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寻光记 > 军团历练
第九十六章 鬼影重重
作者:夜明风轻  |  字数:5054  |  更新时间:2020-02-08 23:54:54 全文阅读

“石百!”

叶修迅速拉住石百的右手,可不料,这股力量却出奇的强大!他咬紧牙关,体外冒出了金色气旋。却只能仍由那只干枯的黑手,慢慢把石百往衣柜里拉。

“娘的,这太强了!我的手,我的手快要断了!”

石百干脆把浑身都化成金刚石,脚下也随之冒出了金刚石,挡住了不断被往里拉的身体。

“啊!!”方晴惊恐的靠墙,浑身开始颤抖起来:“这,这是鬼...这,这衣柜里,有鬼...”

“快!帮忙!”飞雨一把冲上去拉住了叶修,几乎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什么情况?!”叶隐皱了皱眉头,单手一挥。

衣柜四周的空气里,迅速裂开各种大小不一的黑暗裂口。衣柜随着裂口的扩大,慢慢消失。而衣柜内,除了石百的石臂外,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懵了,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可你们一个个的都慌成这样?”叶隐疑惑道。

“怎么会,这里面,明明有一只手,把我拉进去。你,你什么都没有看到?”石百惊讶道。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施法,至幻了我们。我们不是对手,所以才中了招。但那人对大哥的体内的暗能,却做了特殊的处理。又或者说,大哥可能没有中对方的术。所以,大哥看到的世界,和我们看到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叶修担忧道。

“特殊的处理?这样是好是坏?”飞雨的额头冒出一滴冷汗。

“从某些角度来说,是好事;但从某些角度来说,又可能是坏事。如果大哥你没法感知到刚刚那种奇怪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对你来说,就是隐蔽的。一旦那股力量试图偷袭你, 你很可能因为防不慎防,而遭到痛击。但如果大哥没有中术的话,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了。这样一来,无论我们中了什么招,大哥作为局外人,就能轻易的保护我们。”叶修说道。

“话是没错,可要怎么验证呢?”石百问道:“刚刚那股力量,我是实实在在可以感觉到的,这么强大的力量,迫使我连金刚石都用上了。”

“很简单,下一回发生怪异的事情。由大哥先手,就好了。毕竟,大哥有暗能护体,即便是我们理解中的所谓超自然生物,对大哥来说,威胁也不是很大。”叶修转眼看向叶隐:“大哥,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也想见识一下。你们所谓的神秘力量,到底是什么。”叶隐说道。

于此同时,幽暗的教堂内。大祭司看到现场的那一幕,又转眼看了看叶隐的那只木偶。脸色一冷,抓起那只木偶,把它捏成了粉末。

“可恶,这混蛋,对我的术,竟然完全免疫!”

“大祭司,要不要,我去引他出来决斗!只要把他从那群人的身边剥离开,您的法术,就能轻易的施行!”暝说道。

“不,既然硬要插手,我就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伙,是怎么一个个死在他面前!”

大祭司回到木偶面前,双手蓄力,慢慢举起。只见他的手心冒出暗绿色光芒,两个由符文构成的怪阵,慢慢从他的手心扩散出去。

待到两个怪阵变得越来越大时,他把怪阵推到了各个木偶之间。很快,两个怪阵慢慢联合,环绕着两个木偶形成了一个大型的怪阵。

“哼!接下来。他们遇到的,将会完全摧毁他们!暗能恶魔!等到你想救却救不了的时候,这种痛苦,会慢慢折磨死你!”大祭司咧开满嘴獠牙:“也就是那时,我会亲手解决了你!”

“大祭司英明!”暝兴奋道:“大祭司,请问有没有需要属下做的。属下义不容辞!”

“有!我发现那个叫信子的女人,解开了我的术。我要你现在就出发,把她在路上截下。打败她,不要杀了她,这个女人的身体。我留着,有大用!”大祭司说道。

“信子?明白,就是那个军团的上校,她这回回去救援,也算是个麻烦!”暝站起身,手中冒出一把幽绿的匕首:“我马上去!”

“等等,把这个带上!”大祭司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水晶制的骷髅:“这是新的信号干扰仪,她马上就要走出信号干扰的范围了,我不希望,她那么快就和军团取得联系。”

“是!”

同一时间,信子已经回到自己的车内。她看了看表,脸色有些阴沉。感觉上不过是过了十几分钟,实际上却过了一个小时吗?

这么说,用这种降头术,是为了拖延时间?既然如此,下面的路程,只能加速了!但...这会不会是术的影响,导致我看到了幻觉?

虽然我的血液,可以不受任何巫毒诅咒。但如果施术者实力强大的话,完全免疫的可能性也会随之下降。

想到这里,信子双手上下摆平,掌心相对,慢慢闭上了眼睛。只见耀眼的蓝光,从她的掌心处闪耀。盘旋的光点,沿着掌心,慢慢环绕她的身体飞舞了起来。

就在此刻,一股紫光在她的车前闪耀而出,暝提着幽绿色匕首,渐渐在紫光中浮现。

“信子小姐,跑这么快!!才留这么短的时间,就要离开了吗?”

信子双手转换,慢慢合上了双手。四周的光芒,很快便化成星点消失了。她平静的推开车门,慢慢下车。手中的戒指顶端,闪出一束耀眼的强光。越野车在强光的照耀下,慢慢消失了。

“不得不说,你跑的真快。这越野车,是用灵力为驱动的,改良版吧。”暝笑道。

“可还是被你追上了!”信子挥手,从背后取出一把匕首:“你是来阻止我的?是大祭司派你来的吧,伤还没好全,就被派出来挡我。看样子,你的大祭司,好像对你的身体,根本不在乎啊。”

“你!你怎么知道?我明明...”

“你说话的语气那么虚,还需要怎么证明吗?”信子说道:“你们尊敬的大祭司,还是更倾向于,把你们当工具用,根本不在乎你们的死活呢。”

“少废话!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圣战,为了回到天国!而你,一个魔鬼的同伙,一个弑父的罪犯,不懂得忏悔就罢了,还执迷不悟!!我今天,就要抓了你。让我们的大祭司,把你的灵魂打入十八层地狱!”暝眼中有些闪烁。

“呵呵!你的大祭司杀了这么多人,吃了那么多人,还在做梦。那种把人命当食物的东西,确实该下地狱!”信子笑道:“至于你,不过是虚伪的帮凶罢了,我真好奇,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梦见恶鬼,来找你偿命!”

“少废话!!那些恶鬼,都是撒旦的恶灵。它们的灵魂终将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暝的额头开始冒出大量汗水,他握住匕首的手臂,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哦?看样子,你有梦见过。它们是不是把你追的无路可逃,就差把你吃了!”信子冷笑道:“不,应该说,自你入教后,你就从来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吧!”

“你个,混蛋女人!”暝咬牙切齿道:“我今天,今天...就要杀了你!”

信子挥了挥匕首,做出了格斗的姿势:“可惜,你杀不了。”

暝一个冲刺,身体在半空中旋转,手中的匕首的朝着信子的头部刺去。这速度,彷如猎豹般敏捷。

信子微微侧身,迅速起脚。一击朝着暝的肚子踢去,一击朝着暝的手臂踢去。

“啊!!”

暝痛苦的哀嚎,捂着手臂和肚子,倒地挣扎。

“才两下,你就不行了?!”信子慢慢的走到暝面前:“还有什么招式?”

暝嘴角一勾,手中的绿沙,迅速朝着信子的眼睛抛去。瞬间,信子便被一大片绿色浓烟覆盖了。

暝爬起身,向后两个弹跳,与信子拉开了距离:“呵呵!蠢女人,你以为靠近我,有什么胜算!?你已经...”

“我已经沾上了你布在空气里的病毒,和你抛出的绿沙。不过十几秒,我就会中毒身亡?”信子慢慢从绿雾中走出,平静的看着前方的暝:“不过你好像还不明白,我是百毒不侵的。”

“什么?”暝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信子:“你这个恶魔,果然不简单。被我的毒沙抛中,竟然完全没有感觉。难怪,大祭司说,你的身体拿来有用!”

“还有什么招式,使出来吧。”信子挥了挥匕首,做出了格斗的姿势。

“混蛋!看我今天,不灭了你!”

暝张开双手,朝着天空大吼。一对被各种腐烂的血管,所环绕的幽绿色翅膀,从暝的背后慢慢伸出。他那干枯的手掌,也慢慢变成了绿爪。

“既然如此,就让你看看,我的独创!毒杀,猛毒雷针!”

暝的面前迅速浮起一大片紫色毒雾,而那些毒性颗粒。在雷电的刺激下,慢慢变成了一根根细腻的长针。

“这一回,我看你怎么免疫!”

暝单手一挥,数不清的长针朝着信子飞出。信子通体一闪,原地留下一阵强烈的疾风。

暝眼中一惊,惊恐的观察着四周:“消失了?去哪里了?”

忽然,暝的后方闪出一道白光。信子的身影彷如飞舞的炮弹般,朝着他的后背击去。

“啊!!!”

只见耀眼的白光在空中连成了一片炫丽的光束,暝的身体,也随之在空中摔来摔去。最终,一记重拳朝他的头顶击去。

他翻滚着身体,猛地摔向地面。原本乱石凌立的地面,被摔出一个人形的土坑。暝的翅膀,在落地后,也慢慢碎开,流出了污浊的血液。

“咳咳!”暝已是满头大汉,他一边捂着嘴,他一边挥手示意信子停下。

“真是不堪一击啊!这么不禁打,怎么当你们大祭司的左右手?”信子走到坑前,冷冷的盯着暝:“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有一句废话,我就拧断你的手脚!”

暝惊恐的点头:“好,好!我说,我都说!”

“大祭司是不是在用降头术,如果降头术不成功,他下一步还会做什么?除了降头术,他还会什么其他的法术?”信子问道。

“你一次问那么多,要讲详细,比较复杂。”暝看了眼信子的眼神,立马回应道:“他现在,已经把你们的木偶都做了降头,只有你和暗...和叶隐,完好无损。至于他的法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还懂什么其他的术,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信子冷冷的看着暝。

“我的命,都掌握在你手里了。我哪里敢撒谎!”暝惊恐道。

信子一把踩住了暝的膝盖,微微扭了扭脚掌,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已经传出。

“啊!!”

“你作为他的左右手,连他会什么法术,都不知道?”信子冷冷的盯着暝:“你觉得,我会信吗?”

“啊!我真的不知道,我......以往,有什么要事都是我们出手去办。从来没有需要他出手的地方。这一次,遇,遇上你们....是个,是个例外!”暝忍着剧痛,咬牙说道。

“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信子松开脚,暝的左脚已经裂成了骨渣。暝浑身冒汗,痛苦的叫喊了起来:“他,他想得到你的身体,想把叶隐他们,都杀了。至于他下面会怎么做,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好吧,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信子单手蓄力,刺眼的白光从他的拳心慢慢散开。他朝着暝一拳砸下,一阵地动山摇后。耀眼的白光,迅速散开。沿着暝所在的人形地坑,四周的地面裂开了不少深深的裂口。而暝的身体,也化成了一片粉末。

“哦~总算有信号了。”信子看了眼闪着耀光的戒指,嘴角一勾,身影在白光中消失了。

此刻,基地内的所有楼层,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而除了叶隐点燃的白光,其余人无论怎么点火,都会瞬间灭掉。

众人尾随着叶隐,朝着四楼的每一个房间走去。

“怪了,好像温度也下降了不少。”叶修哈了口气,却没有白雾冒出:“这样的现象,实在很不寻常!”

“到底是什么神秘力量入驻了这里,今天必须搞清楚!否则,整个基地,恐怕都会遭到波及!!”说完,石百忽然朝着黑暗中大喊:“喂!!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出来!有本事的,就和我们单挑啊!”

“石百,你冷静点!你这样喊,不会有用的!”飞雨说道。

“这,这种现象,往往是,闹,闹鬼的前兆!”方晴给自己支起了一个保护圈,谨慎的跟在飞雨背后。

“闹鬼?大家还记得,我们在军团内部,也遇到过超自然生物。它们可从来不会躲躲藏藏,因为强大到,足以打败我们!”叶修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每个鬼怪都是一样的性格,说,说不定,这回我们遇到的。是一群呢?”方晴颤抖道。

“好了!少说几句!什么鬼,什么神!落我们手里,都是死!”石百喊道。

“石百兄,你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叶隐疑惑道。

“砰!”忽然,走廊背后的门猛关上了。

“啊!”方晴吓得立马跳到了飞雨身边。

叶隐冲到前方,看着走廊上唯一关上的门,慢慢走了过去。

可不料,石百却从背后冲出,抢在叶隐前面,冲到了那扇门前。他朝着那扇门疯狂的挥拳,嘴里大喊道:“来啊!来啊!装神弄鬼!你不可礼遇!我杀了你,杀了你!”

“石百,你清醒点!”

而叶隐看到的却是,门被风关上了。石百站在面前,朝着门乱踢乱捶,嘴里还胡言乱语。就在此刻,叶隐渐渐陷入了沉思。

回想起刚刚叶修的话,他仿佛明白了什么。是有人,对大家施了什么法术。所以,大家才会看到我看不见的东西。这个施术者,很厉害!

就在此刻,那扇门忽然打开。一只煞白的手,把石百从门外拉了进去。

“啊!!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那只手?!”方晴惊恐的缩在角落,身体颤颤巍巍的抖动。

然而,在叶隐的眼中看到的却是。石百把门打开,自己冲了进去,又把门反锁上了。

“手?拿来的手?”叶隐满脸困惑的走到门前,却没有听见石百的任何声音,他敲门道:“石百,你开门啊!!你到底怎么啦?”

“你,你竟然没有看到,那只煞白的手?”方晴惊讶道。

“叶隐,我们都看的很清楚,你什么都没有发现吗?”飞雨也是满脸冷汗。

“哥,刚刚那东西,看起来很危险!”叶修皱眉道:“不如,你把门打开,我们进去看看?”

“你们都镇定点,打起精神来!一个个魂飞魄散的!一点都不像基灵战士!即便如你们所说,难道我们面对这种东西,是一次两次了吗?!”

叶隐来到门前,手中慢慢蓄力。一股暗能从他的手心冒出,门迅速消失在了他的手心。

然而,放眼看去,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