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海贼三国 > 黄巾之乱
第六章 海岛激战
作者:落叶寒雨  |  字数:5053  |  更新时间:2019-12-12 01:33:25 全文阅读

三桅帆船航行不久,便发现远处一个月牙形的小岛,在不知名的月牙岛停靠之后,萧瀚示意大家下船,可刘辨却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躲在哈达尔身后,一脸恐惧的望着萧瀚。

看到此,沮授心中生出一丝鄙夷,不耐烦的说道,“不想死就上岛,我可不想让我们的船葬身海底。”

沮授的话,信息量略大,哈达尔顿时反应了过来,脸色凝重的问道,“你是说,他们发现我们了?”

沮授扇子一合,开口解释说,“这只是一种猜测。但是萧瀚与我都有一种危险的预感。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曾说过他们会从海底发起攻势还记得吗?我们接了你们的活,就会对你们负责,如果只是我俩到没什么惧怕的,关键是还有一个刘辨,敌人只要破话船底我们就无计可施,他如果被从海底带走,我们没船的话可就麻烦了。”

萧瀚点了点头,补充道,“沮大哥说的没错,我们很可能被幽蓝海贼团盯上了,我看过水鬼的悬赏令,他是一个鱼人族,所以才能神出鬼没的对你们展开追杀,海里可是他的天下,如果我们想赢,必须把他们引到岸上来,这样我们才能有胜算。

听到二人的话,看着二人闲神定气胸有成竹的样子,哈达尔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在追杀中,我们确实看到了蓝色的影子,不过,就算我们上岛,也不一定能打败他们啊,他们可是有五十人呢,我们可才四个人,怎么打?”说道最后,哈达尔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问道。

“你保护好刘辨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们把。”

萧瀚活动活动身体,完全没将对方放在心上,鱼人族,只要不在海里,那就是一群虾兵蟹将,敢上来正好一锅给他们烩了。

虽然还是心有疑虑,不过哈达尔最终还是点点头。

一个小时后,一艘船蓝色五桅帆船,出现在岛屿的北边海面。船上悬挂黑色海贼旗,旗上绘着狰狞的旗鱼头骨图像,船首的撞针,也被设计成为尖锐的旗鱼头形状。

船上站着五颜六色几种肤色的奇特人类,为首一名蓝色鱼人,看着面前的月牙无名岛,开口问道,“是这里吗?你看到他们上岛了?亚伦?”

鱼人面目粗狂,粗眉牛眼,最突出的是蓝色的鼻子,又长又尖,如利剑一般,十分尖锐,背后生长着旗帜似背鳍,身着一身夏日沙滩装,装扮有些随意。

“是的船长,一共四个人,上次我们手中逃出的两个人也在其中,他们的船就停在岛的另一边。”叫亚伦的红色鯥鱼鱼人回答到。

得到对方的确认,蓝色旗鱼鱼人嘴角露出一道凶狠之色,上次让你溜了,这次,周围都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我看你怎么逃,想到此,开口吩咐道,

“此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典大哥能不能自由,就全落在这小子身上了!”

众人听到此话,想到海军监狱中的那个人,纷纷握紧了拳头,为首一名蓝色鲨鱼人开口说道,“马迭尔大哥,你放心,这一次,这小子插翅也难逃,我们一定会救出典大哥的。”

对,这次一定要救典大哥出来!一名胖乎乎的鳐鱼人鱼开口符合道。

只要抓住了他,海军就会释放典大哥,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跑掉了!

众人七嘴八舌,高声呼应道,抓住刘辨,救出典大哥!

看到众人兴奋高昂的状态,旗鱼鱼人马迭尔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下面我们八人一组,展开行动,分五组将整个岛团团围住,从岛屿的各处展开搜索,发现敌人后,老规矩,除了那小子之外,一个不留。另外,剩下是十人由亚伦和巴比叩带着,亚伦你带几个人守在他们的船上,将他们的船凿穿,务必不能给他们逃走的机会,巴比叩,你守家,其余的人跟我来。

计划说完,马迭尔一挥手带头跳入海中,在马迭尔的带领下,其他鱼人紧随其后,纷纷的跳进海中,向着小岛游去,海面上顿时浮现各种鱼类的鱼鳍,鱼鳍靠近岛屿浅滩之时,一群鱼人大汉从水中走了出来,踏上小岛。

马迭尔一挥手,众人顿时分成三队,朝着三个方向搜索而去,岛屿的背面还有三队人绕后,从后方发起突袭。

众人四散之后,一名蓝色章鱼鱼人,为首的小队,在岛屿的背面上岸,仔细搜索起来,掀过了一颗小树,突然看到远处一名白衣红发的少年,慌不择路的向一方逃窜,看到此,章鱼人咧嘴一笑,看来小爷不是抽空的那一队,对手下吩咐一声,“给我抓住他。”背后鱼人纷纷朝着白衣少年追了过去。

一个鱼人健步如飞,速度奇快,看着白衣少年临近咫尺的衣领,咧着嘴大笑道“你给我过来吧。”

突然少年逃窜的身体定在了原地,转过身来看着鱼人,嘴角露出邪恶的微笑,三个字从口中吐出。

倒下吧!

随着声音入耳,鱼人看着面前少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缓缓向前倒去。

后方章鱼鱼人看到同伴突然倒地,鱼目一沉,看着少年问道,“你做了什么?”

少年并没有回答,一股清凉的海风,自海面拂过,吹向了海岛的树林,顿时一阵沙沙作响,在少年衣角摇摆之时,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章鱼鱼人本能反应,伸出六只触手,挥刀交叉挡在自己前面,此时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抱歉,已经斩过了,你反应太慢了。

话刚落音,章鱼鱼人身上彪起了一束血箭,同时周围几名鱼人身上也齐齐彪出血箭,七人七个方向,围成一圈,身上同时彪出血箭,犹如一朵血色鲜花瞬间绽开的七朵花瓣。

掠风!

少年正是萧瀚,萧瀚合上承影,头也不回向前走去。身后七人应声而倒,走了几步,萧瀚突然停住了脚步,缓缓开口说道,“接我一剑不死,看样你最少也应该是个干部吧。”

六刀流花之舞,

背后章鱼鱼人,六只手臂拿起六把刀,六把刀刃聚合为一,如一朵洁白的茉莉花,挥动着花刃朝着萧瀚迅速冲来。

感受到对方强烈的气势,萧瀚嘴角微微上扬,右手按到承影之上,在对方急速冲来之时,闪电之度拔出承影,转身向后挥去,

风之拔刀术!

二人交手瞬间即过,章鱼鱼人手中盛开的鲜花,一点点变成了片片碎叶,如飘散的花瓣一样漫天飘零。

萧瀚出现在章鱼鱼人背后,将承影插回了剑鞘,风轻云淡的望着对方。

一道狭长的伤口,出现在章鱼人鱼胸前,鲜血飞溅而出。“得赶紧告诉马迭尔大哥。我们上当了。”章鱼鱼人脑中闪过最后的念头,而后世界黑暗起来。

月牙无名岛中部山坡,沮授展开折扇,风度翩翩的向另一处走去,背后八名鱼人直立在一颗树下,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同伴。

无名岛海滩的山洞前,一名体型胖乎乎的鳐鱼鱼人带着七名手下,萌萌哒看着面前的哈达尔,“看样我运气不错,总共四个人,我不是轮空那一组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哈达尔并没有跟对方废话,拔出长剑,大吼一声,“来吧,臭鱼们!”说着挥剑杀了上去。鳐鱼人带着蹼的手掌轻轻一挥,手下蜂拥而上。

另一边,刘辨慌不择路的在树林里窜当着,身后五六个鱼人在你追我赶,掉在其后,急速的奔跑让刘辨体力有所不支,一会便面红耳赤,粗气不断。

一名鱼人看对方逃的跟兔子一样,眼中露出不耐烦之色,从腰间掏出一把铅弹手枪,冲着刘辨的身影就是一枪。

砰,

枪声响过,右腿传来一阵剧痛,刘辨奔跑的身躯顿时栽倒在地,转头看着走来的鱼人,眼中露出害怕之色大喊道,“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看着刘辨孤立无助的恐惧眼神,鱼人们纷纷大笑起来,走上前去,将对方半包围。一名黄色皮肤的黄花鱼人走上前来,看着瑟瑟发抖的刘辨,心中大定,开口说道“逃啊,怎么不逃了?窝囊废,上次那么多人护着你,让你逃了,害的我们被老大一顿骂,现在我看还有谁能帮你。”

刘辨听到对方的话,想到那日血色海面,顿时更加恐惧,连忙起身向后趴去。

看到对方最后的挣扎,黄花鱼鱼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对方已经是瓮中之鳖,而且还受了伤,现在就算长上翅膀,也绝逃不出自己手心,想到此,心里并不着急,度着步子慢悠悠向前晃去,走动过程中咯吱一声,踩断了一根树枝,鱼人并未在意,继续迈步向前走着。此时呼啸的风声传来,一物从远处在眼底迅速放大。

一块圆形巨木,飞快袭来,撞到来不及反应的,黄花鱼鱼人脸上,将黄花鱼鱼人一下撞飞了好几米。黄花鱼人,微微颤抖着从地上抬起头,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狠狠的看了刘辨一眼,眼白一翻,不省人事的晕了过去。

剩余几人看着黄花鱼鱼人昏倒在地,相视点了点头,一起走了上来,刺啦一声,两名鱼人只感到双脚一空,地面陷了下去。噗噗物体入肉的声音接连传来,二人腿上扎到十几根尖锐的树枝,疼的二人大叫了起来。

剩余两个鱼人相视一眼,二人一前一后,慢慢朝着刘辨走去,走在后方的鱼人一脚踩上一片落叶,嗖一声,后方鱼人顿时感觉自己失去了重心,飞了上去。

前面的鲑鱼鱼人往后望去,看到后方鱼人被倒挂在一颗巨叔之下,一截绳子绑在鱼人左脚脚脖上,将其掉起来。

鲑鱼鱼人连忙掏出长刀,跑步上前试图砍断吊起同伴的绳子。

鲑鱼鱼人走到一半停下了脚步,脑袋上多出一个圆圆的血洞,鲜血从小洞中泊泊流出,鲑鱼鱼人坑都没吭身子一软,失去了意识。

史蒂夫,史蒂夫。

天上的鱼人大声喊道,远处刘辨双手握着一把金边铅弹手枪,颤抖的晃动着身体,铅弹手枪口冒着白烟。虽然不是第一次杀人,但依旧让刘辨害怕的要死。

另一边,哈呀,哈达尔一刀砍倒了一名鱼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对面白白胖胖的鳐鱼人鱼。鳐鱼鱼人,三角脸上乳白的皮肤,快速的抽搐着,长长的嘴巴被愤怒的表情拉开,愤怒起来脸看起来像一个囧子,看着十分可爱,有些萌萌哒。

此时,鳐鱼鱼人身边已经一名同伴都没有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人。看着倒下的同伴,鳐鱼鱼人挥动着婴儿肥的胳膊,冲了上来,哈达尔正准备躲开,只见鳐鱼人鱼右拳向前挥出,双脚弓步停止在哈达尔前方。

鱼人空手道,八百枚瓦正拳、

一团蓝色的水汽,从鳐鱼鱼人右拳向前扩散,吹向了前方的哈达尔,哈达尔感觉肚子如柔软的海绵一般,一层一层陷了进去。一团水流从凹陷的后背喷射出来。

哈达尔一口鲜血吐出,身体被这一拳击飞了好几米,半晌后哈达尔艰难的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对方,此时整个腹部无一不痛,对方的一拳竟然是从内部开始破坏,这是让哈达尔没有想到的。

看着对方站起,鳐鱼鱼人快步上前,挥动着右手,一拳击打在哈达尔腹部。

呜,噗,五脏六腑再次受到二次重创,哈达尔顿时在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僵直在原地。

鳐鱼鱼人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对方重创了自己所有手下,此时正为手下们报仇之时机。

拳头狂风暴雨般向着哈达尔砸下,哈达尔全身僵直,根本无力反抗,待到暴风雨过后,哈达尔浑身遍体鳞伤,鼻青脸肿的看着鳐鱼人鱼,想到那晚被处刑的老国王,仇恨怒火顿时驱散了一切,一咬钢牙,力气再次恢复了过来,拿起了长剑,恶狠狠的盯着对方,“就算死,我也要打到一名干部,以王之护卫的名义!”

看着岌岌可危的哈达尔,鳐鱼鱼人心中生出一丝不忍,开口说道,“你还是放弃吧,实力差距太大。”这时旁边的树林里响起了枪声,大片飞鸟从树林里飞出。

鳐鱼鱼人看着惊鸟飞起的方向,“放弃吧,你的同伴现在肯定被我们抓住了。现在应该就差你一个了,我现在就帮你解决痛苦。”

鱼人柔术,水心击水。

鳐鱼鱼人右手掌中滴落一团蓝色水团,随着鳐鱼人鱼一挥手,水团化成十几根细细的水针,向着哈达尔挥去,哈达尔面露凝重表情挥动着长剑将大半的水针挡了下来,但还有几根扎在了哈达尔的身上,水针触碰到哈达尔的身体,如同钢针一般,轻易的刺破了哈达尔紧绷的肌肉,透体而入,鲜血从水针扎透的地方流淌出来。

哈达尔看也不看身体的伤势,冷冷的看着对方,大喊一声,“去死吧,恶心的臭鱼!”

挥动长剑向对方斩去,鳐鱼人鱼侧开身子,躲避着哈达尔的攻击,在躲闪的同时鳐鱼鱼人背后挥动着一根长长的鞭子,鞭子上面几根紫色的倒刺,趁着哈达尔攻击露出一丝空当,鞭子刷一下,朝着哈达尔刺去。

哈达尔感到风声袭来,举刀向左挡去,刺啦一声,哈达尔虽然挡住了挥来的鞭子,但鞭子上的倒刺还是在哈达尔的身上划过,锋利的倒钩,直接撕开哈达尔的衣袖,深深刺入哈达尔的肩膀之中。

见到偷袭得手,鳐鱼鱼人收回攻势,身体伫立在原地,三角形的小脸上露出肉嘟嘟的笑容,“小哥哥,我的倒刺可是充满着剧毒啊,不要说人类,就是一头大象被刺中一下也是必死无疑。|说完,鳐鱼鱼人轻轻在对方肩膀拍了一下,信心满满的准备离开。

此时,一道怒吼响彻天际。

那可不一定!

狂怒的声音耳中响起,震的鱼人猛然一颤,被倒钩刺中的哈达尔,眼中闪着不屈的怒火,趁对方尚未反应的空当,手中长剑狠狠刺入鱼人的胸膛,长剑穿体而过,一截剑刃从鱼人的后背透体而出。

金属入体的刺痛感传来,鳐鱼鱼人可爱的脸上,浮现出痛苦扭曲的表情。“你,你怎么会?”似乎过于震惊,鳐鱼鱼人傻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哈达尔,似乎不相信对方还能站起。

哈达尔将剑抽出,挥手又向鳐鱼鱼人砍了一刀,鳐鱼鱼人身体顿时被撕裂一道大口子,无尽的疲倦袭来,鱼人身体向后倒去。

待对方倒下,哈达尔伸手一扯,身上的破破烂烂的白袍,顿时被撕裂,露出了紫色的藤蔓编织的轻甲,古朴的轻甲上左肩出现一道划痕,紫色的液体沾染在划痕之上,显得十分妖异。

想起刚才传来的枪响声,哈达尔意识到战斗仍未完结,急忙朝树林方向跑去,多年伴随的经验,哈达尔对刘辨十分熟悉,刚听到枪声,哈达尔就认出了,是刘辨手中的手枪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