头点飘,摇了摇头,从玉龙再遇起,明月对他就一直非常不屑,今晚酒开之后,更是言他是无耻之徒,酒战不停。全场皆是惊讶,均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瓜葛。这余烈也是十分费解,今晚之前他们甚至了对话都未曾有过。

  如此场合,余烈也不好去问,只好硬着头皮接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好在他酒量本身也十分了得,勉强顶得住。

  两人自顾自地攻防,根本未曾理会朱时远。他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人生如此寂寥,拿起折扇,走向了阳台。

  忽然他咦了一声,用手指搓进了木墙上的一个小洞。

  一声惨痛尖叫响起,木墙忽然炸开。

  抡爆木墙的正是一只布满鳞甲的巨手。只见鳞手男另外一只手捂着眼睛,怒道:“垃圾,竟敢偷袭老子?”说罢,鳞甲巨手再次向朱时远抡去。

  朱时远吓得心碎胆裂,就在此时一阵狂风把他拉退,真金单手轻松挡住了鳞甲巨手,又是一阵烈风吹过,真金居然一脚把他踢飞,直接洞穿屋顶,真金还未解恨,拿出一把长弓,猛拉弓弦,弓上狂风萦绕,竟形成了一支无形风箭。手一放,嗡得一声,破空而去。空中传来一连串怪叫,然后声音渐远。

  真金吐出一口浓重酒气道:“妈的,偷看还敢发难。”

  这口酒气浓郁得令众人眉头一凝,是真的熏天臭气。

  “啪啪啪。”木墙的另一边传来了一阵掌声。

  另一间雅房中坐着二男一女,掌声正是居中的一名如冰山般冷艳,却又美得绝伦的女子发出,此时她又道:“真金皇子的风之领域果然名不虚传。去吧,你两也去领教下。”

  旁边两名邪气男子一声冷笑,抽出长刀,左右夹击向真金攻去。而女子伸出食指于嘴前轻轻一吹,然后食指轻轻一划,一道凌厉剑气从玉指中激射而出,居中向真金斩去。

  此时,赵山海跃出,右拳真气大盛,居然直接捉住了剑气。剑气不断颤动,赵山海也是眉头一皱,暴喝一声之后,剑气安定消散。

  赵山海看了看右手掌,又看着冷艳女子道:“好剑!”

  女子也看着赵山海,冰冷的神情上焕发了一丝异样神采。

  “各位大爷,请停手啊,本店小本经营,经不起折腾啊。另外,玉龙考生严禁私斗啊。”房内冲进一位中年男子,看似是掌柜,正面带惊慌,点头哈腰道。

  两名邪气男子停止了攻势,退回冰山女子身边,真金也没有追击。

  女子随手扔给掌柜一块玉佩道:“店家,这就当是赔偿吧。可够?”

  掌柜眼前一亮,微笑道:“足够,足够,各位请自便。”

  女子对着众人点头一笑道:“诚王殿下,真金皇子,以及诸位,明天考试上见。”说罢,便带着两人离开了酒楼。

  余烈眉头一凝道:“虽然现下妖力并非十分浑厚,但至少应该是大妖之资。”

  “管她呢,今晚就这样吧,谢谢真金皇子了,哈哈哈哈!各位有缘再战。”赵山海说罢便大笑洒然而去。

  众人相互道别之后,各自离开。

  只剩脸色略微难看的真金,他叹了一口气,留下一个金锭后,摇头离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